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有心才有蜜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市面上有很多这样的好心女子,一旦自己顺利嫁出去,就以把天下同性送进婚姻为己任,并从中得到无穷乐趣。可是,既然自己租得起不错的楼房,穿得起名牌套装,何必非要急急忙忙把自己送到一个男人身边,厮磨着过日子。手中拿着一杯红酒,我把自己扔在一个大沙发里,倒开始暗暗感激古芬的善意:这是一个优雅的聚会,所有人穿..

忙忙乱乱的一天下来即使工作再有趣味,整个人浸泡在电话、传真、会议中,时间过久了。脑筋与唾液通通用尽,无论怎么看,人都象是溅上了茶水的打印纸,蔫蔫的。不是么,女人三十烂茶渣,呵呵呵……

终于,熬到快下班了。

长长伸一个懒腰,侧过头看窗外的天空。是这个巨大城市灰蒙蒙的黄昏。因为太遥远,感受汹涌如蚁的人流、车流其实是一种奇怪的安静和从容。

也许是下了班以后无处可去的凄凄惶惶表情不小心流露得太过明显,一贯老好人的古芬忍不住过来表示同情:“今晚港澳中心有一个盛大的圣诞party。碰巧我有请柬,一起去逛逛么?”

天。圣诞?

像我这样已经26岁的老女人,脸上粉稍微抹厚一生就会毫不留情地往下掉,每天不好好化一个妆都不敢出门,是不是还有必要跑到那种忙忙乱乱的场合,和一群激情洋溢的孩子一起等待午夜的钟声,并做一棵免费赠阅的活动圣诞树?

刚想摇头,古芬的话把我吓得不敢做声:“沈国华,不要再这样躲着人群了。即使你变成广告界女皇一个人在家里看书听音乐,还不是一样冷清。”

我哭笑不得。市面上有很多这样的好心女子,一旦自己顺利嫁出去,就以把天下同性送进婚姻为己任,并从中得到无穷乐趣。可是,既然自己租得起不错的楼房,穿得起名牌套装,何必非要急急忙忙把自己送到一个男人身边,厮磨着过日子?

结婚是容易的。只要双方拥有差不多的条件。我的要求只略略高一点点:不愿意同热衷求婚的张三李四随便走在一起。反正无需一个男人来养活,何妨追求一件奢侈品——爱情——哪怕他只是令我有一刹那的心动。多年以来,我频频回首,脖子已经有些酸软,总看不见伊人出现在灯火阑珊处。

看见古芬洋溢青友善的面孔,实在不敢得罪好人的一颗好心,立刻让眼睛放射出适度的光彩:“能够去那儿的人,条件应该都不错?”

“是呀!”她欣慰我的终于开窍,“快快回家换一件衣服,好好洗一把脸,9点钟才开始呢!别忘了弯过来接我!”

我郑重点头,并同她絮絮约好碰头的时间地点。

手中拿着一杯红酒,我把自己扔在一个大沙发里,倒开始暗暗感激古芬的善意:这是一个优雅的聚会,所有人穿着讲究的晚礼服,彬彬有礼地互相问候。没有人拿着彩纸喷枪欢呼乱窜,硕大的圣诞树点明今天的主题。

静静坐在角落,见古芬挽着她风度闲雅的丈夫处处寒暄,看见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夫妻忙忙碌碌,看见更多的单身男女抓紧这美好机会谈笑认识,写了姓名电话职位电邮的小卡片满天乱飞,一开始觉得滑稽,忍不住偷笑。后来又感到深深的悲哀:人类就这么禁不起寂寞的打击?稍有机会就忙着推销自己。

神绪飘飞间,耳边响起一个柔和动听的男声:”人人都尽情享受物质文明的丰硕成果,你为什么悲哀?”

