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都市情感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嫁给强奸我的人 身体藏着伤痛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0-9 来源:eladies.sina 打印本文收藏到我摘&nbs
内容提示:为了这个婚姻调查,我在网上发了帖子,但是响应的人寥寥无几,有天早晨,打开邮箱时,我看见了丁香的电邮:“我是丁香,我从前的名字叫丁小燕,但是我已经没有从前了,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把自己的事唠叨给你听,我很年轻,但是我已经经过了一次婚姻,我不知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再经过第二次婚姻。没有人管他,他也就野了。..

李昆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并说他不计较我的从前,还要和我在一起。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看着窗外的天空,想起很多年前他也曾和我说起过这些话,那时我相信了他,可是我不知道在以后的岁月里,我还会相信谁。李昆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并说他不计较我的从前,还要和我在一起。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看着窗外的天空,想起很多年前他也曾和我说起过这些话,那时我相信了他,可是我不知道在以后的岁月里,我还会相信谁。

采访对象:丁小燕,又名丁香,女,二十五岁,曾做过导购员和酒吧女侍,现与别人合开了一间网吧。一九九九年结婚,二〇〇〇年离婚,现独身,无子女。

离婚关键词:年少无知

离婚指数:*****

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春树的《长达半天的快乐》,这是一个游荡在北京的十五岁孩子的自白,在看着这本书时,我的脑海不断地闪过丁香的影子,游荡在北京,这也是丁香这个未成年的但却性感如熟透果实的女孩子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为了这个婚姻调查,我在网上发了帖子,但是响应的人寥寥无几,有天早晨,打开邮箱时,我看见了丁香的电邮:

“我是丁香,我从前的名字叫丁小燕,但是我已经没有从前了,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把自己的事唠叨给你听,我很年轻,但是我已经经过了一次婚姻,我不知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再经过第二次婚姻。”

那天下午,我接到了丁香的电话,我们约在秦皇岛的一个小咖啡厅里见面,在那个小包间坐了很久,我听见轻轻的如猫一样的脚步声渐近,我知道丁香来了,一股淡淡的香气浸了进来,丁香从包间的门口探进头来,她穿一身很红很艳俗的包身马甲,洗得已近发白的牛仔裤,露出两条光光的臂膀。丁香看见我,伸出两只手来,咧开嘴,那两个可爱的小虎牙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发出银色的光芒,但是我无心看她,我的视线全部落在丁香那光洁的臂膀之上,因为在那原本光洁的臂膀上,我看见了一块块血红色的伤痕,从肩膀一直拉到手腕,一道道血红色的疮疤扭曲着蜿蜒下来,像一群恶毒的毒蛇,攀附在丁香的胳膊上,一种邪恶的气⑼蝗淮犹於怠N冶徽飧龀∶嬲鸷吃谀抢铮康煽诖簟?lt;/p>

在我还叫丁小燕的时候,我第一个爱上的人是我的哥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有很强烈的恋兄情结的,我哥哥丁小北,是一个玩起来很疯的人。我们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爸那时在公安系统,平时三天两头也不回来,妈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没有人管他,他也就野了。

哥那时候经常带一些小女孩回来,都是长得很漂亮的,也很野的。他们在爸不在的时候回来,偷偷地在哥的小房间里喝酒,放点音乐,不是为了欣赏,只是为了掩饰不经意发出的声音。我的房间和哥住的只隔一道墙,有时我会把耳朵贴在墙上听,可是除了他们放的那些曲子,什么动静也听不到。

我后来是把李昆当成我哥哥的。李昆,就是后来被人们称为瞎子昆的那个小混混,我后来把他当成了我哥哥。哥在当年是很风光的,我们学校里三分之二的坏小子都怕他,我哥上学时带着书包,里面装的不是书,而是菜刀,还有木棍。他们十一个人在校园后面的小菜地里结了义,起名为“天狼帮”,横扫附近六个校园,没有敢惹的。

我从小性子就倔,爸管不了我。可是哥能,为什么?因为我佩服哥,哥从来不说废话,不像爸,哥的态度是,你听我的行,你不听我的,我就想法让你听我的。我要让你不可能不听我的。

医院走,到半路上一口气上不来,死了。

我哥死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打击更大,妈死时,我才两岁,基本上对她没什么印象,爸一直在外面,平时也不大管我们,可是哥从小一直和我相依为命的,我一直把他当成偶像,他就这样死了,我们全家人,就这样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哥死的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来到了屋顶,看着头顶的月光,我开始怨恨自己,我想,哥,爸,妈,他们的死都与我有关系,是我克了他们,是我,一定是我,我一步步地向楼顶的边缘走去,下面是一片漆黑,有个声音在呼唤着我:跳下去,就能和哥、爸、妈他们在一起了,我一步步向前走去,我要去找他们。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搂住了我的腰,一个熟悉的身体紧紧抱住我,是李昆。李昆说:燕子你不要这样,你没有了哥,还有我,我会替你哥照顾你的。我笑笑,说:你不就是想和我睡吗?我哥也死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没人能逼你了。你还找我干什么?李昆紧紧搂着我,说:我不要你离开我,我是爱你的,真的,我们结婚,马上结婚。我该说些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搂紧了李昆。我的眼泪没有掉下来,像哥一样,我那晚上就一直在抽烟,一根接一根,李昆一直坐在那里陪着我,他拉着我的手,一句话也没说,到后来他终于挨不住了,他睡着了。我看着他消瘦的脸,用手轻轻抚着他的卷卷的头发,这个比我大四岁的男孩,他能照顾我吗?

