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爱人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无缘相守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13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卫有一张国字脸,白净的脸加上一双清亮的眼睛,显得格外的神气,略高的鼻子稍微宽的嘴,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性感。其实被他吸引的不仅有我,还有村里的很多姑娘,村里的姑娘见到他总要有话没话的与他搭讪几句,也许看着他就觉得舒心吧,他却不以为然,对每个女人都爱理不理的,迷着眼睛,似听非听,凝视着高天上飘泊的浮云入..

生命就是这样,不断地有喜与悲补充进来,然后相互渗透。何必苦苦寻求它的表面色彩?在生命历程的某一至高点上,它自然会呈现出它的本色。仅以此文献给曾经的卫,献给曾经的爱情,为了忘却也为了纪念。

这是发生在七十年代后期的故事,那一年,我才十五岁。

我家祖祖辈辈生活在桂西北一个一百多农户人家的村头。村庄四周的大山重重叠叠逶迤连绵,山上参天的林木郁郁葱葱。乡邻们和睦相处,都是些淳朴、善良的农民。

我家邻居有个独生子,叫卫,他下面还有三个妹妹,在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下,他在家显得异常珍贵。我也是家中的独生子,所以在家的地位也是显赫的。因为是邻居的缘故吧,我们常在一起玩乐。只是小时候,因为有三岁的年龄差距,他不大爱搭理我,总说我是跟屁虫,我确实是爱跟着卫到处跑,因为从小就觉得他长得好看。卫有一张国字脸,白净的脸加上一双清亮的眼睛,显得格外的神气,略高的鼻子稍微宽的嘴,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性感。一米七零的身材不算挺拔,但配上他那棱角分明的五官就足以吸引我。其实被他吸引的不仅有我,还有村里的很多姑娘,村里的姑娘见到他总要有话没话的与他搭讪几句,也许看着他就觉得舒心吧,他却不以为然,对每个女人都爱理不理的,迷着眼睛,似听非听,凝视着高天上飘泊的浮云入神,为此很多女人都在背后说他假清高,眼睛长到天上去了,甚至于嫉妒地说他是小白脸。

卫淡然的面对所有评论依旧我行我素,只是他的善良别人是不可否认的,他是村里长辈们公认的好小伙,都说将来谁家女儿嫁给他一家很幸福。卫不喜欢那些含情脉脉的目光,他更习惯和年青小伙一起玩乐、打闹。他以前常拿我来开玩笑,只因为年纪小,我觉得他是在欺负我,就向他父母告状,惹得他常被家人责骂。“臭小子,老爱告状。以后不带你玩了。”每次被骂后,他都会训我一顿,然后丢下我自己去玩了。

直到我十五岁那年,卫才开始接纳我,时常来找我玩。十五岁时我开始长身体,不仅个头长高,身上长点肌肉出来,脸上也开始脱去青涩透红起来。和卫站在一起,我俨然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我们俩人总把脸挨得近近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卫还会把脸碰到我光洁的脸庞,让我心猿意马,蠢蠢欲动。他看我的目光悠远而有些迷离,眼神中闪烁着一丝捉摸不透的柔情。对视他时,我的心禁不住的狂跳。我想,我和他一定会发生什么,让我一生难以忘怀。

那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家里人都下地干活,我和卫刚从山上扛柴火回来,吃完饭后,我就跑到卫家吹牛,往常都这样,不是我到他家,就是他来我家。

但那个中午,卫突然对我说:“清,我们来比赛掰手劲怎么样?”

