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不够爱你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就在这时,我的女朋友从马路那边走过来。她兴高采烈的晃动着刚刚买到的冰淇淋,蹦蹦跳跳跑到我面前,看到你,大方的打了招呼,阿文的朋友。我淡淡的说:嗯,一个朋友,很久没见了。她笑嘻嘻的把头往我肩膀上一靠,没有注意到你的嘴唇有些发白。

我不够爱你

作者:佚名

这条孤寂的马路,无论有多少幸福的人来人往,多少车辆的川流不息……

多久以前的某一天,你是在这里,我的眼前,淡淡的忧郁。我却冷冷的看着你,说出的话,

烟消云散。我想我还是,不懂你。

难得的好天气,没想到碰上了你。

当时我正站在马路边上漫不经心抽着烟,很松懈。这时我听见有人叫我,恍如隔世的熟悉的

声音。“阿文!”我转过身去。你竟然把头发剪了,本来是梅红的长头发,现在只剩发梢残留一

点颜色,不过……老实说这样很好看,很适合你,像个小姑娘。我挤出一丝笑意,“好久不

见。”你腼腆的笑一下,然后直盯着我的眼睛,说:“忙什么呢?哪儿都找不到你。”你真狠,

你知道我的眼睛最诚实了。不过其实我也没打算骗你。“没干什么。嗯……今天很漂亮啊,”这

是真的,条纹红色毛衣和橙红碎花长裙很配你的肤色。你却执著的继续问:“到底什么事这么重

要?”我说了我不想骗你的,但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在这时,我的女朋友从马路那边走过

来。

“阿文!”她兴高采烈的晃动着刚刚买到的冰淇淋,蹦蹦跳跳跑到我面前,看到你,大方的

打了招呼,“阿文的朋友?”我淡淡的说:“嗯,一个朋友,很久没见了。”我看到你的表情凝

固了一秒就又继续笑:“今天天气不错啊,很像恋人们的幸福心情呢!”她笑嘻嘻的把头往我肩

膀上一靠,没有注意到你的嘴唇有些发白。然后你转身离开。我也赶快转过身去,我心虚吧。她

贴近我耳朵边走边小声说:“嘿,这个女孩好可爱哦。没动过心吗?”我敷衍的笑笑。她是个扎

马尾巴笑起来很快活的活泼姑娘,大大咧咧,和她在一起,比和你要轻松的多,真的。

可那一天接下来我就过的很糟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我对这个女朋友突然特别的好,亲

热的自己都觉得虚情假意。

当然我不是说我对她平时不好,怎么说呢?我愿意和她在一起我想我总还是有点喜欢她的,

虽然对她没有什么要求,大家在一起图个高兴罢了。我知道这样很混蛋。没有办法,对你,我已

经不爱了。也许我也应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知道那样会使你更难过,可我怨恨你,曾经我

那么爱你,可你却不信。看到你的表情,我又心疼又痛快的。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完全不在乎

你。

背上出着冷汗。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预感。

晚上送女朋友回家,就在临走时,她突然认认真真问我:“阿文,今天早上那个女孩,只是

普通朋友?不许骗我。”我轻描淡写回答:“干嘛这么问?”“你敢发誓不是你暗恋对象什么

的?发誓!”她这一本正经的我还真不习惯。“不是。”我尽量严肃郑重的回答她,她终于恢复

嘻嘻哈哈的样子,说:“说实话,你们看起来可不单纯哦。说着玩的,谁管你呀,走啦!拜

拜!”一蹦一跳上了楼。我觉得难受她这么说,女人认真起来没一个不麻烦的。

夜风吹的人很清醒,就有些心痛。我的眼前总是浮现你转身离去的背影,真好笑。我又想说

你了,你看你,总是静悄悄的,有时和你说句话都难,有时却罗嗦的要死,问起问题来没完没了

像我骗你似的;有时想你了半天却找不到你人,我不问你去哪儿你就永远不说,我偏不问,你又

怪我不关心你不嘘寒问暖;我几天不打电话你就生气了说我不喜欢你了,我真是,要我怎么解释

才好?最重要的是,你从来就不相信我。好不容易我说我喜欢你呀我最喜欢你了,你却说我不诚

恳,摆出一大堆道理来,说什么那个“最”字是最虚伪不过;好呀,等我有了其它的女朋友了,

我说我们就这么算了吧,你居然又不信,说不可能我不再爱你,一定是别的原因乱七八糟的说的

我头都痛心也乱了。现在想想其实我真的没骗你,我本来就不喜欢说违心的话,起码在我对你说

的时候,你真的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一年零三个月,我对你,不容易了。虽然我希望你能更开

朗些,比如和我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别不说话;也别总一个人待着,我知道你不喜欢和人打交

道,可那样总不好,脑筋会出问题的;有时候也别太认真……好吧我承认我是永远也放不下你

的,就像我以前曾经试过了多少次还是无法真的不理你,我也承认我这么抱怨是很肤浅幼稚的很

琐碎不像个男人,可我不知道还能怎么想,我不敢往深了琢磨我更喜欢轻轻松松的生活没有牵挂

爱一个人好累况且我也已经离开你了,我会慢慢习惯,就像人会长大,有些东西总该失去的,别

太伤心了。你也是。

我是在第二天早晨接到橙子电话的。我听到她声音就感觉你出事了,她是你最好的朋友。她

的声音很低沉,应该说,是阴冷。我迷迷糊糊。

……车祸……第七医院…………

我翻身下床,怎么收拾好冲出门外,怎么到医院的,我都没感觉,人跑起来也是轻飘飘,不

真实。车祸?!你怎么会……你看你我刚一不在你身边……

等我来到你的病房,见到橙子,才发现身上已经汗透了。冷汗。

橙子脸色苍白,看着我幽幽的说:“我只是觉得她这么想见你,就算是不好的结局也不该阻

止。如果我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我不会放她一个人走的……”

我喘着气,隔着玻璃,看到病床上静静躺着的你。白色的四壁,白色的窗户,阳光铺在你身

上,毛茸茸的很可爱。我轻轻问:“能进去吗?”

