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千缕情思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把那段爱封存在火车上

正文字体:
日期:2005-09-12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好不容易这周不加班,一个人在家整理衣柜,突然从衣柜里滑出一张中国联通SIM卡,我的思绪顿时飘浮起一件往事。去年春节,由于与老公闹了别扭,所以节前一个人闷闷不乐地买了一张卧铺回家了,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在12号车厢37号上铺躺着,我突然一扭头,发现38号上铺躺了一个帅帅的男孩,酷似内地演员严宽。原来是纯老...

好不容易这周不加班,一个人在家整理衣柜,突然从衣柜里滑出一张“中国联通”SIM卡,我的思绪顿时飘浮起一件往事。

去年春节,由于与老公闹了别扭,所以节前一个人闷闷不乐地买了一张卧铺回家了,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在12号车厢37号上铺躺着,我突然一扭头,发现38号上铺躺了一个帅帅的男孩,酷似内地演员严宽!“好帅呀!”这是我对他的第一感觉。但是心情不好也不想那么多,男孩开口了:“你好!请问你到哪里?”我无精打采地答了一句:“终点!”,他高兴地说:“真巧!我也到终点!你是哪里人呀!”要是遇上别人,或许会高兴死,有个帅哥与她说话,可是我的态度就打了折:“干什么?查户口?”他真诚地笑了笑:“不是的,只是问问,你好,我叫叶枫,是温州瑞安的!”噢!原来是纯老乡。或许是由于太无聊,我们就聊了起来。原来他家是在北京做生意的,他是独子,在北京上了大学后,就留在北京打理皮具生意了。

中午时,列车停靠的是南京站,他下站了。我无心吃饭,下了铺位,坐在下铺看着窗外。一会儿,叶枫上来了:“老乡吃饭了!”,我回过头笑了笑说:“谢谢,不用了吃不下!”,叶枫把一包南京盐水鸭翅和一包南京豆腐干放在小桌上说:“怎么了?失恋了?”,然后开朗地笑了。我瞪了他一眼,叶枫惊奇地说:“干什么?你的样子好凶,想吃人呀?”他坐在38号下铺后说:“吃一点吧!来给你变一个魔术!”他双手一拍,两只衣袖里冒出两罐易拉罐啤酒来,我一下子惊奇万分,拍着手说:“你好棒!我从小就喜欢魔术,可惜我不会!”,他突然抓了一下我的手说:“老乡我们一起行酒令好不好?玩两只小蜜蜂好不好?”我为难地说:“不行,我不会喝,这是车厢又不是你家!”“有什么,现在是中午又不是晚上,我们小声点啦!”说着他就出拳了,可是我脑里立即浮现了这样的想法:“不要与莫生人说话,不要喝莫生人的饮料,不要与莫生人交谈!”他见我愣在那儿,打开易拉罐,喝了一口说:“你是怕有毒,有迷药?哈哈!我的形象就象个坏人?那你喝这一罐!”说着又把喝过那瓶换到我面前,我急忙说:“不用!不用!我相信你!”他真诚地看了我一眼说:“谢谢你的信任!”他很有礼貌,这是我对他的第二感觉。然后我们就玩起小蜜蜂来,一罐酒下肚,我有点晕,费力地爬上上铺,就觉得火车在往后开的,叶枫也上了他的铺,突然他弯下身来,伸过我这边,给我拉好被说:“小心受凉!”,我居然感动得有点哭,我也不知为什么。

当我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开到杭州了,对面的铺上,空空的,原来他在底下看书,鼻上多了一个金边眼镜,但仍然很帅,他发现了我,他仰头说:“你醒了?”“原来你是近视的?”我好奇地问,他若无其事地说:“是呀!但一般时间我不戴!”我瞄了他的书面一眼,天哪,是莎士比亚故事集,原来我们喜欢看的书都一样!他合上书说:“很幼稚吧,这些书,但我就喜欢!”他扬了扬头发说:“我这儿还有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碟你要不要看?”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自嘲地说:“唉!我自己都觉得幼稚,还叫你看!”我高兴地说:“其实我也喜欢莎士比亚!”他兴奋地拍拍手说:“好呀!那你下来吧,等一下,能不能给我留下一个手机号,我好以后联系你!”说着他拿了笔递给我,我下了铺,我问:“写哪里?”

