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都市情感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口述:疯狂一夜情我痛并快乐着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0-9 来源:eladies.sina 打印本文收藏到我摘&nbs
内容提示:就像我和夏威见面第一次就上了床,又在没有任何分歧的情况下分手,也还像我和艺青们混了几年后,又出人意料地嫁给了李生强。离婚关键词:一夜情离婚指数:***好像是去年,市面上开始流行一本书,叫做《天亮以后说分手》。况且对于书中对一夜情的渲染,我是既没有体验过,也不是很有兴趣尝试,所以,并没把这种书太当回事...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也是一个理性的女人。在我的生命里,这种任性与理性的交战从未停止过。在任性的时候,我会不顾一切地做出一些出格的事,理性的时候,我又能及时抽身出来。我对婚姻也一样。就像我和夏威见面第一次就上了床,又在没有任何分歧的情况下分手,也还像我和艺青们混了几年后,又出人意料地嫁给了李生强。采访对象:李芸,女,二十三岁,自由职业者,二〇〇三年结婚,后迅速离婚,目前下落不明。离婚关键词:一夜情离婚指数:***好像是去年,市面上开始流行一本书,叫做《天亮以后说分手》。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读完了这本书,老实说,我认为这种书就是速食面,看也只是为了消遣,完了也就完了,没什么太大的印象。况且对于书中对一夜情的渲染,我是既没有体验过,也不是很有兴趣尝试,所以,并没把这种书太当回事。但是直到李芸出现后,我才发现,其实,一夜情已经不是个罕见的事情,它很可能随时出现,每刻都发生在你身边。有关李芸的故事,听身边的朋友们说起过很多次,也听过很多传闻,作为一个学美术出身的女孩,在我们这个城市里,本来就有很多绯闻轶事。这并不稀奇。同样都曾是文化人,同样都曾在一个城市里出生,那天,李芸轻捻起一根烟,在烟行媚视之间,满不在乎地讲起了她曾经的故事,那曾经沧海的面容上看不见一丝情感的波澜。与一个鼓手的一夜情缘说起我二十岁时的生活的场景,几个字可以形容,酒吧,地下,滥交。我是一个学美术的。我是在十九岁那年去的北京,最先在中央美院,后来又转了学到纺织学习。这两个专业风牛马不相及,但是我听从了我爸的意思,他也是学美术的,一生一事无成,于是,不想他的女儿也走了这路,他和纺织工业部的一些领导熟,就一直支持我学纺织,说将来能有个好工作。我听他的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切都无所谓了。人生本来就是如此,怎么活都是一生,如不及时行乐,不如早点死去。知道这话是谁说的吧?詹姆斯迪恩,美国五十年代叛逆青年的偶像,也是我比较老土时的偶像。你不要以为我们这些八十年代的人都只会追流行,不学无术,其实我从小是一直比较爱读书的,我看过很多书,西方的东方的都有,我是大家眼中公认的好孩子,要不怎么会走上学美术的这条路。好像是一到了北京以后,我就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我的第一个男朋友给我起了外号:吧孩。这是我们八十年代生的小孩的一个标志性的代号。意味着我们都是酒吧里泡大的。我也是,在没来北京之前,我只是偶尔去酒吧坐坐,但是到了北京一年,我每周都要在酒吧里泡两到三个晚上,到酒吧不用我们花钱,哪有女孩在酒吧里买单的道理。我们去的男伴们会买,如果不行,酒吧里肯定也会有男生给你买的,在我们这些女孩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我们又没有要求你,是你们主动愿意的,有钱难买愿意,对吧?卫生间门口找见他了。我看见他背对着我,正往胳膊上打针,老实说那一刹那我震惊了。这个只有在电影中出现的场景居然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我的头脑一片混乱,他没发现我,他的头仰着,脸上全是痴傻的陶醉表情,这个帅气的鼓手,他什么时候开始吸的毒?我不知道。我想时间肯定不长,因为我近来没有发现他身上有针孔,但是我知道他其实只是个孩子,他比我还小一岁。他现在就染上了这个,以他如此的年龄和意志力,想戒掉会很难的。在那个时候,我的脑子突然清醒起来,只有一个字,走!离开这个给不了自己未来的男人,再也不要和他的生活搅在一起了。我从小看过很多书,在很多时候我其实都是一个任性而又理性的人。只不过,因为从小没人严格地管我,经常表露出来的是任性的一面,但是在关键时刻,我理性的一面占了上风。那天晚上,我逃离了那个迪厅。急忙跑回学校。夜晚风很凉,空气中有种清新的感觉,令我的头脑愈发地清醒,我相信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说来可能你们不相信,其实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是爱着那个鼓手的,我只是害怕他那种总也看不见底的生活,或许我本质上还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子吧。我们吹了。在电话里谈的这事,没有争吵,我只是告诉他,我还要上学,不想再玩儿了。他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说无所谓。我说注意身体吧。他那边没声音,过了一会儿我听见电话里有人在哭泣。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经过了那两次后,我开始对恋爱有种厌倦的感觉。我有两个男朋友,一个太闷,一个太乱,他们都不太适合我。