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另一种天荒地老

正文字体:
日期:2007-8-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而我十八岁的时候,外公走了。书房里,外公教我,一加一等于二。我抬起小脸,认真的说,一加一等于外公加林夕,所以该是二。餐桌上,我指着小虾,举起筷子对外公说,我要许多。

若老房子还在,西面的红砖墙上一定还会有毛笔的印记

如同渗入毛细,无法抹去,就算风吹雨打。没有怀疑。

老房子倒下了,于是无法知道那些砖是否完整或者成了粉末

换一种形式,消失了或者延续着,我们能否感觉呢?

——题记

西面的墙上印记,是弟弟用毛笔画上的一颗心,由一支丘比特箭穿透。

左面写着我的名字,右面写着林夕的名字。

黑色歪扭的字迹笔墨未干的时候,在墙上张牙舞爪,尤其触目惊心。

我和林夕在弟弟身后,看热闹般地等他涂完,却没想自己成了笑柄。

林夕唇边露出一丝难以琢磨的笑,伸手如老鹰捉小鸡般提起弟弟,放倒在墙边那棵银杏树下。

抬头,漫天的金黄色,让人晕眩的美。

耳边,肆意渲染的笑声回荡在童年的时空里。

那年,林夕十八。我小他十岁。

而我十八岁的时候,外公走了。

小的时候,我喜欢算术。书房里,外公教我,一加一等于二。

我抬起小脸,认真的说,一加一等于外公加林夕,所以该是二。

餐桌上,我指着小虾,举起筷子对外公说,我要许多。外公夹给我两只。

我看林夕。林夕将一碗虾放在我面前,我安心吃饭,没有动虾。

林夕会拿着大大的“小拖把”毛笔,写公公整整的字。

我为外公磨砚台,铺宣纸,倒茶,于是外公教我如何捏笔、如何搭架子写字、如何摆稳每个字、如何欣赏名帖。。。

林夕会与外公对弈。外公眉开眼笑、林夕喜气洋洋、我安安静静。

银杏树下,落日、小桥、流水,平和静谧的画面。

林夕抱着流泪无声的我,在外公的遗像前坐了三天三夜。

我们不停地添纸,烧香,磕头。

感觉掉入深渊,一片漆黑,只是无止境地下坠。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抱着林夕,那悬崖边唯一能够抓住的东西。

那以前,我一直相信永远。尽管林夕不信。

看着外公外婆平凡生活的恩爱,过着平淡却不平庸的闲适生活,感受温暖关爱的包围,习惯爱与被爱的平衡。我以为一切都是关于天长地久。

直到外公的放手。

看着一下子苍老了好多的外婆,第一次对天长地久产生怀疑。

在我手心,曾经放过外公青筋凸起却依旧强壮有力的双手。我无法将最后无力下垂、停止感觉的那双手联系起来。更无法去想,那是曾经牵起外婆一生的、却又突然松开的一双手。

长久呢?海枯石烂、天荒地老呢?

一切怎么可以这样轻易,这样毫无预兆?

然后我背起行囊,远走他乡,开始求学生涯。

我试图将一切的答案在漂泊旅程中找寻。我以为天涯海角,世界尽头,一定会有我要的答案。

因为我依旧相信——天荒地老。

几年后,我回来了。没有答案,却带回一身的风尘、一脸的沧桑。

老屋没有了,墙上的印记无处可循。

外婆在新公房里每天念经,与世无争,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观世音”。

但她从不会忘记每个祭日为外公点香烧纸钱。

林夕的事业已经小有所成,人也愈加成熟稳重。

我不会忘记那些纯真的年代,那些单纯的快乐,那些从没有开口的爱恋。

一直记得外公的一句话,清澈直视的眼睛透视着坦荡的心底。

林夕是从小到大唯一能够与我对视的人。迎接他的目光,迎接我的目光。眼神的交会,读着彼此、净化着彼此。

在那样的目光中,我以为看到了天长地久。

那目光依旧清澈见底地直视,坦荡无一物。穿越喧闹的人群,落在我的眼里。

可是这次,我没能破译这其中的玄机。

木木的没能等我好好地体会,我已经着白色婚纱来到他的身边。

一位美丽温柔、淡雅脱俗的新娘挽着他的手,笑靥如花。站在新娘身旁,表情平淡如水的女子,是我。

新娘是大我九岁的姐姐。

喧闹的喜宴上,我突然找到了答案。

原来这世间关于一切天荒地老,只是个传说。

有人它等了一辈子,换来的惟有一瞬。有人等得不耐烦了,半途而废。或许世间还有各式各样的人,用各种各样的形式来诠释着。

以后,可以不再有林夕,因为变成了姐夫。

听说他们过得很好,平凡安定的生活。这曾是我向往的。

但我想,也许这一切可以在林夕——我的姐夫和姐姐身上延续下去。

三十岁的时候,我也终于嫁人了。

姐姐和姐夫因为移民去了日本,所以没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新郎是我在网上认识。现实里已经不信了永远,我以为在精神的网络世界却可以得到。

他是一个口口声声爱我,想要我的男人。在网上,我赌上了我的真实,他用上了他耐性。他明白我这样的女人缺少的是精神,可以在悬崖下坠抓住的东西,而不是所谓空洞无法温暖的爱一个字。

所以他赢了。

我在平凡琐碎的家庭生活中,已经遗忘了刻骨铭心。

他是一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为我打理着一切,给我被紧紧包围的充实。

安安静静地,我和他携手走过一程。

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让我明白:原来天长地久是有的,只是打上了期限,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而纯粹的天荒地老,却真的只是一个传说。

当我和他互相陪伴着走过的第十个年头,我得了不治之症。

生命尽头的最后一个夜晚,他紧紧抱着插满针管的我。

于是思绪飘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守灵的夜晚:

单纯,美好,虽然有怀疑,却依旧执着地相信永远。

放手的一刹那,儿时外公青筋凸起却依旧强壮的双手、林夕紧握的如同悬崖壁般救命草的双手,再度被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

天荒地老的传说,在生命终止的一刹那,终于被我等到。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