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酒·水·爱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遇到冉的时候,我还没有从失去晟的绝望中恢复过来。他最爱带我到上海大大小小的酒吧去品酒。我直直地站着,没有吱声,生怕动一动就会诱发无可抑制的悲哀。我的眼泪没有能够留住晟。

遇到冉的时候,我还没有从失去晟的绝望中恢复过来。

晟是我的初恋,我爱极了他。他最爱带我到上海大大小小的酒吧去品酒。他总说,人性如酒性,酒品表人品。他的那一套"酒论"我不懂,但我爱听他说,看他陶醉,然后就着他手中的小酒杯浅浅地抿一口。晟是非常忠诚的"寄托(GRE和托福)"一族。恋爱四年后,他终于成功地飞向太平洋彼岸。在机场,他异常温柔地抚着我的长发,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些逻辑混乱的话。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始终望着登机口,微颤的手指弄乱了我柔顺的长发。我可以想象他的视线是怎样穿越太平洋,到达美利坚那个世人所谓的"遍地黄金之地"的。我直直地站着,没有吱声,生怕动一动就会诱发无可抑制的悲哀。登机前几分钟,晟终于感到了我的异常,他轻轻地拥我入怀,说:"可儿,等我--我还要和你一起去品酒……"一句话,击溃了我的抵御能力,我伏在晟的肩上,眼泪一点一点涌出来,打湿他的外衣。

我的眼泪没有能够留住晟。登机前晟匆忙地在我凌乱的头发上吻了一吻,不顾我的柔肠寸断毅然决然地离去了。我双手环抱着自己,就象搂着一个无助的婴儿,在侯机大厅里泣不成声。晟的吻还遗留在我的发间,晟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可是晟……已经飞走了。我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他临走前说的话:"可儿,等我……"

半年后的一个晚上,我到迪士高跳了个通宵。迪士高光怪陆离的气氛和极具震撼力的强节奏强烈地刺激着我,那些迪士高舞者夸张的动作和不时的尖声呐喊诱惑着我不断投入其间。天将明的时候,我已筋疲力尽。走出迪士高,外面下着大雨,我没有带伞。清晨的路上很难拦到出租车,而公司一早要开一个重要会议,员工必须以体面的形象出现。我只能选择冒雨回家。冒雨跑在路上,忽然想起什么,摸出一封信,投入路边的一个……垃圾箱。是晟的来信,头一天收到的,里面写着:"……可儿,忘了我吧……"。

其实我的爱情在晟的飞机升空时就已经一去不返了。

实在没想到自己是那么弱不禁风,淋了一点雨就发起高烧。躺了半个月,烧退了,工作也没有了。人们总说,上帝是公平的,当你的一扇门关上了,他一定会在别处开一扇窗。我苦笑着:上帝?没有上帝!即使有,也肯定是个偏心的家伙。否则,为什么不带回我的爱情却带走了我的收入?

我过了将近半年很荒唐很颓废很封闭的生活:没钱的时候关在房里不吃不喝不眠地为杂志社写一些无病呻吟的稿子,写得蓬头垢面、双眼凹陷,写得筋疲力尽、全身虚脱;一旦拿到稿费,就到楼下的小酒吧中买醉,独自一人窝在酒吧最阴暗的角落,一杯接一杯灌着"血腥玛丽"--与晟在一起时最常喝的那种,直到深夜才踉踉跄跄地勉强支着沉重的身体爬回那间窄小的阁楼。日复一日,我的生活没有阳光没有希望没有清醒,有的只是伤痛,无尽的伤痛。而我,深深沉浸在这种伤痛中无法自拔,不愿自拔。

