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蝴蝶的前世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H喜欢拉了锦颜的手在黄昏的时候数街上的棋子砖,一格一格,前面的路那么长H,你说我们可以走多少棋子格。锦颜陪H数了10000*216个棋子格以后,H把一条项链系在锦颜的颈项。对着夜色,H举杯锦颜,陪我走365*60*10000个棋子格好么。锦颜依然陪着H去数棋子格,一格一格。

陌生城市的霓虹慢慢点亮夜晚,锦颜坐在酒店12层房间的窗台上。一面冰冷灰蓝色塑钢玻璃窗,支撑着欲悬的坠落。

倾斜的视野中,车灯连接成橘红的河,移动的人影缩小成微尘。

玻璃窗到地面的距离,深若山谷。

紧紧抱住自己的肩膀,锦颜的手指划过暗红的颜色。

H打开贴满出入境贴纸的行李'锦颜,婚纱我选好了,按照国外的传说:新娘在婚前不能看自己的婚纱,不过可以看礼服'H笑着,轻抚锦颜的头。温柔,星子般在的他眼底闪动,那一片锦颜熟悉的淡蓝色。

黑色的盒子洒满金色玫瑰花瓣,暗红色长裙盛放在视线中。简洁的款式,无懈可击的剪裁。穿起它,陌生的异国气息从衣缝渗透到皮肤。

“第一次看到它就想到,我的新娘穿起来一定很漂亮。锦颜,我回来了。”H凝神注视片刻,将锦颜拥入怀中H的脸在逆光中陌生而温情,锦颜从淡淡的古龙香氛里,寻不到告别了六年的爱情气息。

穿过书店的落地玻璃窗H看到锦颜,白色衣裙,迎风飞扬的长发,散淡寂静的表情。缓缓走近的女孩有清澈坚定的目光。

锦颜推开书店的玻璃门,油墨清香使她精神振奋。越过一架又一架新书,寻找喜欢的名目。手指划过书脊,抽出一册,目光落在书页上以前,锦颜感到对面的注视。迎上陌生的目光,锦颜并无恐惧。手上的《动物世界》被翻开的那页上,清楚地写着:“在丛林中遇到猛兽,不要逃,要直视它的眼睛。”而目光与目光接触的时候,锦颜看到的是泛着淡蓝的一片海洋。

锦颜和H都是不相信瞬间可以永恒的人。那一刻他们都相信,有一个人瞬间永恒地走入彼此生命。

H喜欢拉了锦颜的手在黄昏的时候数街上的棋子砖,一格一格,前面的路那么长“H,你说我们可以走多少棋子格?”锦颜问“如果,一天我们可以走1万格,那么60年就是365*60*10000.”

H在街边的便利店买了计算器,真的算出数字。

锦颜扬着笑脸,黄昏深处灯盏一点一点,诺言如此不着痕迹,实现也就同样渺茫。

锦颜陪H数了10000*216个棋子格以后,H把一条项链系在锦颜的颈项。很特殊的吊坠,是一对拥抱的爱人。那天是锦颜19岁生日。H和锦颜一起逛商场,说好了要买窗帘和床罩。H说:“锦颜你喜欢白色,就挑白色的。”锦颜笑了笑,买下了淡蓝色的窗帘和床罩。因为那是H眼中的海洋。

锦颜独自在S城读书。H住在一座旧式洋房中,父母都在国外。学业结束后,H留洋已成定局。

锦颜喜欢木地板散发的松香味道,还有露台上欲滴的植物。H打开朝阳的房间,“锦颜,不要一个人住在外面了,这间房间给你。”淡蓝的窗帘、淡蓝的床罩还有淡蓝的睡衣。

那个夜晚,H不让锦颜动手,自己下厨做了一桌菜。对着夜色,H举杯“锦颜,陪我走365*60*10000个棋子格好么?”锦颜抚摸着颈间的吊坠,低头浅笑。

两瓶红酒就着诺言的甜蜜化做沉沉的睡意,H揽着锦颜,锦颜把头枕在H的臂膀。彼此贴近着,单纯得没有情欲的火焰,象冬天里互相安慰取暖的孩子。此后很多个夜晚,锦颜习惯在H的怀抱中入睡。

幸福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离别的预言,不得不实现。H毕业前开始申办出国手续。

锦颜依然陪着H去数棋子格,一格一格。锦颜紧紧握着H的手。H经常被锦颜的手握疼,“锦颜,我在。”松开手,锦颜脸上的笑带着凄凉。

夜里别梦醒来的时候,锦颜失声哭泣。H围护着她的肩,“锦颜,我在。”这样锦颜才可以慢慢平复。H沉沉睡去,锦颜在黑暗里睁大眼睛,抚摩着颈项键拥抱的吊坠。

离别临近的时候,H经常很晚回来,为了办理相关手续的应酬,为了和故友告别。锦颜一个人去数棋子格,一格一格……

“锦颜,六年以后的六月,我回来,我们结婚。”H临别时留下一句话、一个紧紧的拥抱和六年漫长的等待。

六年间,锦颜毕业,工作,辞职,写字,认识不同的男人,却只和明远保持偶尔的联络。每当黄昏的时候她依然独自数棋子格,夜晚,抱着自己的肩膀躺在淡蓝色床罩上,风吹起淡蓝色窗帘。

