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两个男人阁楼里偷欢却被弟弟发现

正文字体:  
日期:2009-1-31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洪的弟弟在街上开了一家村子里惟一的网吧,生意不错,因为村子紧挨着一个小小的国营兵工厂。洪什么也没说,直接带张进了弟弟的网吧。网吧里人很多,很嘈杂,弟弟一个人正忙着接待客人。房间光线很暗,上面半边是阁楼,一架木制楼梯架在旁边。

话说上次张从洪家里回来后,又一月有余,除了通通电话,总感寂寞难熬。如洪能来城里,那是最好不过;但他才做父亲才三、四个月,担子重,责任大,不该为难于他;如张老往洪家里跑,恐也不是合适之举,容易引起家人怀疑。

又一个周未,张根本就没想过要去洪家,但大脑不听使唤,像梦游,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上了汽车,直到接近洪家的村子,他才感觉自己离爱人只有一步之遥,甚至已无路可退。

事先没有电话通知,洪见了张后的一惊一喜,咋也掩盖不住。两双眼睛心领神会,只化作几声平淡、友好的寒喧。

坐了不到一杯茶功夫,不用勾通、不用暗示,洪站起来很礼貌很客气要带张哥去外面走走,看看风景。他们很精通于逃避外人的包围。

在农村里走走,风景虽好,却无心欣赏。他们手臂不停地摇摆,不停地碰撞,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实则他们在路上肌肤相亲的惟一方式。他们走着走,走到了村子的中心,像一条小街似的。洪的弟弟在街上开了一家村子里惟一的网吧,生意不错,因为村子紧挨着一个小小的国营兵工厂。

洪什么也没说,直接带张进了弟弟的网吧。网吧里人很多,很嘈杂,弟弟一个人正忙着接待客人。洪跟他打了一个招呼,弟根本没顾得及回应他,继续忙着自己的生意。

洪带着张进了网吧最靠里面的一间小房。房间光线很暗,上面半边是阁楼,一架木制楼梯架在旁边。

环顾一下小屋,张开始有点激动起来。他知道洪带他来这里的意思,可这儿行吗?张也有一点不安。

洪什么也不说,直接顺着楼梯就往上爬,张也不说,自然就跟在后面。他们爬到阁楼上,阁楼是木板制的,木板上铺了一床被褥,只可以睡下一个人。

洪和张两个人坐在被褥上,一言不发,四目相对,他们似乎听到了彼此粗重的呼吸声。张用眼睛不安地望了一下阁楼下关着但并不能返锁的房门,心便咚咚咚地跳。他猛地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洪的下身,不断地揉佞。

洪坚硬的下身其实早有反应。但他们还在犹豫着,只能这样互相摸摸,不敢有更进一步的举动,毕竟在别人的屋檐里。

他们好像在心有灵犀等着他弟弟的进来,然后打一声招呼后,他弟弟就会去忙他的,不再管他们。但过了好一阵,他弟弟依然没有进来。终于,他们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洪疯狂地不顾一切地抱住张,将他压在身下,两张热乎乎的嘴深深地粘贴在一起,紧张、急促而又粗重的呼吸亲晰可闻。他们一边吻着,一边疯狂地解着对方的裤腰带。他们依然还有一丝丝的理智,没有脱去上衣。

他们吻着,抚摸着;抚摸着,吻着。突然,张感到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顶住了他后门,他们终于忘记了世界,忘记了自己,在剧烈的运动中,他们突然听到下面一声猛吼:你们在干什么!

接着听到一个东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洪条件返射地立刻将身子移到靠墙壁,这样下面可能还看不到他们的全貌。张也恐惧地坐了起来,扯起一角被子将自己下身掩住。他看到了洪的弟弟怒发冲冠地站在地下望着他们。摔掉手里的东西后,他便走出了小屋。

洪望着张,张望着洪,哑口无言,只感觉天已经塌下来了。

从此以后,张再也没有在洪家出现过。

时间久了,张就想洪,心里怨妇般恨不能长相厢厮守。于是在某个周未的上午,他第一次踏上了去洪家的汽车。下车后一路打听,来到洪家。

洪告诉自己的父母、妻子,张是他在城里打工时认识的朋友。父母、妻子自然高兴,他们没想到儿子、丈夫竟还有穿着这么洋气的城里朋友,甚是热情地接待了张。

张第一次见到了洪出生才三个月的儿子,甚感亲切,因没做准备,红包都没买一个,赶紧从口袋里掏出100元钱给孩子,算是见面礼。弄得洪的妻子、父母受宠若惊,连表谢意。

天气很热,没什么去处。张和洪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有人提议,没有人要求,只是心有灵犀往村后的山坡上走。

走到一个坡坳里,两人迫不及待地相拥在一起,呼吸急促地狂吻、狂摸,俩人甚至不顾一切地用嘴深深地吸入了对方的。但终究在光天化日之下,心里负担重、压力大,谁也保证不了不会有人上山或经过此地。因此,终未能尽兴欢娱。

晚上回到家里,农村的天黑得早。洪用提桶准备了水,让张在后面院子里黑灯瞎火的洗了个淋浴,然后安排他上二楼睡觉。可隔壁就是洪和妻子的睡房。张听着,感觉有点滑稽、可笑,有点紧张、不安。他相信张会陪他一个晚上。

来到房间,洪主动把门反锁上,把窗帘拉上。一把抱住张往床上滚。张激动、窒息得有点要晕旋,床不是很结实,发出吱吱纽纽的响声。他们赤身裸体地相拥着,身体剧烈地运动着,张紧紧地咬拄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一只手还不忘用力抓住床沿往里靠,不让床发出声响,尽管洪的妻子此时还在一楼干家务活。

可激情暴涨的他们,似乎已忘记了世界的存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听到猛烈的叩门声。俩人吓得魂不附体,紧紧地拥抱着,静止不动。只听得洪的妻子在门外大声地问:洪,大热天你关什么门呀,不热呀?

洪赶紧调整自己,快速地以镇定、平淡的口吻说:没事,我跟张哥商量个事,你先睡吧,我一会就过来。

哦,那我先睡了呀。

好的。

终是虚惊一场。他们继续接着干,值到俩人虚脱般地瘫软下来。然后洪起身穿好衣服,在张脸上轻轻地吻着说:晚安,我得过去了。

望着洪离去的背影,张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惆怅莫名:怎么连一个完整的晚上都不能给呢?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