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坏男孩夺走我的第一次

正文字体:  
日期:2009-1-14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他问:“你第一次。”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也是我第一次419。他不太信服地笑:“可你看上去像第一次。在这张从安全套包装盒撕下来的硬纸片上,我第一次读到Leo的名字。

故事刚开始有一辆跑车。那是四年多前某个夏夜,我喝不惯西班牙留学生为派对调配的果酒,就从人声鼎沸的活动中心里溜出来。有个人懒散地站在建筑物后墙的角落里,路灯的阴影打在他脸上,勾勒出好看的轮廓,是我喜欢的型。

所以他冲我招手的时候我走了过去,五分钟后他带我进入停在附近的一辆跑车。空间很小,两个成年男人挤在一起非常不舒服,我表现得紧张又生硬,最后两人都没特别尽兴。但他很有耐心地抽了一大堆湿巾给我清理。他问:“你第一次?”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也是我第一次419。但我猜他只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倒霉招惹了一个处。

于是我摇摇头。他不太信服地笑:“可你看上去像第一次。”

我在心里默默说:而你看上去是个老手。

他的车里事物齐全,安全套,润滑剂,甚至还有根假阳具。

“白天我就看到你在我的车周围转悠,还把硬币放在车盖上玩,”他开始在这些装备里翻找,一边对我说,“我以为你想划道什么。”

我乐。我确实喜欢他的车,但没想到车主是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留学生。他说法语比我流利很多,带一点口音,却不难听。

最后他翻出一支笔,写了一串号码给我。

在这张从安全套包装盒撕下来的硬纸片上,我第一次读到Leo的名字。这几年来,我一想起他,就会顺便想起安全套。几天后我们又在学校遇到,他问我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我说我不想冒险。他是那么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眼神热情,嘴唇甜蜜,身边永远不缺美人投怀送抱。可我要的情人不是这样。

Nin是我在法国的第一个女孩朋友,美籍华裔,有健康的肤色和高挑的身材。我们祖籍同是上海,在语言学校读同期,住在同一人家,也差不多同时在来法国前失恋。于是我和她一见如故,天天一起去上课,周末她去血拼,我当跟班拎包。好多个晚上我们坐在住家阁楼的木头地板上聊天,她给我说她和前男友们的事情。

听说我拒绝和Leo交往,她不解我既然已经身为少数派的gay,为何还不敢大胆去爱。我说,其实我没有她想象得那么勇敢。不过她仍然开着玩笑安慰我说,如果让她见到那个叫做Leo的坏男孩,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

我说:“你是个好女孩,我喜欢你。”她说:“谢谢,你人真好。”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好人卡”。数周以后,当我终于下定决定要试着追求她时,她和坏男孩Leo成了一对。

奇怪的是,看到她拖着Leo的手,神情带着一点羞涩一点骄傲,我没有感到丝毫“背叛”。也许有些东西注定不是我的,如果Nin得到了,又有何不可。

至此我彻底断了把自己掰直的无聊念想。八月末学期结束,我和不少已经成为好友的同期学生成日无所事事地到处闲逛。Nin和Leo高调地在南方的烈日下晒着幸福。

后来我们先后去了巴黎,一直保持联系。Leo痛恨逛街,Nin经常周末拖我陪她压马路,请我吃冰激淋。我想在她眼里我更像一个弟弟,或者闺密。我打算和Olivier同居那时,她的态度异常慎重,简直像个苛刻的恶婆婆在审查宝贝儿子带回家的媳妇,以至于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Olivier提到她都是一脸敬畏。

至于Leo,我和他遇见次数相对少些。去掉生活作风当中那些桃色部分,其实他是对朋友相当真诚爽快的人,我们很快开始称兄道弟。我没再和他“鬼混”过,然而几次朋友聚会上,隐约听说他和Nin同居后依然会偶尔出去打打野食,也依然是男女通吃,来者不拒。个人来讲我并不赞成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这么做。有次向Leo旁敲侧击地问起,他耸肩道:“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Nin也明白。”

这是他们的私事,我不便太过干涉,尤其那次419事件让我的立场异常尴尬,如果和Nin提Leo的意见,我会觉得自己像只没吃到葡萄的狐狸。

Olivier认为我这种别扭劲儿很可爱。他很少简单用“好”或“坏”来评价人事。对于Nin和Leo,他的看法则是:“他们不太合适。”

当然了,合适不合适,我们说了不算。怎么看Nin都已经迅速变成恋爱中甜蜜的小女人。

那时我是真心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

他们之间发生第一次比较严重的危机,是在Leo决定去澳洲进行为期一年的实习。Nin对远距离恋爱不太有信心。那段时间我们聊了很多。她说她知道Leo有多风流,但只要他们还在一起,那就没关系。

Olivier调职德国时我也曾经如此动摇过,尽管我们的情况要好得多,每周都能见面。这点上说,Nin远比我坚强。

现在我宁可她有时候脆弱一点。

Leo走了,冬假时回来过一次。春暖花开的时候Nin来找我:“Kevin,你能不能陪我去一次医院?”

我做了身为好友能做的事情,陪她完成手术,送她回家,还做了饭。她斜靠在沙发上说:“谢谢你,Kevin。”

我看着她疲倦的脸色,把一肚子说教咽回肚子,却仍没好气道:“以后千万注意安全!”

她说:“不会有下次了。Leo也吓得不轻,他说实习完了就会回来陪我。”

我问:“万一有下次,你打算怎么办?他会为了孩子和你结婚吗?”

她笑着说:“那不也挺好的。”

确实没有下次。Leo在澳洲时结识的一个男孩今年来法留学。他们从单纯的床伴发展成地下情人,等Nin发现的时候,Leo说:“我父亲不会接受一个没有子嗣的继承人,所以放心,我会娶你。”

“靠,你有没有顺便揍他一顿什么的?”

“麻烦你不要说笑好不好?我都难过死了。”

那是几天后的事情。Nin约我出去,告诉我她和Leo分了手。

“我承认以前我贪玩好色还很虚荣,和他在一起的确很有面子。但后来我改了主意,不管他多帅家世多好,我只想和他安定下来。”她说,“说到底我本质上还是个东方女人,我不像他可以多玩几年。我想结婚,我想和他一起抚育孩子。”

我很想说点什么,不过以我拙劣的口才,难保不会让她误会成低级的幸灾乐祸。Nin在朋友中可算业余感情专家,分析问题头头是道,却不容别人说她和Leo一句不是。Nin说:“我真的真的很爱他,可是已经晚了。”我相信她,我更相信是爱情让她变得盲目看不清自己的感情。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