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同性天空 > 同性新闻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挂着“我是同性恋“的牌子闯清华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2-10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在路边的坐椅上,我拿出了“我是同性恋,诚征终身伴侣,QQ70******”的布牌,缝在了自己背包的正面,然后挂在了胸前。可北大我已经去了好几回了,没什么意思了,而清华我还没去过,我拿定主意,去清华大学。我沿着东三环又往前走了一段,看到路边有公交的站牌,找了半天,终于发现749路可以直接到清华园,于是我就站在那...

昨天因为办点事情去了一趟北京,11点多事情就办完了。找了一个小饭馆吃了饭,信步走到了朝阳公园附近。在路边的坐椅上,我拿出了“我是同性恋,诚征终身伴侣,QQ70******”的布牌,缝在了自己背包的正面,然后挂在了胸前。我开始沿着朝阳公园南边的那条路往西走,不多时就到了东三环。我又沿着东三环往南走。我的计划是这样一直走到大北窖,然后坐车回廊坊。可后来一想,来一趟北京不容易,怎么着也得游览一些著名景点再回去呀。那些要门票的地方去不起,而且我也不大感兴趣,后来决定去中国著名的高等学府转一转。可北大我已经去了好几回了,没什么意思了,而清华我还没去过,我拿定主意,去清华大学。

我沿着东三环又往前走了一段,看到路边有公交的站牌,找了半天,终于发现749路可以直接到清华园,于是我就站在那里等车。在我旁边也有很多等车的,他们有的人注意到了我胸前包上的字,但并没表示出太大的惊讶。倒是旁边有个大饭店门口的保安,准是觉得我挺新奇的,竟用对讲机向他旁边的几个同事叙说起他看到的情形:“有一个人胸前的包上写着‘我是同性恋’”,声音很大,连我也听得愣真,真是好笑。

等了一会儿,749路公交车来了,我和其他几位乘客一齐上了车。车上人不多,我在车最后面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售票员好像没有注意到我包上的字(她好像也没心思关心这些),我递过钱去,她很客气地给我撕了票,然后走开了。倒是我旁边的两个小女孩开始注意我了,盯着我看了半天。

大概下午2点多钟,车终于到了清华园站。我是头一回到这个地方来,哪也不认得,一出站就和别人打听清华大学怎么走。有个女孩指了指前面不远的一个胡同:那就是。我走过去往里一看,胡同尽头有一个大门口,牌子上好像写着“清华大学”的字样,但看不大清楚。我开始往里走,一直到离门口十几米远的时候才看清楚,原来这是“清华大学南门”。门口的东边有两个保安,而门口西边的门房里好像也有人,可我假装没看见,两眼紧盯着校园里的风景,不紧不慢地往里走。可就在我要进门口的时候,从东边过来了一个保安,从门房里也出来一个中年人,把我拦了下来。很明显,他们都看到了我胸前布牌上写得字了。

保安问我:“你干什么?”我说游览清华啊。保安说学校不对外开放。我说不会吧,据我所知,北大清华都是对外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参观的呀。北大我都去了好几回了。

“北大是北大,清华是清华。清华平时不对外开放。”那个从门房里出来的中年人说道。

我问那什么时候对外开放啊?

保安说周六周日对外开放,后来又看了看我包上的字,“不过也没准,有的时候不开放。”

我点了点头。

“您还是请回吧您!”那个中年人来了这么一句,听他的口气明显得不正常,好像心里有气但又不能撒出来的架势。

我转过身开始往回走,走出去大概五十米,正好迎面过来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我走上前去问他:“同学,这清华平时对社会开放吗?”他愣了愣,“好像开放吧。”

我说了声谢谢。

他奔着大门口走去,我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决定再试一回。于是又转身奔着清华南门走来。

当我再走到门前时,我发现刚才拦我的那个保安正在盘问那个男生:“他刚才问了你什么?”虽然声音不大,但我在后面已经听得很清楚。那男生说他就问我清华平时开放不开放。说完就进了校门。

正好这时我也走到了校门口,那个保安又把我拦下了。

我说刚才我问了一个同学,人家说清华平时对外开放。保安说平时对本校的学生开放,你要是有清华的通行证那就让你进。

我说你有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可以给我拿出来看看。

这时门房里那个中年人又出了来,“网上都有,你上网上去查吧。这都有规定的,平时不对外校人员开放的。”

我一看没戏了,只得转身又往回走。其实我心里清楚的很,之所以被拒之门外,都是我胸前的那个牌子惹得祸。

可我就不信,我进不了清华。

从胡同出来,我又打听着来到了清华东门。东门比南门大一些,进出的人也很多,门口两边也都有保安把守。我把书包的盖子一卷,把那个“我是同性恋”的牌子给隐藏起来,大摇大摆地进了门。这也验证了我刚才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从东门往里走了不远,发现一栋比较新的楼,到了跟前一看,原来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我径直进了楼,在一楼的卫生间里解了小手,然后又出了来,并把刚才卷着的书包盖子展开,继续往里走。一直走到一栋正对着东门的楼面前,直着走没有路了,我又开始沿着楼左边的路往前走。一路上和许多人面对面的走过,有的人看到了我胸前的字,露出惊讶的神情,而有的人则显得无所谓。最有意思的是有两个女孩,在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其中一个女生竟尖叫了一声。另一个女孩可能没看到我胸前的字,问那个尖叫的女孩怎么了,“他是同性恋。”等我走过去,身后传来一个不大的声音。

