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千缕情思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们给那份缘画了一个句号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12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们常一起出去玩儿,有时是和其他同事,有时和他的朋友。虽然我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我们并没有向那方面发展,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应该是英俊威武的吧。后来我调了工作,但我们还保持着很好的关系,也常跟他的一个朋友小胖儿一起出去玩。没有什么浪漫的故事,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

赵序曾经是我的同事,与我年龄相仿,他很欣赏我,从我来到这个单位开始,我们就成了朋友,是那种能在一块玩得很好的朋友。他很清秀有点艺术气质,也很体贴人。我们常一起出去玩儿,有时是和其他同事,有时和他的朋友。在我的印象里,只要是我需要的时候,他总在我的身边。虽然我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我们并没有向那方面发展,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应该是英俊威武的吧。后来我调了工作,但我们还保持着很好的关系,也常跟他的一个朋友小胖儿一起出去玩。

也许是我的性格活泼的原因吧,我一直比较招人喜欢,追求我的男孩子也不少,但让我动心的并不多。到新单位后,我认识了齐越,我们的关系是自然而然的发展起来的。没有什么浪漫的故事,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誓言,他说他喜欢我,想和我交朋友,当然是特殊意义上的女朋友,我就答应了,也许是他的外貌与我原来想象的那个他,差不多?齐越的性格与赵序相反,是粗线条,热情豪爽但不浪漫不体贴。我们俩约会挺有意思,一出门,他带着小外甥,我带着小侄子,直奔动物园。渴了热了一人一根“大红果”冰棍,他甚至连衣服都不换一下,他也不会为陪我玩儿而请假。

我跟齐越交朋友的事儿,赵序知道,我告诉他的。当时,他好像没说什么。在此后不久,他来过我家,当时齐越刚好在,他呆了一会儿就走了。后来小胖跟我说:“其实,赵序一直很喜欢你,但一直没向你表白,听说你交了男朋友,他觉得不说不行了,才去找你,没想到还碰上了齐越。回来后他很痛苦,他说要靠他的韧性、他的智慧得到你。”

我和齐越的“动物园”、“大红果”之恋,持续了一年,他开始提结婚的事,而我则开始有些失望,我想找的真的是他吗?不但不浪漫而且不如追求我的任何一个男孩殷勤。这时,赵序加紧了对我的追求,他常常给我打电话,还在晚上下班的时候来接我。他知道我喜欢照相,就找一切机会帮我照相,有一天,他把一本精心装饰的影集送给我,里面都是他给我拍的艺术照。而齐越还是一如既往,并为结婚准备家具,因为我们本想那年“十一”结婚。他不知道我心中天平有些倾斜,甚至想重新选择,那时我心中很矛盾、很犹豫。中秋节那天,齐越又加班。赵序在下班以后来找我,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散场后,沿着有些冷清的街道散步。走到护城河畔,我们站住,看那一轮满月倒映在水中,微风一吹,闪着粼光,非常美丽。赵序紧紧拉住我的手在我耳畔轻轻地说:“我爱你,嫁给我好吗?”我心里也很激动,但嘴里却说:“齐越的事你知道。”他说:“给我机会,给我时间,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从那天开始,我和赵序的关系近了一步。他每天都在单位附近等我,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在大街小巷散步。那段时间我总是很紧张,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接电话之前总要猜测是谁打的,跟赵序出去怕碰上齐越,齐越在我们家时,又怕赵序来。

果然,有一天我和赵序从一个商场出来,迎面碰到齐越,我们很尴尬地打了个招呼,齐越就进去了。我很紧张,对赵序说:“你先走吧。”他什么也没说,就匆匆走了。我觉得他似乎有点不敢面对齐越,我有些失望。他刚走,齐越骑自行车追了上来,我没说什么,坐在齐越的自行车后座上回了家。

齐越知道有人在追求我的时候,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我比以前关注多了,到我家来的次数也多了。有时晚了就住在我家,当然是一人住一间。而且老是催着我结婚。赵序呢,则催我跟齐越摊牌。记得是深秋的一天傍晚,齐越来找我,在我家吃过晚饭,我提议出去走走,我想必须跟他说说我们之间的事,这样的日子对我们三个都是非常大的伤害,我们默默的走在一条落满金黄色银杏树叶的路上,我好象能听到彼此的心都咚咚地跳着,但我就是不能开口说话。路快走到尽头的时候,齐越突然停住了,他把我搂在怀里,我觉得他的身体在颤抖,泪水透过薄毛衣,濡湿了我的肩。我感到一阵心痛,就象有许多小刀在我的胸口划动。我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我感觉到齐越其实是爱我的,他只是缺少我所喜欢的浪漫气质。我有点搞不清楚,我最需要的到底是塌实还是浪漫,因此才摇摆于他俩之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齐越要到郊区去学习,我觉得可以缓一口气,静静地想一想了。我跟赵序说,别来找我,让我静静想一想。那是齐越走的第二天,答应不来的赵序又来了。我只好陪他在楼下走走,走累了就坐在路边矮矮的铁栏杆上。天黑了,路灯亮了。我们有些沉默,前途未卜的感觉很不好。我们的影子被路灯一照,长长的黑黑的,很忧郁的样子。

