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G海无涯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十四岁那年,姐姐们都出嫁了,家里只剩下我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母亲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怕冷。每天晚上,我都要起床很多次,给母亲烧水,然后用医用注射液的瓶子灌上,给母亲取暖。我实在困了,就把母亲的脚放在我的怀里,给他暖暖,在那间简易房子里一住就是三年啦。

亲爱的杜,我哭命的杜呀!当你看到我写的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天堂的路上,小乖在那里等着我呢。你不必再找我了,也不必为我哭泣,我知道你对我的爱胜过一切,但我还是想寻找我的小乖。那里也是爱的天堂,没有暴力,没有伤痛,那颗心永远不会受到伤害。请愿谅我的不辞而别,你不想知道我的过去吗?我给你写一下吧,以后你帮我把他写出来,供广大的同志朋友参考一下,在那茫茫“G”的海洋里,你究竟能走多远。
十四岁那年,姐姐们都出嫁了,家里只剩下我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通化的冬天,长白山的那个风呀!吹得人骨头里都是冰凉的。厚厚的积雪往下掉,家里的土房被山坡上冲下的积雪压垮台了,村民们都搬了出去做了新房,我们没钱,就用木头和草席搭起了简易房。母亲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怕冷。每天晚上,我都要起床很多次,给母亲烧水,然后用医用注射液的瓶子灌上,给母亲取暖。我实在困了,就把母亲的脚放在我的怀里,给他暖暖,在那间简易房子里一住就是三年啦!
二姐嫁了个人,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家里穷。二姐开了个小副食杂货店,可是那男人游手好闲,从不帮二姐做事,二姐整天忙里忙外。我看不过眼,每隔一天,就给姐姐的小副食店进货,我们那里离通化市区很远,我推着两轮车在崎岖的山路上来回要走个多小时。我给姐姐运了三年货,从来没有要过他一分钱。正是在这种环境下造就了我吃苦耐劳,从不屈服刚毅的性格,也造就了我一身强健的躯体。岁的时候,我已长得象头小壮牛,我个子不高,可是身上全是一块块的肌肉,不比画上的健美运动员差。身上总有股了使不完的劲。脾气也坏,经常和人打架。
岁那年,我进了小煤窑,累了一年,攒下四千块钱。这时,二姐承包了他们村里的一个小石场。开石场要买工具,可是二姐又拿不出钱来,就向我借。当时,我二话没说就借给了二姐。二姐的小石场开起来了,而且生意越来越好,越做越红火。
在我岁的时候,我和邻家的小妹处对象,她叫小华,是个美丽的好姑娘。我们相亲相爱。可是他父母闲我家里穷,而且我还是个窑工,坚决反对。
有一次,她正做饭,她妈又在数落我,她就和他妈吵了起来,他爸爸当时很生气,就打了他一下,她一怒之下,将开水壶往地上重重地一放,开水一下子就溅到了他妈的身上,这下了她吓傻了,不知怎么办才好,乘着她爸照顾她妈那档子时间,跑到我家,说她不敢回家了,问我该怎么办?当时,我年少轻狂,天不怕地不怕,就说:“那我带你走,我们找个地方,我赚钱来养活你,这怕什么?”。于是,我们连夜坐上火车,去了青岛。
在青岛的时候,我们边住旅店边找工作。可是,人生地不熟地,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这才感到外面的世界真是有点无奈!眼看着钱就没了,旅店是住不起了,只有在广场的电话亭里栖风避雨。那天,天气闷热,我的心情烦闷,就对小华说我要到海边走一下去透透气,小华答应了,我向海边走去。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当时正在向一个苦海走去,这段短短的路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沿着海边走着,来到一个叫着“栈桥”的地方,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个青岛的同志聚集地。在那站了一会儿,忽然,有个大约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对着我笑。虽然,当时我心情并不好,但是出于礼貌,我也回之一笑。他走过来,说:“兄弟是哪里人哪,长得这身好肌肉”。边说边用手摸我的臂膀,我感觉有些怪怪的。他见我没有表示反感,又把手拿到我的下面。当时我又羞又怒,就质问他说:“大哥,你怎么这样,你想干吗呢?”他到底是中年人,是个老手,处惊不乱。见我恼怒的样子,他把话题一转,他说:“兄弟,我叫田龙,听口音你是外地人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我也不愿意当时的气氛太尴尬,就回答了他,并把自己的处境说给他听,他听了之后说工作就包在他的身上。
于是,他把我和小华接到他的家里和他母亲一起住,他自己有间房子离这里不远单住。就这样在他家里住了个月,每天有吃有喝,小华这时也怀孕了,都三个月了。这样住着,我总觉得欠人家的太多了,心里总是不踏实,就去问田龙工作找得咋样了。田龙老是说工作不好找,要我继续等。有一天,他给我送来个Bp机,是汉显的那种,当时很贵,说有事就CALL我。我当时不明白就里。有一天,他说有事找我,要我去他那里。一进门,他就抱着我又是亲又是啃,说想死我了。有了第一次在“栈桥”的那个经历,我也不觉得太意外,何况我也知道他是这种人,想想住人家的、吃人家的、喝人家的,也不好太生硬拒绝。这时,田龙就向我摊牌了,对这种事我是很反感的,但想想田龙对自己这么好,咱现在身无分文,就犹豫了。正在这时,田龙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接着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一切。。。。。。。。。。