在校园里转了半天,我越转越有气。你南门的门卫不是说清华不开放吗,可我怎么从东门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了?这不摆明了是歧视同性恋吗?不行,我得找他们理论理论。我跟别人打听好了奔南门的路,没一会儿又回了南门,不过我是从校园里边到得南门,这让那儿的保安和门卫大吃一惊。

没等那个中年人从门房里出来,我主动走上前去敲了敲门房的门。还是那个中年人开得门。

同志,您不是说清华有规定吗,平时不对外开放,可我怎么从东门就进去了,根本就没人拦。您跟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我开始质问他。

“你是从东门进去的吗?”中年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说是啊,我就想问问你,你南门不让进,怎么东门我就进去了?你这不明摆着歧视我吗?你拿出清华的相关规定来。

“你从东门也是这样进去的吗?好,我给东门打电话。你不是让我解释解释吗,好,你别走,呆会儿打110。你这样出来本身就是违反规定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回屋里开始打电话。

我说你打电话?我先打一个电话问问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往外走。说实话,他一说打110我多少有点害怕。我一边往南走一边拿出电话,拨通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的电话。我没说自己是个同性恋,而是说自己的一个朋友,并把相关情况向那位律师作了说明,最后问他:这种情况违法吗?律师告诉我:这完全是个人行为,根本就不违法,更别提犯罪了。

我又问他这个事情公安有权力介入吗?

律师说没有。

我向那位律师道了谢,挂了电话,又返回到南门。这时我发现门口除了原先的两个保安,又多了一个新面孔,他胸前的工作牌上写着“文安分公司”。而那个中年人见我回来了,坐在门房里没有动。

我径直走到这个新面孔面前。他问我干什么。

我指了指门房里的那个中年人,说我想问问刚才那位同志,他说我这种情况是违反规定的,我倒要问问他我到底违反了什么规定?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包上的字展示给他看。

那个人看了我包上的字,愣了愣,没说话。

我说我刚才咨询了专业律师了,我这种情况是完全合法的,什么规定都不违反!我情绪有些激动,“这完全是我的个人权利,公安都没权力管。他凭什么说我违反规定?!”我声音很大,屋里的那个中年人完全可以听得到。他就坐在那里,透过玻璃盯着我,一言不发。

那个新面孔开始劝我,口气开始变得缓和,说这样不大好。

“我保留起诉你们清华的权利!”我用手指着屋里的那个中年人,扔下了这么一句话,转身又往回走。

出了胡同口,我越想越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向校方反映这种情况。于是再一次返回南门。

这时那个新面孔不见了,又换成了刚才的那两个保安。其中一个拦住了我,问我干什么。我说找你们校长办公室。那保安说校长办不见得有人啊。

这时那个中年人从门房里走了出来,“校长办可能没人,先打电话联系吧。”他的口气明显缓和起来。我没搭理他。

我知道从这里进清华的可能性根本没有,于是又出了胡同,转到东门进了去(当然又把字隐藏了)。一进门我就开始打听校长办在哪,可许多人都说不知道。后来好不容易打听到在二校门那边的工字厅,人家又告诉了我应该怎么走。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找到了二校门,这才发现原来这就是那个经常在电视、杂志上露面的标志性牌楼。原来这个东西在清华校园里。穿过二校门,终于在一个好心老大爷的带领下找到了工字厅。敢情这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建筑。

我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里面有三个工作人员,两个女同志,其中一个年轻的戴眼镜,一个上点年纪的,还有一个男同志。

我坐在了戴眼镜的女同志对面,先把自己到清华游览在南门被拒而在东门顺利进校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问她:清华是不是全天候向社会开放的。

那位女同志点了点头,说对啊。

在得到她肯定的答复以后,我把包上的字展示给她看,说南门的门卫之所以不让我进就是因为我这包上的字,这摆明了是对我的歧视!

那位女同志看了看上面的字,稍微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情绪有些激动地说了这么几句话:“我就在中国的最高学府发生如此愚昧无知和荒唐绝伦的行为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我已咨询了专业的律师,我的行为是完全合法的!”

这时那位上点年纪的女同志走了过来看了看我包上的字,说你的行为即使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但是不是符合学校的规定这个不好说。

那位戴眼镜的女同志说这个事情您还是找学校保卫处。在那里可以查出当时是谁在值班,有什么不对的行为,这都可以查出来。让保卫处给您答复比较合适。

我说我不认得保卫处。

她很详细地告诉了我保卫处的地点,态度始终很好。

我说好,那我先找校保卫处,看他们怎么处理再说。

我出了校长办公室,又找到了保卫处。到了那以后我仍没有展示包上的字,而是把自己在南门被拒而从东门顺利进校的情况先说了一遍。

一位上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精选文章
热门图文
男性生理健康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