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原谅我无法接受爱情

正文字体:  
日期:2008-11-16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哈哈,我笑笑,我总是对的,从小到大,从学习到爱情。小锋的脸十分平静,他好象微微盯了一眼自己的脚,唇边扬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愉悦的表情。我好象仍然无法去清楚地表述,可是那一刻,我听到大脑里涌起的澎湃。路过家门前的小弄,我回头看,路灯投了小锋伏低的身影在林言的身体上,整个黑夜对于林言似乎都不可原谅。

十二三岁,那是把脸颊渐渐拉长的年纪吧。句子贴上了凉凉痛楚的标签,是林言标志性的语气。我把他的照片和小锋的贴在一起,还有这句句子,象对联总要有个横批,作为总结性的意义。然后我在床上发呆,看两张黑白的照片。渐渐他们有了夫妻相了,模模糊糊,眉目都有交叠的痕迹。哈哈,我笑笑,我总是对的,从小到大,从学习到爱情。至于谁是夫谁是妻,已经不重要啦,关键在于,你们应该登对。蒙蒙里我想给他们一点颜色,想画一条眼线给小锋,他日本式的长眼睛有咸咸的味道。也许该给林言些胭脂,尽管他腩腩的表情已经足够羞涩。而我终于看不清东西。那个下午如现在一般,脸上有冰凉的东西流过。

一、

事情追述到那刻。两点钟。窗外,我看见着黑衣的小锋,背了书包寂寞地走路。老师A在讲台点考卷。又是联考。为了某种考虑,成绩最差的小锋被顺理成章安排走人,他也乐得在这样的时候,闲闲地酷酷地穿过大脑发涨的人群。从我的角度上,小锋恰好地拥有了一张安然不屑的侧脸。脸色的浅黄有木头的香气。我只是尖锐地联想。我在桌子上写下:小锋,我要追上你。匆匆写了一篇作文,我在教室里同学和老师的哗然里走了出去。两点半的校园和马路,都显得懈怠。同样疲倦的还有断断续续的雨,不想下却也不甘心的样子。我说:小锋,你在家吗。小锋家离学校很近,行五分钟就到。门口挂了一块五好家庭的牌子,破落而锈。敲完了门我靠在走道的栏杆上,有一个老太经过我,警觉地打量了我。邻居似乎在听戏,又似乎在看武打片,哐哐地好不热闹。我转了头,想更确定一下,门却开,小锋纳闷地看我:考完了?

小锋的家多少显得有点挤迫,狭狭黑黑的走廊,通往一间不分春秋终日昏暗的房间,凌乱地摆了床,突兀的地方有一台看不清牌子的电视机。在干什么?手淫。我至今记得我听到那两个字时耳膜嗡嗡的响声。小锋的脸十分平静,他好象微微盯了一眼自己的脚,唇边扬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愉悦的表情。多年以后我想起那个刹那,我想到其实是小锋帮我印证我要放下笔去追他的原因。我好象仍然无法去清楚地表述,可是那一刻,我听到大脑里涌起的澎湃。我好玩并可笑并机械地重复了一遍:手淫

二、

十二三岁时我、小锋和林言在家门口玩。家门口有一条河,我们光了屁股跳进水里,游泳是我们最崇尚的运动。在哗哗的动作里,水和水声一点点地漫过我们的指甲,从此青春期开始。那天游完泳,林言把头枕在小锋的大腿上休息,忽然林言侧了头,笑笑地说:小锋,你的鸡鸡好象比以前大了。说完,大力地在小锋阴茎上咬了一口。然后蹿逃。小锋吃痛,起来追打林言,我在旁边哈哈地笑。其实林言通常是安静再安静的文学少年,要他做出那么忤逆的动作,实在需要聚些勇气的。而今天,我再见到那个疤痕。有趣的形状新鲜得一如过往。还没褪吗?褪不掉的。算是证明。证明什么呢?不说。三点半的斜阳。半躺。有一杯微热的茶。电视里放同一个广告。五遍。十遍。我和小锋。做爱。我不该用做爱这个词的,正如我不能清楚描绘我当时的心情,一切都藏在桌子杂沓角落。秋凉,夕阳,邻居有一部未完的武打戏。一块绿色的纱窗,我透过它来看自己。小锋。书上有不同的体位,也许我们可以尝试。不了。小锋冰冷地拉过一卷纸,擦干身上的液体,然后穿上衣服。留下来吃饭?不,我摇摇头,不过,走之前,让我抱你一下。小锋呵呵笑了:小时候还没抱够?我吻了小锋的眼睛。他的眼睛象片叶子,长长的。有汗水的味道。我们是不一样的人。出门的时候,小锋送给我这样一句话。我回头,他正点起一支烟。眼神里有晦暗的气息。