从那以后,田龙对我和小华更好了,知道小华有身孕之后,每次来的时候都买些好吃的来,鸡鸭鱼虾,不停地买来,让他母亲做给小华吃。小华非常感动,只有我的心里最清楚。我心里好矛盾。我是个直性子的人,不喜欢撒谎,终于我实在忍不住了,对小华说了,我不忍心再欺骗她了。开始的时候,小华死活都不同意,我跟他说我们现在工作也没找到又没钱,你肚子里又怀着咱们的孩子,如果离开这里,我们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小华听了我这些话没作声,算是她答应了,我知道她当时心里很痛苦,我又何尝不是呢,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田龙隔三岔五地叫我到他那里,起初我完全是交差似地应付,不知怎么,后来,也不是太讨厌这个了。又过了一个多月,小华对我说:“侯哥,咱们回家吧,我实在是受不了,咱们回家后赶快结婚吧!”我想也是的,自己心爱的人要和别人去分享,并且还是个男的,对于她这种传统的女孩子来说是不可能接受的。何况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出怀了。于是,我找到田龙,求他给我们买两张去通化的火车票,田龙起初拒绝了,在我再三的求他之下,并承诺将来我们结婚后一定来看他,这才给我们买了两张去通化的火车票。火车启动了,这时,田龙从站台上扔进一个包,包里有些零食和二千块钱。当时,两千块钱可是个不小的数目,想想田龙这个人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了,老远就看见我家院子门口聚集了不少人,我以为发生了什么样事呢,过去一看,原为是小华他妈到我家向我家里要人,我妈妈和她妈妈吵成一团。这时,我跑过去把她们分开,说了些好话,她妈就带着她回去了,第二天,她妈让人带话过来说要我们家马上筹办婚事,我当时非常高兴,。可是当时家里也穷,我在煤窑干了两年挣下四千块钱全都借给了二姐,就去找二姐要她把钱还给我,当时二姐的采石场生意非常红火。还买了两台东风货车,光我见过的存款上面就有十好几万。可是,要钱的时候,二姐推说我还小结什么婚,我把小华怀孕的事说给她听了,可她还是不还钱,我又气又急,一下子把他告上法庭,她这才还了钱。大姐、三姐都来给我筹办婚事,妈也很高兴。我们兄妹八个,可就剩下我和三个姐姐了,其他的几个哥哥都死了,妈盼着早点抱孙子呢。我说钱就这么多大家帮我拿点主意。大姐说这钱肯定是不够的,咱家目前二姐的条件最好,能不能要她凑点,于是,大姐就把二姐找来商量。那时,我正去买了点东西回来,我的脚刚跨进门就听见二姐说:“还想找我借钱,我借个鸡巴给他。”没想到我的亲姐姐对我这样绝情。当时,我和二姐吵了起来。偏这个时候,小华和她妈又来到我家来商量结婚的事,一进门就大声对我嚷嚷说:“还不快点卖东西,早点把婚事办了,还有闲工服在这吵架。”我当时正在气头上呢,一抬手说:“还结个鸡巴婚,你们爱咋的咋的。”当时,小华听了“哇”地一声哭了,从我家跑了出去,她妈怕她出事追了出去,我知道自己太冲动了,傻楞楞地站在那里,也没去追。
直到第二天中午,小华的小哥跑到我家找我说他妈带着小华去四平堕胎去了,我一听急了,马上撵到四平的那家医院。可是,说什么都晚了,我看见盘子上两个已经成了型的男婴。我呆呆的看着他们,那是我的儿子,我的两个儿子,却被那个他们的那个叫作妈妈的人剥夺了生存的权利。我恨那个女人,我恨女人,我要发泄,我恨………….。
在家里呆了几天,,我想来想去,亲姐姐对我那个样子,小华也是个无情意的人.,女人有时真是够狠的。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去找田龙呢,至少他对我还是真心的。于是,我登上去青岛的火车,来到田龙家。可是,田龙不在家,我又去了他妈家里,可他妈说他犯事进去了。当时,我好失望,灰头土脸地一个人回到了通化去了。
从那以后,我觉得自己彻底地想开了,我才二十岁,我有体力,我有别人羡慕的肌肉,我要发泄,和男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们不会怀上我的孩子,也不会打掉我的骨肉。我进到长春的同志网站去聊天,和别人见面,和网友们疯狂地做爱,他们都喜欢我强健的身体,我喜欢看着他们在我的身体下面呻吟,浪叫。有时,我一天和四五个网友见面做爱,参加他们的pARTY,跟他们嬉笑打闹。一次,一个和我“做过”的朋友给我介绍一个人,这人说他自己走南闯北多少年了,不知对付过多少硬汉,这小小的通化还能有什么好仔,我朋友不服气,让我给他点“利害”。和他见面是在一个小树林里,大约做了多分钟,我正在兴头上的时候,他大叫着受不了了,推开我,蹲在地上不起来了,我让他再来,他说啥也不干了。那会儿,我很是得意,心想他也太小看我这“候军长”了吧!别人是带兵打仗的军长,老子是打洞的军长。想想当时那些荒唐事,真是可笑。其实,当时也没觉得自己将来会在这个圈子里走多远。也许有一天,在一个适当的时候,我就收手,去过那种常人的生活。毕竟我的家人都比较传统,他们是不会容忍我的这些事情的。只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叫小乖的男孩,他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一生,将我彻底推向了无边的苦海。
那是长春的同志经常聊天的一个网站。那天,一个孩子要跟我聊天,我问他多大,他说岁,我说你太小了,我们不合适的。我岁了,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长的时间,多少有些疲惫的感觉。还是想找个年龄相当的朋友,和小孩交流起来要困难些。可是,他又换了个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