叶枫伸出左手说:“写在手心里!”我被他逗笑了:“你知道我想到什么吗?我想到电视里小白菜免罪的时候,慈禧太后就在小白菜的手心里写上免罪两个字!”“没关系!”

叶枫说,我把我的手机号写在他的手心。他兴高采烈地样子象个小孩子,从皮箱着拿出一个三星笔记本和碟,从笔记本的外型来看,这笔记本价格肯定不菲,或许他真是个有钱人。我又把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重温了一次,当“THEEND”字幕出现在屏幕上时,我低头看了一下,我发现他的左手握着我的右手,我急忙抽回了手,站起来跑到了卫生间,我想当时我的脸一定象个红苹果。

后来一路上我们聊了好多,就象一对挚友。等第二早上在车站分手时,我居然有点恋恋不舍,我居然在遇上叶枫后忘了想我的老公。

大年初三,我就接到叶枫的电话,要求见面,我居然答应了,在飞云江边,星空闪闪,皎洁的明月挂在天边,象动人的新娘。晚风轻轻地吹拂,江边的柳枝随风飘荡。我站在栏杆边,看着江水,突然觉得到后面站了个人,我知道是叶枫,但我还是不转身,“你终于来了!”他开口了,我回过来,迎来了他那双含情脉脉的眼光,我们就这样对视着,他突然吻了我,让我一阵炫晕,心跳得厉害,但我的意志马上清醒,我推开了他就跑,他在后面追着,我跑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对看着他说:“叶枫,我们不要那样那样!我们只是老乡!”,我看到他伤感的眼神,轻轻地吐了一句:“真的只可以作老乡吗?可不可以做男女朋友?”我坚定地说:“我配不上你!”可是他还是很固执地说:“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因为从火车上下来后,我天天都梦见你了,所以我想与你做男女朋友!”听着他的表白,或许换作别的女孩肯定会飘飘然起来。一个酷似严宽的叶枫,让人难以抗拒。可是当时我已经嫁作人妇了,“恨不相逢未嫁时”这句话放在我身上最好不过了。后来他还是一个劲地表白,我知道我们温州男孩子的口才,对女的表白的时候都不用打草稿就能入木三分。可是我心里矛盾极了,我没勇气告诉他我已婚的事实,我也没勇气告诉他其实我很喜欢内地明星严宽。我更没勇气告诉他我其实天天在想找一个志向相投的人做朋友。那天本来很浪漫的约会,却被我无情地摧毁了。本来很惬意的约会,却被我残酷地打乱了。

第二天一早,我甚至没与叶枫告别我就是北上了,无意地翻开车票一看:12号37铺上铺,我还以为拿错了,再定睛一看,这张票没错,还没打孔呢!或许是天意吧,等列车从温州站起航时,38号的上铺还是空的,我想大约是上天给叶枫留得吧,我甚至想如果我现在还单身,38号上铺此时会不会还是叶枫呢?我关了手机,一狠心拔下了SIM卡,放回包里,同时也把我俩的回忆也拔了下来,我哭了,仿佛看见了叶枫躺在了38号上铺,仿佛还看见了叶枫脸上那帅气而又真诚的笑脸。难道我们真的只能做老乡,难道我们真的是人们所说的“有缘无份”吗?

直到现在这张联通SIM卡就再也没装进过手机,我想叶枫可能往里面发了很多短信,或许一条也没有,这张联通SIM卡一直安安静静地压在箱底,可这段让人回味的记忆却深深地埋进心底。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嫁给GAY的十年婚姻

    第二天一早醒来,他严肃地和我提出要求:第一不要和他谈爱情,说只是需要婚姻,宁可我怕他也不愿我爱他。因为当初的爱恋付出这十年的心酸。算一算,这十年他从没亲过我一次,从没满足过我一次,从没考虑过我的感受,没给过我几文来养家,我用如此柔弱的肩膀和毅力支撑着…[查看全文]

  • 同居:你为爱还是为做爱

    既然选择了同居,那么就等于选择了一份地下工作。你太紧张了,你怕被单位里的“长舌妇”们看见,你怕被领导抓住,你更怕因为同居而丧失了晋升的机会……终于有一天,你忍不住了—我们住同居——婚姻的磨合期因为同居而认识更深、爱得更深,从而使同居成为走向婚姻的前奏…[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