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是什么碾碎心灵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分明看到,他们就站在暗处,脸上的表情模糊的象一层雾。压抑、沉闷、婉伤被冷气凝固不动,强劲的风也无法吹去这顽强的占据心灵的郁结。那天中午,孩子突然发起高烧,云陪着孩子去了县城的医院。孩子烧的不轻,小脸通红,迷迷糊糊的睡着。

我躺着,却无论怎么样也无法睡的安稳。闭了眼,那辆车就冲过来,碾过我的思想和灵魂。它穿墙而过,势如破竹,所向披靡。我清晰的看到它飞奔的迅疾。它从不同的角度冲过来。两盏车灯闪着灼灼逼人的光,象魔兽贪婪凶恶的眼睛,直瞪着我。叫我无处逃遁。那眼睛里满是邪恶、嘲弄、挑衅。它要看我的身体因恐惧而颤抖的节奏,看我的眼因恐惧而变的空洞。可我来不及颤抖,它就象一枚破空而来的手雷,在内心深处的土地炸开。一声巨响后是一片漆黑,一片死寂。我分明看到,他们就站在暗处,脸上的表情模糊的象一层雾。<?xml:namespaceprefix=o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我从床上爬起来。站到窗前去。是的,我必须打碎这个可怕的梦魇。天是混沌的灰蓝,象过时了的蓝色的确良帐幕。有云深深浅浅的错落着。游移不定。那厚重的深灰沉沉的压在天际,几缕轻轻浅浅的淡青色云在空中飘游。浓浓淡淡肆意的在天空中涂抹着颜色。暗淡的日光从它们中透出来,懒洋洋的照着这个世界。一切都无精打采。那辆车呼啸着从云中穿过,直奔象我的眼底。我赶紧低了头,将目光投注在窗前的马路上——有一个人低着头正在路边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辆自行车从他身边过去,一辆脚踏三轮车从他身边过去,一辆摩托车从他身边过去,还带起一股黑烟。但他什么都没有看。就那样走着,走的沉稳、自然、旁若无人。叶子都随着风倒向同一个方向,对面的商店无一例外的敞着门,又无一例外的没有人影。粮店的门前停了辆大卡车,静静的。我又看到那辆车,红色的车身象是涂满了猩红的血,它疯狂的奔向卡车,然后在空中翻转,做着扭曲的旋舞,画着意想不到的弧线。然后是轰然巨响,是腾腾的烈焰,是呛人的黑烟,升腾、弥漫、直到什么都看不见,直到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空寂的马路、偶尔驶过的车辆、敞开的店铺的门、静静停着的卡车。

芊芊苑二楼,仿古的黑漆木圆桌好象转动的车轮,剥去皮的虾仁象一个赤裸着的缩小的肉体。红红的龙虾仿佛是涂了均匀的血浆,叫人无法下箸。压抑、沉闷、婉伤被冷气凝固不动,强劲的风也无法吹去这顽强的占据心灵的郁结。

那天中午,孩子突然发起高烧,云陪着孩子去了县城的医院。正打着点滴。雷匆匆的跑过来。他原来是陪客户吃饭,接到电话赶过来。孩子烧的不轻,小脸通红,迷迷糊糊的睡着。云的担心挂在脸上,眼角还有未擦净的泪痕。雷见了就张罗着去省城。云开始不同意,说不如打完点滴看看情况如何再走,大夫也劝着,说没什么大碍。可是谁也改变不了雷的决心。他有些恼怒,嚷着说万一有什么意外谁来负责?大家不在做声。于是护士将打了不到一半的针拔掉,云抱起孩子上了车。雷中午好象是喝了点酒,也或许是命里注定?总之他非常不冷静,坚持要走,仿佛有鬼在追命一样。云没有让他开车,他就抱着孩子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高速公路上车来车往,云的眼前一忽是孩子烧红的脸,一忽是雷吵着要走瞪起的眼。她不时瞥一眼身旁的父子两个,可能还想到更多——前面是一个高坡,一辆轿车直奔过来,象开闸的洪水无法阻挡。云手忙脚乱的将车子向路边靠去,可眼前却横着一辆卡车。很显然是出了什么故障,停在路边检修。雷在旁边大喊:踩刹车!她一脚下去,却踏在油门上——砰的一声巨想,瞬间变成了无可逆转的永恒。

梅在讲这事故的时候很显然加入了自己的想象。她知道我会关注每个细节。可是我已经失去了正确的分析和判断的能力,突如起来的忧伤如一把无形的锋利的飞剪,把所有与逻辑、推理、思维有关的纽带统统断开,叫笨拙的我无法将它们准确无误的衔接上。我只能直瞪着眼听着,惟恐一不留神就有什么从我身边溜走,就象云和雷,我最亲密的朋友,在我出差的短短的几日里,竟然残酷的丢下我,永远的离开一样。

鹰补充着梅的叙述:雷在车子将要撞上卡车的一刹那,本能的举起孩子,踹开车门,将孩子抛向路边的草地。他无暇顾及妻子了,口里喊着:云,你快跳——快跳车——他的声音是恐怖的、变调的、嘶哑的,象只怪鸟在空中回荡,有说不出的怪异。可云没有跳,也许是她不想离开丈夫吧,人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两个面目全非的人竟然紧紧的挨在一起。据勘察现场的人说,这样的情况叫人不可思议,而从现场推断发生事故的情形来看,如果雷不顾及孩子,自己完全有生还的可能。我去看过那孩子了,他刚刚23个月,正躺在病床上打针。他的眼睛骨碌碌的转,嘴里吸着一瓶果奶。她的姥姥,满面忧伤的守侯在他身边,失去女儿的痛楚叫她无法换掉愁容。孩子还小,他照旧玩耍着,他还不知道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父母,还不懂得孤儿的含义,还不知道难过和忧伤。当然他更不知道围绕着他而引发的争执。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天若有缘,会再相逢

    而辉不同,他说他学成之后一定要回到中国去发展他的事业。他的话是这个炎热嘈杂世界中的一丝清凉。临近考试,他告诉我好好复习,他说我代表的不仅仅是我自己,而是中国人。他说他一直认为中国人是最强的,所以他一向不愿居于人后。…[查看全文]

  • 一位女孩凄美的人生

    女孩因纯情而特别可爱,也因纯情而滋生种种旷世传奇跌宕人生。女孩因纯情而特别可爱,也因纯情而滋生种种旷世传奇跌宕人生。在一次笔会中,我所认识的一位颇具才情的妩媚女孩可可,就是集纯情、执着于一身,孵化凄美的人生。可可生长于一个富饶的海滨城市。…[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