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英俊青年与老翁的同志绝恋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4-04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如果不是亲自翻阅这个案卷,很难让人相信,一个年轻英俊的27岁的小伙子竟会爱上一个同性的72岁老人,并与之保持了近2年多的性关系。小伙子患病后被疑为艾滋病,他怀疑这位性伙伴把艾滋病传染给了自己,他残忍地将老人杀害并割下其生殖器,余恨未消之际又杀死了老人的女儿。2003年12月底,在新年即将到来的前两天,本文主...

如果不是亲自翻阅这个案卷,很难让人相信,一个年轻英俊的27岁的小伙子竟会爱上一个同性的72岁老人,并与之保持了近2年多的性关系。

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72岁的花甲老人花心不改,同时又与其他同性保持着性关系。小伙子患病后被疑为艾滋病,他怀疑这位性伙伴把艾滋病传染给了自己,他残忍地将老人杀害并割下其生殖器,余恨未消之际又杀死了老人的女儿。也正是这起杀人毁尸案,将正值风华正茂的他送上了不归路。

2003年12月底,在新年即将到来的前两天,本文主人公郭元斌被执行了枪决。这是北京市法院枪决的第一例同性恋杀人犯。

一个72岁的花甲老人竟与一个27岁的英俊青年有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其实他们只是在这个城市里那不为人知的角落里生活着的两个人,并没有人太多地关注他们。当他们的“另类”生活刚刚开始时,谁能料到它竟会有一个如此血腥的结局呢?

同性恋”是社会发展的产物,20年前甚至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名词。即使今天同性恋这个词语虽然已经不再新鲜,但谁也没有想到同性恋就出现在我们身边。

我们无意探究同性恋的成因,那是医学家和社会学家的事情。前几年我们还把同性恋叫作同性恋患者,把同性恋当作一种病态。现在,随着很多名人同性恋者的曝光和社会文化的进步,社会和大多数人给同性恋者更大的宽容,因为同性恋者之间的性行为大多是自愿的,并没有给社会造成更多的危害。而今天,发生在北京的一例同性恋者之间的杀戮,让我们不得不去涉及这个敏感的话题。

郭元斌1976年3月出生在山西省寿阳县的一户有4个孩子的普通农家,一家六口人,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初中辍学后,15岁的郭元斌只身闯荡北京谋求生计。1990年他进了海淀区一家汽车修理厂学习修车技术。初入大都市的喜悦兴奋很快被繁重劳累的现实生活所淹没,白天郭元斌要跟师傅学修车又要干点打杂儿跑腿的活儿,忙得连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晚上收工后,郭元斌常常累得倒头便睡。

郭元斌从小就是一个内向的孩子,不大爱说话。出门在外,苦点累点郭元斌都不怕,就怕闲下来时一个人的孤独寂寞。在北京,他的身边除了同事几乎没有别的朋友。偌大的城市里,他像漂浮在空中的一粒灰尘,渺小而卑微。孤独常像一只巨兽从心底跑出来一点一点地啃噬着他的心,有时受了委屈都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小小的他初入社会便已深刻感到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暖。但他内心仍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仍渴望朋友的关心和问候。

1995年,20岁的郭元斌来到北京西城区的一家汽修厂当汽车修理工。也许是渐渐长大的缘故,郭元斌对家庭、对感情,尤其是对性冲动有了更深刻的体验,他强烈地渴望着亲情和温暖,希望能为漂泊的心灵找到真正的归宿。所以工作稍稍稳定后,他回到家乡匆忙娶了妻子。

有了老婆的郭元斌以为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再孤单了,但婚后不久郭元斌又回到了北京谋求生计,再次陷入更加孤单的状态。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有了性经验的郭元斌的孤独感却比以前更强了。夜色中的京城,灯火辉煌,却没有一盏温暖的灯为他而亮,也没有

一个至爱的亲人在身边,孤独像无边的海水漫过他的头顶,淹没了他。

因为陌生的缘故,对北京这个大都市,郭元斌并没有什么好感。但如果能长期生活在这里,他是愿意的,甚至是梦寐以求的。人不能选择故乡就像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山西老家的穷乡僻壤是不能和北京比的。在北京,除了满眼的车流人流和无边无际的落寞外,他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到了2001年2月,京城已透露出春天的气息。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惬意极了。憋闷了一冬的人们都出来舒活筋骨,郭元斌也常去他单位东边的小花园里锻炼身体,并常和公园里的老人们聊天解闷,以排谴孤独。来自偏僻乡下、孤陋寡闻的郭元斌当然不会想到,这个小花园是北京著名的同性恋者聚集地之一,来这里转悠的人们很多都是来物色“伙伴”的人。就在这里,郭元斌结识了胡振杰——他后来的“爱人同志”。

郭元斌在这个小花园里散步的时候,身前身后不断有人擦过,甚至有同性触摸到自己的敏感部位,让他有点脸红心热又有点不好意思。郭元斌在公园里无目的地四处游荡,也不去看谁,目光散散的,没个明确的走向。前面有三三两两的人成双成对,一边走一边对着远处的什么指指划划的,一边还热烈地讨论着,似乎很好笑。沉寂的小花园在傍晚的春风里似乎处处透着些诡秘。

郭元斌坐在路边一张椅子上休息的时候,一位老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自称胡振杰的老人说自己是一名退休工人,刚好70岁,老伴去世有3年了,他一个人住在西城区某小区的一幢单元房里,平时家里家外只有自己,很孤独,经常来这里散散心。

