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夹在两种爱的中间

正文字体:  
日期:2008-8-13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 我夹在两种爱的中间 那天我下班刚到宿舍躺下看书,宿舍的门就有人来敲,我没有好气的打开门一看是我厂管后勤的张主任,他身后立着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脸和身体一样清瘦,一个简单的行李包就在他的脚下放着。

我夹在两种爱的中间 那天我下班刚到宿舍躺下看书,宿舍的门就有人来敲,我没有好气的打开门一看是我厂管后勤的张主任,他身后立着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脸和身体一样清瘦,一个简单的行李包就在他的脚下放着。主任刚想迈步向屋里走,但是他用手捂住了鼻子把刚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他用眼扫了一下屋里的乱东西说道;“你看你们把这个屋子糟蹋的不成样子了,袜子不洗,地不扫,连吃饭的饭盒也不洗净,这屋子还有法住吗?快收拾个地方,这是新来咱厂的工人。”他说着回头把那个小男孩拉到前面。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叫张磊(他指着我说),他叫刘向北(他拍拍男孩的肩头说),以后你们就住一个宿舍了,他是刚来的你要多帮助他,你们收拾完了到保管那里领一张床来。”主任说完就走了,他冲我笑了笑说:
“以后我就叫你磊子哥吧,你就叫我小北,也是我的小名。”看他没有被屋里乱乱的东西和难闻的气味反感,说话还很随和,我心理的排斥感顿时没有了。其实不是我不欢迎他的到来,而是我们住的地方太小了,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住三个人,还有张破办公桌,显的很挤。我们边收拾边聊,原来我俩还是一个县的,顿时觉得亲近不少,收拾完了,我们又领来床,我还带他到商店买了些日用品,他很会过日子,买的都是便宜的。因为是老乡,我又早来几个月,还是同住在一个宿舍,我请他吃的晚饭,看的出他很感激。
我们干的都是体力活,只要自己有体力,把该做的工作做完了你在多做还可以多挣钱。小北的第一个班下来,双手都磨的出了血泡,那白而纤细的手有血水渗出,不免让人有些心疼。我刚来时,适应不了,就想第二天就回家,因押金的问题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我问他吃的消吗?他嘴一咧笑了露出了两颗洁白的小虎牙摇了摇头,第二天很早就起来梳洗完毕到车间去了,我觉得他好象有个精神支撑着他。
下班后就收拾好宿舍,从他的到来我们的宿舍东西摆放井井有条,还没有了霉臭味。把我和胡志朋平时乱摆乱放的毛病都给“治”好了,因为我俩乱摆放,小北从不说什么,而是自己默默的收拾好。特别是我不爱洗袜子的习惯也让他给治好了,我塞到褥子底下或仍到床下,小北都给找出给洗了,时间长了我们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所以我和胡都自觉起来。
他一有时间就趴到床上在纸上画着什么,有次我看到他在画我走近一看,他几笔下去一个很有神韵的头像就出来了,特别是头发更是逼真,我问他是学画画的吗?他说不是,但是他喜欢画画。他还有个爱好就是吹笛子,那天中午我睡梦中就听见一曲悠扬的笛声飘入我的耳朵里,我寻声找去,原来有人在离我们宿舍不远的一个小山丘上的吹笛子,我听不出吹的是什么曲子,但是我觉得好听,就是有些悲伤在里面。小丘不大,但是上边长了有几十棵的树,树枝连在一起,有好多小鸟在树上嬉闹,树下经常有我们工人到那里去乘凉,同事们在午休。我走到小丘上,看到小北正背靠在一棵树上默默的吹着笛子,我刚想上前说话,他好象觉察到了有人在他后面,他用手擦了下眼睛,凭我的感觉他是在擦眼泪,他回头看见是我就笑了,他的笑脸还是遮盖不住他那曾哭过的红眼。
“怎么了?想家了吧?”我关心的问。
“是的,我有些想我爷爷了。”
“不想你爸妈吗?”我问完就后悔了,因为我看到了他的微妙变化,他的笑脸变的伤感了。
“呵呵,没有想到你的笛子吹的这么棒,我这个门外汉都听出韵味了”。为了缓和气愤我改变了话题。“是吗?我都是瞎吹的,我爷爷吹的才棒呢!”我觉得他一提到爷爷神采就是兴奋。我的目光落在了他的笛子上,我随不是乐器行家,可是我也见过一些笛子,但是他的笛子和别人的不一样,笛子是红亮亮的,可不是刷漆的那种红亮,就象古董的那种,听笛声懂行的我想会听出笛子的味儿特纯正。我刚想伸手去摸,但是我看出他没有把笛子递过来而是把手攥的更紧了些。我当时心理很不痛快,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笛子不会是无价宝吧?我心理想着但是没有说出来。
“哥我给你吹个欢快的吧”,也许是小北觉察到自己的不对,让我有些难堪,他就主动给我吹了起来,听着他悠扬而欢快的笛声,我心理的不快顿时抚平了不少。