又到情人节,小小的酒吧间里也毫不例外地挤满了成双成对的情侣。触景伤情,那天我比以往哪天都喝得多。眼前往往来来的人影由清晰到模糊到再也辨不清,我连续一杯接一杯叫"血腥玛丽",狠狠地灌下肚子,辛辣的酒精灼烧着我的舌头我的胃,只有这时心中那种紧扭的痛才稍稍减轻。"酒保,再、再来一杯……"我口齿不清地叫酒。"小姐,我们打烊了。请明天再来吧。"年轻的酒保小心翼翼地回绝了我。"打、打烊--了?"我昏昏然抬起头,酒吧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什么时候散了:"哦,打烊了……!"我费劲地掏出钱夹,付了酒钱想走。不知怎么搞的,脚在哪儿拌了一下就摔下去了。我挣扎着想重新站起来,可是手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根本不听使唤。有一双手伸过来将我扶起,我却自顾自地傻笑着:"我--没事,能自、自己走……"一边说一边试图推开身边那个人,而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法独自站稳。一番挣扎,我们出了酒吧。寒风一激,胃一阵痉挛,我"哇"地吐得天翻地覆……

………

晟回来了,我兴高采烈地到机场接他。盼星星盼月亮盼回来的晟却看也不看我一眼,眼中只有他身边的那位金发碧眼。我急了,大叫:"晟--"一叫,叫醒了--原来是场梦!我浑身冷汗涔涔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头痛欲裂,口干舌燥。使劲想了想,依稀记得昨晚喝了许多酒,后来发生了什么以及自己怎样回来的,我一概记不起来了。喉咙实在干得发痛,胃也灼烧得厉害,想到厨房倒水喝,无奈全身软绵绵,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正打算强忍干渴,一转头:床头柜上赫然摆着两瓶纯水--什么时候买的?不及细想,匆匆打开一瓶就喝。半瓶纯水下肚,灼烧感缓和了许多。这才发现床头柜上还有一张纸条:"酒能伤身。少喝酒,多喝水。另:衣服是我的妹妹替你换的,请放心。"署名是:冉。低头看看身上的睡衣,再看看手中的纯水瓶:想必这纯水也是那个什么"冉"买的。我将瓶中剩下的纯水一饮而尽,长长吐了一口气,甩手将空瓶扔进墙角的废纸篓。心想:真是多管闲事。

话虽这么说,毕竟人家帮了自己,况且行事还挺正人君子的,我没有理由不谢谢人家。于是,调理好身体后,我依纸条上的电话号码给这位"冉"打了个电话,表达了请他们吃顿饭以致谢的意思。见面地点定在那家小酒吧。

约定的时间到了,我不紧不慢地来到酒吧。一进门就看到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一男一女,女孩蛮清秀的样子,好像还是学生;男的其貌不扬,但还算得上文质彬彬。我走过去,问道:"冉先生?!"对方连忙站起来,握手。几句寒暄之后,我客气地将菜单推倒他们面前,请他们点菜。自己则对服务小姐说:"先来一杯'血腥玛丽'--你们二位喝点什么?"那位冉先生止住服务小姐做记录的动作,看着我,认真地说:"请给这位小姐一杯纯水,我们两位也一样。"我皱了皱眉,刚想反对,想起纸条上写的话,暗暗好笑,便不再反对。冉解释道:"空腹喝酒不利健康,容易造成胃溃疡。饭前慢慢喝几口水能够帮助唤醒胃……"纯水上来了,我喝了一口。也许纯水真有开胃的功效,在等待上菜的时间里,我感到饿了--这可是半年来破天荒的事情呀!肚子越来越饿,菜还未上来,我忍不住端起杯子大大地喝了一口,还未咽下去,只听冉说:"饭前不要喝太多水……"我满满一口水含在口中,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尴尬地张大眼睛瞪着冉,心想:"早不说迟不说,这时候说,烦不烦?"看我怒目圆瞪、欲说不能的样子,冉居然笑了出来。本待发难于他,给他的笑声一冲,我为自己差点失礼红了脸,只好讪讪地将水咽下肚作罢。

吃饭的当儿,我了解到:冉是一名医生(难怪!恍然大悟之余,我在心中啧啧不已);他的妹妹,秀秀,还是位大学生。上次冉陪秀秀到酒吧做一项社会调查的时候,正好看到我酒醉摔倒的情境,于是,用秀秀的话说,"哥哥赶紧抓住这个绝无仅有的机会,表演了一场现代版的'英雄救美'……"这本来就是一件糗事,再给秀秀这么一渲染,我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偷眼瞧冉,他竟也给妹妹这一通玩笑闹了个大红脸。吃完饭,秀秀提议到公园划船。我看天气不错,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欣然答应同往。