同样孤独的郭元斌与胡振杰结识后,常在公园里见面聊天。随着交往的加深,郭元斌平时不愿向别人提及的话,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向老汉倾诉。而胡振杰对郭元斌也格外关心,常询问他的工作和生活状况,这让常年漂泊在外的郭元斌感到了一丝温暖和安慰。年轻的郭元斌很看重他与胡振杰的这段忘年交,他觉得,诺大的京城里,只有胡振杰才是自己的知音。

2001年6月19日,对郭元斌来说是个不堪回首的日子,正是这一天,他走上了一条特殊的人生道路,开始了他异于常人的一段畸情。当时天色已晚,公园里游人寥寥,孤独无聊的郭元斌与胡振杰二人仍在闲聊,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单身男人的孤独上,后来又逐渐聊到男女的性事上,胡振杰的话题直聊得郭元斌面红耳赤。

正当郭元斌谈兴正浓时,胡振杰将手放在郭元斌的大腿上,轻轻抚摩起来。郭元斌惊诧地抬起头,看到胡振杰眼里闪过一道异样的目光。

见郭元斌没有拒绝,胡振杰提出要看看他的生殖器。因为面对的是一个跟自己爷爷差不多年龄的男人,郭元斌多少有些不自然,但胡振杰的认真让郭元斌宽慰了许多。放松了,反而有反应了,渐渐地身体开始僵硬起来。

老人的手却像蛇一样地贴了上来,手指也开始在他的私处游走。郭元斌在好奇之余听从了胡振杰的话,随后,胡振杰伏在郭元斌的裆部对他进行了口交。这次独特的经历让郭元斌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郭元斌完全沉浸在这种奇怪的感觉里。

尽管自己曾经不止一次自慰过,但做这种事情,胡振杰显然是老手了。生理的快感是无法抗拒的,哪怕是两个并不相悦的肉体。

一会儿,郭元斌便长长短短地呻唤起来,到最后一刻,郭元斌变得激情无限,像世界杯上最精彩的射门。

事情过后,郭元斌深深地感到内疚和自责。但那种奇特而兴奋的体验又让郭元斌欲罢不能,而19岁就开始了同性恋生活的胡振杰经验十分丰富,很容易让郭元斌不可救药地依恋上他。

胡振杰也非常喜欢这个充满活力的小伙子,喜欢郭元斌对他的依恋和照顾。此后,他们似乎依恋上了这种刺激的游戏,多次在公园里发生性关系。

即便如此,郭元斌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同性恋者,他的本意只是为自己身体里涌动的滚烫的岩浆寻找一个喷射的出口而已。

男人都有一两次寻欢的经历,至少这种想法是广泛存在的,但与同性发生性关系还是极少数,而且首先要在观念上有所突破,并不是说有这种经历的都是什么坏人,但肯定是性心理障碍者。

对年轻英俊的郭元斌来说,本来不一定要选择这种方式的,但在这春风沉醉的晚上,这种关系一旦撕扯上了,就没有了断的时候。的确,很多男女之间的性关系没有同性恋这样来得清爽,裤子一提,各自走人,谁也不欠谁,谁也不认识谁。需要了,再找,多干净。

郭元斌虽然年轻英俊,但在北京不过是个打工的,他时刻都被别人主宰着。主宰者一般有三个标志,权利、金钱和性。

而这三点郭元斌一点都不具备,那么,像郭元斌这样的被主宰者,靠什么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呢。

在性需求这一点上,人类和动物没有质的分别,甚至变本加厉。动物的发情是有周期的,是繁衍的需要,似乎很少有纵欲的成份。人类的进化,最主要的当然是头脑,其次便是性欲了。已经很少有人思考性的对错了,也许性器官的使用频率远远地高于动脑的次数。

常年漂泊在外的郭元斌,强烈地渴望着温暖、关心、爱与被爱。与胡振杰的特殊关系,虽也曾令他感到不齿,但他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他从胡振杰老汉那儿找到了自己多年一直在寻找的归宿感和依恋感。

认真地考虑这件事情时,屈辱也曾强烈地吞噬着他的自尊。男人可以主动勾引女人,也可以花钱寻欢作乐,这时,他们是不会感到羞耻的,甚至还有成就感。男人一旦从主动的征服,变成被动地服务或者自慰,那感受和女人就没有什么分别了,甚至更加强烈。

混到这种份上,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自己连找女人的本钱都没有,与同性发生关系,不需要担心被纠缠,这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选择。有得享受,又不担什么风险,上哪儿去找这样的好事。郭元斌也慢慢适应甚至习惯了。

2001年7月初的一天中午,骄阳似火,令人烦躁。这时,郭元斌的手机响了,是胡振杰打来的,他满含深情地说:“元斌,你现在有时间吗?来我家玩会儿吧,我在楼下接你。”

郭元斌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那天,他们第一次在胡振杰家里发生了性关系。此后,二人就将“约会”地点由公园搬到了胡振杰的家里。同时,郭元斌也明白自己已经慢慢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同性恋者。

与老汉有了这层亲密关系后,郭元斌就像谈了恋爱的小伙子,两三天就去老汉那儿一次,每次必定和老汉一番云雨缠绵后才离开。胡振杰对郭元斌也很好,每次发生完性关系都把被子晾晒起来以备下次使用。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同志好色的十种表现

    男人女人皆好色,同志当然也不例外,不过一般人群关注的是异性,而同性志关注的是同性罢了。…[查看全文]

  • 同性恋者避世俗压力结婚 约定可带各自情侣回家

    同性恋者的异性婚姻一个“假结连理”的家庭在现实中的角色扮演和他们的5人世界深夜12点多钟,妻子雅洁走进左边的卧室,关上门。丈夫蔚锋走进右边的卧室,也关上门,在里面上网的骁勇,穿着和蔚锋完全一样的睡衣。在摄影师的摆布下,两人表现出恩爱的样子,但在他们自己看…[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