三、

十六岁,房子拆迁,我们三个分开来了。走之前喝了一点酒,约定考进同一所高中,做要好的同学。小锋喝得烂醉,被我拖回家。林言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路过家门前的小弄,我回头看,路灯投了小锋伏低的身影在林言的身体上,整个黑夜对于林言似乎都不可原谅。也许这一幕永远不会结束。有时我在电脑前写字就写出这样一句话。当年的夏天过后,我们三个都进了全市顶尖的S高中。小锋和林言在弱势的科目的表现都让我吃惊,后来听他们爸爸说,他们都每天苦读到夜晚三点。也许他们的动力是未知的。那个微雨的下午,我从小锋家里出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在我走下楼,走上下面的街,隐约听见四楼那边,传来一声关门响。我抬头,光影模糊。班驳的空气。班驳的墙。逛了一圈街。傍晚的市场有颓靡腐烂的气氛,每个上班的人开始往家赶,表情都画了一道窒息的符咒。还有满街道的灰尘,扑面而来,无所抵挡。五点半,路过学校,进去拿书包。看见林言在里边,面带红晕,额头汗涔涔的。考试还好吧?我拖了书包随口问了下。林言微微抬了头,满脸写了艳丽的不安。

四、

然后。第二天。小锋被开除了。他在化学课上脱下裤子对老师做猥亵动作。仅此而已。女老师X说不告他还算便宜的。小锋在离开教室时露了准备充分的表情。我亦觉得他的动作是早有预谋的,诚然小锋的成绩每况愈下到谷底已是不可逆的事实,然而他还没变态到如此失去理智的地步。其实我想去找他。但是放学以后,已经被告知小锋全家都搬离了本区。而最后一次我们三人并肩的时刻,就是上一天惶然下午的前一刻,中午十二时,林言讲他对下午的联考毫无把握,说着说着焦急的神态立即爬上眼角,仿佛会有泪滑出。我呵呵地安慰他,也伸了手抱住他的肩,他也顺势倚在我的颈脖处。可是小锋粗粗地推搡了林言,说怕什么怕什么,还象男人不是,硬生生把林言推出很远。从这考虑,小锋仿佛已经在为预谋而不安紧张,连动作也变得僵硬不可理喻。但是。小锋十八岁。身高一米七六。中长的头发。皮肤很好。私处有条疤。除了这些?自搬家后,就不断耳闻小锋家道中落的传说,他家的布置似乎说明传闻没错。然后又有说小锋白天经常帮人修理摩托车贴补家用,还有说小锋在夜晚出没纸醉金迷的场所,做所谓的公关勾当。而一切都是传说。而已。就算是真的又如何?这是小锋的生活。我们应该允许其泛滥。然而。我们课照上,试照考,一切与老师无关。可能有一点林言忧郁的眼神。但他一向如此。唯一的事实只是:小锋蒸发了。以他自我设计的方式。我是和他有一些关系的男人。

