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个人的生活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那些疼,还不够用泪水来表演,因为我的爱情剧,还没上演,就啪嗒一声,死在了这个晚春的草丛里。心,开始感觉到疼,是缘于视线触摸到了手机屏幕,那几个刺眼的字,像一根根无形的针,有些猝不及然的扎到了心脏上,没有人能看到点点渗透出来的鲜血,因为隔了胸膛。初识我的读者,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我是不缺少爱情的。一个..

年的月日,我坐在店内的柜台里,望着这个城市里晚春的天空,阴沉得看不到一点春的明媚,早晨的一场小雨把整个世界淋得滴滴答答,不时有雨点从屋檐和树叶上滴下来。我知道,那是云儿的泪水,不是我的。那些疼,还不够用泪水来表演,因为我的爱情剧,还没上演,就啪嗒一声,死在了这个晚春的草丛里。

心,开始感觉到疼,是缘于视线触摸到了手机屏幕,那几个刺眼的字,像一根根无形的针,有些猝不及然的扎到了心脏上,没有人能看到点点渗透出来的鲜血,因为隔了胸膛。

——你以后不要再理我了——

那么决绝的几个字,轰然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隔绝了所有的憧憬,所有的期待。猛然间,就想到了《红楼梦》里元春离开贾府写下的那首诗,全诗已忘了,此刻,独独忆起了后面的几句: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今天来店里的客人真是善良,我稀里糊涂三次多找了钱给他们,他们都心怀无私的退给了我。我到底是怎么了?记得小学心算比赛还得了一等奖的。

初识我的读者,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我是不缺少爱情的。一个能拼凑几个文字还能勾勒几笔线条的人,是不缺少仰望和注视的。的确,我的视线里,不缺少仰视。可是在那些仰望的眼神中,我找不到我的爱情。他们给我的,我不需要;我想要的,他们给不了。我期望的爱情,是在平视的角度里,一个眼神的传递,一个手势的飞扬,甚至不需要言语撞击耳膜,一切都水到渠成。所以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我低眉敛目,收藏起我所有的光芒,循身到那个被很多人批驳得体无完肤的聊天室里,晃着一副随缘的心情,去遭遇我的爱情。很多很多时候,收获的却是一片茫茫。甚至“加为好友“都不通过。因为怀抱着一个信念:宁缺毋滥。我坚信,网络上言语的表达,是一个人内心的表露。如果文字的交流,擦不亮爱情的神灯,现实生活中又拿什么去点燃爱情呢?

他,是我三年来的一次心动。

网络上相识后,我总在想,一个钢琴过了十级的男孩。该有一双何其灵巧的双手,十根何其葱茏的手指,翻飞在黑白的琴键上,勾勒出一串何其美妙的音符?何况,我一直很想很想,写一首词,谱上适合我心境的曲子。在每个寂寞撕咬的夜晚,为我迟迟不肯敞开大门的爱情,祭奠,哀惋……

我知道,在这个车来人往的城市,我匆匆穿行的空间里,一定有他曾经穿梭叠加的一角。只是他或许在晨曦,我在黄昏。因为我们的物理距离只有几公里。这个世界就这么小。我,不忍提出见面,很怕那些柔弱如花瓣的期待,在一场现实的相逢中,被这个春天不解风情的风儿吹落,跌落在无情的泥土中。就像很多人喃喃自语,希望那美丽得让人心悸的梦,永远永远不要醒来,永远。

生意清淡的时候,我总是呆呆的坐在电脑屏幕前,呆呆地看着qq窗口,没有人知道我在线,因为我的习惯就是隐身。很多时候很想很想找个人说话,却不知道该把那些浸染了点点阴郁的文字传递给哪个人。因为多数的人聊天就像发电报。“哦哦”“呵呵”的像牙牙学语的婴儿。而我总是大段大段的敲打。每当回复过来“哦呵”几个字或者一个qq的自定义表情,我总会觉得一次小小的投资就打了水漂。如此三番,我宁愿选择发呆。

