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不说爱你

正文字体:
日期:2007-8-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不说爱你作者:如故周六,如常地在办公室为了斗米加班。接到他的电话并不奇怪,因为他总是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说是好让我借机松驰一下神经,然后东拉西扯在我最高兴的时候嘎然而止,义正严辞地说“同志,该是你回到岗位上去的时候了。”“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然后呢。
不说爱你

作者:如故

周六,如常地在办公室为了斗米加班。

接到他的电话并不奇怪,因为他总是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说是好让我借机松驰一下神经,然后东拉西扯在我最高兴的时候嘎然而止,义正严辞地说“同志,该是你回到岗位上去的时候了。”

这次,他好象与平常有点不同,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曾经看到过一句话~~~”

“啊~~”什么鬼话?嘻,故弄什么玄虚,我最大的本事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了,当下装作漫不经心地说:“说吧,听着呢。”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他情意绵绵地又玩起肉麻游戏,每次都是这样,大概太熟了,玩笑开起来已经得心应手。这回好,背起沈从文来了。

我肚子里偷偷地笑,下一句该是“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华的人。”嘴里却稀里糊涂地问:“啊?然后呢?”

“但是我却只想见一个正当最好年华的人。”他装成沈先生那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深情,我一边强忍住笑,一边想象着他在电线那端坏笑兮兮的样子。

“所以,我来了,在火车站,等你,不见不散。”

不是吧?我吓了一大跳。“现在,此刻?”

“当然,这种事,骗你做什么?谁高兴用三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开玩笑。”他认认真真地说。

我相信这绝对是他的作风,说做就做,且喜偷袭,有时惊吓多过惊喜。

于是,我扔下手头的功夫,打了一个车,赶往火车站。

一下车,我就见到了迎上来的他。

四目相视,不再有别的话。

曾经在远离现实的空间里熟识的两个灵魂,在这多思的季节相聚。相见的一刹那,有太多的话堵塞的胸口,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于是我说:“你累了吧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饭如何?”

再于是我们就到了那家有名的东北馆子。

一进门,那穿着大红花袄的小姐就迎上来说:“哥,姐,欢迎回家,来,坑上坐。”

我们相视哈哈哈大笑起来,也许这只是我们擦肩的一瞬,在这一刻,我们很默契地收起心头的沧桑,作起快乐的孩子。

我们被不由吩说地拥到了坑上,随意找些话题轻松地聊着,随意地选择舒服的姿态坐着,仿如失散多年的老友重遇,全没第一次见面的陌生。

“要找家旅店住下么?”吃完饭时,我问。

“你安排吧,明天一早我就要赶回去的。”

“我,呵呵,我忽然想去看电影,这个星期是经典影片回放周。”

“好,好多年没看了。”

我们到了电影院,惊喜地发现放的是我们两人都极喜欢的《卡萨布兰卡》。

仍然是多年前曾经遭遇的一份感动,当主题曲响起,我的泪水仍如当年般洒落,在时光的隧道里,我又走回那一段已经失之交臂的单纯里,不再有单位里纷纷扰扰的杂事,不再有待完成的论文,不再有理不清的家务事……不再有一切一切,只粹碎是自己。

当灯光亮起,我看到了他的眼神,让我想起屏幕上的景象,呵,那一幕幕让人伤心的别离。

“我们去看海吧。”他说。他曾经说他是个内陆的孩子,极少有机会领略大海的风光,他说,如果有机会,他希望陪在他身边去听涛声的是我。

“好”我们打了个车,在深秋的午夜奔向了海边。

一路无语,各自望着窗外,直到海岸线弯弯曲曲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他伸过手来,轻轻地握住了我的。

我一震,想抽脱却又不舍得。

如果生活象一列高速列车,一觉醒来,已是从起点到终点,足够让人伤感和遗憾。所以,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做那推石头的西西弗,过程极累,却不至于错过风景。也许,也许只有此时此刻我们才有这样的勇气。

