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都市情感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结婚那天才算学会如何去爱

正文字体:
日期:2005-9-12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今年5月1日结婚的人没有往年那么多,听说是那几天阴历的日子不怎么好,一般都在4月28日或者5月6日结婚。在这之前,我对结婚的惧怕甚至超过了喜悦,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的通病,没有 原因的惧怕。娟子是今天的女主角,这个时候正在做新娘化妆,今天将是她最美丽的一天。娟子披着洁白的婚纱向我缓缓走来,脸上荡漾着幸福的..

每颗心上,总有个记忆挥不散的地方。

今年5月1日结婚的人没有往年那么多,听说是那几天阴历的日子不怎么好,一般都在4月28日或者5月6日结婚。我的婚期依然定在5月1日。

在这之前,我对结婚的惧怕甚至超过了喜悦,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的通病,没有

原因的惧怕。当这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我还是要去面对。早上起来对着镜子认真地刷牙,洗脸,穿西服,打领带。之前,父母已经跟我讲好哪些注意事项了,在脑子里又温习了一遍。我想应该问题不大吧。

娟子是今天的女主角,这个时候正在做新娘化妆,今天将是她最美丽的一天。

娟子披着洁白的婚纱向我缓缓走来,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我感叹:没有不漂亮的新娘,只有不漂亮的女人。我知道她期盼了很久。我们是同事,她是我的学姐,长我一岁。从谈恋爱到结婚,两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一切的仪式都像父母说的那样,一步一步的进行,我和娟子满脸笑容地迎接到场的客人。大家说些祝福的话语,无非是百年好合之类。一个俏皮的曾经是某档情感节目忠实听众的同事,故作姿态地走到我们面前,说了一句:把我的右手放在左胸前,默默地祝你们一切安好。我愣了一下,随即和娟子笑着说谢谢。

一切安好,是对你不变的祝福。这句话小北曾经不止一次地对我说。

小北是我的学妹,在我看来她是优秀的。她拿一等奖学金,她一次通过4门自考,她喜欢看NBA、乒乓、看韩剧,她喜欢和很多朋友一起玩,她也喜欢独处,我还知道,她喜欢我。但我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我,问她,她就笑着回答:你会打篮球,你长得帅……

和小北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没有压力,也许是因为学生的缘故。我们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去游玩,在我的毕业留言上签上“一切安好”。直到现在,那段日子仍然是我珍藏的回忆。

分开是因为距离和面对压力的不坚定。当再次相逢的时候,已如歌唱:就怕梦醒时已分两地,谁也挽不回这场分离。我没有将无奈的心痛向她诉说,我想,依照她的性格,很快可以忘了我,我要给自己留点叫做自尊的东西。此后的半年多杳无音信。我想她是把我忘了。

一个偶然的电话几乎打乱了我的生活,小北打来的。她说她想通了,我们还是朋友。我们都没有怪谁,依然电话短信聊天。也就是在和她做朋友的期间,我才知道,她爱我多深,没有音信的那半年多她是怎么过来的。我希望我能像个朋友陪着她,就足够了。

但我又是矛盾的,我依然和她联系,知道她好不好,有没有累着。但我很多时候又不能忍受她对我像朋友一样的态度,我只知道她是不想破坏我的生活,但我的内心已经不能再平静了。我该找个出口。

在她生日的那天,我打电话给她,问她我们还有没有可能,我听到她哭了,之后告诉我,不可能了。挂我电话我才知道她哭的原因,在她上一个生日,我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在这个生日,我却问她,我们还有没有可能,但我却从来没有陪她一起过过生日。

我和娟子很快和双方的父母商量好,订了婚。我知道,娟子一直对我不错,我想用一种叫做责任的东西拴住自己。此后的几次,小北再打来电话的时候,我都在忙着买房子、装修房子。她打电话的次数少了。

4月24日,在QQ上,我问她“五一”怎么安排,她说2号4号值班,6号有个同学结婚。我问她1号呢,她也没说什么,她该知道我1号要结婚了。我提醒她说过的一句话:也许我不会是你的XX,但我会出现在你的XX上,第一个是指的是新娘,已经被她说中了,第二个说的是婚礼,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来。她也没有说。

客人来的差不多了,宴席要开始了。从主桌开始敬酒,小姐也真是的,知道给娟子的白酒换成了白开水,怎么就不知道把我的也顺便换一下呢。一圈酒敬过来,再加上几个哥们闹了点酒,头已经有点晕了。几个哥们还算够意思,闹了闹就放我一马了,没有之前说的那么恶狠。

酒席结束,在亲友的簇拥下,我牵着娟子的手离开酒店。娟子的手有点凉,我握紧了些,娟子转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温柔。外面下起了小雨,路上的行人撑着雨伞,三三两两,一个小女孩牵着奶奶还是外婆的手,很懂事地把伞往老人那里倾斜。一对情侣紧紧地拥抱着,两个人居然在那么小的伞里淋不到雨,真是节约资源啊。

对面马路的女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猛地一惊,怎么像是小北?等我睁大眼睛仔细看的时候,伞已经遮住了脸,向左走去。看着那似曾熟悉的背影,我多么希望她能转过头,让我看看是不是小北。但那背影一直向前走去,没有回头。我叹了口起,甩了下头,和娟子向右走了。

娟子被那几个姐妹灌了点酒,回到家就叫渴,我喂了她点水。看了一圈这个由娟子一手布置的房间,才发现娟子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笑容。给她脱了鞋,拉上被子,看着她脸上还没卸的妆,然后想起在路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她是否是小北?莫非是她为了实现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却又怕打扰婚宴的气氛?说真的,虽然我心底里想看到她,但如果她真的出现在我的婚礼上,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心情平静地过完这一天,也许在哥们闹酒的时候,我会让自己多喝几杯来买醉;也许她带着男朋友来。我真的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我承认我是一个自私的男人。

我知道我们无法做朋友。两个人分手后如果还能继续做朋友的话,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两个人都没有用心,大家只是玩玩而已,另外一种就是:肯定有一个人在默默地付出,无怨无悔。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