他流星一闪的上线,是我热情飞舞的片刻。如同一个溺水的人看到一截木头,就那么卖力的游了过去。可是,他依旧发电报一般的回复着我的对话。心想:他散发出的光芒,不会逊色于我拼凑文字和勾勒线条的吸引力。而且,在我意犹未尽的停顿间,他的qq头像瞬间就黯淡了下去。再发出的任何信息都如泥牛入海了。剩下我一个人,继续在屏幕前发呆。

是他提出的见面,这多少显现了我的一点矜持,和一点毫无价值的骄傲。就像热恋中的两个人的争吵,谁先道歉,谁就占了下风。即便相逢之后,各自转身,我还是可以昂着头,骄傲的走,即便我没有一点骄傲的资本,抑或心中万分遗憾。

约定见面的时间前夕,阴了一天的天空莫名就淅淅沥沥了起来,满街的雾气蒙蒙,心中也一片茫茫,此行是雨后的彩虹,还是往日千篇一律的见光死?思索良久仍没有答案。依照惯例,或许我会婉言推后,在一个月郎星稀的夜晚,或者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可是我的心不听我的话,那么多的牵牵挂挂,如今梦想即将来临,我怎么舍得就此放弃呢。

我提议在火车站相逢,他却直言让我去他步行即可到达的广场。我又短信讨价还价,改约另一地点。他便耍起了性子,言言狰骨的回信:不见了!我心油然一沉,失望与无奈涌来,闷想片刻,便回了信:难走近,即走远。无须挥手,因为没有背影。愿你即来的爱情之路风调雨顺,甜甜蜜蜜,谨祝,衷心!

手机良久无声,我心渐渐冷却。到底是我们的寻觅之旅原本坎坷,还是我们的心不愿为之敞开?

约莫十分钟后,手机滴答一声。他的短信:看来我们真是有缘无份了。

我木木呆呆的盯着这些无奈的文字,心里却千军万马了起来。是天意的作弄,还是我们的心在自我折磨?

许久许久,我茫然不知所措。脑海间,回荡着的,还是不甘。打个电话吧,文字毕竟是没有温度的,只有声音才有点点。

他没有如我想象中的拒接电话。他的声音依旧带着斯文,当我言之此行我需转两趟车,他的音色立刻柔和了起来。人言: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转两趟车。我比他大,或许不是最好的理由,但我实在也想不出合适的理由。

公交车上,无意间,竟哼起了周华健的《风雨无阻》。并未细细去琢磨这歌词的含义,单是这个歌名足已表达我的心境。

还好,一路绿灯。比我想象中的早到了分钟。

站在约定的地方,他还没到。我点燃了香烟。或许只有让双手夹着香烟,在周身飞舞着烟雾,才能掩饰我的忐忑。

他一眼即认出了我,我也认出了他。虽不及视频里的淡定,脸上还残留着青春痘光临过的痕迹。我还是感觉到了安心。单是那一双温和的眼眸,足已让我心生悸动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很有春天的味道。不愧是学声乐的。此情此景,心之所悦,却统统都收藏于心。我知道,有时候,我们的爱情,就像熬粥,太过猛烈的火焰,熬出的却是一锅黑黑糊糊的……

雨,由先前的淅淅沥沥变成了丝丝点点,路人行走扬起的微风带来了街边桂花的清香,闪烁的霓红灯,把这个春夜打扮得色彩缤纷。我在想:如此浪漫的背景,会是我的爱情剧幸福的开始吗?