“可以,不过不能太久,她昨天刚动完手术,还没渡过危险期,还在观察。”护士小姐说。

我推开门,走进去。奇迹似的,你的头部只是额头缠着绷带,脸完好无损。我没有想过还能

这么近的仔细端详你。多久没有过了?不算长很柔嫩的睫毛,精致的眼线,高鼻子,小巧玲珑的

嘴唇,本来红润的颜色,现在是一片惨白,圆圆的脸,有点儿漂亮。我不知道对你,现在,是什

么心情。真的,我不知道,我只是一想到我曾经那么爱你,就心疼的随时会立刻死掉。

护士小姐请我出去,她要进行检查。我一声不响的退出,我最后给你一个笑容,和那天早上

的不一样,这个,是我心底的。

我还是希望你幸福的。

我和橙子,坐在医院的院子里。有很多病人在这里活动。一如春光明媚的清晨,生命的气

息,让人麻痹,让人温和的没有伤痛也没有感动。橙子的情绪好了很多,她突然对我说:“你要

回去陪你女朋友吧。她你就别管了。”我轻声问:“你也生我的气吗?”她没说话。

“我想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我满不在乎的抬头望望天空。

“可你还喜欢她的。”

我又一阵难过。“当然还喜欢,很喜欢,永远忘不了。但爱,爱已经不在了。”

橙子盯着我的眼睛,问:“为什么?”

“她不相信我,她从来就不相信我的任何话。我不能花我全部的时间只向她证明一个最基本

的事实,就是我喜不喜欢她,我不喜欢她我为什么还要跟她在一起?可她不相信。可能她其实是

相信的,但她一直这样问下去,不知疲倦,我自己都开始怀疑。”

“那是因为她爱你。”

“所以她只要爱我就足够了,她只在乎她自己,我是多余的,没有我也可以。”

“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橙子怨恨的看着我,“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承认她

很孤僻很偏执而且很自恋,很任性很自私,可是对她爱的人,她从来没有不在乎过!她从一开始

就是这样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喜欢她?!你想要的是一个一开始就完美的女朋友而已,不是一个你

用心去爱去改变去让她幸福的普通女孩!你喜欢她什么?外表?感觉?还是越了解越厌烦?!!

自私的人是你不是她!”

我无言以对。

橙子深深呼吸一口气,低下头,“你知道吗,她本来就是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她可以因

为别人一个微不足道的谎言,小到甚至不过隐瞒了天空的颜色,昨天吃了什么这样的事,因此而

不再信任那人的任何话。她总是一个人,一个人默默的喜怒哀乐,一个人伤感的快乐的心酸的无

聊的笑,无论什么时候。她对爱情本来就是不信任的。所以她从来也没有爱过谁,除了你,阿

文。我以为你能了解这一切,让她能像正常人那样去爱,可以快乐一点。可是原来你,也和其它

所有人一样看到的一样喜欢的原因也一样。对不起,我不应该怪你什么,更不该怪你不了解她,

你有你的自由,况且这样一个自闭的不正常的女孩,可我还是禁不住要去恨你。段吉和我,是什

么时候就在一起的朋友,只有我了解她,爱惜她,任她在我怀里哭。她在人前,恐怕只有一种表

情,就是微笑。我也不知道对她这样一个病态的女孩,怎么会这么的喜欢。我希望她可以幸福。

她在马路对面其实哭了很久,那不像是她对吗,那是她意识到要失去什么时才会有的表情,她根

本很少拥有过什么的吧……她就那样哭着走过马路,忘了看两边的车,连喇叭声都没在意……”

“她总是固执的认为自己形单影只,没有人爱。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很气恼但却不能解释,

长这么大,她身边只有我。相爱,简直就是个神话,可是就连你,也还是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和你走完这最后一程

    没有想象中离别凄凉的场景,多是出差或是旅行的乘客。想到这里,根本没有理由留恋。这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没有成片的楼房,却有宽阔的校园,并且身处城市里最繁华的街道,对于流浪,足够。一时间,那些过往的伤痛还没有忘却,一直在心里折磨着我,依旧生活在自己低调的忧…[查看全文]

  • 玻璃的感情

    夜茗常常问自己:在这世上,有玻璃做的心吗。直到遇见他----慕枫,茗告诉自己,她要为他打造一份玻璃的感情。他们在地摊上同时看中了一个用玻璃做的戒指。茗清晰的记得,他用他那如玻璃球般的兰色眼神凝视着她,轻轻的开口:“小姐,你不脆弱,所以你不需要玻璃”。…[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