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深情总有峰回路转时

正文字体:
日期:2009-02-16 来源:本站整理
内容提示:我和云梦从相识到相爱只能用缘分两个字来概括:我出生在湖北的一个农民家庭,而她却在遥远的吉林延边市。我随便挑了一个北方女孩,这个被我挑到的女孩就是云梦,就这样,我和她开始了书信联系。那时候云梦读高三,正处于豆蔻年华的花季时节。高中毕业后,云梦去俄罗斯接着读书。

我和云梦从相识到相爱只能用“缘分”两个字来概括:我出生在湖北的一个农民家庭,而她却在遥远的吉林延边市;我高中没毕业就成为了一名军人,而她却是大学生,出过国,留过学,精通俄语和法语———我们之间存在太多太多的不同,在我看来,天南地北的两个人能够相识,这本身就是一件惊奇和令人难忘的事情。

1994年,我高中还没有毕业,就参军去了西安。那一年,我参加了广东一家杂志社搞的交友活动,其中一项内容是可以在要求交友的读者当中,任选一个作为自己的笔友。我随便挑了一个北方女孩,这个被我挑到的女孩就是云梦,就这样,我和她开始了书信联系。那时候云梦读高三,正处于豆蔻年华的花季时节。她告诉我学生生活的天真烂漫,我告诉她军旅中的摸爬滚打;她告诉我城市中的花花绿绿,我告诉她乡村中的邻里乡情;她告诉我内心中苦苦追寻的梦想,我告诉她梦中家乡的茉莉花……我们日渐熟悉。有一次我突然发现,我这随意的一挑,竟然挑到一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一时间,我们俩都为这惊人的巧合兴奋不已。

高中毕业后,云梦去俄罗斯接着读书。得到云梦出国消息的一刹那,我在高兴之余,心头却感觉沉甸甸的。我突然意识到我和她是两个很不同的人,虽然投缘,但是也挡不住要各奔东西的脚步。她走后,我和云梦的书信联系也中断了,我心头的沉甸甸变成了空荡荡。夜晚因为想念变得特别漫长,我常常一个人望着北方的天际发呆,我似乎想了很多,却又什么也没有想明白。望着遥远的异乡,我忍不住热泪盈眶,我唯一能期盼的就是云梦为数不多的几个国际长途电话。这一别就是三年。

1997年,我复员还乡。云梦也学有所成,回到了延边。我们像两个困在笼子里很久的小鸟,终于回归故里,又能在一起自由地歌唱了。空间上的距离并不能阻隔我对云梦的爱恋,通信比起三年前更加密切和频繁。我在信里的语句也越来越热烈,云梦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不但通信,我们还常常通电话。那时侯,我内心有了一种期盼,我想我们相隔得也许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远。但是我也不敢做直接的表白,我担心一旦说了就再也不能保持这样的关系了。我只希望日子就这样维持现状,继续下去,永远都不要改变。

但是改变还是会发生的。

1998年底,云梦给我打电话。她问我:“女人为什么非要结婚呢?”我笑道:“不结婚就不成其为一个女人了。”我丝毫没有想到云梦这个问题的深意。

1999年春节前夕,云梦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要结婚,并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我像脑后挨了重重的一枪托,一阵眩晕,但我还是强装笑颜说:“祝福你,我肯定去参加!”挂上电话,我瘫软在电话机旁,呆呆地坐了整整一个夜晚。

我不想去,因为我害怕承受不住婚礼场面的打击,但我必须去,否则我这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一睹自己的心上人。天寒地冻的延边,在呼呼北风的肆虐下,冻得结结实实。我像一根僵死的枯木,在冰天雪地的延边滚动着。

我曾经千万次想过和云梦相见时的情景,却没有想到我第一次看到云梦,居然是在她和别人的婚礼上。她比照片上还要漂亮,高挑匀称的身材在洁白婚纱的映衬下,亭亭玉立,迷人的双眸像一泓清澈的湖水。

在延边的那几天,我发现云梦并不爱她的丈夫。只是因为云梦的父亲去世前,那个小伙子一直精心照顾着老人,也照顾着云梦。老人临走的时候,把云梦托付给了小伙子。

从延边回来,我才发现原来云梦对我是如此重要。我的天空从此变得灰蒙蒙一片。她结婚后,我没有再和她联系,因为这种联系除了让我痛苦,搞不好还会影响到云梦的家庭。可我也摆脱不了心头那种难以言状的痛苦,亲戚朋友给我介绍了几个女朋友,我每次都神经质地问人家喜欢不喜欢延边,不管对方的回答是什么,我都会立刻反感……我满脑子打上的都是云梦的烙印。

为了麻醉自己,我通宵达旦地上网,借助虚拟的世界暂时忘却心头的疼痛。我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有一个原则,就是只和东北的聊,别的地方的人我根本就不理会。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我和一个网名叫“飞儿”的东北姑娘聊上了。她和云梦太像了,连说话的方式和安慰人的语气都惊人的相似。就像一个在外受了委屈的孩童,见到母亲会立刻放声大哭一样,在虚幻的网络上,我“扑倒”在飞儿的怀里,一遍又一遍地述说着自己的忧伤。飞儿轻轻擦拭着我心头的伤口,不厌其烦地劝慰我振作起来。就这样,我和飞儿成了网上的知己。整整三年,我向她倾诉着我对云梦的思念,而她也心甘情愿地安慰了我三年。可我还是无法忘记云梦,虽然当初那种剧烈的哀伤已经转化为淡淡的思念,但它就像伤疤一样,看起来没事,一碰却钻心彻骨的痛。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一只手套的爱情

    飘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开始夹杂着雨滴,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漫天飘飞的雪,手指开始发凉,心似乎渐渐清晰起来。“手套、蓝色玫瑰,眼镜、卡通枕头、西红柿、杯子”。我当然选了“手套”。手套:代表关系一般的人。…[查看全文]

  • 初恋,让我如此牵挂

    我第一次见到文雪是在一次“同乡会”上,她是学服装设计的,那时我对她的印象很深。她的脸有点圆,大大的眼睛很漂亮,特别是她的鼻子很有特点,高高直直的,不管是从正面看还是侧面看都很好看。她说话的声音宛如银铃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很古典的气质,让人只敢远远…[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