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都市情感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大一男生的痛苦:屈服诱惑20岁我要做父亲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12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要做父亲了。我们同岁,准确地说,她比我大一个月零三天。小乐显然是个动漫迷,话题一下子从动漫引伸开去,说到喜欢谁的画法,说到都去过黄浦区少年宫的动漫展———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两星期后,我对小乐说,你做我女朋友吧。

上周末(30日),“口述实录”本已截稿,可上午10:02的一封E-mail(shtimes2002@163.com)却引起了冬尔的注意———“我20岁了,可是我经历的却远远不止同龄人那么简单,相信吗?我要做父亲了。我没有快乐,也没有感觉,我都快麻木了……”冬尔马上拨通了来信者留下的手机,他叫麦仔,他说他更愿意在电话里对我们“倾诉”。

口述者:麦仔男20岁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男孩——一个小男孩,别人都说,这一眼就能从我的长相上认定。

她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叫小艾,那时候,我们两家都生活在南市区小东门。我们同岁,准确地说,她比我大一个月零三天。

我们那幢楼里住着7户人家,很拥挤,小艾的家就在我家斜对门,不开玩笑地说,从我家的床到小艾家的床,直线距离不超过7米。板壁的结构,夜深人静时说话声稍响一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从小我们一同进进出出,总被大人们开玩笑地讲,“侬看伊拉倒蛮有夫妻相噢!”从托儿所到幼儿园,再到小学、中学,我俩从没分开过。放假了,我们就光着脚从这扇门的门帘下奔到那家的床席上;开学了,就一大早用最原始的方法———手指敲打墙板,给对方“发信号”,然后结伴去学校。

我经常忘带书,可只要我往她们班级门口一站,不说一句话,她就会知道我要什么。有几次,我们只是相互看对方一眼,接下来冒出的话,都是一样的,好像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思想。

那时我个头小,她个头大。在我的潜意识中,童年的天真让我对她有种弟弟对姐姐般的依恋。我曾经天真地想过,她能像姐姐那样永远陪我!

(电话那头,麦仔的声音显得稚嫩,可口气却有些老成,“只有在那样拥挤的居住空间里,才可能产生朦朦胧胧的感觉,”他开玩笑说:“等将来这点老房子全拆掉了,这些小孩搬进现在独门独户的新房子,就根本体会不到我们小时候的快乐了。)

晚会后的初恋

我的第一个“错误”在18岁时发生。

那年的我在一所区重点中学读高二,在同学的生日party上,我认识了小乐。那晚我画了幅“圣斗士”带去送给同学,这个创意成了当天晚会的焦点。说实话,画是我冒着被老师查抄的危险,花了整整5堂课时间完成的———心血所至,我当然得意得很!

小乐显然是个动漫迷,话题一下子从动漫引伸开去,说到喜欢谁的画法,说到都去过黄浦区少年宫的动漫展———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两星期后,我对小乐说,你做我女朋友吧!

初恋就这么“仓促”开始了。淘动漫书、去网吧,这些都成了“约会”的主题。小乐很少和我有“亲密接触”,反正我也不在乎,在我眼里,小乐的身高就是“资本”,她足有1米67,我当时才1米66。我俩骑着跑车在校门外被人撞见,别人总会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已经满足了。然而,久而久之,她的“嫌弃”越来越明显,在还给我最后一本《圣斗士》后,她说,“我们分手吧”。

(“现在想来,我和小乐谈的是一场极其幼稚的恋爱,是那么的平淡无味,一点儿值得回忆的片段都没有留下来。”麦仔感悟道。他在谈和小乐的初恋时,只字没提小艾,似乎他和小艾的“青梅竹马”就此结束了!)

失恋后的越轨

分手的那天是6月份,陡然暴热的一个下午,我径直回了家,独自呆呆地坐着。隔壁传来了椅子摩擦地板的声响,我突然想到了是小艾在家。自从进高中后,她就和我不在一个学校了,很少见面。我突然很想找她倾诉。

我敲开了她家的门,不知怎的,我倚着门框突然做了个现在都觉得奇怪的举动———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我从皮夹里抽出小乐的照片,当着小艾的面撕得粉碎。小艾也曾见过小乐,她说,小乐是个挺有灵气的女孩。不知她说的是否真心,总之那天小艾反复替那个女孩可惜。我没搭话,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看着一语不发的我,小艾忽然用手抚摸我的头发,说:“你已经放弃了她,她就成为一个遥远的回忆了……以后就放你自己的照片在里面吧。”———这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的。那一刻,我突然心旌摇荡。我猛然惊觉,眼前的小艾是那么“成熟”!我不敢认真地看小艾,怕自己落寞的目光接触到她会被融化。

可我感觉得到她的鼻息,离我很近,我“默认”了。她轻叹一声:“真是个不乖的坏小孩。”她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大姐姐对小弟弟的宠爱,顷刻间,我的冲动被她的柔情一下子激发出来。我也伸手去轻缕她的发稍,然后默默地将她拥入怀里。我感觉到,她颤抖了一下……我们做出了越轨的事情!她再也不可能像姐姐那样对我,我明白。那天原本该是失恋的感觉,忽然“游移”走了……接下来的两天里我如坐针毡,我担心她的爸妈会来告状,再是爸爸的一顿暴打,可一个星期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

