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如果爱下去

正文字体:  
日期:2008-0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亮亮本是帮我找朋友,在网上认识小远的。小远认识了亮亮,自然就认识了我。三个男人,但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各不相同。我和亮亮同是从小在沙区长大,长大后的共性让我们从很微妙的关系而渐渐走向朋友。

我家和亮亮家是世交。亮亮本是帮我找朋友,在网上认识小远的。小远认识了亮亮,自然就认识了我。

三个男人,但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各不相同。亮亮和小远是恋人。我和亮亮同是从小在沙区长大,长大后的共性让我们从很微妙的关系而渐渐走向朋友。而小远,本隔我们远远的,他由贵州来重庆工作后,然后认识了亮亮,亮亮本着是为我找朋友而找到他,谁想他和他之间就爱下去了,我只能成为了他们彼此的朋友。

他们认识后,并且很快陷入热恋,亮亮的整颗心全放在小远身上,虽然小远因为工作的原因调到江津那边。亮亮每周有空,几乎都要跑去看小远,而小远,似乎还不太领情,亮亮买给他的东西,他一付可要可不要的姿态,亮亮说他为了小远天天去跳操,把身材练得好好的,我问小远,亮亮身材好吧!小远眼晴眺望前方,并不太回答我这个问题。还有我们一起玩的时候,我看见旁边的一对对恋人,都是相互关心体贴的模样,可是,小远,我看他对亮亮的态度就如同对我这个普通朋友的态度一样,我有点费解,这个小远,性格并不太好,又不太会关心人,亮亮怎么就服贴着他呢?

为了亮亮,我觉得我有必要要像一根会让他们彼此吸引的立柱,拉小远朝向亮亮一点,更关心他一点,我不愿意看见亮亮一厢情意的付出,而小远总是那一付平平淡淡的样子。我工作的地点离小远更近一些,有时也常和小远碰面,我会对他说亮亮的痴心,对他的好。而且还有警告他的意思,亮亮长得这般阳光帅气,对爱这样真心真意,你再这样下去,怕你到时候后悔也不及……

最早了解他们的爱情时,我的水平只能以一个浅薄的人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感情,我向往那样坚固的爱情。但最初看别人只能看外象,而外象只是雾里看花,迷迷糊糊,我们并不清楚当事人的心理轨迹。就如我有这样的心理我清楚的其实也只是我曾经对亮亮的爱,包括现在的恋恋不舍而又不得不放手,然后对小远夺走亮亮后心里的压抑,以及对他隐含的妒忌。

亮亮姓邢,其实认识他不如说先认识他父亲。他父亲和我父亲认识,因为他们同是沙区的文化人里的一群。他父亲是从河北邢台来的,因为邢台来的,所以就姓邢。然后有一次他们文化人的野外活动中,我们两个小孩也去了,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说:你就是邢亮啊,小亮亮,你不是重庆的。他那天来的时候,背着一个画夹,睁着大大的眼晴回答我:我长大后要回去的。

虽然有过小时候的熟识,但我们并不能说是青梅竹马,那种是形容男女,一起玩着长大的。我们认识了,但没有机会在一起长期玩,因为我们小学并不在一学校,长大后也不一所大学,更不是从那小小的时候就已经彼此喜欢对方的。

父母总是对我很好,在我上大学后,我开始怪父母从小就给我补充营养,还经常带我出去吃好吃的,让我营养过剩,长得有点胖墩墩的。我于是决心要减肥,周末了也不回家,其实从重大到我家也步行也最多分钟,我周末不回家,常常在球场跑步,因为在周末的球场,我除了跑步减肥,还能看见那个长发飘飘,身材很棒的男生在踢球。很奇怪,从高中开始我就开始烦女生,烦她们哭,烦她们总要男生保护,我觉得我还需要别人保护呢,要说哭,我也喜欢哭,我的泪不比你们女生少。

我跑步的时候跑到他的前方,然后就停下来,看着带着球,朝我冲过来,我就觉得很开心。几多次,他也发现了我,就对我笑笑,我就和他这样认识了。

然后那就是我的第一场恋爱,算是恋爱吧,他有女朋友,但他说,也喜欢我这样温存男孩。

他还会弹琴,我就更加迷恋他,他要在校外租房住,然后说他手头紧,我就给他出房租费,就和他住了进去。后来,父母周末来学校找我,发现我并不住在宿舍,就紧紧的查问我。母亲发话了:如果你还认为你有家,那你从现在起,每天就必须回家住……等我回到家里,父母还把我的房间也铺上了地毯,我无力再抗拒父母,但我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总想着他。他对性的要求很强烈,我在他那里从痛到痛并快乐着,就这样陷进去,却感觉着快乐无比。我每个周末都起得很早,其实一大早我是跑到我们租的那里,我要满足彼此的生理需要。

他对这个圈子很熟悉,而且他认识的人也很多。通过他,我知晓了同志酒吧,同志聊天室等等,他长得那么帅,我总担心他。但后来,我还是知晓了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特别是晚上,他经常带其它的男生来和他睡,而且他还玩群交,但他并不害怕我知道这些。还说:圈子里这这样的啊,大家彼此需要,就玩一下撒……

