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邪魔道之红颜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一八月十五-扬州。然而圣洁的她绝不会想到今夜的扬州城竟会视她若无物。遥不可及、毫无情感的冷月哪及得上活色生香、温柔可人的美人呢。今夜的扬州绝对不属于月亮。

八月十五-扬州。

今晚的天实在是很赏脸,漆黑的穹幕不挂一丝乌云,满天的星斗也识趣地收敛了许多,惟有那熟悉的月亮显得分外地圆,充分挥洒着冰轮的气魄。因为今天是月亮的节日。

今天的夜是属于月亮的,今天的夜月亮才是唯一的主角。

然而圣洁的她绝不会想到今夜的扬州城竟会视她若无物。

遥不可及、毫无情感的冷月哪及得上活色生香、温柔可人的美人呢?

今夜的扬州绝对不属于月亮。

巫山行雨庄。

巫山行雨庄不在巫山在扬州。扬州城中最具规模的建筑物不是江南布政司的府邸,却是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巫山行雨庄。

巫山行雨庄不是钱庄,更不是饭庄,而是妓院,扬州城中最大的妓院,也是扬州城中唯一的妓院。扬州本有妓院大大小小八十三间,自从这巫山行雨庄的出现,所有的妓院在短短两个月间全部关门倒闭,因为巫山行雨庄里有最醇的女儿红,绝不兑水;有最美的姑娘,绝无庸姿俗粉。

"十五中秋夜,巫山行雨庄。

仙子月中来,客死云烟往。

佳人数不尽,美酒频举觞。

千金拔头筹,同赴温柔乡。"

这首歌谣一个月前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江南。只要能在八月十五中秋之夜出价最高的客人就能同广寒仙子共渡一夜良宵。

一霎间整个长江以南稍能报的上名儿的人物都蜂拥至了扬州,一时间扬州城内公子商贾、宝马雕车,蔚为奇观。

今天就是八月十五。

入夜后的扬州意料之中的失去了往日百家争鸣的繁华。惟有忘蜀街的巫山行雨庄集三千宠爱在一身,早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闻风而来、趋之若骛的人中十有八九不过是来碰碰运气,能否侥幸得窥芳容、一饱眼福。至于"千金拔头筹"云云,宛若天文。

因为今夜这巫山行雨庄的入堂彩要得实在太高。

今天的入堂彩是--五万两白银。而且只收现银。

十两一锭的银子你若没有白花花的五千锭休想使守门龟奴朝天已久的眼睛往下挪移半寸。

五万两白银,实在不是个小数目。它至少可以包下五百位上等的妓女或是买下三四间三进三出的妓院,甚至可以使数百个穷人过上一辈子。

而现在这五万两白银只能用来迈进巫山行雨庄的门。

除非有人家中的银子已多到十辈子也用不完。

有!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普天之下人咬狗的事也已层出不穷,这肯花五万两白银进门入堂的人自然也有。

雾绕厅。

厅中原有的桌椅早已撤去,换上了两张红木雕花案。案上呈满了珍馐美酒,这酒菜正是用来招待那肯散尽千金只为登堂入室的贵宾。

不多不少,正好两位。

左首的那个白白胖胖的一堆,屁股堆在椅子上,一层一层的肥肉叠加上去。在最上面的那堆肥肉里,裂开一些缝隙孔洞,眼不是眼、齿不是齿。若不是穿了身名贵的苏绣,若不是十个指上均戴着硕大的戒指加以区分,实在很难分辨出人型。

而他却拥有整个洞庭湖方圆五百里的土地及两广八成以上的酒楼客栈、赌档妓院。

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那种绞尽脑汁、费劲心机将十文变百文的商人。

庞三,庞三公子。

这位庞三公子正用他看似轻轻一捏就能接出满手油的右手握着同样油水十足的猪蹄忙得不亦乐乎,另一只手仍不忘在身边的陪酒姑娘的身上蠕动着。

右边的那位却要气宇不凡得多,年近五旬仍旧昂藏如松。那双眼睛就如同空中的夜枭,仿佛可以洞穿一切。那双眸闪耀出摄人的光芒,酿出逼人的气势。

自从二十年前九州七县七十二联营商号"富贵在天"的总掌柜欧阳欢颜携美追随邪侠高明而去,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就是这位夕日天下镖局的副总镖头。,今日九州七县的首富--火眼金睛兽项森。

他喜欢一切最好的东西,他穿的是苏州乌衣巷小针绣娘的手艺,他的鞋是大名府登云舍的活计,甚至他身上的一切装饰珠宝都出自徽州的琉璃红楼。他窖藏最醇的酒,怀拥最美的娇娘。

所以今夜的广寒仙子他势在必得。

他们都是带着现银来的,一箱箱的白银在他俩身后垒起一座高墙。

二位的手没有闲着,眼睛更没有休息的道理,仿佛有条看不见的线将二位的目光聚在同一焦点上。

厅的中央用十六张圆桌拼成一处高台。台上八位舞妓翩翩起舞,婀娜多姿、尽显妖娆。八位舞妓不仅舞技出神入化,就是那可人儿也个个国色天香,任一位放入其他青楼皆可高挂头牌,保天天满座、财源广进。而这巫山行雨庄却能独拥八位登台献舞,纵比起当年盛唐时霓裳羽衣也不遑多让。活色生香、秋波流转,直舞得台下诸位春情荡漾、心花怒放。

此时若还有谁能强忍着使目光偏移半寸,一定是傻子。

月已当空。此时的月儿正是今夜中最圆、最亮的时候。

台上舞撩人,台下酒盈樽。

人虽未酣,心已半醉。

"铮--"

一声琴音划破这柔情醉意,空灵宛若来自天际。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声音平淡、缓慢而柔和,但仿佛有种魔力,能盖过这艳舞欢歌,直击在每个人的心里。

