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心碎了无痕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木子走出教学楼的时候,身后的灯光蓦地灭了。好久没有一个人单独走路,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奇走了有几天了呢。木子在心里默默算着……奇是木子的男朋友,到北京找工。木子在心里反复想着,可就是无法想清楚。

木子走出教学楼的时候,身后的灯光蓦地灭了。

好久没有一个人单独走路,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奇走了有几天了呢?木子在心里默默算着……奇是木子的男朋友,到北京找工。走了有几天了呢?木子在心里反复想着,可就是无法想清楚。

算了,算了,木子心里有点懊丧,奇是一个优秀的男孩子,会是个好丈夫但决不是个好情人,他一不在,木子就有放纵和堕落的欲望。虽然木子知道这种欲望是可耻的。

木子低着头,心里的思绪胡乱飞舞着。

“嗨”一声清脆的招呼声。是同班的芝,还有芝的不知道是第几任男朋友以及一个看不清脸庞的男孩子。木子笑了,芝的开朗前卫和闪电恋爱速度在整个系里都是出名的。

“去喝咖啡?”还没等木子推辞,芝已经挽起了她的胳臂。

四个人一块走路,并且是两男两女,有奇异的感觉,似乎理所当然的是成双成对,但同行的男孩子几乎没有说话,黑暗中只听得到芝大声的笑,木子的心在这种放恣的笑声里有点冷冷的悲哀,并且为自己的无法放纵而羞愧着。

咖啡屋里已经没有人了橘黄色灯光里弥漫着轻柔的音乐,是极暧昧的那一种,木子品着咖啡,苦苦的,同行的男孩子依然没有几句话,隐约中木子只感觉到一张苍白的脸。

再想那个晚上的时候,木子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回的寝室,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无缘故的,木子的头就靠在了一个陌生的肩上,许是一杯淡淡的红葡萄酒的作用吧。而其实谁也没有醉。

他叫米。

米说不上帅,只是有成熟男人独有的细心与体贴,木子记得走出咖啡屋的时候,在路上,芝和她的男朋友走在前边,米在自己的旁边,不自觉的就为木子挡住驶过的汽车扬起的尘土,这样的微小地方,奇……奇是永远也注意不到的。

木子那晚躺在床上很甜蜜的睡着了,完全没有想到米会在第二天晚上打电话给她。电话中米的声音带点磁性,让人无法拒绝。也许是给自己找借口吧,木子不禁笑了。

一切都以俗套的方式进行着。他们又去喝了咖啡——只有他们两个人。

没有了芝的笑声,木子的心里有点发慌,她知道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然而她还是没有后退,毕竟,米是一个容易让人心动的男孩子。

黑暗似乎格外的猖狂,浓的几乎看不到彼此的脸,米的声音好象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木子什么也听不见,只感觉到米的手指,冰冷,修长,有点象女孩的手。

其实那时木子还不知道米的名字。但越是让人无法把握的越容易让人想去把握。就象爱,有时并没有爱,只是征服的欲望,只是一种盲目。

后来木子才知道了米的大部分事情,知道他是和自己同年级的,计算机系,家就在这个粗犷的北方城市,然而他是自由的,爸妈在南方工作。

他是自由的。木子想,而自己却是有了奇,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的脑中闪过了芝的样子。

木子再见到奇的时候她正在靠在米的肩上大笑,已经记不得是米讲了一个怎样的笑话,在木子笑到最高潮的时候,她看到了奇愤怒的脸,于是木子未扬起的笑声全停在了半空中。

奇对着米举起了手,然而木子却悲壮的挡住了米,一切都象在演戏。

后来听说奇的工作定在了北京,木子表面上一笑置之,心中却有点怅然若失。她现在记起了奇的种种琐碎的好处。

木子对奇的最后一句话是在七月刺眼的阳光下匆匆的一声再见。甚至没有来得及握一下奇的手。

奇后来消沉过一段,那是让木子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一段,然而时间不长,奇便恢复了正常,并且在工作上做的很出色,出色到木子都想不到是奇做出来的。感情上的挫折是完全可以作为一个男人奋斗的理由的。