这时,另一个影子从远处过来,与我们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我抬头一看,齐越满脸怒容站在我们面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齐越一拳把我打在地上,我被这突发事件搞蒙了,不知所措地倒在地上,我以为赵序会和齐越动起手来,我甚至有点担心瘦小的他不是齐越的对手,可很久没有声音,虽然只是几秒,在我却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这时我听到赵序说:“你要是个男人,就把她扶起来。”声音有点飘忽不定,像从很远的地方传到我的耳朵里,有点陌生,让我失望。齐越骂了一句粗话,一把把我拉起来,并把我拉回家。

回到家,我继续躺在床上,不说话,而齐越流着泪对我说:“我打了你,对不起,要是把你打坏了,我养你一辈子。”我的泪也下来了,我已经在心里决定了,我不会再犹豫。在这件事发生不久,我和齐越结婚了。

从此,赵序没了音信,小胖儿说,我结婚后曾有一段时间他非常消沉,整天不说话,朋友们都很替他担心,小胖儿更是不离他左右怕他想不开。后来他下海了,没多久他也结了婚。

婚后的生活基本上还是平淡无奇,齐越惟一的一次浪漫是帮我做好晚饭后给我写了一张字条:亲爱的,饭菜做好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在锅里,祝你吃好。这张字条我保存了很久。后来在我怀孕和生孩子期间,齐越对我非常好,听他姐姐跟我说:“你被推进剖腹产手术室的时候,他哭了,齐越从小就不爱哭,我从他上小学起就没见他哭过。”听了以后,我的眼眶酸酸的,我想一定要对他好一点。有了孩子,我的生活就更加的单纯,许多朋友都失去了联系,每天只有丈夫和孩子。但在许多时候,我还是会想起赵序,我一直认为自己欠赵序的情,听说他去了南方,而且生意做得并不好。我会在每年的生日收到赵序寄来的贺卡,没有地址,从邮戳上看,有时在广州、有时在上海。

再一次见到赵序是三年以后,是个阴沉的上午。没有任何预兆,他就出现了。他比以前胖了一点,但眼神里的忧郁没有变。没有我想象中的尴尬,我们就像是昨天才见过一样地聊了起来。他问我,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说,不知道。他说,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为了这,我能不能请你吃饭。我答应了,那天我们谈了很久,谈三年以来彼此的生活,他说,这三年他很难,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吃过午饭,下起了小雨,我们都没有带雨具。他说,他家就在附近,骑车有几分钟就到,可以从他那儿拿个雨衣。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门在我们身后关上的那一刹那,他一下搂住了我,两只手像铁钳一样攥着我的肩膀,他说:“你离婚吧,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说着就要吻我。我有点震惊,没想到他会这样,就拼命挣扎。挣脱开他的手,我飞跑下楼,忘了骑车,这时雨下大了,象瓢泼一样,一会儿衣服就湿透了,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有了这次的事,我就不愿再跟赵序单独出去,虽然我时常想起他的种种好处,虽然我对齐越有诸多不满,但这毕竟是我的选择,面对人生的选择。也许我说不出为什么,但我觉得忠诚于婚姻,无论是对我自己、对我丈夫还是对赵序,都是一种尊重。赵序可能也后悔了,从那儿以后他没有再来找我。

28岁生日那天,我没有上班,我习惯在生日时给自己放一天假,我也喜欢在这一天接受礼物,但对齐越,我早已不抱什么希望,他能陪我玩一天,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这天我们全家一起出去玩,当然又是去动物园。下午,小胖儿来了电话,说祝我生日快乐,我很高兴,他还能记得我的生日。记得几年前的一次生日就是和赵序、小胖儿一起过的,他的电话让我有点惆怅。小胖儿说,今天我请你吃饭。我说算啦,我领情了。他说,不光是为你的生日,我还有点儿事求你办。我说好吧。他说了一个在当时很有名气的餐厅,约好晚上6点见。

6点我如约来到餐厅,小胖儿把我领到一个大圆桌的旁边坐下,这时,不知从哪涌出一群人,七嘴八舌地叫着我的名字。当然,我最先看见的就是手里拿着一束红玫瑰的赵序。他穿着很正规的西服,很绅士地把玫瑰递到我的手中,一旁,他的朋友们一起鼓掌喝彩。我觉得就像在梦里一样。席间,服务生端上一只大蛋糕,上面插着28根蜡烛。蜡烛点燃的时候,大厅里的灯忽然熄灭了,乐队奏起“生日歌”。在闪烁不定的烛光下,我看见赵序的泪水静静地流下来,又被他悄悄地抹去。当我一口气吹完28根蜡烛,灯又重新点燃的时候,我面前放着一张贺卡,上面是赵序漂亮的行草:祝你28岁、29岁、30岁……生日快乐,直到永远!永远爱你的赵序。

赵序却不见了。我没有问,我知道,这是他精心策划的,他是要给我们今生的缘分画上一个句号,我很感动,在心里说,我也祝你永远快乐、幸福。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晚归,男人你有多少借口

    可是,就算我的肚量再大,我也无法容忍男人的晚归——这里的晚归特指不打招呼前提下的晚归。而且最要命的是我联系不到你,你的手机要么是关机了(没电了),要么是无人接听……于是我开始胡思乱想,为你的晚归找各种理由——我不担心你被别的女人拐跑了,因为我相信你。说…[查看全文]

  • 百封代刀情书射穿了我的爱情

    三年的情书打动芳心莫施妮出生于书香门第家庭,父母亲都是文化人。见了面,莫施妮对李强(化名)没什么好感,所以也没放在心里。渐渐地,莫施妮的心扉为这些情书而开启了。直到1994年,李强还是坚持给莫施妮写情书,这三年期间,算起来,他给她写的情书至少有100封。…[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