“好啊!”刚长身体的我跃跃欲试。

“谁输了罚谁”,卫很自信地说。

“怎么罚?”我不敢怠慢,卫比我大,家里人是不允许小的对比自己大的人说不理的话。

“谁输了脱他裤子。”卫不怀好意的讪笑。

“你又欺负人!”我生气地说,以为卫又在逗我,要是有家人在,我准向大人们告状了,可现在家里人都下地去了,我只好另想办法。

“我不和你比,你比我大,力气也大,一定赢的。少来暗算我。”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卫早看穿我的心思,他想大人们不在看你怎么办?我今天非脱你个精光,给你出出洋相,看你以后还告不告我。“你总不能靠告状吃饭吧!还没比赛就先投降了?胆小鬼!”卫边抬杠边嘲笑,他知道我经不起激。

我气得满脸通红,眼睛在冒火,心想要是不比他以后可就天天要嘲笑我了,但输了又一定给他欺负,不行,得想个办法治治他。眼睛一转,计上心来,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来吧,比就比!不过你得守信才行”。我望着他自信地说。

“谁不守信抽他鸡鸡,怎么样?”卫得意洋洋的回答。

“好呀!谁怕谁,乌龟怕铁锤!”说着俩人在一张大桌子边摆开了架势。

“你不能和家人说,不然我揍你!”卫严厉地说。

“少啰嗦!一二三,开始!”还没等卫准备好,我就先扳开了,卫被我的突然袭击给镇住了。他见我用平静的眼神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诱惑人的微笑,两眼发出耀眼的光,象战斗片里的武工队员。

他呆了,这两年虽然常在一起,但他根本没注意过我的长相。身体开始发育后,我不仅长高了,人也越长越秀气。在他印象中,我只是那个成天哭哭啼啼、鼻涕横流的小家伙,他从来没见过我今天这凛然的表情,卫心里一热,一股暖气自丹田上升。

两人相持了很久,卫开始加力,我有点转不过气来。这时卫发现我的脸上开始透出红润,两嘴夹得紧紧的,显得很俊。我也注意到卫的脸也在透出红润,刚才给我突然袭击,他己吃了亏,现在两个鼻孔也在慢慢张大起来。卫在加力,原来就傲气的卫现在更是目中无人,他觉得我小小年纪一定不可能赢他的。

一会儿后,我觉得有点招架不住了,眼睛开始左右乱转,突然我大叫起来:“伯伯帮我”。卫以为是家人回来了,转头向大门看去。谁知我就在卫分心的时候突然加力把卫的手给扳倒在桌子上。

卫上了我的当,很生气地说:“不算不算,使花招不行,赖皮!”。

“谁说的不算的?你才赖皮!”我气鼓鼓的说。

俩人都累了,瘫坐在柴火堆上,上气不接下气的。

我说:“你不守信我告诉家人去,赖皮狗!”。

卫的两个鼻孔张得大大的,气乎乎地说:“你去告诉家人,我揍你!”

“我就去告诉!”说着起身就想出去,卫一把拉住我。

在拉扯中,俩人扭打起来。一不小心,卫被柴火拌倒,翻了个四脚朝天,调皮的我趁机提着卫的裤脚用力一拉(那时在农村,我们都穿松紧带的裤子),卫还没来得及坐起来,裤子己被我扯了下来。我这一拉把卫的下身给露了出来,两人顿时都愣住了。我羞红着脸讪讪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事实上是你说谁输了罚谁,我……”我吱吱唔唔“我”了半天,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卫慢慢站起身,穿好了裤子,面无表情地说:“今天的事可不能说出去,不然我对你不客气,记得。”

“我会记得的,我们只是玩玩罢了,对么?我保证不说!”我向卫保证。

“阿卫!”门外有人叫,我知道是卫的家人回来了,就跑了出去。在门口,我见到卫的父亲,叫了一声“伯伯好”后急忙跑回家去了。

卫被我扯下裤子之后,老想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他一直在试探我。

一天农小组安排到卫家和我家放牛,大人都要挣工分,自然是我们俩个去了。我们把牛牵到人迹罕至的山坡,放任牛自由吃草。我们俩个坐在树荫的草地上随意聊开了。

卫问:“清,那天你扯下我的裤子看到什么啦?”