我又想到了电影里的情节,于是,我约小艾在隔壁弄堂见面。小艾冷冷地仰望着狭长的天空不理睬,我想她一定以为我在装傻而生气。“我会对你负责的。”———电视看多了,就按照那里面的说,其实天晓得,那时候我根本不懂什么叫“责任”,我的定义是———她是我的女朋友了。小艾苦笑:“你对我,有对小乐的那种感觉么?”我傻傻地摇头:“好像没有。”她的泪水立刻涌了出来,“我不要你负什么责任。”说完转身就跑,只剩我木在那儿半晌没缓过神来。接下来的几个月,我时时躲着小艾,那时是暑假,我天天去泡网吧。

(麦仔说他当时清晰地记得,他和小艾再次站在日光灯下时,自己是多么地尴尬,他说:“小艾柔情绵绵,而我,就像一首歌里写的,”他略有些走调地在电话里哼唱:“……关上房门才知道心不忍,一个脚步挣扎万分……”麦仔说,这都是他俩的第一次。)

“冷战”后的冲动

高三本该是“箭上弦”的日子,可我却丝毫紧张不起来。

我优哉游哉地上学,优哉游哉地放学,时不时会想起小艾,想起那个下午。可心底总有股莫名的“力量”在对我说,她只是我的姐姐、我的姐姐!

每次在家门口见到小艾,相互的目光都是冷冷的,久而久之,我倒习惯了这种感觉。

那一年我变得极为“疯狂”,前后交了好几个“女朋友”,都是差不多年龄的,最短一个才交往了两个星期。同学笑我是“花心大萝卜”,可我知道,我这一切举动的根源,都是因为小艾。

那晚学校补课到很晚,天突然转凉,风伴着乌云而来,可雨水一直没落下来。上楼梯时,咯吱咯吱的木板声显然惊动了小艾,她家的门开了条缝,我看到小艾的半边脸庞,她没吱声,还是半年多来的那副冷面孔。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掏钥匙准备开门。

“我下星期就要搬走了。”小艾轻声说了句。我一愣,别过头看她。我听父母说过,小艾家买了房子,可没想到会这么快搬家。“我们真的就这么不往来了?”她反问道,我停止开门,转身说:“你爸妈在吗?”她摇摇头,把门开大了。

地板上堆满了大包小包,小艾没有骗我,她真的要走了。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她冲了杯咖啡,当喝完最后一口时,我俩斜靠在布包上坐了下来。咖啡因似乎不起作用,身体一有依靠,疲惫感立刻侵袭而来。记不清小艾说了哪些话,只有两句,让我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你真的没喜欢过我……”、“能不能让我感觉你喜欢我……”

“出事”后的无奈

我终于没能考进第一志愿,而是进了所糟糕的大专,而小艾也很快搬走了。我俩之间依旧冷冷的,但每隔几星期总会见一次面,干些疯狂的事。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联系了。可这回,终于“出事”了!

就在10月底,小艾的爸妈突然冲进了我的家,神色怪异地把我给支开了。奇怪的是,他们走后,暴躁的爸爸竟然平生第一回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小艾怀孕了,你让我们怎么交待?”

他和妈妈提出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下周到学校“退宿”,说要走读,然后搬到小艾家去。小艾家房子大,我应该安心住在那里照顾小艾,直到孩子生下来。等我达到法定年龄后马上结婚。我“花心”归“花心”,可做人还是有原则的。我当然明白这一定是小艾的主意,想借此“捆”住我。我想拒绝,可这是“五比一”啊!那天我几乎发狂,万般阻挠说,小艾总有一天要“显山露水”,大学里绝不会容她。

可爸妈说,小艾的父母早已“动脑筋”开了心肌炎的证明,为小艾办妥了休学手续———我无计可施了。

现在,我天天住在小艾家,焦躁而又无奈。每次回“家”,我总是对她温柔而体贴,小艾和她父母都很满意。可我时常犹豫:我的人生就这样被确定了,我真的注定以后要和她结婚吗?

(麦仔对冬尔说,他现在是在外面打电话,“我平时要上课,不能接听电话,只能收发短消息,晚上他们在也不方便。如果愿意的话,请用短消息联系我,最好别用E-mail!”匆匆挂电话前,麦仔说的最后一句是———“我想提醒别人,也想请大家帮我出出主意……”)

一位朋友忧心忡忡地告诉西窗烛下:“昨天,念初一的儿子上生理课,黑板上挂了两张巨大的男女生理结构图,而且是彩色的。老师告诉了他们人怎样完成生殖繁衍。儿子回到家,冲我来了一句:爸爸,你欺骗了我12年。”

朋友说,12年的安心日子就此结束,今后儿子晚回一会,就要担心会不会出什么事。临了,朋友还自我安慰:“幸好不是女儿。”

西窗烛下本想给朋友说些宽心话,但是刚好做了本期的“口述实录”,铁的事实摆在那里———或许,朋友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近20年,改革开放的进程使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年前,孩子晚回家一点,家长不必太担心,但是今天,孩子们越来越早熟,许多事让家长防不胜防。

其实,防是防不住的。越是受到压抑的东西越是拐弯抹角地寻找出路,一个人的欲望别人无法控制,只能靠他自己来约束。

在我们的读者中有将近三分之一与本期“口述实录”的男女主人公同龄,今天的故事很值得他们一读。不管怎样,对男女主人公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上网去做,你有ICQ吗?

    网路做爱,一个并不新鲜却绝对具挑逗的网上活动,你尝试过了吗。对许多人来说,网路做爱是耳闻已久却从未体验过的性爱游戏,从中衍生而来的电爱“电话做爱“,甚至实际见面进行的一夜情或多夜情,都是许多网路族难得一窥堂奥的热门活动.可是当网路时代真的来临,人际间…[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