我们并肩顺着马路走,起先他走在我的左边,后来我绕到了他的左边,因为我左耳先天就没有听力。步行到了步行街,多数的店铺都已关门。我们走到一块还算宽阔的店铺门前,靠在墙边聊了起来。早先我想去肯德基里来杯咖啡或者橙汁,好好的坐着聊,但他拒绝了。其实我也不喜欢在老外的店里谈爱,说高雅,比不上咖啡厅,说浪漫,又比不上杨柳扶风的河边。

还好,他不木奈,不然一场相逢就变成了我的个人演讲。为了谈话融洽一些,我选择了他的专业,聊起了声乐。悦其人,投其所好吧。鄙人虽称不上博学多才吧,笛子吉他吹弹出来,至少不会让人感觉是引蛇出洞。他说起了C大调,G小调,还有肖邦巴赫。我像个小学生洗耳恭听起来。他说话的声音慢条斯理,让我想到了一个成语——行云流水。其实我以前对岁以下的,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可能要改变这个看法了。

其间他告诉我,他早两天扁桃体发炎并发烧,上午还挂了点滴,并伸了手让我看针孔。于是,我带着意淫的心态帮他把脉,看看是否还发烧。(我自学过一点诊断学和中医的知识)

手指薄凉修长,还有些青筋刨起,却很洁净。那一刻,我竟然恍惚的想起,这十根手指翻飞在那黑白的琴键上,空气中该会流淌出哪种撞击灵魂的音符呀。

之后,随着交谈的深入,他竟然用手抚摩了我的脸。我不知道该不该自作多情的认为,他是有那么一点喜欢我的。我很希望川流不息的人群都是盲人,这让我们这不能沐浴阳光的爱情在霓红灯的照耀下生长、开花。可惜我还是从人群中看到了不易察觉带着刺的眼光,于是我推开了他的手,即便我很喜欢他薄凉的手指拂在脸上的感觉。

分别中有不舍,但依旧只能深藏于心,走得最急的,往往是最美的时光。

我迈步在小雨中,往路车的方向走,到了站台,站了许久,才发觉路:就没有了。我平素对这些常坐的公交车的路线和时刻是从来不会记错的。看了看手机,才发觉近:了。

心是雀跃带着些微的惶惑的,梦亦是甜的。明天的明天,我是不是就要乘上那趟幸福的列车,弛往美丽的远方了呢?

次日清晨,便收到他的信息。却是与爱情无关的,他母亲想来长沙做检查,问哪家医院的设备齐全医术精湛一些。我按下几个字预备回信过去,感觉慢了又麻烦,索性拨了电话。便一一为他描叙了。

之后我又想起昨天问了他的工作,他含糊着没有回答我。于是给他信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工作,我宁愿你敷衍一个答案给我,要知道,我是不太喜欢不求上进的人的。

他回的信息有些火药味:我不想敷衍,你放心!我不会要你一个子儿的。

看到这样的回答,我晕了,回到:晕死,怎么又扯到钱上了?

手机分钟像坏了似的没有声音,到了工作单位才看到他的信息:你是一个十分不错的人,我这人懒散惯了,不喜欢刻板的生活,我们合不来,你以后不要再理我了!

我尊重了他的决定,没有再回信息。即便是误会,我也不想解释了。即使我真的喜欢他,即使我心从看到他的信息开始疼痛。有些故事就是这样一个虎头蛇尾的表演。或许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这样荒唐的表演粉墨登场,每天都有,我相信!

我知道,从这个早晨开始,我仍将继续我一个人的生活,他亦是,因为他的网名就叫——一个人的生活。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三个学长一个我

    一我打开门,走进宿舍,正好见到方天和刘青两位学长从浴室出来,两人俱是身无片缕,健壮的身躯上满是水珠。胸前和小腹上的水珠大都汇聚于他们跨下那根把勃起的阴茎,然后顺着阴茎滴落在地板上。在搬进这个宿舍一个星期来,学长的裸体我早看了不知道多少回,但我还是感到…[查看全文]

  • 喝过孟婆汤 走过奈何桥

    生命轮回中,我们注定是要喝一碗孟婆汤,走一同奈何桥的。喝一碗孟婆汤,走一同奈何桥。喝过孟婆汤,已是来生。你说,据说人死后是要喝孟婆汤,过奈何桥的。…[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