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只是想错过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时间就在昨天,可是昨天,安沙晚回来的时候,说是加班。电话响了,安沙说在办公室加班,晚点回来。你好,我叫Candy。Candy一下咳嗽了起来,带着不知所措的吃惊。

孑之抬头去看楼上,她洗的衣服还晒在阳台上,安沙的衣服。

洗的时候,孑之还含着温柔的心,直到掉出来一张发票,假日酒店的住宿发票。时间就在昨天,可是昨天,安沙晚回来的时候,说是加班。

看着那张发票,孑之毫无知觉。只是冷冷地洗衣,冷冷地晾晒,冷冷地收拾了一遍房间。或者是,麻木,孑之已经无法找到借口说服自己原谅了。

每一次,找到安沙出轨的证据,孑之总是一阵疼彻心扉的绝望。她的眼泪已经流了太多的夜晚,现在干涸了。

她蜷缩在沙发上,等安沙。屋外的光一点一点隐退,冷冷的节灯“忽”地亮起来,透过玻璃穿进来,刺得整个房间都生疼生疼的。

电话响了,安沙说在办公室加班,晚点回来。孑之说“哦”,然后挂了电话。

她打开电脑,发一条信息:谁带我走,一个叫“午夜恋情”的ID说:你在哪里,我来接你。我开一辆白色别克。孑之上了车,她明白会发生什么,但她不怕。

“你好,我叫Candy。小姐,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我可以帮你吗?”孑之冷冷地望去,带着一种嘲笑,一种讽刺,玩味地说:“你做好安全措施好了。”

Candy一下咳嗽了起来,带着不知所措的吃惊。“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找小姐。你的样子看起来很清纯。”

网上不是说好的吗,一夜情,以后谁也不找谁。这个“午夜恋情”网上一副放荡的样子,现实里还这样羞涩。

第二天,孑之回到家的时候,安沙还没有回来。。她去洗澡。在浴室里一遍一遍冲刷自己,搓得皮肤泛起血紫点点,搓得一片一片的疼。

和安沙在一起七年了,真的是七年之痒。所以,安沙的谎言一天比一天的多,安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以前安沙把自己捧在手心,呵护着疼爱着,现在呢?两个人除了在黑暗里敷衍地****,什么交流也没有了。

时间总是世间最锋利的刀,割断温情、牵挂、怜惜,在最后的时候,就是彼此的冷漠,在冷漠里伤害,在冷漠里绝望。孑之在等待里厌倦了,所以,她选择了伤害。伤害自己。

安沙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他轻轻的开门,轻轻的开灯。孑之没有睡,她蜷缩在沙发上,空洞地望着他。

安沙有点吃惊,但是略略平静了一下,“怎么不睡?”

“我和别人上床了。”孑之淡淡地说,没有一丝表情。

“你说什么?你别开玩笑了,我回来晚是我不对,可是那个报告赶着交,很多人都在忙。”

安沙走过来,坐下,一脸诚恳得说,找不到一点虚伪的痕迹。

“是真的。”

“啪”地一声,安沙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甩了一个耳光过来。他开始暴跳如雷!男人不管有多少女人,但是自己的女人只能专一。

他推搡着、掐抓着、摇晃着、咒骂着。

孑之不屑地望着他,露出微笑,身上的疼,却是让人快乐。

扯平了。

下楼的时候,孑之又看见那辆白色别克。

Candy走下车,毫无掩饰地惊喜,“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搬家?你的脸怎么肿了,怎么回事?”

“你走开,你是谁呀,凭什么管我。”

Candy涨红了脸,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他只是拽住孑之的手,非要让她上车。他的眼里是不容拒绝的坚定,带着倔强和任性。

僵持了几分钟,孑之终于上车了。

“我们谈谈好吗?那天早上你什么都没说就走了,知道我的感受吗?你把我当什么了?”

“我们两不相欠,只是一夜情,你懂不懂游戏规则?”孑之硬着声音说。她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纠缠。他只是她报复的工具。

“你欠我一个解释,为什么和我发生,为什么是我?”他低喃着说。“我发现自己无法接受你的游戏规则,你走了以后,这几天我都在找你,我想你,我觉得自己喜欢你了,你或者会觉得我很幼稚,可是,我就是这样,你嘲笑我吧你说我没有骨气吧。可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惊喜,可是你想装做不认识,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孑之听他急切的表白,有一些温柔涌上心头。把手掐在肉里,让自己清醒一点。

