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性恋老婆的性爱故事

正文字体:  
日期:2009-01-02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其中一篇文章是我亲爱的媚,写她和媚的同性爱情。在我的鼓励和引诱下,她说了和罂粟的故事。在性爱上她更多像诗人,浪漫而随意,每次都有渴望。为了我的妻,为了我的家,为了我骨子里的贪婪,我积极纵容爱妻的同性性爱。

狐狸般娇媚的脸

“天呐,是她”。艳玫脸色苍白,眼睛睁得非常大,晶莹的泪水挂在眼角,越聚越多,随时都会倾巢而出。右手还捏着鼠标,左手颤抖,茶杯的水都被抖出来,嘴巴惊讶地张成“O”字。

艳玫是我的爱妻,有着一张狐狸般娇媚的脸。她的眼睛大而亮,这下更大了,占据了半个脸,生生吓着我。

我挨过去,将茶杯接过来放在书桌,顺眼朝电脑看去,一个滴血艳红的玫瑰闪耀。署名“罂粟玫瑰”的博客网页,在公告栏里有一句话:亲爱的媚,您在哪里?我拿过鼠标,她回过神,眼泪瞬间咽了回去,轻轻一按,将电脑关了。

我问:“玫,怎么了?”

“没什么,我刚才看了一篇恐怖的文章。我累了,咱们睡吧。”她将我拉回卧室。

她侧身睡,背对着我,长长的头发香气扑鼻,我忍不住将她搬过来。眼泪一点点滴到我的手臂,她在哭。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而我的小弟弟已高高竖起。我们新婚不过三月,除过她每月几天特殊的日子,每天我们都要做爱。她有一个习惯,先得抚摸她,等兴奋起来,晶露润湿我的手,才允许小弟进来。

我亲她的眼泪,咸咸的,热热的,滋润着我干渴的咽喉。我的手早已控制不住伸向深处。她紧紧抓住我的手,哽咽说:“今天我太累了,明天吧。”

我恨死了,这团火已烧了起来,何能熄灭?艳玫娇小温柔,但说话从来不容商量,我也不敢造次,起身上洗手间冲凉。浇了半天小弟弟依然顽固挺着,只好躺在浴缸里自我解决。脑子里一直晃着那朵滴血的玫瑰,这个罂粟玫瑰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找“媚”。罂粟是毒,玫瑰是花,一正一邪,透着鬼魅神秘。

第二天上班第一件事,打开电脑,找到博客,搜寻“罂粟玫瑰”,一朵滴血的玫瑰扑眼而来。是一个叫罂粟的女人开的,从照片上看,约有三十多岁,经营一家服装厂。

其中一篇文章是“我亲爱的媚”,写她和媚的同性爱情。其中有这么一句:媚柔软的腰肢让我一把能捏住,她的皮肤嫩滑,如剥壳的鸡蛋,小嘴像个红樱桃,每次亲吻都很小心,怕伤着她婴儿般的柔嫩的脸,轻轻吮着她柔软的光滑细长的脖子,稍用力就会留下粉嫩痕迹,如粉色玫瑰花蕾一点点褪去。媚柔软的身体像章鱼一样吸附在我的身上,小嘴呵着热气亲我的耳朵。每次这样我都知道她想要……我们在一起快活极了,每次都有美妙的感受,每次都能让彼此满足。我拥着她,手指从长长的黑发划过,她静静地睡着,像个婴儿。我想:就这样一辈子拥着她,爱着她,一生一世,一世一生。

TMD,我轻轻骂出声。这些不都是我干的活,怎么落到她的手里。我的妻子叫艳玫,她的爱人是“媚”,难道是巧合?我侥幸祈祷。点开“我的相册”,里面有许多照片。罂粟看来有些钱,过得非常奢华,有些品味。无论多么艳丽性感的服装都掩饰不住脸上流露出的强干、硬朗、精致的五官。唉,好可惜呀,为什么许多优秀的人都有另类的性取向呢?