再后来奇就有了新的女朋友,据说很幸福。而米会在周末的时候带木子到他的家过夜。

日子过的飞快,那年的夏季似乎来的格外的早,木子和米也要毕业了,还未到六月,阳光已经有点让人受不了,木子和米携手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总是无缘无故的会想起北京的奇,女人总是带点贱的,木子想。

找工作的高潮来了,然而米依然对他们的未来没有任何表示,木子有点着急,然而米是无法逃脱的,因为木子坚信他只有自己一个女朋友,并且能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过了。

那一段的天气总是闷的很,加上找工作带来的各种情绪,大家似乎都有点神经兮兮的。

而那一天的天气似乎更闷,木子看了系里宣传板贴的各种用人广告,有个公司是深圳的,待遇很好,木子想是该和米说将来的时候了。

她走到米的家门口的时候,心里浮现的是一个温馨的小家庭,木子不自觉的就微笑了。木子甚至在推开门,看到米和芝在沙发上接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

米有点惊慌,芝却象是什么事情也没有似的,拢了拢头发,起身走了,临走的时候似乎还对木子笑了笑。木子手里的各种招聘广告飘然而下,散了一地。她的眼泪静静的流了出来。木子没有听米的解释,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一切都很清楚。

木子走出米的家门时,外面骄阳似火,烤的人心里热辣辣的。她在阳光里走,觉得自己整个的都被融化掉了,似乎也成了一缕阳光,一缕焦渴、干燥的阳光。

米在她的身后追来,然而他并不说话,只是跟着木子静静的走。

一直走,一直……天已经黑了,是到了和米初识的咖啡屋,木子记起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夜晚,还有奇。

然而追上来的是米,不谈未来的米。

米的手指在这样的夏季却依然是很凉,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但是木子并不恨芝,只恨米……或者是,谁也不恨,只是讨厌自己的受伤。木子心中有一点冰凉的东西涌出,咸咸的,涩涩的。

难道一切都是错误?

被米牵着手在黑暗里行走过无数次,但这一次是不同的,是开始的开始,也是结束的结束。

一阵风吹来,有叶子落在米的浓密的头发上,木子忍不住就习惯的伸手去替他拣,米捉住了她的手,放在了唇边轻轻吻着,也只是一种习惯么?

“有完没完?”木子低低的说,她知道自己已经原谅了他。

“有完的,木子,有完的,马上就完……我毕业之后就去深圳……”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深情,然而每个字都狠狠扎在木子的心上。

可恶的人!

他原来就打算要去深圳的,但是在他的未来里,却没有木子的任何位置。虽然现在他把木子拥抱在怀中。

木子想挣扎,然而心中却越来越软弱。她真的希望自己糊涂一点,但是彼此都清楚对方的清醒。

米走了,这个城市其实也就已经空了,但是木子固执的守着那种感觉——凄绝美绝的感觉。于是木子留在了这个北方城市工作,对于木子,她别无选择,只想要一点关于米的纪念,直到那时,木子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浪漫主义者。

木子后来自然是会变俗的,变为一个斤斤计较,爱说是非,整天只是谈论油盐酱醋的女人,变为一个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男人隐私,女人隐私,以及男女之间隐私的女人,或者原本她就是一个俗气的女孩子吧。据说她和领导的儿子结了婚,生活过得很好,除了常吵架之外,要什么有什么。

你如果向她提起奇,木子会问奇是谁。

至于提起米,是一个很滑稽的问题,但是如果你一定要问她和米的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木子会眨着自己秀而长的眼睛,想上好半天,边敞开衣襟给孩子喂奶边回答说大约是在夏季吧。

于是我发现心碎了其实无痕。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追梦的公主

    这是每天最空闲的时段,她可以把BillieHoliday的歌声开得好大,然后攀着那哀伤的慵懒嗓音掉进她的梦里。清秀甜美的BillieHoliday一生遇见了好几个王子,可是在还没来的及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之前,王子又都变成了青蛙。即使唱着最轻松快乐的歌,她的声音仍有着淡淡的…[查看全文]

  • 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作者:叶梵中午出去吃饭,阳光明媚的耀眼。穿过马路,就看见对面那家鲜花派送店生意红火,忽然想起自己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给人送过花了。不想小打小闹了几年下来,对她的感情越发的深,竟有些离不开的意思。情人节那天,我忙着送花,订位子,买电影票。…[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