后来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我经常把我爱吃的东西分给他吃,我们去洗澡几乎都是我出钱,他也经常帮我洗衣服,给我打来饭。时间久了我们彼此了解多了。我觉得他很会花钱,发工资了就留下点零花,其余的大部分都寄回家。衣服更是少添新的,20来岁正是吃不愁穿不愁的时候,他的所做我很不明白,但是又不好问,我一个月花的要比他多好几倍。5月20日是他的生日,是我无意看了他的身份证发现的,他的生日和我的小侄女相差5天,所以印象很深。我给我的小侄女寄去一个她喜欢的洋娃娃,我给小北买了一个15元的蛋糕。那晚小北看到我给他买的蛋糕哭了,他说他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蛋糕,他又说:“磊子哥,那天我没有给你看笛子你没有生气吧?其实。。。其实。。。”他说话有些哽咽了,泪水也随着流了下来,“那个笛子是我爷爷给我的,我从小就和爷爷长大的,我妈在我没有记事就病死了,我爸在我上初中时就在一次车祸中死了,我妈死后爸爸在外打工,我就和奶奶爷爷住,奶奶在我10岁那年也走了”,他说着擦了擦眼泪接着又说道:“我上初中都是爷爷起早给我做饭、洗衣服,刚上初二,我爸就死了,肇事司机才赔我们15000元钱,那段时间里,我和爷爷成天的哭,我也不上学了,呆在家里,过些日子后,爷爷说现在趁他身体还行,让我拿些钱到外边学个手艺,因为我从小爱生病,体质不太好,要我学个不怎么费体力的还可以吃饱饭的营生,后来爷爷让我学了理发。我学成了,可是家里的钱也快用完了,我不想在动那2000元了,爷爷经常有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钱,我想自己开个理发店等我挣够钱了就开业,让爷爷过上好生活。”他说到爷爷眼睛又亮起来,可见他对爷爷的感情是那么的深。他看到我的脸上也留泪了,觉得很不好意思。“我都忘记说笛子了,笛子是我爷爷父亲给爷爷的,爷爷把笛子当成了宝贝,我从小爷爷就教我吹笛子,他说我比我爸爸有音乐天赋,教我一遍就学会,可是爸爸十遍也学不会。他要我好好珍惜笛子,我出来打工时爷爷把笛子交给我了,说我要是想他了就吹吹笛子。”听完小北的身世,我心理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从心底涌起。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和小北相比要幸福的多了,可是我还是经常和爸爸妈妈怄气,现在想起我觉得很对不起父母。我要是小北我也会珍惜那根笛子,我解开了那个疑团,也不在怪小北了。
在小北到厂子刚满4个月的时候,家里打来电话说他爷爷得脑出血去世了,小北顿时瘫软在地上,我陪他回去奔丧了。不但我陪他掉泪,村里的乡亲们也都觉得小北可怜掉泪不止的。埋葬爷爷的那天,小北在我的怀里哭晕了,几天来他不吃不喝,人都瘦了一圈。在我和乡亲们的劝说下埋葬了爷爷的第二天我们就回厂子了。到了宿舍里,他抱住我又哭了起来,他说他从今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也不知当时是怎么回事,我就突然想照顾他一辈子。
第二天,我趁他熟睡时,我在离我单位不远的地方找了个出租民房,还好地势不错。两三千口人的地方就有一个理发的,但是发艺还不好,当我回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北时,他激动的又哭了。“哥,你对我这么好,让我怎么报答你啊?我爷爷没有了,你就是我的亲人了,呜。。。。。。呜呜。。。。”。
随后我和小北又买来一些必需的用品,除了理发的还有一张单人床,还买了电饭锅之类的炊具。我们还简单的用三合板把房子隔段开里面留小北住外边理发,不在工厂打工了就得自己起火做饭了。我下了班就到他那里给他帮忙,给客人洗头,也学会了染发,还抓时间做饭。他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回头客很多,每天都有几十元的收入,看的出他心情好多了。
一天我下班了又到他那里去帮忙,屋里没有顾客,他把我叫到里屋,叫我闭上眼睛。等他叫我睁开的时候,一件红色的上衣披在了我的身上,“喜欢吗?”他甜甜的笑着问我。“给我买的吗?”我睁大眼睛看着他。“是啊!眼睛睁那么大干吗?要吃人啊?”,“这衣服很贵的,给我买干吗?还是你自己穿吧!我比你的衣服多”。我自己也买了,你看,他也把一件款式和我差不多的衣服穿在了身上,“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可是你给我买这么贵的衣服干吗?你刚挣钱呀,再说你刚把借我的400元还给我你哪里还有钱啊。。。。。”没有等我说完,他好象有些不高兴了。口气变了样;
“你到底喜欢不喜欢?你要是不喜欢就脱了,我就扔了去”。我看情形有些不对,赶紧说喜欢。说心理话,我觉得和小北在一起很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下班了就想往他的理发店跑,也不管自己累不累。他看到我来了也显的十分开心,不时的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我一眼。
一天下班后,我被同事拉去喝酒了,我本想路过理发店和小北打个招呼,可是和同事连说带笑的竟然忘记了。晚上我回来见小北正独自喝啤酒呢!我很纳闷,他平时是滴酒不沾的,他脸红红的的,眼睛里还挂着泪珠,我到屋里他连一眼都没有看我。
“你是不是想爷爷了?”我问他,他摇摇头。“有人欺负你了?”他又摇摇头。“你病了?”。“我是有病,是我自找的病”。他说着又干下一杯,我赶紧夺了下来,我忽然觉得他的口气不对,我又找不到头脑,所以很迷茫的看着他。看他的样子很痛苦,怕他在喝,把剩酒都我喝了。“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好吗?”我试探着再次问他。他还是没有回音,我有些生气了说道;“你在不说我就走了”。“你走啊!”他突然喊道。我从没有见他这个样子对我,我气愤的走出门去。没有走几步,我觉的他肯定是有事,他一向是对我很好的,我又返了回来。当我刚跨进门时就听见他呜呜的哭着,我站到了他的面前他猛的抱住了我好象怕我跑掉似的,嘴里不停的叫着“哥,你不要走,哥你不要走。”“好,我不走,我不走,你告诉我你怎么了?”他双眼直直的盯着我,他捧住我脸的双手有些发抖,他的胸部随着他喘出的粗气起伏着。
“哥,我喜欢你”说着他用带着酒气的嘴在我的脸上疯狂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