突然一张熟悉的脸跳过,心跳莫名加速。我定格下来看,我的艳玫成为她的媚,脸上挂着幸福的笑,被这个女人亲热地拥在怀里藏在心理。那个幸福的笑深深刺痛着我心,从相识三个月结婚三个月,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展示那个幸福的笑脸。我一直认为艳玫是个害羞、内敛、传统的小女人,不曾想她曾有过这么一个另类的爱人,有过这么一段让她快乐的爱情。

我恨不得跳进电脑里将这个罂粟揪出来,扔在地上,再恨恨踩成花泥,溶到地里。

整整一天,我无心工作。公司经营了快十年了,有许多得力干将,让我操心的事并不多。我抽着雪茄一直思考:我应该怎么办?爱好烟斗的男人,都是严肃深沉、高度理性。而烟斗则是一个充满智慧和乐趣的符号。我深吸一口气,再轻呼出去,在空中漂亮地画一个孤线。

我一直不了解艳玫,当她成为我的妻,我都被“幸福”砸晕了,晕到现在,细细品来,这才发现她的端倪。做爱时喜欢我抚摸她,最初抱怨我太粗,我到美容院做手护,才将右手保养的白白嫩嫩。她不喜欢接吻,说我嘴里有味……

公司的员工敬业又勤奋,许多人从开业就跟到现在。我想:这么大一个上市公司我都经营得非常好,难道我的婚姻我就不能好好经营?生活需要妥协和宽容,我需要妥协还是宽容呢?

晚上我早早回家,她不在。我帮她在小区门口开了一家美容院,我将电话打到店里,店长说她今天没来过。

快到十点,我坐在沙发上看足球,中国爷们难道都像我这么衰,那么大的门就是踢不进去,连小组赛都进不了,太衰了。我努力压抑着愤怒的情绪,小心奕奕喝着酒,一秒如一年。

门吱呀响了,她满脸春风,一身红色的露背装将白皙的脖子露了出来,黑长的直发开心地扬起,如盛开的玫瑰花。看我坐在沙发上盯着她,脸红了,低下头。

我平静地说:“你先洗澡,洗澡水我放好了。”我今天买了许多红玫瑰,放在卧室和浴室。罂粟说:媚最喜欢玫瑰花,她美丽光滑的玉体静静躺在洁白的床单,我将玫瑰花瓣一个个摘下来,撒在她的身上。娇嫩的花蕾沾着我的香亲吮着丰满而小巧精致的乳房,媚娇哼着……

我走进卧室,艳玫穿了件黑色睡衣,眼睛浮肿,好似哭过。看我进来,小兔般惊恐的表情等待我的审问。

“你都知道了。”果然是聪慧的妻。“你去见她了。”她轻轻点点头,眼睛流了出来。我将她拦入怀里,轻轻拍打她的背。她哭得更伤心,将我的前襟都浸湿了。

在我的鼓励和引诱下,她说了和罂粟的故事。艳玫曾做内衣模特,给罂粟的内衣品牌走秀。艳玫说第一次见面就有触电的感觉,觉得她特别精干,雌雄同体,有女人的细腻温暖也有男人的冷静霸道,锐利的眼睛能看透她的内心。是艳玫主动示爱的,为了刺激和生存。真正生活在一起,艳玫发现自己深深爱上她,每次被罂粟拥在怀里全身酥了。罂粟不漂亮但特别有魅力,她总能随意找出艳玫的兴奋点。在性爱上她更多像诗人,浪漫而随意,每次都有渴望。她将艳玫放在的腿上,一只手接着电话,另一只手在背上轻轻一扣,胸罩就掉了下来,隔着衣服都能感觉手指的游走。

罂粟原名淑英,在服装界有些小名气,有名有钱有品味,亲密女友不只艳玫一个,总有比艳玫更漂亮更年轻的女人心甘情愿上她的床。艳玫说:我真傻,一年多了,我像个奴隶般伺候着,为她洗衣做饭,早早起床为她和情人做早餐。她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当着我的面就和情人亲热。我实在受不了,为此闹过几次,她根本不要哄我,只要将手摸上了我的身体,我就没魂了,变成她手中的木偶。我快崩溃了,心想如果不离开她我会死的。于是跑到广州遇到了你,像抓住大海里的救命草。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为组建一个幸福“家庭”,她铤而走险

    刘某说,她们这个同性恋交友群现在有40多人,其中,80%以上的孩子系单亲家庭,父母难以管理或者不管。…[查看全文]

  • 青春,和我睡过的那些男孩

    没有星星的夜我生长在农村,家里的条件一般。我长的眉清目秀,是那种一看就非常聪明的男孩,所以老师和同学都对我非常好,我也是一番风顺走过来。上初三开始,开设了生理卫生课程,讲到男孩青春期的一些变化,尽管我的体毛已经长起来了,可一直没有诸如遗精那些特征,有…[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