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墙之隔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你说过,西政和川外只有一墙之隔。一墙之隔如枫,今天是你的祭日。如枫,你没有骗我,西政和川外只有一墙之隔。如枫,我用我的泪眼在你停留过的旧地找寻你的影子,可是我只看到冷雨、灰楼、落花、陌生人,我触摸不到你冰凉的痕迹、、、、、、那个时候我只有十四岁,还是一个小不点,在元旦的晚会上跳了一曲独舞,赢得了全..

站在西南政法大学的教学楼上,能清晰地看到四川外语学院的黑瓦灰楼。

你说过,西政和川外只有一墙之隔。

一墙之隔

如枫,今天是你的祭日。

我站在西南政法大学的门外。一道青灰色砖墙的那边,就是四川外语学院。

如枫,你没有骗我,西政和川外只有一墙之隔。

有什么东西从灰暗的天空和那些错落的楼宇之间跑出来,重重地撞击着我那颗碎裂的心,有温润的泪从心底遽然地涌上眉睫,你的名字就这样在我奔涌的泪水里浸泡。

如枫,我用我的泪眼在你停留过的旧地找寻你的影子,可是我只看到冷雨、灰楼、落花、陌生人,我触摸不到你冰凉的痕迹、、、、、、

那个时候我只有十四岁,还是一个小不点,在元旦的晚会上跳了一曲独舞,赢得了全校师生热烈的掌声。那时小小的心里很是满足,因为一不小心就成了名人嘛。结果第二天就有同学说有一个人找我,我跑出教室一看,这个人我不认识,他有一张朴实的脸,一付黑框眼镜架在他的鼻梁上。他推着眼镜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我才明白他想和我交朋友。我第一次遇到男生跑到我面前来说要和我做朋友,一时竟傻掉了,涨红着脸呆呆地望着他,不知说什么才好。他也许比我还紧张,塞了一封信给我就急急地跑掉了。

我揣着那封信象揣着一个滚烫的烙饼,它在我的裤兜里弄得我坐立不安。我犹豫着是不是要把它交给老师呢,因为其他的女同学都是这样做的。但好象爸爸说过,遇到这种事最好不要找老师,不然会伤害男生的自尊心,说不定会让人家抬不起头来,最好自己跟男生说清楚,自己想办法解决。于是我就唏里哗啦地拆了信,一目十行地读完了它:

小雪妹妹:

你好!

不会怪我这样冒昧地称呼你吧?

这样打扰你让我很不安,但是我有一事相求,希望你能帮我一下。

你在晚会上的表演真精采,我们班的男生都说你是晚会上的公主,那天晚上,大家在寝室里打赌,谁要是敢跑来说喜欢你,就每个人输两元钱给他。我们寝室里除了我之外一共有十个人,加起来就是二十元钱。而新华书店里那套《名家散文选集》是十九元八角,我想它想了好久了,可是我父母都是农民,凑足我的生活费都不容易呢,更别说买这么贵的课外书了。于是我就对他们说我敢,大家都不相信,因为我平时不善于跟女生交往,一说话还脸红。他们跟我约好,我跑来你的教室找你,有两个人跟在我后面看我如何说话,其他的人则远远地站在对面三楼的窗口看。

你别笑话我啊。打扰你了,真是对不起。

如果我得到了那套书,我一定送你一个神秘的礼物!

高三文科补习班李如枫

这封信让我有点淡淡的失望,原来他不是喜欢我啊,只是一个打赌罢了。可是我很受那份神秘礼物的吸引,也很想知道他究竟得到那套书没有。

一天黄昏,我正在学校的报栏前看报纸,有个声音轻轻地叫我:“柯雪。”于是我看到李如枫提着一个纸袋站在我的身边,他向我微微地一笑:“送你的。”把纸袋塞在我手里,没有说更多的话,他就转身走了。

纸袋里有一封信,还有一条很长的让我梦寐以求的白底蓝点的纱巾,我从来没有收到过如此美丽的礼物。那条纱巾妆点了我整个少女时代。他的信上说他感谢我让他得到了那套书。他很愿意做我的大哥哥——因为我是一个可爱的小妹妹。

后来和他渐渐地熟悉了,他会叫和我同班的他的表弟带给我些好吃的东西和好看的书。可是我从不和他说话,远远地看到他从前方过来,就会象一只仓惶的小鹿,赶快低下头匆匆地逃开。

后来夏天的时候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他。我特意绕到文科补习班去看,里面空空如也,再也没有人了。忍不住跑去问他表弟,才知道他们补习班早已停课了。虽然可以不再担心自己哪天因为裤子短了,穿在身上怪不好看而担心碰上他,可是想到从此再也看不到他,不竟好长一段时间都不开心。

那年九月,李如枫考上了四川外语学院,在我的整个高中时代,我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封他的来信。偶尔,他还从重庆逃了课坐了火车回来看我,带我去小饭馆请我吃一顿鲜美的“球溪鱼”。有一次他临走的时候,很认真地对我说:“小雪,记住了,考上西南政法大学。”我说为什么要考西政,他说西政和川外是紧挨着的,只有一墙之隔。我眨着眼睛说我不喜欢法律,我要读四川大学的中文系。李如枫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我觉得他的笑很难看。

那时我的父母已经离异,我跟了母亲,而父亲娶了另外一个女人。我变得任性而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叛逆不羁,盲目地热爱着风花雪月的诗词,和男孩们玩着浅薄轻浮的爱情游戏。对于李如枫的关爱,我早已习已为常。

