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淫乱巷子的经历

正文字体:  
日期:2009-01-14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我没有在遇见他的那天就去他那儿,我想我没有那么做,我不敢,他也不可能在那天就叫我去。我们下了车,站在路边,相对站立着,有一小段时间,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我相信,上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在那种黄昏的光线下,身边尽是回家的行人,我的那种欲望就已出现了,其实,那种欲望一直都存在,在遇见他之前就有,而每当面对白

那一天,他是从街对面走过来的,那是傍晚下班的时候,在变幻恍惚的暮色里,他穿过城市的喧哗声向我走来,向我身边的站台走来。他身后的那一条街犹如洪水过境,洪流带动着它所能容纳的一切正滚滚前行。他走到站牌下,看了看我,见我正看着他,他便点点头,我想他是在跟我打招呼,我便对他也点了点头,这时,公共汽车正摇摇地开了过来,车门豁啦地打开,一些人从车上扑下来,底下的人便蜂拥堵在了门边。我和他都往后退了退,等所有人都上了车,我们才一同挤上去。在车上,车摇晃的时候,他扶了一下我的肩。他带我走进了那条杂乱潮湿的小巷。那是在另一天,我记得是在另一天。另一天,在相同的车站,相同的时间,我们再次相遇。我没有在遇见他的那天就去他那儿,我想我没有那么做,我不敢,他也不可能在那天就叫我去。

我们下了车,站在路边,相对站立着,有一小段时间,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我相信,上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在那种黄昏的光线下,身边尽是回家的行人,我的那种欲望就已出现了,其实,那种欲望一直都存在,在遇见他之前就有,而每当面对白昼和夜晚之间所特有的寂寞时空,欲望已经变成了渴求,对于他,那一天,还有身体的欲望,它也已经出现了。于是,我跟着他,在黄昏的时候走进了那条幽深狭长的小巷。

他带我走进那个屋子,他让我在床上坐下,他说这个屋子太黑太局促了,他感到很难为情。我说这很好,我就喜欢这样的地方,不必担心,我喜欢这样古老阴暗的旧屋子,它像小时候外婆家的木头房屋一样,我呆在这里就仿佛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坐在那个深巷尽头的小屋里。那是一间窄小简单的旧屋子,所有的家具就是一张铁架床,一张旧条案,那张小床是唯一可以坐的地方,条案上放着一些洗刷用品,地上有一个洋磁脸盆,盆里还残留着一小汪水。5我没有说话,我在专注地看那个屋子,我看那个屋子就像看一个我曾经拥有而不再拥有的东西。那个屋子有一些熟悉的痕迹,有一些陈年的旧影子。

窗外,光线已经越来越暗,远处有一些人语声,“嗡嗡”地连成一片,夜晚的前奏正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那个小屋弥漫在一种低沉彷徨的气氛中,恍惚间,空气已被黑暗的色调凝结了,悲伤的情绪也已经在那里出现。他走到我的面前,蹲下,帮我解开了衣服的扣子。我捧起他的脸,我问他在做这事还有在此之前叫我来这里怎么一点也不感到惊慌害怕。他说他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一直都在看着他,他还以为我是喜欢他的,所以他才敢这么做。我说是的,我一直在看着他,因为我有一张照片,有张脸跟他很相似,不过确实是这样的,我是喜欢他的,我只是感到这事情不可理喻,只是问问而已。他问我说他像谁。我没有回答他。他把我的裤子往下褪,他湿呼呼的嘴含住了我柔软的器官。我扶着他的头,他的头发很短,可以看到青色的头皮。我问他几岁了,他抬起头告诉我他虚岁十九,说完又埋下头去。我说我想躺下,我想让他把衣服脱了。他说好,他站起身帮我脱衣服。我说不是,我是想让他把衣服脱了。他说好,他转过身,脱去了上衣,然后把长裤和短裤一起往下脱,脱完了,手扶着他修长的腿向我走来。我对他说等等,先别过来。他站住了,手足无措,在屋子的中央,他赤裸的身体像寒冷空气里一棵年青无靠的树。我看着他——他十九岁的身体,光洁纤落,身上细小的毛发呈微弱的淡黄,胸部平坦光滑,好像还未完成它的发育,只有那双修长的腿是成熟挺拔的。许多年了,在舅舅死后,这还是我头一次面对一个男性的身体,这身体是很不同的,与我过去所认知的身体是不同的,它还处于它最初所自然形成的阶段,还透着它继续生长的气息,与我舅舅结实宽厚的身体是不同的。