"月出皓兮,佼人浏兮。舒忧受兮,劳心操兮……"

慢慢地,耳中只剩下这歌声、这琴音。尽管台上舞妓依然舞得正欢,尽管身边陪酒的女妓依然在娇笑,尽管龟奴仍在不停地劝酒,尽管……然而,耳中似乎只剩这空灵而幽远的琴与歌,再也容不得世间一丝尘埃,因为心已如灵台,耳已似明镜。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天绍兮,劳心惨兮。"

目光轻而易举地移开,又不由自主地落在二楼回廊的角落上。握着酒杯的手异样地横在胸前,台上的美人艳舞早已抛诸脑后,心中充斥的是悠扬的琴声音,脑中回荡的是祥和的歌声,眼中深深印着的却是那操琴的歌者。

这首歌出自《诗经》,名为《月出》。本是描绘月色中风姿绰约、神态娴雅的美人形象。而现在这美人正活生生出现在众人面前,哪有不动人心魄的道理。

其时月已高悬正当空,月光透过天窗洒在那美人身上,淡淡的,宛若披上了一件银纱,更显圣洁高雅。

歌已唱完曲亦终,那美人正款款笑望着楼下的众人,便似有一股春风从美人眼中流出,说不尽的妩媚。

楼下,数十对目光凝望着那美人出神,每个人的心忽然都剧烈跳动起来,无论喝酒的大爷还是身后的家奴,都沉醉在这绝世丽容之下,便似中邪昏迷一般,人人都呆住了。

忽听得"当"一声,项森手中的酒杯跌落在地上,杯中的酒洒了一身,却浑然不觉,摄人的眼眸呆呆地望着楼上的美人。每一次与美人的目光相触,心中便有一阵悸动,只觉那美人实有千言万语要对自己说,当真是风情万种。

"咳咳,诸位大爷,这位便是今夜的广寒仙子,年方十八,还是个雏儿呢!待会儿,哪位大爷出价最高,便能拥香入怀,共渡一夜良宵。"

不知何时,老鸨出现在那美人身边,一番话将楼下众人从九霄云外拉回现实中。

只有"千金拔头筹",才能"同赴温柔乡"。

台下响起一片"啧啧"之声,这才好不容易使庞三公子回过神来。可那凸出眼眶一半有余的眼珠却怎么也收不回来了。

庞三抹了抹口水流个不停的嘴角道:"娘西皮,这广什么子竟是这么风骚的小娘们,快卖快卖,娘西皮,早完早睡觉,老子可等不急了,娘西皮。"

"哎哟!大爷,瞧把您给急的,这就开始了,就开始了。"

老鸨堆砌起满脸的笑容:"二位大爷,请出价吧!"

"十万两!"庞三摸着身边的姑娘,啃着手中的猪蹄,盯着楼上的美人。

项森悠闲地喝了一杯酒,举起一根手指。

"一百万两!"身后的家奴叫道。

一根手指竟是一百万两。

猪蹄掉在了地上,庞三爬上了桌。

"你……你……娘西皮,二……二百万两!"

五根手指。

庞三的脸上沁出了一颗颗的水珠,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油水。

"好……好……老……老子,五百……五十万两。"

七根手指。

庞三筛糠似地抖个不停,脸上的油水在肉缝里汇成了小溪。配合他抖动的是在他身下的长案,"吱咯吱咯"响个不停,已是不堪重负。

"七……七……七百五……五十……万两!"

那神情就像是要了他的命。

一根手指。

项森这次举起的竟又是一根手指。

庞三如释重负,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汗。

"一千万两!"

咣当!

蒹葭小舍。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一间很雅的小舍。

墙上挂着唐寅的《簪花仕女图》,几上燃着上等的寒山月引香。

桌上点着一支红烛,照亮了两碟小菜一壶酒。

"姑娘真是貌若天仙,仿若月中嫦娥、水边洛神。"项森陶醉地嗅着美人的发香。

美人依偎在项森怀中,纤纤玉指划过项森脸庞、颈项。

项森顺手接过羊脂白玉般的美人手,美人的右手的中指上戴着枚戒指,细细看来,竟似猫儿的眼珠,隐隐泛着绿光,鲜活欲滴、活灵活现。

项森饶有兴趣地把玩着这枚戒指:"好特别的戒指。"

美人娇羞地从项森的十指关抽回右手,又浮上了他的脸际,慢慢抚摩着。

"这是家传之物。"

项森受用之至,眼角、嘴角荡漾起片片笑意。

"哦!姑娘香生何处?"

美人十指纤纤掠过他扬起的嘴角,轻抚着他的颈项。

"妾身燕然山石铭府游家人氏。"

"白衣孟尝游刃正是家父。"

笑容凝结在半空,项森如电的双目陡然怔在那里,摄人的光华正慢慢消逝。瞳孔放大,一张英俊的脸已成酱紫色,笑意未收的五官可笑地扭曲着,火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一只烟燃尽一生思念

    吞吞吐吐中,卿的温软甜糯的舌,被他轻轻含在嘴里,与他的舌纠缠在一起。与卿在一起,他的快乐登峰造极。他的身边有太多的女人,都是对他有所图的,主动的投怀送抱。于卿,他略略感觉不同的是,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查看全文]

  • 飘落的白玉兰

    飘落的白玉兰作者:佚名一觉醒来,屋子黑黑暗暗的。点点的鲜红漫了出来,知道自己还是醒着的,很清楚地回忆着一些美伦美奂的谎言,却硬装得若无其事。打开了电脑,漫不经心地翻起以往谈话的记录,飞扬的文字在屏幕上跳舞,看得我再次泪流满面。过去星星点点温情的画面,…[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