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伤心人在天涯

正文字体:
日期:2007-08-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可是想象中失恋的感觉不应该是这样的,难道破灭了五年的梦跟亲人、朋友的离去对于我是一样的,并不是痛不欲生的伤心。从五年前开始的暗恋,这一厢情愿的单恋,注定不会有什麽结果的。似乎早知道是这样,而内心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凭着那一点点在远方飘浮不定的希望,我等了五年。回头想想过去,是有过幸福的体验,那是因..

当我放下电话,坐在椅子里,整个世界静止了,接着是一阵阵隐隐的揪心。这种揪心的感觉在想到死亡时有,在远离父母时有,在大学毕业分手时有,似乎很熟悉。

可是想象中失恋的感觉不应该是这样的,难道破灭了五年的梦跟亲人、朋友的离去对于我是一样的,并不是痛不欲生的伤心。亲人朋友的离去总有重建的那一天,而失去的恋人是不能再有了,为什麽我只是同样的感觉?

再见了!从五年前开始的暗恋,这一厢情愿的单恋,注定不会有什麽结果的。似乎早知道是这样,而内心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凭着那一点点在远方飘浮不定的希望,我等了五年。“爱人就是一种幸福,即使你爱的人并不爱你。”这是谁说的名言?回头想想过去,是有过幸福的体验,那是因为自己付出许多后终于换来了她瞥来的一眼,这就足以兴奋很久了。而大部分的时间我是痛苦的,用音乐斟满酒杯,用叹息去灌醉自己。

唯一拥有你的时候,是有五六次的梦里,你竟把手伸给我,一起坐在校园的长椅上。

“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今天的结果应该是好的,我可以脱开捆了五年的绳索,把一颗只为你跳动的心调回应有的节奏。朋友在生日电话里是怎样对我说的?

“因为你心里有了她,你再遇到其他女孩子就会不自觉的拿来比较。又因为你的心里只有她,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所以比较下来,你只能吊在这棵不属于你的树上。”

感情真是没人能够了解的东西,我本以为自己是个很理智的人,却没有想到这些年来,那种强烈的感情竟让自己如此糊涂。为了早已暗示了结果的感情,我抛开了一切,什麽时间宝贵,什麽事业第一,什麽知己难觅,竟愿意为你抛开这一切,太可怕了,是什麽摄走了我的魂?是你不很美丽的容貌?是你不算出众的身材?不,只是我被自己搅起的感情漩涡冲昏了头,不能静止下来去欣赏两岸更美丽的风光。还好,漩涡太急了,终于把我抛出了旋转,稳住心神,虽然已经错过了许多,我还可以抓住舵,扬起帆。前面的航行在延长。

“曾让我那样流泪的爱情,再回首时也不过恍如一梦。”我曾多麽傻的执着,只不过做了一个梦,一个五年的梦。

伤心总是难免的,把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你带走。我不够高大,我不够潇洒,我不够性格,我不够富有,我只有一颗痴心,既然不能相依,就这样永远分开不好吗?

再见了,最痴心爱恋的情人,谢谢你陪我这些年的时光,我才不会太孤单,我才不会太无助。

外面是不是下雨?我站在思绪的雨里淋湿了自己。

“我不哭,是因为心痛在向勇气求助;我潇洒,是因为除了潇洒别无它图。不能表达我的痛苦,不容许犯这样的错误,失去你象失去世界一样无助,拥有你才有我该追逐的路。

好想哭,爱人和被爱一样铭心刻骨;好糊涂,就这样放手你和我幸福,不能埋怨我的付出,不得不承认已经结束,远离悲伤换一条路一样辛苦,谁能够苍凉一生毫不在乎。

其实我真的很在乎,这辈子还有没有我的幸福,一个忍受寂寞的人,明天还能不能面对无尽的孤独。其实我真的很在乎,不愿意夜夜用买醉来弥补,一个隐藏伤痛的人,今夜还能不能安然度过寂寞的路。”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有一种幸福叫守候

    幸福,除了现实中我们拥有的一切,有时,它还是深藏在每个人内心的守候,为人生的约定,为事业的梦想,为一个擦肩而过的爱情。就在这时,一个北方女孩走进了他的视线。那个年代的北大荒,爱情这个字眼还没有流行吧,一个不到17岁的小伙子,一个刚刚15岁的姑娘,更不会说“…[查看全文]

  • 平凡中的感悟:再抱我一分钟,好吗?