第一年,H每天都有电话打来说“锦颜,我在。我这里是清晨。我很想念你。”

第三年,H每周都有电话打来说“锦颜,我在。我想你。”

第五年,H每月都有电话打来说“锦颜,我在。”

锦颜无法控制自己不在黑暗中看到H的影子,她对黑夜产生恐惧。她抽烟,她对着夜色开红酒,她反复看旧电影,她上网。

第六年四月的一个夜晚,锦颜开着影碟机,看王家卫的《重庆森林》一个男人为过期的爱情不停奔跑,奔跑使体内的水分挥发,就不会再有眼泪流出。爱情原来也有期限的。和凤梨罐头一样。

锦颜不喝水,H曾说过说“锦颜怎么这么不爱喝水?象沙漠里的植物。”沙漠里的植物没有眼泪,沙漠里植物的爱情不会过期。

不喝水的锦颜和T在ICQ上遇到彼此。

T对锦颜讲蝴蝶的前世是花朵,今生要回来找寻,以脆弱的翅膀。

从此温柔的遥望中灵魂被慢慢燃烧,所有可能的出口被淹没。

很多个白天,锦颜醒在淡蓝色背景中。她对自己说:“不要再继续了。”夜晚来临的时候,热切的期待和妩媚的倦意,却使她继续陷落。

'我本不想认识任何人。'锦颜一直这样自欺欺人。

'你认识了我。我们是相爱的!'

六月如期到来,机场,锦颜见到H.越过六年的时光,H抱紧锦颜,“锦颜,我在。锦颜,我们结婚。”

装扮成新娘的锦颜走出摄影棚的化妆间,手上的百合悄悄开放的同时慢慢走向枯萎。

锦颜想起T说过蝴蝶的前世是花朵,今生要回来找寻,以脆弱的翅膀。

轻笑眉间,欲言唇边,美丽动人的新娘定格在相纸上。

挽起H的臂膀,锦颜想起T的话'你认识了我。我们是相爱的。'瞬间有泪迷蒙了视线。

亲朋好友都收到了喜贴,帖子上H英俊潇洒、锦颜笑容明媚。

锦颜也给明远寄了一张,虽然他不会来。

H格外的温柔体贴,有预感的阴影略过草地。锦颜沉默的时间多过说话,“锦颜,你另有爱人了?”H犹豫着问,没有回答。

H不理解,她对着反复播放的《重庆森林》在想什么。于是,一个黄昏,H拉了锦颜再去数棋子格,一格一格。

“锦颜,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在外面……我……我一直有固定的情人。可是,我不爱她……原谅我……”

黄昏深处再次亮起一点一点的灯火。

“锦颜,我们的婚礼,希望别离开我。我是爱你的。我会等你来。”

锦颜在路的尽头转过身,来处一片空茫。

“H,我遇到了一个人……”

锦颜留下一封信,和一条挂着拥抱吊坠的项链,不知去向。

风,从海面吹来。天外几颗淡远的星是月影笙歌残留的记忆。破晓时分,欲醒的波浪,压抑地呜咽。

锦颜,脱掉鞋子,慢慢走过无人沙滩,随风轻扬的长发带着夜色的残迹,细腻的沙粒中隐藏的尖锐石子,刺痛足底。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即使是赤足在沙滩片刻的放松。

海岸线蜿蜒迂回。不远处的黑色雷诺打亮车灯,明远,倚着车门,点起一只YSL,那是锦颜常抽的烟。浓重的薄荷味道。

目光跟随锦颜的背影,白色衣裙被风撩动。凌乱的长发。明远看不到她的脸。

在这个城市中,有这样一个地方,锦颜经常不远万里只为独自徘徊。这一片灰白与淡蓝的海边。

每次风尘扑扑而来,微笑着问候,明远便知道锦颜的心上的伤口再度破裂。她来看海,她来抚平伤痕,此后她的生活将发生一些改变。

锦颜来了,问候了,便不知所踪。无法找到她的时候,明远便驱车到这里来。黄昏,凌晨,看到沙滩上熟悉的足迹,打亮车灯。默默凝望锦颜的背影。遥远的守护。

对于锦颜的一切明远都找不到答案。

犹如在一片沧海中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当我明白了最爱我的人其实一直都在自己身边时,那份爱却已从我身边转身离开。我们的父母是同一个单位的,彼此关系非常好,逢年过节都会互相串门。我上初中以后,每天晚自习回家,林都会骑自行车送我。后来工作了,每当我看见什么自己喜欢的化妆品,衣服,我都会告诉林。…[查看全文]

  • 花落无声 青衫憔悴

    花落无声青衫憔悴作者:佚名早朝后父王来冷翠宫看我。我醒来时父王正在窗外的游廊上逗弄着鹦鹉。父王愁得整日茶饭不思。几天前侍女小娉偷偷对我说,城北的孔雀河已经变成了干枯的鸿沟。…[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