“看到你的鸡鸡啦,还长有长毛,哈哈哈!”我打着哈哈,很夸张的笑。

“还有什么?”卫接着又问。

“没有啦!”我羞红着脸,想转移话题,但一想到那天的情形,心就怦怦乱跳。

“你还想看吗?”卫低声说。

听到卫的话,我有点诧异,不相信的望了他一眼。卫在别人眼里是个很高傲的人,今天是怎么啦?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疑惑地看着他,脸上挂着“?”。

卫帅气的脸上写满真诚,他没有开玩笑,也没有戏弄我,那双眼睛久久的盯着我,看得我心里慌慌的不知所措。“真的可以吗?”我神魄不守的问。

“嗯!”卫肯定的点点头。

天啊,会有这么好的事,我心里暗想,身上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热气自丹田往上串,身体仿佛燃烧起来,头脑快乐得有点晕乎乎的,手不由自主地轻轻地摸了摸卫的脸,微颤颤的从眉毛到鼻子,然后到小胡子。卫微闭着双眼,呼吸急促起来,脸上透着胭脂红,不知是阳光照耀的缘故还是春情荡漾的缘故。我看到卫没有反抗,还很享受的样子就大胆地往下摸,当摸到卫的手时,我停住了,我不知该不该再往下。过了一会,我依旧摸着卫的手轻轻的摩擦着,心里有点乱。卫突然张开微闭的双眼,直愣愣的盯着我,眼神中满是鼓励。

我红着脸讷讷地说:“可以吗?”

卫笑着说:“你都看过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来吧!”说着,他拉着我的手开始了神秘之旅……在那寂静的山野,我和卫似那树林里纠缠的藤,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一次愉悦的交欢之后,俩人总想找机会在一起渲泻年青的激情。几个月之后,终于有了机会。那天卫家来了很多客人,要在他们家住,卫只好到我家借宿。我也知道卫的来意,看见他进门时,朝他暧昧的笑了笑,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那一夜又是一个激情而愉快的夜晚。后来我也用这样的方法到卫家,两个男孩住在一起,谁也不会多说一句话,谁又知道我们在一起会有什么故事发生呢?在那个年代,在我们那穷山僻壤,我们都没有听说过“同性恋”这个词。我也不知道,只觉得自己喜欢卫,喜欢和他一起。

俩人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省里的一所中专学校,卫从学校回家的当年就结了婚。我放假回家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心里无端生出一丝丝惆怅。他说过他喜欢的人是我,我是他一生的唯一,才半年,一切都变了。见到卫时,他低着头不敢对视我的眼睛,表情有点落寞,有点凄惶,我怨恨的瞟了他一眼不再语言,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白天我尽可能的避开卫跟着父母到田里做事,傍晚回来时就坐在院子里,听着卫家里传来的声音,心里空落落的,仿佛被挖空似的。残阳如血,笼罩着整个村庄,也笼罩着我曾经雀跃的心。慢慢的,对卫也不再怨恨,我不知道我和他如果在一起,最终又是怎么一回事?两个男人过一生,我没有想过。只是生气他结婚时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一声,或许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或许我知道和不知道都是一个样,卫,终究是别人的丈夫了,我算什么?那只是年少时的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毕业后分配在县里的企业单位工作。有一次回山村,我请了小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一床被,两个大男孩

    乜邪当然也不让大家失望,我说的不是那场球赛,是他身边的女朋友、女性朋友换了一堆又一堆。女生们甚至不介意与人分享,前任女友和大前任女友一起,可以肆无忌惮的交流自己动心的一刻。生活一如平素的我依旧是找朋友打麻将,依旧是讲粗口,喝啤酒。乜邪驾御女人的能力我…[查看全文]

  • 他的唇很柔软

    经历了一些事,已不再热衷于去聊天室,一直想把一个真实的我告诉大家,可总是懒的动笔,还有,自己的文笔也很赖。当然,那时候不懂英文,也不知到同性恋这个词,只是知道我喜欢男孩。我曾经一直是很开朗很活泼的男孩,所以有很多男朋友和女朋友,青春年少的我们,聚在一…[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