那个晚上,她要去宾馆。他说,去我家吧。至少这个男人是单身,孑之少了一些愧疚。

他的房间很清爽,很整洁。“你睡我的房间吧,舒服点。”他的话反让孑之吃惊了,不是说好了吗,怎么他变卦了。

她走上去,把他抵到墙边,手缠上他的腰,手指轻轻弹跳着游离在他背上。这个男人居然全身僵直了,很紧张很无措。

“不,别。”话没说完,就被孑之堵住。她的湿润的,温暖的舌头探索着,寻觅着,渴望着。然后,他一把反手过来,抱起她,向卧室走去。孑之很惊讶自己的投入,可是她不管了。她听见他沉重的呼吸,听见他喃喃低语,他喊她宝贝。

孑之醒来的时候,正在这个男人的坏里。他的鼻翼微微上翘,像婴孩样的安静。她挪开他放在她腰上的手,起身。

Candy直接开车回了家,孑之跟在后面,像个小媳妇。他铁青着脸,提着孑之的行李,塞进了自己的卧室。

“不管你以前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在乎。你回我这里,我养你。只要我回家的饿时候能看见你,就够了。”听他说“回”,而不是“来”。孑之的眼泪决堤而下。她咬着嘴唇,望着他,隐忍住不哭出声来。

他一把揽过她,重重的拥进怀里。头抵住她的发,摩挲着。怜惜的,疼爱的说:“好了,到家了,我知道你手了委屈,我会好好对你的。”

孑之“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那些积压太久的怨恨、悲伤、绝望、无奈纷纷挤了出来。她的眼泪滴在他的手上,灼得他生疼生疼的。

Candy是做证券操盘手,四点钟就可以下班。之前他总是会打个电话回来:“我要回来了,乖乖在家等我。”他的电话一来就放不下,明明马上就回家了,却缠着说个不停。

孑之离开那个家,别无去处,也就留了下来。她下楼用公用电话给安沙打了电话,说:“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办离婚手续。”没有等安沙说话,孑之就挂了。她不允许自己再听他的解释,再给自己留一点幻想。

她穿着宽松的居家服,躺在Candy的书房里,翻书。孑之终于有时间看那些书了,她向单位辞职了。

Candy回来的时候,总是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后。其实她明明知道的,却不回头,配合着他。他从身后拿出一把情人草,这是孑之最喜欢的话,他却知道。

他的笑容灿烂无比:“宝贝,我回来,想死你了!”他撒娇地腻向她,开始吻她。

她沉醉在那吻里。就当给自己一个梦吧,在离开以前让自己迷失一下。他们整夜的纠缠,聊天,怕时间马上就结束。所以,要把每一秒都刻进去。

孑之的思想里早有了离开的念头,不是因为他不好,只是自己要不起,一场恋爱的结束总是让人千疮百孔。孑之再也没有力气去爱或者恨了,和安沙的开始也是美丽的,也是有着山盟海誓的,到了最后,却是疼的不想再去要。这一场,孑之也怕躲不过一个轮回,还不如自己走开,让爱在最美丽的时候盛开,那也是一种永恒,一种救赎吧!

孑之已经知道Candy不是“午夜恋情”了。她只是下楼的时候看见Candy的车就上去了,他很惊讶,但是看她那么急切的要离开,也就走了。

“我好庆幸那天我停在那里买东西,正要走的时候,一个神色苍白却美丽幽怨的女子坐上来,让我开车,那个女孩那么瘦弱、单薄,眉目之间都是忧伤。”

孑之听说的时候,紧紧靠进他,贴得没有一点缝隙。

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是早一点,为什么不是晚一点,为什么偏偏是现在遇着呢。遇着的时候就注定要分离了。

孑之办离婚手续的时候,安沙的身边已经有一个妖艳的女子陪伴。他低着头不去看孑之,倒是那个女子张扬地挽着安沙,昂着头斜着眼望孑之,要把素面朝天的孑之比下去。

手续很快,都没有什么留恋。两个曾经相爱的人终究还是成了陌路,早知今日,当初何苦还去爱一场?

孑之回到了小城。她仅说出“离婚了”三个字已经让本分的父母惊慌不已。但是他们还是接纳了这个女儿,帮助她开了一家书店。

她手着书店,偶尔自己写些文章。那些文章都是快乐的,圆满的,那是孑之在思想里的一种渴望。

她偶尔会想起那个叫Candy的男子,或者已有了新欢,开始另一场风生水起的爱恋,经历一个恋爱的过程。

这样想的时候。孑之就有一些恍惚。

爱到了最后,只会有沧桑的感觉,不想去爱,是因为怕受伤害。孑之远远地走开,是再也没有力气经历什么爱恨情仇,那,散了吧,就这样吧!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纯真的爱情

    从她心灵身处乃至坦荡的心襟当中都会散发一种“自然美”,是她的气质让我感受到了她人格上的完美,我希望我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属于生命当中一旦错过后在也不能轮回属于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珍惜曾经,现在拥有的一切,让我们的爱情划破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好好…[查看全文]

  • 前世,究竟是谁埋的你?

    )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