五、

我常常会饿。欲望让人有动物的焦灼。无论是胃,还是阴茎。同时人常常得到安慰。理想,或者只是一根剪掉过滤嘴的红中华。忘记带钥匙,会建议自己爬上22层的窗。哈哈,摔下来,就一塌糊涂一塌糊涂啦。血腥其实也是一种安慰的方式,因为它标志着终结,人就结束探索。我的血腥大概是跟小锋学的吧,小锋经常开这种玩笑。有次林言在路上被小流氓敲诈,小锋知道了,就拿了把西瓜刀冲了出去,半个小时后他回来了,西瓜刀上全是血。我差点叫起来,小锋却呵呵笑了几声,开心得连声音都抖了:西瓜汁罢了。他把刀轻轻一抹。寒光里滑过他的眼睛,冷光荧荧。而。再回忆那天的课。X老师指手画脚。小锋说你他妈干吗针对我。就脱裤子了。呵呵,纵然他有万般不是,背后仅存的本质,只是证明他是个如此率性的男孩。我们从来不可以臆断来推测任何东西。联考结束了,林言考得很不错。报分的时候我侧了脸,看见林言不可捉摸的神情。意识肯定不在分数上,面色惨白惨白,特意的头部角度加深了他恍惚的程度。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忧郁似乎趋向病态了。讽刺的是,我快餐式的作文还被当作范文来读。我打了哈欠,迷朦里似乎看见小锋的身影。一惊。却什么也没有。世事都一样的。人和人之间需要缘分。就比如,进高中时我们三个居然分在同一班。这让我惊讶的一瞥身影,电光火石的万分之一秒,在纷然里让我捕捉到。虽然我不肯定我的判断。世事都一样的。又比如,在多年后的这个夜晚,我又看见小锋坚硬的侧脸。

六、

林言病了,联考以后的第三天。其实他的脸色一直白得近乎透明,考试之后就惨白得很诡异了。偏偏X老师又把指向小锋的矛头转嫁到他身上,一来一去,他在课堂上突然扑倒,就如同被人从后面插入一把尖刀。无所设防。我也一直愤然及不解于X老师的做法,但没有小锋那么率诚站出来。众人七手八脚把林言抬到医院,第二天就得知林言患了白血病,病症不是很急,但是已拖了太久,致命细胞会一点点吞噬他的肌体,直到油尽灯枯。然后我当时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无力的心痛。所有少年时候暖色的记忆象枫叶林的叶子,被风一吹,扑面而来,又旋即分崩离析。我记得林言坐在小锋单车前的横杠上,沿着小河疾冲而下,头发和汗水,落地的夕阳,啦啦的歌唱和欢叫,记忆是可以用来吹曲子的羊草,悠扬单纯,没有杂质。当然还有光着身子游水的场面。大家都无法忘怀。谁。又爱着谁呢?那时开始,我就孤独地一个人读书。笑声和落力的互相拍打,都离我远去了。成绩拔尖的我,再也罕逢敌手,顺利地进入梦想中的大学,人缘很不错可终究与人都抱了一层距离。也在不断地看望林言的过程里,学会派遣寂寞的方式堕落。林言的情况还算平稳,如果可以熬到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医生说他有希望活得比较长。我看到他一个人走在医院草地的时候,不可抵挡的憔悴张了一张网罩住他全身,我忽然地明白,即便没有病,也会因为孤寂而死亡。也学会,我爱你,其实是可以随便说说的。每天都是无法分清左右的宿醉和头痛。大学里的课业是可以随便应付的,然后看人的眼睛充满了松懈,屡屡被酒呛出一行一行的泪水在脸颊。有时可以一天抽掉三包红塔山。长满胡茬躲在酒吧的角落里打盹。早就说过,我的一切都藏在桌子的杂沓角落。然后第二天,衣冠楚楚参加学校的论坛。

直到那一天,一个熟悉的MoneyBoy说介绍一个人给我认识。新加入他们酒吧。光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同志被帅气教练诱惑一夜激情

    窗外的月光影影绰绰照进来,室内是一片昏暗,黎明前短暂的寂静,内心显得是那么的寂寞,看着床上的这个人,在他身体的诱惑过去后,还能剩些什么哪。…[查看全文]

  • 我的同性恋经历是这样练成的

    在大学里面,对于我来说,真的没有交上几个知心的朋友,唯独交上了一个,那就是李卫东(化名)他和我基本上从认识了之后,就形影不离,上课、吃饭都会在一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对于钱的问题,总是不是他付就是我付,我们谁也没有计较过,因为我觉得我们真的是很好朋友…[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