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千缕情思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向你打听一个人

正文字体:
日期:2009-2-6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真的是死缠烂打,她没完没了地粘着我,就像粘知了的小棉棒,这个身材单薄的富家女,天天问我的第一句话是,良河,你爱我吗。 总之,我天天被她缠着。没考上大学,天天花她爸爸的钱,买奢侈品,开猎豹吉普车,是正道的坎普一族,可惜那时没人知道坎普是什么,可是青枝已经很坎普了。 那时我和几个哥们搞了一个乐队,天天在小

一九九九年,我被青枝死缠烂打。

真的是死缠烂打,她没完没了地粘着我,就像粘知了的小棉棒,这个身材单薄的富家女,天天问我的第一句话是,良河,你爱我吗?

我如果说爱,她立刻跟上第二句话:有多爱?

我如果说很爱很爱,她立刻跟上第三句话:很爱是多爱?

如果我说,就是爱很长时间?

她立刻就会说?多长?

你看,一个问题可以没完没了,但最后总是不了了之,她总让我郑重其事说我爱你这三个字,但每次我都嘻嘻哈哈,因为我一说就想要亲她,一亲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总之,如果被她缠上,真是件很难缠的事情。

总之,我天天被她缠着。可说实话,我真喜欢被她纠缠的这种感觉,长到二十三岁,还没有一个姑娘这样纠缠过我,真是一条蛇,缠得我快要窒息,她强烈地想给我生孩子,我看了看她说,小屁孩,你才十九,生什么孩子啊你,别胡闹了。

青枝那时是闲散的社会文艺女青年。没考上大学,天天花她爸爸的钱,买奢侈品,开猎豹吉普车,是正道的坎普一族,可惜那时没人知道坎普是什么,可是青枝已经很坎普了。

那时我和几个哥们搞了一个乐队,天天在小城的广场上给老太太们唱摇滚,老太太们扭着大秧歌,我们给她们唱着《亲爱的姑娘我爱你》,当然,这些词曲全出自我一个人之手,我是地道的崩克青年,以卖点乐器为生,一九九九年,在粉丝这个词还没有流行时,青枝成了我的粉丝。

这个十分前卫时尚的女孩子极瘦,个子很高,站在边上,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我,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风尘感和罪恶感,我感觉到如一道寒光杀将过来。

我记得她上台的那个晚上。

站在边上的她忽然走上台,说也给大家唱一首歌,她唱的是正流行的许美静的《边界1999》,对,那时许美静火死了,陈佳明写词曲,然后许唱,街上到处是《城里的月光》,可是,很少有人唱《边界1999》。

那个晚上,青枝上台唱了《边界1999》。

清醒让我分裂再分裂
也许以后
梦魇里沉睡
也许想念明天的喜悦
也许阳光
遗弃这座冰苦的林野
就好像没有你的我的夜
也许以后
悲伤里沉醉

……

青枝的声线很好,我在旁边站着,心里忽悠一下。她不在乎的神情和样子打动了我,一条流苏的牛仔裤,一件肥大的粉灰色衬衫,还有她乱乱的头发,苍茫的眼神,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十九岁的女孩子。

那天混到半夜后我请她喝了啤酒。

是在街边的大排档,我光了膀子,她和我划着拳头,匪气十足。

那一个瞬间我爱上了她。

她看我的眼光十分花痴,迷迷糊糊地看着我,然后她问了我一句让我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话:良河,我想杀了你。

青枝总有犯罪的倾向感。也许她过得太舒服太平淡了。

她需要有我这样一个男友,破落、前卫、刺激……一起疯一起叫一起堕落与破坏,她说她天天来看我,我所有的歌她全会唱,这个画了黑眼圈染了红色头发的女孩子说,良河,我喜欢到想杀掉你。

喝完酒之后我把她带回了我的小屋,然后,我们做了爱。

我是个流氓,之前,我带无数个女孩子来到我的小屋中,她们以崇拜的名义来和我睡觉。可青枝不一样,青枝说,以后,我如果再和别人的女人睡觉,她就阉了我。我以为她说说而已,在一周之后,我又带了一个姑娘回来睡,结果,门被青枝踢开,青枝杀了进来,还带着几个黑衣男人,她说,良河,告诉过你,你不听,你看我做得到做不到。

靠,我软了下来,才知道她是谁,她爸爸是谁,才知道,黑社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枝最著名的话是,你可以不爱我,但你爱了我,你就不能背叛我。

其实我是在她带着人要来阉割我时爱上她的。

那是真正地爱上,我喜欢她不顾一切的劲头,非常霸道,非常匪气!

我们真正相爱了,没完没了的缠在一起,我不想用她的钱,虽然她的钱太多了,多到只是数字了。她从来不带钱包,兜里有两张卡,卡里有用不完的钱,可吃饭时,我从来不用她的钱,我喜欢当男人的感觉,气张颐使,非常霸气。

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晨钟幕鼓,一起写歌唱歌,不知天与地了,不知时光是往前走的。她还是那样瘦,做爱时却特别有激情,她真是一条蛇。

当青枝伏下脸来问我爱她多久时,我说,不知道。

她就抽了我一个耳光,然后问,不知道?

一辈子。

我说,一辈子行吗?不够,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她吃吃地笑着,然后吻下来,官人,她叫我,我前世是你的娘子,你如果负心,我就杀了你。

从认识青枝以后,她的话就充满了血腥味道,总之,背叛的结局就是让她杀掉。

好,我说,死在你手上,应该很快意。

她吻住我,是一条鱼,又粘又湿,她咬破了我的唇,腥的!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