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曾经的每一步都变成天涯

正文字体:  
日期:2008-11-16 来源:景天阁·同性天空
内容提示:面前却只有他的一幕黑发,轮廓分明,如此突出而嚣张,周围的景物全部式微落败。慢慢嗅觉也只他的一抹发香了,慢慢听觉不再,幻象叠起,整个灵魂仿佛被发色拉去侵蚀。他奔过来,一背一手的汗,和我用力紧贴------跳起来了,是他的眉飞色舞发丝飘飘,一天一地的弧线。泥土有些香,似乎若有若无的雨落在头顶前就蒸发,潮涩空气

摘下左手无名指的指甲,用刀尖在指背使力刻一道血痕,从此,不再有痛。

------题记

然后,我就爱上他了。

对着镜中的自己,对着般若菩提,对着耶酥圣子,我一个一个地说,每一遍全是功力深厚的化骨绵掌,落下渐渐不可收拾的烙印;有证明,没有证明,这样的形式,我埋在心里,实践在敏感的末梢。面前却只有他的一幕黑发,轮廓分明,如此突出而嚣张,周围的景物全部式微落败;慢慢嗅觉也只他的一抹发香了,慢慢听觉不再,幻象叠起,整个灵魂仿佛被发色拉去侵蚀。

“下午去打球吧?”他回头,眼中青春迷蒙,笑意隐隐,我只忙不及捣蒜点头。他眯一下眼,又转回去,留我腮旁两道绯红在说:好啊,好啊。

转身。立定。射篮。心跳躲在身后,我偷偷看他。他奔过来,一背一手的汗,和我用力紧贴------跳起来了,是他的眉飞色舞发丝飘飘,一天一地的弧线。

“3point!”这样,一季的球,汗流浃背。温度转冰,地上黄叶渐厚,踩上吱吱作响,学校懒散的清洁工人制造了一路的质感。而他,离我不到五米的远处,一个人走路。泥土有些香,似乎若有若无的雨落在头顶前就蒸发,潮涩空气给他的背影很多空间。我忍不住,笑着跑过去,围巾圈住他的眼,尖着嗓子叫:是谁,是谁~~?

他舔下嘴唇,拨弄他的头发,大口呼吸,大声说谎:玛里安么……小雪……阿梅啊?

我闷哼三声,放下围障,拉住他小臂转过来,嘴角上扬,毫不在乎:你有那许多红颜知己么?

他低头,捧住我的脸,睫毛微闪,小惆怅在眉角蔓延,到下颌,变成暗笑:如果你是女的,那,那许多,都没有意义。说完,挥一挥手,仿佛徐志摩的男主角,继续单身走路。然而这句话,我又如何可以承受得了,泪水早已经横亘鼻梁连成一片,潮得心底滋润阵阵,一些萌芽开始生长,象是本季叶脉的扩张.可惜没有成型,天越来越暗,晨露都结冰,云落下,变成雪,叫冬季.

冰冷的下午,天是素面,苍白的脸。和他,窝在教室靠窗一隅,吵闹,嬉笑,言来语去,手指缠手指,取微小的暖。开心是开心,默契是默契,在玻璃上边,呵口气,画朵蔷薇;对视,相望,我的嘴有意无意贴近他的脸颊,厮磨两秒,也是好的。

“明天,就是圣诞了吧?”

我想,也似乎有些泛起的沉淀在兴奋。一个人逛在零下七度清冷的街,白的毛衣,高的衣领,脚步慢慢的踌躇少年------是该表示的时间了吗?或者,就若即若离一辈子?一瞬间,望见自己手心,掌纹交错,命运全刻在没法改变的现在。我有了决定。

早晨,他走过来,手里热腾腾一杯牛奶,他小心翼翼地移动。路过我,我叫住他:烫么?他仿佛得到特赦令,全然松懈下来,把杯子忙忙放到我的桌子上,就握住耳朵,一边摆头吐舌:好烫……烫死了。用力吸一口气,擦一遍额角的汗,正了眼神:把手给我。

“恩?”他看着我,一眼迷惑。

我点头:并且,请把眼睛闭上。

他不再问,闭上眼……又突然睁开:哪只手?

我抓过他的左手,抿起嘴,满面窒息------紧张,惶恐,兴奋------拿起笔,准备落下------看见他眼中光一闪。

“哇!赖皮!偷看!”

他连忙转过头:没有,没有。

举头望下他,再望一眼天,不再犹豫,写下:喜欢你。

然后,拿出最新款的线织手套,套在他的手上------掩上我的未来,就等他来揭晓。啊~~~~~那么神秘。写的什么呀?他一边问,一边却不脱手套:咦?另外一只,有吗?

我给他:MerryX’mas

他眯起眼,恍然大悟,神采熠熠:哦。是圣诞哦。你可真体贴。这样,拿牛奶就不烫了。说完,端起牛奶,孟浪地转身,大大咧咧,向后边座位走去,留我独自发呆------窒息兀自没有停止。为什么只写喜欢,我并不完全明白自己,但也许,那个字,太重,太沉,我和他,从年龄,气势,肩膀,都不足以担起吧。

一整天,默书,测验,几乎没有与他对眼的机会-----或者,是我,是他,在刻意制造回避?我不知道。心底的隐隐澎湃,潮起潮伏,我想我的眼,我的脸,一天都是红红的。

下课。他走过我左边,伏在我耳侧,说:晚上九点,在那边公园的秋千,我等你。

说完,背好书包,有些轻松的样子,走出门。这个样子,不是平常的他,也不是我期望中看到那三个字会变成的他。究竟……?

五个小时。一分一秒,仿佛梦游。

“我的妈妈,在我小学时候,就死了……”等我醒过来,他已经荡在秋千上,说着故事:她,在工厂,绊跤,脖子落在启动的电锯上。等我去看,墙上,地上,都是血。我第一次感到,失去一个爱的人,会是那么痛苦。父亲太过悲伤,就有些中风,行动不便。后来就酗酒。有一天晚上,我等到12点,他还没有回家,就出去找,刚找到路口,就看见一个人,倒在那里,头碰在石头上,已经没有气。就是父亲。

他一口气说完所有悲剧往事,象是已经等不及,我想,他是要赶在悲伤完全涌出之前,赶在不能自已之前吧。然而,我却只有望定他,手足无措------他的秋千愈荡愈高,心却荡到谷底中。我于是想,失去爱的人会是这么痛苦悲伤,那么,防患于未然,不去爱,不去想,那就没有痛苦了吧。所以,我曾很努力,拒绝爱上任何人,任何女人……或者男人。

“男…男人吗?”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他不答,不点头,不摇头,只沉默,然后,接着自己的话,继续:直到,遇见你。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