我叫他过来,他走过来在我面前蹲下,我拍拍腿边的床,我要他坐在我身边,我说我想跟他说说话,我要看着他。在上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就想跟他坐在一起,感觉一下他少年的肌肤所散发出来的温热。那时候,夜幕正像孤独一样渐渐笼罩下来。他站了起来,挨着我坐下。我问他除了用嘴,他还会怎么做。他说我可以做他的后面,其余的也没有什么了。我说我从没有这样过,不知道行不行,他说我可以试试看,他下地到条案上拿了块肥皂,在水盆里浸了浸,往身后抹,然后,他走了过来,在床上趴下,双手抱着头,分开了他两条笔直的腿。我趴在他的身上,他的背上有一些细条的指甲痕,有的是新鲜的,有的颜色已经暗淡了,他头上有两个旋,像我一样。我在他的身后试着,用我所未曾经历过的方式。我找不到路子,我的汗滴在他的背上。我探起身,双手扶着他湿呼呼的背,那上面一珠一珠的汗珠不知是他的还是我的。我对他说不行,硬不起来,还是算了。他侧过脸说再试试看。我翻起身,坐在床上,两手抱腿,像了望苍穹似地望着屋顶。我说不了,今天恐怕不行,以后吧,以后也许行。他撑起身,转了过来,在我身边,两手抱着膝盖,和我一同坐在那光线渐暗的屋子里。

那个屋子正处在黄昏后的寂默中,黑暗已经聚拢成形,还在逐渐加重,颜色也逐渐加深。我的心情变得很沉重,好像也背负着那些黑暗。我问他做这事有几年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说也快5年了。我说怎么会这样。他说,那一年,母亲住院,父亲去医院陪夜,他一个人看家,晚饭后,王伯来了,摇着蒲扇,问他吃了没有,还给他带来一碗红烧肉,王伯后来回去洗了澡又过来,他说我们是邻居,在单位的一个大院里住着,房子前面有一条长长的走道,那是夏天,许多人吃过饭就在门前的走道上坐着纳凉,他的门没关,夏天的时候大家都不关门,只用一个纱窗门挡蚊子,王伯再来时他已睡了,他让他不要起来,让他还睡着,他只是来看看他,担心他一个人害怕,他边说着就边抚摸他的头,抚摸他的脸,当时他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他只觉得是一个好心的叔叔在抚摸他,过去,父亲从不会这样对待他,母亲是农村人,也从来没有抚摸过他。在王伯双手的安抚下,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醒来时,王伯也睡在床上,光着身子,正抱着他,他的短裤已被褪到膝上,王伯在他的身后用强壮的手掰着他的腿,他说王伯力气很大,他挣扎不过来,其实,他也只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因为他想到王伯是父亲的领导,是他的长辈,也是他们家的恩人,他应该按他的意思去做,不会有错的。那是他的第一次,第一次很痛,钻心的痛,他的眼前开了满天的金银花,但他一声都没有叫,因为他天生就能忍耐。他说他开始是不愿意的,不过做完以后他心里并没有怪王伯,他觉得那是应该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足底按摩男郎的故事

    足底按摩男郎的故事(一)我是一名足底按摩男生,在这家浴池里他们都喊我“小东”,至于真实姓名只有老板才会知道。我是要小东给我按足底的。其实老板就是相中了我的帅气,是想让我当招牌服务生以吸引浴客,至于按摩技术忽略不计。去年从乡下进城后,我只是简单跟随别人…[查看全文]

  • 离他,一步天涯

    有证明,没有证明,这样的形式,我埋在心里,实践在敏感的末梢。面前却只有他的一幕黑发,轮廓分明,如此突出而嚣张,周围的景物全部式微落败。慢慢嗅觉也只他的一抹发香了,慢慢听觉不再,幻象叠起,整个灵魂仿佛被发色拉去侵蚀。跳起来了,是他的眉飞色舞发丝飘飘,一…[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