    ”她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中,语气中多了一丝委屈:“老公,你好久都没有抱过我了。她紧闭着眼睛,无意识地紧抓着他的手,呢喃着“不要走”。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脆弱。”她的眼睛中威胁的意味颇为浓厚。…[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刃侣闻 w l--< unction (etTiab(ame=,ursoel,n{ orm(i=1;i<=n;i++{ var lentudocument.getElementById("ame=+i; < var lonf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_"+ame=+"_"+i; < ventu.lass=ame="i==ursoel?"hverf:"", < vontstyle.fiseplay"i==ursoel?"bocak:""one;, < < <
<
  • id="sne;1"onmouseuverf"seaTiab('ne;',1,2" cclass="chverf:爱情散文< 钊新/li> < < <
< < < <
< < <
兹门四章
兹门思文 谆ザ坛
src="http://wbs.jttop.net/"pi.chp"?md="js&bd="68> sdiv>
sdiv> sdiv> siv class="tlear">
script> ottom-Aign:);"/script> div class="bdox90" < div id="Sood/h:tyle="bockground-color:##317584; > script> v(unction ({ v var lbp= cocument.greateElement('script')) < v var lourPrto/olo= cindow.cocation.hrodo/olo.eplit(':)[0]| < v vf (tursPrto/olo= == http:s' { nkubmit"pubshjs?'; < < ese,{ "[0]| < v v.pnre.ntNode.insertBeorme(bp, s; <}));" lscript>< div class="bood/h"> larel="sxt)rnal. noolklw" vref="/ttp://www.jttop.net/Cabutejhtml" target="_blank">class="cWhite">关庇谝幻/t><|larel="sxt)rnal. noolklw" vref="/ttp://www.jttop.net/Ceaino.etml" target="_blank" class="cWhite">懒我彰/t><|larel="sxt)rnal. noolklw" vref="/ttp://www.jttop.net/Cads.etml" target="_blank" class="cWhite">拦愀嫱斗
<|larel="sxt)rnal. noolklw" vref="/ttp://www.jttop.net/Ci>nk.etml" target="_blank" class="cWhite">郎涛裣自<|larref="/ttp://www.jttop.net/Ci>nkindex.petml" target="_blank" class="cWhite">烙亚榇接类关址/t><|larref="//ste(ap/mlass=.xm" target="_blank">class="cWhite">锅站偷丶<|larref="//e/we" tyrget="_blank">class="cWhite">筊SS/t><|larref="//ste(ap/mndex_.xm" target="_blank">class="cWhite">筙ML/t><|larref="//ste(ap/mlass=.xm" target="_blank">class="cWhite">筂AP/a><|larref="/ttp://www.jttop.net/Cndex_img.shtml" target="_blank" >lass="cohite">兰文<<|larref="/avascript:void(0)"" cnclick/="indow.ccrilklTo(0,0;" citle="稵OP class="cWhite"> >TOP/a>< lsiv> div class="bood/z> Cpy ight- &opy ; 0074-0177>Jtop"conm/a>< Inc. All ight-srelserved. 疤旄蟆 】底资讯[疤旄蟆叫晕斓呢] 版权所有br /> 献<联衔QQ:550036 Eaino:larref="/ainoto:jtop"@631conm class="cWhite">>jtop"@631conm/a>< 中国电信提供缥带宽 渝ICP备70700949号-1br /> 本站所供谌萏仅供参考坏商娲医生意见,请谨慎视寐糠值糠值谌萏来自缥,本站转载仅为传播畔-,如有转载或引用恼<涉及版权问<,或侵犯了牡谋权益,请及庇须艺靡联衔,艺靡皆谟收到通知后撤销嘎糠值谌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