后来他很快毕业了,毕业后不知去了哪里。和我在他身上花过很多钱,并且曾经痴情于他的另一个男生,我们因沦落聚在一起。我们说:以后找到他,我们要杀了他。

他离开了我的生活,我一下就像被抛到一个空空的广场,广场上来来往往的同志们,因为我已经知道这些人群的聚集地,似乎身边又很充实。

不过,在同志网上的聊天室,聚会的酒吧,我常常看见的都是一双双渴求的眼晴,要求视频的,要求见面的,要求一夜情的,他们都说很好玩,只要注意安全,准备好安全套就行。两个人见面觉得还行,就去宾馆开房,然后做那种事情,做完以后,有的还有感觉,还保持联系,继续做炮友,不联系的就是纯粹的,我也参预了其中。白天我在学校上课,晚上我有时都不知身在何方,但玩完了,我总要回家,坐在车上,看着这个城市的匆匆忙忙的人流,一张张相貌,都那么纯洁,都那么一本正经,我表面可能也是这样吧,可是,在背后,又有多少不堪启齿的故事在后面。可是,在我沦陷在同志圈里,参预了那么乱七八糟的事,但我觉得我的心还是向往有一个长期的朋友,一起干干净净的就两个人。

邢亮是在重庆师大上的学,他和我一样,都是在家门口上的学。因为两家是世交,在他大学期间,在过年的拜访中,我们还是见过面,他虽然长到那么高,但同他父亲的虎背熊腰不同,他身体结实,不胖不瘦,是锻炼得有型的那种,他留着短短的头发,还是大大的眼晴,但皮肤很白净细腻,保养得相当的好。他很礼貌的和我们打招呼,很温柔的笑着,但和我们交谈起来,就是一付我们重庆人的爽快,好强,而且他的嗓音条件很好,我看他一口重庆口音标准得可以作重庆话的教学示范了。他学的对外汉语专业,我学的外语专业,我们也谈了一些话,看着他大大的眼晴,却觉得有一种忧郁暗含其中,谈着谈着,我隐隐感觉他男人的外表后面,似乎和我一样,有一颗女人般柔弱的心。

但我也不敢多想,大人都在身边,我们两个都是家里的骄傲,父母在我们身上还寄托着多大幸福的憧憬啊。

毕业后,我受聘到一家电台作了一名电台DJ,因为工资不高,父母对我这个工作也不满意,但看我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也就顺着我的意,但要求我外语继续去考专八,还要考研……我的生活就这样稳定下来,在圈子里渐渐成了一个“老人”。我参加了本地同志团体的义工,我对父母说,我现在暂时不找女朋友的,不知内详的父母默许了。

有一次和圈子里几个朋友去一个正常酒吧玩,我看见了亮亮,他在那个酒吧兼职驻唱歌手,我记得他那天唱的是迪克牛仔的“三万英尺”‘飞机正在抵抗地球,我正在抵抗你’很悲情的一首情歌,为爱而痛的婉转低沉的嗓声开场,继而又高亢有力挣脱爱的束缚一般……他的歌声获得台一片片的掌声。有个朋友在我身边悄悄的对我说:这个帅哥也是的。

我觉得我们做电台的人在外面一般很闹,因为我的性格本也是外向的,我把亮亮拉到我们这一桌,他现在工作是在一家事业单位任高级秘书,外办联络的高手,他一来到我们这一桌,一点也不认生,兴致显得很高,和我一起拼酒,比我还闹,然后又去舞池跳舞,他跳舞也是高手,高高的翘臀扭转,四肢极富旋律的舒展……一直到下来,突然,有一个圈子里朋友对他说:我在哪里见过你!他的兴致一下子降低下来,很快,就要起身告辞回家。他套上外套出门的一刻,一脸无辜的表情,眼神忧郁的看着我们。很快扭身就走,打了车转眼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和他正式揭开彼此的身份,还是在重庆那个著名的同志酒吧,那次是五一假期,酒吧里举行了丰富多彩的活动,我也去了,如果能在那里见着的人,不用问人家什么,那肯定就是圈子里的人了。看着那些在场子里尽兴的人们,好像都是一对一对,但不知明天谁又会和谁是一对,这种快乐的氛围让我伤感着,也为自己伤感着,进圈子这么久了,从最初的被骗到一段时间的放纵,甚至因为放纵而得了性病,自己悄悄的去医院作了检查治疗。那次中了标,但我并不后悔,因为那段时间的放纵得病让我真正明白人不能那样活着,也许经历了才能让人明白很多事情。我现在不能乱来,不仅是怕得性病,更可怕的是艾滋病,如果一旦沾染,整个人就完了,我需要的是一份真真正正的感情,我坐在吧台上,看着热闹的人群,热闹是属于那些人的,与我无关。我一脸平静的沉思着,突然就看见了亮亮从我的身边走过,他和一个穿着白衬衣,气质出众,瘦高的男生一起。我叫了他,他有点惊愕,但很快平静下来,和我对视笑着。后来,他给我说那晚和我见面的情形,当他看见我,我们两家算是世交的两个人都在这个圈子里时,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

亮亮和他那个坐在我对面,我觉得他们很般配,看着他们就是一种享受,我压抑着心里的羡慕与沉闷,点了一大桌的酒,我想一醉方休,我想醉了让我忘记自己孤独的寂寞,寂寞的苦楚。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与同志“儿子”的平凡生活

    小乔是我的同志人生中最喜欢的男孩当中的一个。我与小乔相识在聊天室。从聊天和短信交往中,我了解到小乔是河南人,二十三岁,身高一米七五,体重六十八公斤。正象他自己说的,小乔“长得不难看”。…[查看全文]

  • “猪”的爱情故事

    那年,他被所有的小朋友欺侮,而我忙于把老师一个一个的气晕在活动室。上小学的时候,猪还是个沉默的孩子。现在想起来,当时我们那小学有够变态了。小学二年级的天呀,晴朗朗的天……到学校的时候,发现……竟然还没有人,这……也太早点儿了。…[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