“只为这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我微笑。

转身礼貌地点头招呼,我突然怔性了:这位男士长相倒未必十分出色,但是挺直的鼻梁、健美朗目,人才也算很过得去。久战商场的我看一眼就知道,此人有一份高贵的职业。最令我动心的是他脸上有一种懒散的神气一一一这正是我心头蠢蠢欲动,却不敢流露出来的。

“可是你不悲哀,眼睛在寻觅。”他表情依然淡定,眼睛里透出一丝俏皮。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因为这年头。苦苦寻觅一个恋爱对象,似乎该当成笑话来说,人人忙碌的不过是买房结婚。面对这样的男人,我平时一贯脱口而出的讽刺与幽默无影无踪,只好报以微笑。

就在这对视的一瞬间,脸突然红了。

当他伸手邀请我一起跳舞,当他和我躲在窗前静静看城市的灯火,我顾不得一些熟悉的人在背后偷偷笑,只享受看从来没有过的温馨。心底那个小小的声音越来越炽热:也许,我已经找到了。他就应该这样,可以并肩看人世的繁华,即使不发一言,也能彼此默契。

午夜的钟声响起,把我吓了一跳。欢呼声中,香摈的泡沫四射。

恍惚间,一只温暖的子握住了我。他轻轻笑:“你还没有给我电话。”

实在不好意思在这种场合交换名片,我想了一下:”也许,我可以顺道送你回家:”我开着公司的一辆小小本田。

我认识的大多数男人听说我有车之后,总是会有一些过激反应。但是他一点都没诧异:“谢谢。不好意思,我住的地方似乎稍微远一些……午夜已过。你的马车会不会已经变成南瓜?”我大笑。

重色轻友从来都是人们最易原谅的弱点,我心安理得地不管古芬夫妻,任他拉着我的手,做出”纵万千人吾往矣”的亲呢姿态。一起离场。

车静静驰在深夜的街。

窗外是这个城市零下九度的冬天,窗内的我们喝了不少香摈,脸红艳艳的。沉默中,我心头却漾着难言的喜悦,就差大声告诉所有人。

他含蓄地微笑着,安静地看窗外。

眼看快要到他报的地址,我忍不住有一些着急:“我不记得是否询问过你的名字?”

也许我可以问得再含蓄一些。可是酒精我实在不愿意抑制自己的冲动——人海茫茫,一旦错过,未必有机会后悔。

“可是我们都会记得,圣诞夜其实也可以找到快乐,只要自己愿意。”沉默中,车已经驶到了目的地。他并没有动手推车门,几秒钟以后,像是下了决心,直视着前方,安静地开口:“沈国华,你知不知道,他们同我打赌,说没有一个男人可以与你聊天十分钟以上——除了开商务会议。”

我浑身一凉,拼命抑制住因愤怒而颤抖的手:“你觉得自己做得到,便答应了赌约?”

“他们明天会在顺峰请我一顿晚饭。”

我竭力平静自己,然后恶狠狠地笑:“恭喜你。”

他的手动了动,似乎想点一支烟。很快又停下,突然笑了,露出好看的白牙:“在party上,你对我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这个女人的价值绝对不止一顿晚饭。整个夜晚我一直在考虑,用什么方式告诉你真相比较妥当一些,我还有机会和你继续做朋友。最后想,也许越直接越好。”

“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被一个优秀女子的魁力打动,感到自己的罪孽。”他想用幽默调节紧张气氛。”

也许,我应该感谢那群好事的朋友,使我有机会度过一个这样愉快的夜晚。想通这一点之后,我的表情顿时变得柔和:”我不记得是否询问过你的名字?”