一行三人到公园,租好船,临上船时秀秀却连连跺脚,苦着脸说约了老师讨论社会调查论文提纲,"怎么办?划不了船了"。还没等我们劝慰的话出口,她的表情就变得阳光灿烂了:"没关系,下次还有机会--哥,你陪可可姐划。反正已经租了,可别浪费了哦--"话音未落,人已经跑出老远。冉无奈地望望她的背影,再望望我,欲言又止。我笑着学秀秀的话:"反正已经租了,可别浪费了哦。"说完,自己先跳进小船,冉也跟着跳了进来。

冉将小船平稳地划到湖心,停了浆,让小船随意飘着。初春的阳光轻轻笼在身上,温暖柔和;湖面上有一点微风,柔若无力,只能掠起我鬓边的发丝。明明没喝酒,我却分明醉了。湖面粼粼波光,很诱人,忍不住将手伸入,嗬,还挺凉的。我拂弄着闪闪波光,就象一个和自己影子做游戏的三岁稚童。抬头,却发现冉看得饶有兴趣。有点儿窘,掩饰道:"这水……对了,你好像对水很有研究。"冉把刚才在岸上买的纯水递给我一瓶,自己也打开一瓶,喝一口:"研究谈不上。你觉得这水味道如何?慢慢品,别急着回答。"我低头啜饮一口,含了一会儿,缓缓咽下去。初时感觉淡而无味,稍后口腔中却渐渐弥漫开一丝甜津津的味道。如实说了。冉的嘴角微扬:"这就是了。水本来是无味的,慢慢地品,却品出了味道,这便是'回味'了。我本来也不喜欢喝水,一直用饮料或酒代替水,觉得饮料和酒刺激、口爽,味道也很好。喝的时间长了,却发现饮料和酒不能解渴,而且会越喝越渴。一喝完,那些入口时的刺激、口爽和很好的味道会很快消失,根本经不起推敲,更不容慢慢'回味'了。……"

我安静地听着他的"水哲学",感觉很新奇。

"……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择了纯水。……可以没有饮料没有酒,却不可以没有水。……就是这平时根本不被人注意的水维系着生命的出现和发展。你说,水重要吧?!"他转头望着我,继续道:"每一种液体都有自己的性格,时尚饮料使人沦于盲从,酒精表征冲动与热情,而水……水是平凡中不平凡的体现,就象生活,很平常是吧,可你愿意去品就总能品出点东西来……"

冉的"水哲学"折服了我,所以当他再次提出约会时,我没有拒绝。冉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快乐健康就是他人生目标的全部了。和他在一起,我获得了一种来自简单的快乐,这是和晟在一起时没有的。我跟冉说了全部晟与我的往事。原以为冉会介意,可是说完的时候,冉紧紧地将我揽在怀里,心疼地说:"以后,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我以为这是上帝为我开的那扇窗,我以为我可以将晟变成记忆,和冉这样简单、快乐地过生活,直到地老天荒。可是,没有上帝!即使有,也肯定是个偏心的家伙。

冉和我计划"五。一"结婚。购置结婚用品的时候,遇见了晟过去的朋友。他祝福我和冉,我敏感地察觉到他眼神中的复杂。终于我知道了晟到美国不到半年就出车祸失去了双腿……

我推迟了婚期<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修不好的自行车

    整天骑一辆半旧的自行车上下班。“瞅了一眼他的自行车,我接着说:“把你的老爷车修一修,整天咣当咣当响,也不嫌吵。“过了几个月,还真遇到一个女孩。看见他还骑着那辆破自行车,我便骂到:“都搞对象了,还骑这车,抽时间修一修。…[查看全文]

  • 追逐爱神的勇士

    绝代佳人幽居深谷,追随勇士不畏辛苦,披荆斩棘三并两步,也只为鸳鸯不独宿。在爱的世界里没有男人也没有女人,只有勇士与懦夫,“等爱的永远是懦夫,追爱的永远是勇士“。对大多女孩来说这可是一份可欲不可求的工作,当然莉并不是不喜欢这份充满刺激与新奇的职业,而是…[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