自以心为形役,这回唯不惆怅而独悲,只因为他在身边。

下了车,海风呼呼地吹向我们,月光很淡,蓝天上闲闲地点缀着几颗寂寥的星星。

我们租了个海边的小屋,各自拖了一张躺椅坐在露台上,身上分别裹着张毯子,对着浪声滔滔的大海,对着无边无际的夜空,开始如最知已的朋友一样东南西北地谈起来,唯独回避一个话题——关于爱情。

爱情是年少是一个最纯洁的梦,我们长大了,梦没有,所以只能让它永远是梦。但这个梦深植在我们那成年人的灵魂深处,固执地、不离不弃地。因为没有将实际生活让位给爱情的勇气,所以在恋爱的季节里,我们绝口不提爱情。深情,化为眼神的关注,化为一份说不出口的心痛。

然而我仍然很高兴,上次这样看海,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这十年,走过了长亭短亭,经历了潮起潮落的成长,许多无法一一道来的伤痕在这时均离我而去,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夜空、大海、他和自己。

唱首歌给你听吧,他说。

“……啊,《卡萨布兰卡》中的亲吻绵绵依旧,失去你的叹息,温情不再有,回到我的身边来,随着《卡萨布兰卡》,时光虽逝,对你的爱恋却与日俱增。我想,在卡萨布兰卡一定会有许多破碎的心。你知道我不曾到过那儿,所以不得而知,我想,我俩的爱情故事永远不会出现在银幕上,但是,看着你离我远去,我的心一样痛楚…”

他用英文每唱一句,我在心里就用中文译一句。

大家不再说话。

然后,我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太阳从海中一跃而起,这时我发现身上盖着两张毯子,他坐在旁边,手上拿着一根烟,正默默地看着海面。

“醒了?”

“嗯,居然睡着了。”

“很久没睡得这么香了吧?见你做梦都在偷笑呢。”

“哼,胡说。”我悻悻然地。

然后就是很凄然地相视一笑,彼此知道分别的时刻已经到来。

伴着晨光,我们走向归路……

买好火车票,我送他到了月台。

只是默默地对望,再也说不出话来。

火车开的那一瞬,他靠在车门上轻轻地说:“随我去吧。”

于是我就不顾一切地跳上了车。

我们再一次并肩坐着,望着窗外飞快掠过的一切,我将手放进他的掌心里。

他温柔地看着我,再一次轻轻地唱:“…我想,在卡萨布兰卡一定会有许多破碎的心。你知道我不曾到过那儿,所以不得而知,我想,我俩的爱情故事永远不会出现在银幕上,但是,看着你离我远去,我的心一样痛楚…”一份前世的沧桑,流进歌里,掠过心头,我的眼里顿时含满了泪,我知道,我们都那么清楚地知道,今生不是前世。

再多的缘份,再多的相知,都抵不过一个现实的距离。

火车将开出广东的最后一站时,他在一张纸上匆匆地写了不知什么,塞到我的手里,说:“走吧,你该下车了。”然后将我拉了起来。

车一到站,他就迫不及待地将我推向车门,仿佛怕迟了我再走不成。我回过身来,给了他轻轻的一个拥抱,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向反方向的那辆列车。

一路上,我不可抑制地让自己一次次回到相见的场景里去,直到一声汽笛的长鸣将我的思绪拉回。我的前面是我熟悉的钢筋森林,他的前面是他热爱的华北平原。

黄昏的时候,我又来到了那家餐馆,仍然是热情的小姐:“姐,你来了?坑上坐。”

我点了同样的菜,然后打开手心,摊开他的纸条:“似此星辰非昨夜,自此风露立中宵。pS:关于幸福的定律:我在别处沉默地爱着你,没有你的允许,不会冒冒失失地走入你的生活。”

世界是个舞台,网络是个舞台,我们扮演着各自的角色,相遇了相聚了又相别了。当舞台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知道,最精彩的一幕永远地停留了在了记记的一角。

然后,我开始我一个人的晚餐,没有后悔,也没有流泪。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