“刘明。”他一边报出自己的名字,一边掏出一个小小笔记本,在上面认真写下姓名电话和电子邮箱,撕下递过来。

也许见惯了商场的全套礼貌,接过小小的纸片,觉得格外趣致。再一看笔迹,他的字笔触圆柔清秀,毫无剑拔弩张的霸气。从字迹可以看出,刘明是一个注重细节的老派人。很无稽地。我的心又开始微微颤动。但是这个场面太过尴尬,我实在不知道怎样转圆,愤怒平息之后,一时也笑不出来,只静静坐着。

几秒钟之后,他轻轻说一声:“再见”。推开车门下去。

在这种场景,再见其实就是“再也不会见”的意思。

潮水一样的疲倦汹涌袭来,我突然觉得支持不住,头靠在方向盒上,怔怔看着他的背影。

似乎感受到目光的压力,他突然回过头来,向我挥挥手:”沈国华,夜已经很深了,一个单身女子,早早回去吧!”语气温柔亲切。

第二天上班,又是兵荒马乱的一天。直到快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才总算是下了班。

回家路上,我特意绕到小花底买一束血红的玫瑰。我要把它插在电视机旁的大水杯里,时刻提醒自己恋爱是血淋淋的残忍事件。扭开汽车音响,一个男人唱“因为有心所以才有秘密,然而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些痛楚……”想到这些年来的寻寻觅觅,想到”有求皆苦、无求乃乐”,在苍凉的乐声中,泪水涔涔而下。

到平时习惯了的小店吃晚饭,坐下来,还是惶惶然。没情设绪地点了几个小菜

“我一向不敢买玫瑰,觉得它很悲衷——艳丽、华美的悲哀。最可怕的是。人人都以为,它可以象征爱情。而它什么也做不了。”惶惑间,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我甚至不敢回头,生怕是自己神经过敏。刘明,这应该是刘明的声音。

“沈国华。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坐过来。”

呵,真的是他。绷紧的肌肉突然全部放松,我点头嘴角已经染上了一丝丝笑意。所有的孤独、疲惫、伤心、失落在这一瞬间变成了狂喜。没来由的,又觉得心酸——职场拼杀这么些年,不是一样为男人没有逻辑的来来去去失魂落魄)接过他盛好递过来的第一碗温热的汤以后,一滴眼泪进了热气腾腾的汤里。

就是他了。这么些年来,他是第一个令我感觉值得的适龄男子,高贵斯文。所以,我会努力记住和他一起看的每一场电影,会珍惜他对我绽开的每一丝微笑,我会乖乖去见他的三亲六眷,然后为宝贵的自尊与他们个个闹一些小矛盾;只要他愿意,我们甚至可以考虑在不久的将来,共同创造一个手脚肥胖如藕的孩子,每天搅得我们怒气冲天……

含着泪抬头,发现他正深深地凝视我。我简直不能掩脸上的盈盈喜气。

半年过去,我们变成了非常黏的一对。下班我就买回精美酒食,两个人腻在一起,他听唱片,在起伏的音符里静静翻着集邮册子,而我拿着遥控器频频换台看广告,夜深后广告稀少,便看午夜剧场的黑白老电影。

时间飞逝,我深深沉浸在喜悦之中。

突然很想结婚。

女人天性中所有琐碎的一面顿时全部发挥出来,我每天像筑巢的燕子一样,往家中叼各种零星的小东西。刘明每次过来,都忍俊不禁:“看来女人的生活中是小物件组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为了挽救即将断路的爱情

    有时候,一只小小的开水壶也能改变一桩即将断路的婚姻。他们的爱情只是有点感冒。为了让她不走,为了挽救他们即将断路的爱情,他只能这样做。那只断路的开水壶,如今就搁在他们家的壁柜里。…[查看全文]

  • 远离真爱的痛苦经历

    已经是零晨时分,镜中的自己脸色苍白,一丝笑意浮上嘴角,眼神是疲惫又空洞的--可是这笑意显然太过短暂,飘然瞬间就没有了影踪,留下弯弯的嘴角翘着,轻轻地划出无奈的弧度。虽然从不愿把自己等同于什么深闺怨妇,可细想想,不也就是。只是在我们的心中,一切已经没有了…[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