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张北川:两个同性恋真爱如歌的故事

正文字体:  
日期:2008-11-16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她说读不下去,爱是伟大的……我向助手李秀芳副教授介绍了阿牟阿恒的故事。其间我也曾向青岛熟识的个别同性爱者讲到阿牟阿恒的故事。真爱如歌。

本章内容主要由阿牟和阿辛、阿辛父母寄我的文字组成,其中包括阿牟怀念阿恒的一篇文章和阿辛父母给阿辛的一封信等。

2006年正月初一,青岛多位同性爱志愿者朋友到我家,给我和我妻子拜年。闲谈中,我们聊及亲长得知子女不同寻常的性取向后的反应。那天同到我家的朋友中,有位青岛一志愿者的好友,他就是自南方某市到青岛度春节的阿辛。阿辛约30岁,是专业人员,他讲了父母得知他性取向后的种种。阿辛的叙谈使我惊讶,我告诉他,在性取向认识方面,他父母是当代中国真正的文明人。当晚,那天也去我家拜年并听过阿辛述说的一年轻志愿者,寄我了一封电子邮件。(见本章中的附件)

2007年夏,我已认识数年、对同性爱者无偏见的某省一媒体人士向我求助,她希望找长期生活在“两人家庭”的同性伴侣访谈。我想起阿辛在我家时提到的阿牟和阿恒,便去信请阿辛相助。阿辛复信说,阿恒不久前去世……就这样,引出了本章中这组信件。

不久,我出差到阿牟阿辛生活的城市,见到去看望我的阿辛。阿辛回顾说,他父母和他都参加过阿恒葬礼。因为担心阿牟出事情,葬礼上他们站在阿牟身边。阿牟看过阿恒最后一眼时,一口血喷了出来,心痛得晕过去了。所幸大家及时扶住,阿牟才没摔倒。阿恒去世后,许多天里阿牟悲恸欲绝。阿辛父母像对待自己儿子、阿辛像照顾自己哥哥一样,关爱着阿牟。为让阿牟早些走出失去阿恒的悲痛,他们鼓励阿牟到外地旅游去了。就在我与阿辛见面的头一晚,得知我将到该市的消息,阿牟自外地与阿辛通电话时,还嘱托阿辛问候我。那次出差,很遗憾由于种种原因我未能拜会阿辛的了不起的双亲。

收到阿牟讲眼角膜捐献那封信和“他留下的备忘录”一文当日,我未看完信,便感到很痛心,无法卒读。我嘱年轻的同事打出,晚间下班后带回家慢慢看。同事——她参与“朋友”项目具体工作已近10年,和青岛志愿者朋友们关系很好,早已没有性取向歧视——打出后自己先看了几行,便失声痛哭。她说读不下去,“爱是伟大的……”我向助手李秀芳副教授介绍了阿牟阿恒的故事。李看文稿过程中,同样热泪潸潸。还有位女研究生读过阿牟信和文章,未读完。便哭着跑到我的办公室隔壁。平静些后她回来说:“他们的感情一点也不次于男女间的感情,而且比一般夫妻间的感情还细腻……”而读那文字时,我不知怎的想起少年时读过的宋代大词人贺铸的半阕凄婉欲绝的《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其间我也曾向青岛熟识的个别同性爱者讲到阿牟阿恒的故事。一直苦苦寻求着另一半的对方讲:“他俩这样的生活,如果是我,只要有3年,也就满足了,哪怕3年后我就死去……”

那段时间,根据阿牟信中反映的心理健康状况,我最终决定,不再让阿牟接受记者采访。我担心再一次撕开心底的创伤,会严重地伤害他……

与阿辛初次见面时隔整两年的2008年正月初一上午,我走在前往办公室的路上,接到阿辛拜年电话。贺年之余问罢阿辛双亲身体状况,我问起阿牟。阿辛讲,阿牟春节前把自己和阿恒的亲长都安排到同一个城市,他作为双方的儿子,为自己和阿恒回家乡陪老人渡春节去了。春天里,我收到阿辛信,注意到他双亲的一些认识,对阿辛和他固定伴侣的两人生活造成了负面影响。阿辛信中可以看出爱的情感在如何维系着同性结合关系,同时显现出我们社会理解这种情感的艰难。收到这信次日,我同阿辛通了电话。阿辛讲,父母对自己与同性伴侣在家中同居有些不适应,邻居们看到一个“外来”的非亲非故的小伙子和自己住到一起,更是纷纷询问他父母这是怎么回事。母亲告诉阿辛:“外面的压力太大了!”

