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旧了心言,误了心语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九名是一个冰冷的数字,更为冰冷的现实是,那些名字中有一个叫作馨香。有的人,比如阿诺,习惯把失恋当作最新上榜的流行歌曲,今天与彼分手明朝即携新欢言笑晏晏共进烛光晚餐。阿诺曾笑我太笨:这个世界谁将是谁的最后。我永远也忘不了馨香在车窗破碎的玻璃中那张绝望的脸。

这一生给我至大打击,就在去年,屋前泡桐花开得正急的四月。

从广州到长沙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

报纸上说,死亡人数高达九名。

九名是一个冰冷的数字,更为冰冷的现实是,那些名字中有一个叫作馨香。

我曾与这名字的主人,朝夕相对整整八年。

那是我女友。

我一直没能从悲痛中恢复过来。

表面上我依然冷静严肃,每天夹着公文包去律师事务所。

他们都说从事法律行业的人都很理智,我想我其实不是。不过我宁愿表现镇静,以免是非在我耳际杂草丛生。

但是打击太巨大,一到夜里我就找机会酗酒。

那种液体总在我发抖时给我温暖及力量。

虽然酒醒之际,那疼痛感依旧新鲜。

有的人,比如阿诺,习惯把失恋当作最新上榜的流行歌曲,今天与彼分手明朝即携新欢言笑晏晏共进烛光晚餐。我做不到,我从小做事就太用心。因为用心,我对每一个生命的结果都固执。

阿诺曾笑我太笨:"这个世界谁将是谁的最后?听我的话--呼吸,深呼吸,再用力深呼吸……嘻嘻,否则怎会有新生活?!"

他把"新生活"咬得很含糊,他的笑容也很诡。

可是我不是他,我不是任何人,我只是我。

那天下午我独自逛街。

路过展览馆,目光为巨幅摄影广告吸引。

背景是茫茫云海,群山深浅排列。焦点是悬崖下一朵因风吹折萎顿于地的月白野花。

那花蕊虽然很小,却是一张人脸,充满了恐慌、绝望。

我的心被狠狠地砍了一刀,竟疼得低头怔忡一瞬,掉下泪来。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疼痛与恐慌的表情,有时候,我们的无能为力与努力无关。

我永远也忘不了馨香在车窗破碎的玻璃中那张绝望的脸。在新闻照片中她的嘴无声地张着,张得很大,象在喊一个人的名字。

我一直都在想象那声惨厉的流失于时空的尖叫声。很多次都会被惊醒,坐在床上满头大汗地喘气。

人生真是惨厉无比。

我未再犹豫就进了展厅。我是冲进去的。

花蕊中的人脸,不过是暗房中的摄影后期制作。

但那张脸仍是独一无二,化成灰我也认得是馨香的脸。他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做?半空中那幅广告凌空压下来,令我几乎窒息。

也许是我太急切了,迎面就与一个女子撞上。她手中的摄影展览资料散了一地。我帮她拾起,奇怪她为何静静地未曾大呼小叫。

"对不起。"我把最后一份资料递给她。

她嘴角弧出一朵美丽的微笑,耸一耸削肩,手臂滑出一个优美的姿势,示意我随意观看。

我没有心情看墙上的照片。虽然它们可能都是杰作。

找到工作人员,还没有开口他就暧昧地笑:"又是一个找签名为借口约会的?作者就在那一边嘛--"他往展厅左角指过去。

指尖的方向居然是那个被我撞倒的女子。

我冷静地自公文包中取出一份发黄的旧报纸,指着一张残酷的照片提醒她:"马上撤了外面的那幅广告好吗?我想你必须等着法庭的起诉书了。"我把名片递给她,掉头就走。

她睁大眼睛愕然的样子并未令我心软。

并不意味着一个美女便可以享受整个世界的特权。面对死亡这个世界却没有给馨香特权。

至少法律条文上没有这样说。

隔天我去理发。

三千烦恼丝是谁说的?我就喜欢理发,所以头发从未超过一寸。

虽然说烦恼还是每天在头上不断地生长。

一边理一边跟阿诺发着脾气,他倒是耐心好,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揪着我的脖子问"她漂亮吗?"

我想了一想,老实承认:"她的小腿很美。"我没敢说是因为我和她一起弯腰拾资料时注意到的。

"是一场艳遇。"阿诺点评。

我横他一眼:"可是她再没有与我联系。她不怕与我打一场官司吗?"

"也许今天回去她就在你家门口了,哈哈!"阿诺恶意地笑。

我气得扭头掐他。

可是我忘记了他手中的剪刀,那把锋利的剪刀。

知道吗?那以后我的头顶就有了一个缺口。

阿诺向我发誓他会想法为我设计一个发型掩蔽好这个缺口,但我飞也似地逃跑了。我很怕改变,尤其是,阿诺虽然自称本城第一剪,但他手下那些恐怖的新发型我从来没有看懂过……

很多新事物我都不能接受。

阿诺曾说我错过了许多美好。也许他说得对。我是一个太恋旧的人,根深蒂固。

回到家中,我没有等到意料中应该会来的电话。我记得我给了名片给她。

她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

不过我有她的资料。她只是一个叫心香的摄影记者。我想这一定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子。没有几个平头整脸的女子肯甘受风霜的,摄影不是一件风雅事。

我靠在桌边整理文件,心不在焉地想,下一步,会是怎样的一步?

