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爱上男人 悲伤的十七年

正文字体:  
日期:2009-2-25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那是生平最开心的一次了,没有太多的烦恼和无奈,只是和父亲游玩,父亲高兴我也愈加快乐。”我不知怎么回答,只是否定的哼了一声,“没有啦。不过那盆文竹好景不长,由于没有好好照料,不久枯萎死去了,他也没有再提起。怎么会这样,我脑中顿时一片混乱,没有想的太多,跟上去也顺着山坡向下滑。

2001年,我顺利的考入了本市的重点中学,当时全家人都非常高兴。父亲为了奖励我决定带我去四川去旅游,说:祖国的大好山河是要看看的。其实我很清楚那时家里的经济并不允许,但父亲却很坚定。那是生平最开心的一次了,没有太多的烦恼和无奈,只是和父亲游玩,父亲高兴我也愈加快乐。不久学校开学了,我生活的无奈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那是一个晴朗的天气。

要迟到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一定要给班主任留个好印象的,对!决不能迟到:我心里想着。手中很快的穿着衣服,随便的擦了两下脸,夹着空书包,飞快的向学校跑去。哎!还是迟到了,通过校卫室的登记,进了校门。学校的前院有一丛茂密的竹林,总随风摇摆,非常漂亮,我第一次踏进这个学校时,盯着它愣了许久…………不过现在没时间了,我快步向教学楼走去。还没来得及上台阶,一个人叫住了我。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个和我个头差不多的男孩儿,他留着短发,标准的黄色皮肤,白色格子的衬衫配了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显得格外英俊,他的嘴微微一笑:“怎么了?”我才发现自己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我低下头。“你认识我吗?”,我反问道。他扯了我一把,然后上楼说道:“到班主任那儿注册时,你没发现我吗?我们在一班啊!”。“哦”,我随口应了一声。他又说道:“在花名册上签字时,你的手抖了,班主任对你来说很严肃吗?”我不知怎么回答,只是否定的哼了一声,“没有啦!”。“你是哪儿考来的?”他又问道,或许他是故意调开那个让我尴尬的话题。“是本区的。”我抬起头来,忽然发现已经到了教室门口。我们打了报告后,老师严厉的批评了我们几句,并告戒我们以后不容再迟到。由于来的太迟,其他同学的座位已经都安排好了,我和他成了倒数第三排的同桌。

在以后的生活中,我发现他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他叫**伟,很活泼,也很开朗。我和他相差很大,因为我比较内向,又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也许自从上了高中后,自己是真的长大了,跟父母的沟通有了鸿沟,总觉得产生了太多的隔膜。也许我和伟是同龄人,又坐在一起,每天都有很多事不得不一起做,所以我更愿意把自己的一些事说给他听,有时他却总笑我有些多愁善感。我们的座位在教室的窗台边,那是教室最明亮的地方。每天早读时间,都需要拉住窗帘,因为太阳要从那里升起,使窗户也变的格外刺眼。一次,伟抱来一树文竹,说:窗台外应该放一盆栽,这样我们就会更热爱生活,以致对自己的前途更有信心。不过那盆文竹好景不长,由于没有好好照料,不久枯萎死去了,他也没有再提起!

后来一次,我突然觉自己是那么的在乎伟。作为一个男孩,不知道自己是出自于那种情感而狂烈的在乎一个同性的朋友。

高一下学期的五一黄金周,我们决定外出野营。我和伟一同十二人。第一天留意天气预报时说会很晴朗。谁知在登到山腰时,雷雨顿时而来,大大的雨滴像冰雹一样打在我们的脸上,手上。由于还有几个女同学,伟不想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主动扯了两位女同学,并拿了好多东西。山路太过崎岖,现在又变的很滑,行走极为不便。突然间,不知是谁踩到路边的碎石,只见伟和那两位女同学身体摇晃着,紧接着身体一倒滚下了山坡,我赶紧跑上前去,只见伟的浑身全是泥水,和小石头一起直往下翻滚。怎么会这样,我脑中顿时一片混乱,没有想的太多,跟上去也顺着山坡向下滑。当我看到伟时,他已昏迷不醒,脸上沾满泥土,手臂也被树枝擦破了,昏睡的他依然那么自信。其他同学从别的路也一一赶来。我们扶起他们直到宽广的路上,雇了辆车飞快的驶向市中心医院。不知道伟怎么样了,看着医生忙碌的样子,我的心愈发着急起来!忽然脑中闪现出他的影子,在篮球场上,那个与天地容为一体的坚强男儿,而现在却昏睡在病床上,顿时有些悲痛,但我强忍住了泪水,因为不想让别人看到。结果终于出来了,医生说,只是过度惊吓而昏迷,手腕有些扭伤,无大碍。醒后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我的心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本想一直守着伟直到他苏醒,却有几个喜欢伟的女同学说已得到家里人的同意,并执意要看着他。我没有说什么,出了医院后向家里走去。

雨已经停了,由于雨后,路上没有几个行人,有些安静。从路两旁吹来的风似乎还依然夹杂着山野中泥土的气息,路灯照射在路面坑洼处的水滩上,映出的光线一会儿清晰,一会儿又变的模糊,我的脑中一直在胡思乱想。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到了家门口。进了屋子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母亲问我今天的情况,我却一字没提,只是说困了,想早早休息。走进卧室,打开台灯,记录了那天所发生的一切。从那天起我有了写日记的习惯,日记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便是伟的名字。

也从那天起,我开始留意自己的感情。有时候我发现班上的男同学包括伟他们一起都喜欢谈论哪个女孩儿长的漂亮或者身材好看,但我却不感兴趣。同性发生了爱恋,同性恋情,这个词第一次在我的脑中闪现了出来,不是只在电视中看到吗,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我被这个思想深深的困住了。我开始不知道在对伟的感情上如何是好,痊愈的他依然在篮球场上活蹦乱跳,而我只有隔着窗户看着哪个跳动的身影。我不去打篮球了,也不愿走出那扇门,我是一个另类的人。

不久,母亲电话来说外公去世了。当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全身像是被麻痹一样,只有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从小到大外公对我最好,我视他为最尊敬的人。我的启蒙老师应该是外公。从小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多少时间照顾我,父亲经常出差,母亲也工作繁忙。我生活在外公家里。记得刚上小学,外公就教我下象棋,什么马踏日,象走田之类的专业术语,稍微长大一些时,外公就教我所谓的象棋战术。我烦躁于下棋时,外公却故意以大意疏忽而输我,那时我信以为真,心想:在象棋上那么高高在上的外公也会输我,而现在外公走了。一瞬间好象把我的什么也带走了。我立刻起身到班主任的办公室请了假,老师也很快的签了字,同意了。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