2008年五一节前夕,我意外得知阿牟突患重病赴沪住院的消息。阿辛在电话中告我,受父母委托,他将于五一那天上午到沪探望阿牟。数日后我得知,阿辛父母也即将赴沪。阿辛说:“我父母已经把阿牟当成自己的儿子了。”阿辛父母拟在阿牟所住医院附近租房,以便照顾阿牟,“我母亲想在那儿常给阿牟做些可口饭菜送去……”阿牟的病让我震惊。初时,我根据这种病5年缓解率很高的特点宽慰阿辛,还给阿牟发去电子邮件,讲了我知道的那点知识,让他安心治疗。但随后我给自己医院有关科室去电话进一步询问,得知了阿牟所得疾病的那一类急性型凶险异常,病人存活时间常不过仅仅数月。7月的一天,我收到阿辛短信说:“牟哥今天下午两点多走了……”阿牟去世后数日,我与阿辛通了电话。阿辛讲,阿牟病危后,他协助把阿牟的母亲接到上海,以便让老人再看儿子一眼,阿牟工作20多年,每年只能回家很短时间,“阿牟临终前已经不能说话,但他一直在左右张望,好像想看见谁。阿牟去世时神态是安详的。”阿辛说阿牟去世后,阿牟母亲带走了儿子的部分骨灰。还有部分骨灰,由他做为遗嘱执行人带回,已葬在阿恒身旁。阿辛还讲,他向自己母亲说,“他们两个有缘,一起生活20多年。阿牟和阿恒两个人一个前脚走,一个后脚走。走在一起也不虚一生了,算是有福的。阿牟阿恒这辈子像真正的夫妻一样。如果有来生,希望他俩做真正的夫妻。”母亲也同意阿辛的看法和祝愿。由于悲痛,阿辛父母的身体也不好,留在了上海治病,未能与阿辛一同返回。根据我的医学常识,阿牟的病一方面与职业有关,另一方面与极度忧伤有关。长期沉浸于严重忧虑之中,能够影响人体健康,乃至引发恶性病症。我还推测阿恒的离去,使得相濡以沫20多年的阿牟感到生活中再无大留恋,去意已决,所以有意无意地延误了对疾病的早期诊疗。阿辛所说的阿牟的归宿,还使我想起阿牟信中的某些话,这真是一语成谶了。世事无常,天道往往不公,以致好人遇到大难……

还是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我想到在震区附近地方工作的阿辛和他的职业,并推测阿辛极可能前往救灾。阿辛身体很弱,他也能去吗?数日后,我发短信询问。他在后来几封短信回复中写到:“我也到了灾区参加救援行动。我要去北川重灾区的边远山区村镇,现在正在路上。这里还有余震、塌方、泥石流、石崩发生。因为是山区,路又被毁,所以走得比较难。请放心,我还好……”“这里又开始下雨了,给我们的救援带来一定困难。昨天默哀的时候,有几个一同参加救援的人突然晕到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其中的原因”,“这里的情况不是很好。帐篷、被褥、消毒防疫用品都很亟需。来了几天了,鞋和衣服都没脱过……“我父母不知我来了这里。我在这里看到也来参加救援的我妹和妹夫两口子,还有妹夫的母亲。”“抗震救灾,帮助灾民,这是我们的职责。”“有些人员已经回去了,因为我们还有些其它事情,所以要晚回去。”