性感的名字,我也有了个新名字,叫丁香。

李昆听说了这事很不高兴,在内心深处他是反对我去的,我俩为此还吵了一架。但是那天晚上我还是去了,他后来也没说什么。因为这时他做的那个酒生意出了问题,他的朋友由于意见分歧撤了股,并且开始跟他提出房租的事了,钱不太够用,他也无力独自承担。

酒吧里的差事是很辛苦的,每天要做足十二个小时,而服务员最关键的职责不是服务,而是卖酒,这里以卖出酒多少作为成绩,并且有分成,为了多赚一点分成,所有的酒吧女侍都攒足了劲,尽量让客人多买酒。我在这个酒吧里发现了李昆他们推销的那种酒,也是攒足了劲,要帮李昆多卖出一些他们代理的酒。

这事说来容易,但做起来太难,来酒吧做客的什么人都有,有有文化的,有外企的白领和IT界的精英,也有没文化的,地痞流氓和无所事事的人,他们有时提出的要求也很过分,有人提出,买酒可以,但是要女侍也陪着喝,很多人为了酒的提成,都这么做了。我最初是很排斥的,但是后来也开始陪客人喝酒,反正只是喝喝酒,有什么。第一次陪客人时不巧碰上一个东北客,太能喝了,一晚上,大家喝了二十瓶科罗娜,当天晚上我吐得人事不醒,怕让李昆知道,在酒吧里睡了一夜。

化妆品公司做公关经理,他后来经常来酒吧,总是找我点单,有时会拿一些小瓶的化妆品来给我,也曾约我出去过。但是我没答应,可是内心深处,却对这个人很有好感。

李昆那时候陷入了困境,他做的酒生意不好,他开始由一个推销酒的变成了一个喝酒的,他经常一大早出去,晚上回来时就醉醺醺的了,我们俩之间那时很少交流,也不沟通,因为我们都是处在边缘状态的人,每天一到家就累得连吵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家一进屋就躺下,然后就是昏昏沉沉地睡了。那时候我们没有什么性生活,基本上也没那个要求。

李昆后来认识了一个老乡,这个老乡拉他去参加了一个活动,回来后李昆的眼睛就有了光彩,他说他找到了一个新的赚钱方式。后来我知道了那是一个传销组织,李昆进入了传销队伍,他最初是一边卖酒,一边发展下线,到后来酒生意也不做了,就一门心思地搞上传销了。

他们总是早晨集合,白天出去,晚上开会,基本上一天一碰头,他们有一个固定的活动地点,在北京保利大厦附近,每周还要搞两到三次培训和讲座,他们的组织也是经过正式注册的,当时中国还没有大规模地取缔传销,所以最初这个活并不是很难干的,再加上李昆面相斯文,又能说会道,所以很快,他就成了骨干。

在没有搞传销之前,李昆做事还是很有理性的,而且也很有头脑,但是搞了传销以后,他就变了一个人,他开始变得狂热,每天东奔西走,到处说着训练好的重复的话,他一门心思想发财,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他每天和我在一起,不停地说他的传销,下线,经营,我那时看他就像一个中了毒瘾一样的人,心里很痛苦,可是不知怎么安慰他,我知道他也是为家,也是为我们共同的未来。除了让他注意身体,我能指责他吗?

在这种情况下,酒吧就成了我一个缓解压力与痛苦的地方。尽管这里每天都乱哄哄的,但毕竟是我可以控制自己的地方,与客人们在一起,卖他们酒,与他们很熟地聊着天,关了门就各奔前程,我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而且开始留恋,这留恋的原因,我后来想是因为有了韦姜。

肯德基,在吃的时候他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他的想法,他想找一个人练练手艺,但是又怕做坏了。于是他问我可不可以先让他试验一下,我当时没什么异议,就答应了。其实纹彩艺术是分很多种的,有的是往上贴,有的是往上刻,贴的可以保持一周到一月的时间,但是刻的,就再也洗不下去了。李昆要在我身上做的,就是后者。

我把自己的一只胳膊给了李昆,他在我的胳膊上刻了九颗小星星,形状各异,为什么要刻九颗小星星呢,因为我们是在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结的婚,这个九字,其实是我们共同难忘的数字。

那九颗小星星后来就挂在了我的胳膊上,刚开始的时候,纹在胳膊上是很疼的,但是上了一种特制的药后,疼痛就消失了,这段时间不能洗,我一直用绷带缠着这只胳膊,为此也向酒吧请了几天假。后来,拆了线,那纹身就出来了,九颗黑色的小星星,一字排开在白白的胳膊上,很好看。

韦姜后来又找过我,我们去了三里屯的地下旅馆开过几回房,我当时想的是,反正有了一次,也不在乎有二次、三次了,而且我还拿了他两万块钱。韦姜很喜欢我胳膊上的那九颗星星,每次做完爱后,他总是轻吻我的胳膊上的星星,一个一个地吻过,我没有告诉过他,这个星星是谁给我刻上去的,李昆用这个方式,其实是给我上了一个标签,让我在每次出轨的时候就会想起他。

我在李昆、韦姜这两个男人之间俳徊,但不是想像中的那样矛盾和痛苦,也不是如鱼得水。我知道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