可是哪个人适合我?后来在大学里也认识了几个男生,但是都提不起兴趣。我还是会想起鼓手夏威。每当听到他送我的苏格兰风笛时我的情欲都会蠢蠢欲动,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要去找他,都强行抑制住了。有一次实在受不了,我又给他打了电话,但是那个电话早已经销号了。那天我哭了两个小时,最后决定不哭了,我去了我们经常去的那个有磨砂玻璃的酒吧,我约了一个学校的男生,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和那个男生搂在了一起,他很笨拙,解我的衣服时把我胸罩的扣子都扯掉了,真扫兴。我推开了他,自己打车走了。这就是我乏味的学生生活。那年夏天我迷上了摇滚,这还是受我鼓手情人的影响。我还曾和一个乐队出去走过几天穴,当然,在这其间也和几个乐手发生了关系,但那完全是一种放纵,没有任何真情的付出,这些摇滚乐手个个都一个样,头发长长的,脏兮兮的,没有夏威那么清秀的。他们中也有吸毒的,我对这样的人永远拒之门外。时间越长,我越发思念起那个鼓手,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竟然把人们都常玩儿的一夜情这个游戏当了真。视频聊天以后,我才对上网突然又有了兴趣。我发现视频是个很好的东西。在电脑上,你面对的不再是枯燥的文字和假想中的对手,而是活生生的人。在没有了李生强的夜晚,我利用这种方式可以跟许许多多形貌各异的陌生人无声地聊天,这比单纯的泡吧都有意思。这种感觉,很新奇。我第一次视频时隐了身,对方急忙的亮了相,是个二十几岁的大学生,他一再要求我也让他看一看,我把镜头对准桌上的一个台历,上面有一张章子怡的图片。放给他看,在屏幕里看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把我乐坏了。李生强不知道我在玩视频,事实上他对电脑上网的事一窍不通。除了在电脑上改文件,他基本从不用电脑。他是个生活上很细心但情感上很粗心的人。视频这种新生代的玩物,对他来讲简直是天外奇谈。在没有李生强的夜晚,我陷入了与人视频的快乐。如果网上可以让人迷失,那么视频就是最危险的一种游戏。我在视频上见过很多人,他们中间有商人,有学生,有流氓,有机关干部,年长,年轻的,甚至是变态的,我都见过。最好玩的是,我还见过一个“鸭子”,他对着视频脱光了衣服挑逗我,还做出各种令人作呕的表情。卫生间洗澡,出来的时候听见的我手机在响,我出去一看,只见李生强正在查我的手机短信,然后根据短信上的号码一个个往回打。冯小刚的电影《手机》里有句台词,手机在某种时候就是手雷。对我来说,这话也适用,我的手机上存着一些短信,那些内容多少都是有些暧昧的。我看见李生强在做这些动作时,我的第一个感觉不是愤怒,而是好笑,我真的想笑,一个这样高大的男人,竟然会用这样一种手段来监视自己的妻子。这个行为竟让我感到好笑。可是李生强的一句话却让我怎么也笑不出来了:“你没有廉耻!”他恶狠狠地冲我喊了一句。我的头“轰”的一声,这是我认识他以来他第一次这样恶毒地说我。“什么叫廉耻?”我问他。他怒气冲冲地从怀里掏出一大叠纸:“你给我交待,这几个月我值夜班的时候你都干什么去了?我朋友看见你在外面不下好几回了。”我拿起那些单子,见上面是我手机拨出的电话号码单子,有许多电话号码都是外地的,那都是我那些视频网友的。李生强竟然去把这些电话号码都打出来了,看来,纸是包不住火了。出租车司机诧异地看着我。我坐在后面,一直在笑,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说随便,一边说着,一边笑,笑到最后,我笑不动了,就哭了起来,我变成了一个疯子,又哭又笑,把出租车司机吓坏了,他把车停下,问我到底去哪。我就在他停的那个地方下车了。那天晚上,李生强一直在找我,去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个酒吧,动员了他认识的每个人,最后还给我们家打了电话。那天晚上,谁也不知道我在哪,其实我是买了一张火车票,去了北京,我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寻找什么,我肯定不是要找回过去,我的过去其实根本就是一塌糊涂的。我只是想逃开这一切,好好想一想未来,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的生活了,不想再在每个早上起来看到那些陌生的面孔,也不想再和一个天天查我电话号码问我要去哪里的男人共度余生了。但是到底我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我的眼前还一团黑,可是黑就黑下去了,离开了这里,起码不用再想这些事了。有天晚上,听罗大佑《告别的年代》,竟把我听哭了。早上醒来时,为自己竟还会这样轻易的掉眼泪而奇怪。我不知道李芸现在是不是也还会为一首歌掉眼泪,比如那首《贵妇人的下午茶》,我想不会。在我采访与接触过的人中间,李芸的婚姻不是最短命的,我还认识一位仁兄,结婚一个月就离了,原因是女方总管着他不让他出去喝酒,几次争吵后,就离了,很干脆。这世界上,两个人因互相吸引而结合在一起的理由可能只有一个,但随之而分开的理由却有若干个。不管什么原因,总要有个理由才可以站得住脚。像李芸这样莫名其妙结婚又莫名其妙离婚的人,只是极少数。他们在那次争吵以后就离了婚。很痛快。五个月零七天,一切回到原样,没有任何纠纷。毕竟,这是两个很年轻的人,他们有太多的时间可以重新开始。李芸去了北京就一直没回来。她可能选择继续过“吧孩”生活,也可能去找她第一个男人夏威,也可能,她销声匿迹,隐藏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以一个好女孩的姿态找到了自己的爱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