我想不到。我的想象力一向就不太好。

不过我还是决定,不管怎样,我要努力维护我的馨香。

馨香不是这个世界的了,她现在,只是天使,只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一连几天我都心不在焉,发传真发错了单位,查资料总是找不到需要的那一行。就是复印,也会把纸的背面放在灯光下。

而和客户谈天,我只会把眼光放在桌上的笔筒上。

"咦,笔筒上也有法院判决书吗?"主任好奇地拿走我的笔筒,不悦地提醒我,"你今天怎么了?会不会不舒服?"

感谢这个世界上有不舒服这样没有法律根据的借口。

我匆忙告假出来。

天气很好,这个城市没有战争的威胁,也没有天灾人祸,超级市场里挤满了以为货品不要钱的人们,而外地人在提着沉重的旅行包东张西望,仿佛找不到人生的落脚点。

我为什么心情低落?呵馨香你在天国看着我么。

我赶到展览馆去。

但展览厅空了,只有雪白的墙壁无辜地包围着我。灯光也暗了,前两天才轰轰烈烈的摄影展,就这样消失。

再无痕迹。

那里的工作人员都很忙,一个一个指手划脚地指挥工人在搬运纸箱,准备下一个主题的展览。是一次他们称之为前卫的雕塑展。

一小团类似于钢丝清洁球的东西从纸箱里面掉出来,披着长发穿着穿孔牛仔裤的艺术家大声嚷嚷:"喂,小心一点,这是艺术,艺术!懂不懂?"

我把手插在口袋里耸耸肩。转头离开。

我是真的不懂艺术。有时候我对这个词很反感。相对法律而言,这个东西没有一点凭证,谁会证明你就是艺术?唯一的办法就是你赶紧弄一个艺术的帽子。

尤其反感他们习惯从舌尖上溜出来的一个词:震撼。这个词,比"懂吗"更让我好笑。不,我不震撼,但我优雅地活下来了,呵呵……

走了好长一段路我才发觉,我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谢天谢地,我没有不舒服,我不会去看医生。

我走到家的时候,天色暗了。

竟不知不觉在街上独自逗留了三个时辰。

时间真的很快呵,一转眼,馨香,你离开这个楼群竟有一年了。而我,却还固执地以为你会在门口,嘟着嘴告诉我又忘记要带钥匙……

我取出钥匙开门,突然一个人影闪过来。

我惊呼,才发现是那个叫作心香的女摄影师。

把她让进门,我不免狐疑。她盗用新闻照片作自己的素材,于我可谓公事,也可谓私事,现在她找上门来,我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我递给她一杯茶,她愣了一愣,弧出一个微笑,并且道谢。

我方才呆住。她道谢用的是手势。

她,只是一个残疾人。

看出我眼中的疑惑,她比划着,指一指自己的红唇,又指一指自己的耳朵。

我这才打量她,真的很漂亮。是一种干净清爽的漂亮。

头顿时大了三倍。我没有和残疾人沟通的经验。

我只好递一张纸给她,沙沙地写:那张照片在哪里?

她打开随身的包,递给我一个信封。

我想那是照片的底片了。

"那张广告在哪里?"我不肯放过。

她想了一想,又从包里取出一个打火机,按了一下,火苗突地一声就上来了。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又能怎样?

门锁转动,阿诺一边唱着粤语歌,一边甩着鞋进来。

一只鞋给他甩到沙发下面,另一只居然跑到了心香的茶杯里。

水翻了一茶几。

我们都太尴尬了。

更奇怪的是阿诺仿佛没有看见他做的好事,居然凑近了嘻嘻诡笑:"谁呀?谁呢?怎不介绍?"

我真希望他那得意的脑袋晃荡着突然掉下来才好,我才不会介意垃圾桶多一点东西……

"我送你出去,再联系。"我狠狠地瞪阿诺一眼,站起来,把茶几上的包递给她。

她却大方地笑,向阿诺伸手道别。

下楼的时候,她还是那样大方地笑。我送到楼下住脚。

她向我深深地菊躬,然后摸了摸我的脸,无声地笑了。

我被她的举动愣住了,躲也来不及躲。她温润手指滑过我脸庞,好半天回过神来,她已飘然远去。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妖精的传说

    妖精的传说作者:断念如果上苍让我与你相遇只是为了使我斟饮分离品尝痛苦像一只爱上了飞鸟的鱼那么就让我祈祷祈祷在与你相遇的一瞬展现我一生的才华拥有永世的不悔-----题记灵族有两种。一种是长的漂亮型,人们称他为天使。另一种长的不漂亮,近乎于丑陋,人们称之为妖精…[查看全文]

  • 爱的秘密

    他深知自己不久就要踏上黄泉之路了,为了报答她的真情,也为了安抚自己的心灵,他决定告诉她一个深埋在心底的秘密。但是,没等他把这个秘密说出口,他的老妻就把手轻轻按到了他的嘴上,她说:“我不需要听什么爱的秘密,在我看来,最大的爱的秘密就是我们在茫茫人海中相…[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