我终于为我的任性和青春虚度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我理所当然地落了榜,去复读,还因为成绩太糟被人拒之门外。

李如枫来信说,不怕,从头开始吧。可是谈何容易,我复读一年,仍是名落孙山。而和我相恋两年的男友在大学里因为耐不住寂寞,已和一个家里很富有的女生好上了。那时,我才真切地为虚度的年华而透彻心肺地悔恨!那年的八月,我总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里,呆呆地流泪,我觉得这样的人生真是糟糕透了,于我没有任何意义。我对李如枫说,我不想再读了,我看不到希望的绿洲,我找不到一丁点残存的自信,对于未来我只有恐惧。

李如枫说,再读一年吧,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搏一搏。并说已经为我联系好了一所学校,到了那里,会有一个他的同学照顾我。

我没有想到这个“他的同学”就是他自己。

那天我提着行李到了那所学校的门口,很意外地发现李如枫站在秋日的梧桐树下对着我温和地微笑。我一直以为他毕业留了校的。在我错愕的目光里,李如枫的笑很得意:“现在要叫我李老师。顺便告诉你,IamyourEnglishteacher!”

李如枫以我是他表妹的名义名正言顺地给我开小灶——给我补课,时不时叫我去他那儿改善生活。我很快乐地承受这一切。每每去他的寝室把他所有的吃食一扫而光,或者瞎折腾一通,把他的小屋弄得乱七八糟,在他“忍无可忍”的嗔骂中落荒而逃。

李如枫给我制定计划,指导我如何用“事半功倍”的方法去学习。我的成绩节节高升,连我自己都吃惊我竟然可以这样聪明。我很庆幸在这里碰上了李如枫,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是不可能发掘出自身的潜力的。

有一阵子,学校里风传文雅秀丽的林芝老师喜欢上了李如枫,有一次,我也看见李如枫和林芝在学校后面的枫林里散步。

有一天我到李如枫那儿吃饭的时候就对他说:“李如枫,你可不要近几年结婚啊。”

“为什么?”

“因为我发过誓,你结婚时我要送一台电脑,可是我近几年都会很穷,没有钱来实现我这个誓言啊。”

“为什么要送电脑呢?”

“因为林芝老师用得着啊,听说她爱写作呀。”

“胡说八道!谁要和她结婚!”

“笨蛋!你搞错没有?你以为你是谁呀,林芝老师有什么不好!她又漂亮又温柔,是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着他大叫起来。

“我就是笨蛋!是天下第一号白痴!满意了吧?!”李如枫突然把手中的筷子狠狠摔在地上。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发脾气,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呆住了。半晌,有泪涌上眼眶。我抹了一把泪,对他吼了一句:“不可理喻!”然后冲出了他的屋门。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理他,上课时也不看他,我在桌上堆了好高一摞书,把自己的脸埋在书后面。他叫我回答问题时,我的眼睛也只盯着天花板说话。

他第三回来叫我去他那儿吃我最喜欢吃的红烧鸡时,我不好意思再不给他面子了。我们重归于好,所有的一切还和以前一样。谁也没有再提那件事,只是林芝老师不久以后就和一个追求她的男老师谈恋爱了。

那年夏天,我如愿考上了川大中文系。

我去向李如枫辞别,我在他欣慰的笑容里读出了一点淡淡的伤感。我拍着他的肩膀说:“李如枫,我会来看你的。记得晚几年结婚哦,我一定要送你一件珍贵的礼物,你可要等到我有钱的时候啊!”

李如枫象以前一样,每个月都会给我一封信。大学生活的多姿多彩让我活得开心而忙碌,有时他的信来了好几封我还没有回。

一年之后的暑假,我返校的前一天,李如枫叫我在老家县城的江边等他,他有很重要的事找我。

那天,我倚着江边的栏杆等了一天,他却始终没有出现。

——因为那天他的母亲遇到了车祸,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半年之后,李如枫过生日,我带着我的男朋友江岑去见他。那时我才和江岑认识,我要李如枫帮我参考参考。李如枫淡淡地说只要你喜欢就够了,其他人的意见都不重要。

二000年六月十六日,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李如枫没了——夏天太热了,几个男生去学校的河里洗澡,其中的一个掉进了深水里,路过的李如枫跳下去救起了他,自己却再也没能起来、、、、、、

我一直以为他是撑在故乡的一把伞,永远不会飘远。

我一直以为他是站在故乡的一棵树,永远不会枯萎。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失去他!

我在李如枫的葬礼上因晕眩而摔倒了,我在心底泣血呼唤,我最好的朋友啊,我的大哥,我一直一直以为我有机会报答你的啊。可是你为什么狠心走得如此之快!!

有一双手扶起我,有一个声音在说:“嫂子,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

“嫂子?!我不懂?!”我错愕地盯着这个说话的我不认识的男人。

“你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长路漫漫

    他们在城郊一起长大。现在他们已二十出头,约有一年多没见面了。他们一直关系亲密,但从没涉及过爱情。”她说,惊奇地看着他。…[查看全文]

  • 缘起缘灭

    缘起缘灭作者:三川她离开这个学校已经快三年了,而我却留了下来上了高中。而我们走在一块,现在想起来纯粹属于一种偶然的撮合。记得那是个雨天,我没带伞,心情也很坏,一个人漫步在雨中。头发开始湿了,雨珠顺着长发滑落在脸上,似乎已经习惯沉浸在这片悲凉当中,并没…[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