5月末,我在某地出差,见到即将赴震区进行心理救援的一位医生。她讲,汶川灾区心理卫生救援,“第一批权威的心理专家团队到灾区,认为需要救助的只是儿童和青少年。在那里工作几天后,又发现急需帮助的是解放军战士和记者、志愿者等。他们过度劳累,更看到大量原本根本未想到的惨烈现场,常常又无能为力,因此受到严重的恶性刺激。有些心理专家讲,以往的心理危机干预知识在那里根本都没有用。心理干预队10天换一批。心理医生回单位后,也常出现种种心理问题,需要治疗…….”她的话使我想起阿辛,当日与他通了电话。他自北川县回到所在城市仅一日余,尚未从高度紧张状态中松弛下来,他在电话那一端咳嗽声不断,一听便知他在救援期间已劳累成疾。“救援中看见了太多的遗体,成人的,儿童的。就快要到六一儿童节了,看见那些儿童遗体,实在让人受不了。有的志愿者初次看到那些惨景,就晕倒在地上。我妹妹是医生,我遇到她几次,她都是一边哭一边忙。我妹夫见了我,我们拥抱在一起,哭了起来。太悲惨了。在那里和回来后,每晚一闭眼,我就看到那些残忍到极点的现场。这些现场,都是电视画面中不可能出现的。这实在让人无法忍受,生命太脆弱了,有时生命太无意义了……”“你父母知道你去北川了吗?”我问。“我还没告诉他们。”(后来阿辛偶然讲到,他与一些同去参加过救援的好友正在筹措,准备想要向北川捐一所希望小学,“捐中学我们捐不起,可每人捐几万元钱,建一所不会坍塌的小学是有可能的。”他说)

后来,我与阿辛通电话时,他向我陈述了有关个人生活的一些理念。他说:“两个gay如果在一起,首先要彼此信任、宽容,要有共同的理想和奋斗目标、共同的爱好。这样才可能长久在一起。我的同性伴侣小W的父母,已经知道他是不会结婚的。有些同性伴侣,只因为小误会便冲突,甚至两人大打出手,于是分手。还有的人只因为看上对方长相就在一起,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起。这种盲目的结合不知道对方的心思,也没有交流,自然不可能走得远。gay伴侣,有亲情和爱,才可以维系。我有自己的朋友圈,小W也有他的朋友圈。要处理好两人的私人空间,就应当互相了解。还有一个‘度’的问题,要有两方认可的道德底线。不能伤害对方,两个人要彼此尊重。不应当‘出轨’,要为对方负责,从对方的感情考虑,虽然一般男女也有‘一夜情’。我们应当自尊自重,否则也无法尊重他人。爱是相互的,双方都要耕耘,努力,一定不能伤害他人。尊重对方,也包括尊重对方的亲长。小W比我小,但是成熟,他也强调绝不能伤害对方。我姐也对我们讲过,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对方,行为对两人负责。我父母说:‘我们如果不是年龄这么大了,也要去做志愿者。你是我们的儿子,你一定要讲道德,不能违背基本的道德原则。’”

性爱男女间婚姻结合关系的稳定性,有大众社会主流道德在支持,有法律的保护。传统文化的歧视和大众的不解,破坏了同性爱伴侣建立稳定专一关系的基础。但男同性爱者间结合关系的不稳定,又是他们备受大众诟病、破坏双方感情,乃至疾病传播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想想阿牟阿恒开始共同生活之时是1980年代初,是大众普遍把同性爱现象视作严重道德堕落和精神疾病的时代,他们的结合需要何种挑战世俗社会的勇气?!在阿牟文字中,有些细节描述。细节,反映出真实和真相,袒露出部分同性爱伴侣家庭的一角。从这“一角”看,阿牟与阿恒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同志军官和他的兵的故事

    其实一直我都有这样的想法,想用文字把过去的故事写下来。”峰,略略红着脸,点点头,说了句“恩,我愿意”然后,那一晚我们俩就睡到一起,呵呵,当然,同志们在一起爱做的事,我俩也一整夜做个不停。这就是我和峰的故事。涛的家庭情况是我和他聊天时候他自己说出来的。…[查看全文]

  • 同志哥们相亲的那点破事儿

    相亲,似乎是古人的故事,不过现代的剩男剩女应该习以为常了吧。什么时候我才可以不这样,什么时候同志才可以不这样呢。…[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