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坐台女人的横祸(一)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1-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1、坐台何必曾相识94年12月,一个华灯初上的夜晚,刘莉做完发型买完单,穿上大衣拎上手袋,便匆匆离开丽影发廊,打的赶往天狗美人吧。刘莉刚从乡下来,第一次尝试坐台就遇到如此森严阵状。这女人见刘莉光点头不答话,接着说:看得出,你是第一次坐台。我叫王霞,你叫我王姐吧。

1、坐台何必曾相识

94年12月,一个华灯初上的夜晚,刘莉做完发型买完单,穿上大衣拎上手袋,便匆匆离开丽影发廊,打的赶往天狗美人吧。谁知,未进门就被几个西服毕挺的彪型大汉拦住。刘莉刚从乡下来,第一次尝试坐台就遇到如此森严阵状。心里着实紧张,可又不甘心。光做发型就花了30元,还不算打的费呢。正远远徘徊于门前,一个体态娇好的女子朝她走来,拍拍她的臂:“喂!跟我来。”

刘莉一听是四川口音,想都没想,就紧紧地跟定了这女人。果然,这女人把刘莉顺利带进了天狗美人巴。

天狗美人吧靠近文锦渡口岸,大多是香港货柜车司机消磨时光的所在。通常10点以后,人气才渐旺畅。入场后,时间尚早,但轻漫撩人的乐声已在幽暗的场子里弥漫开来。这女人找了一张临近舞池的吧台,和刘莉坐了下来,随即叫了两杯冰水。啜着吸管,这女人对刘莉说:“这年头,人路就是财路,你知道吗?”刘莉点点头。这女人见刘莉光点头不答话,接着说:“看得出,你是第一次坐台。姓什么?”刘莉点点头,用四川话回答:“我姓刘,叫刘莉。大姐怎么称呼。”女人说“哟!都是老乡哟!我叫王霞,你叫我王姐吧。”

经过一阵交谈,刘莉侷促的心态稍稍松了下来。她心里感激,说:“王姐,多谢你,不然……”王霞打断刘莉的话头:“谢什么!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等下再帮你介绍一个客人。等于给了你一条财路。散场后,你给我50元‘着数’,就算两不相欠。”刘莉不懂:“……‘着数’?那里有卖?”王霞笑了起来:“哪里都没得卖?全在你心里呢。”刘莉满脸茫然。王霞感叹着解释道:“初来乍到。也难怪你蒙察察的。‘着数’是广东话,是给好处的意思。明白不!”刘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不久,随着客人陆陆续续到来,一张张台面烛灯点亮,场子里也热闹了起来。王霞穿梭于熟客间,给刘莉找来一位客人。她拉过刘莉,交待客人道“我小妹刚来,你要多包涵些!”说完,就忙着陪客人摇瑟赌酒去了。刘莉不会摇瑟也不会赌酒,客人便叫她脱下大衣,搂着她进了舞池。客人长得五短三粗,胡须卷卷。刘莉容貌一般但身材苗条,胸挺臀圆。她虽有心染尘,但毕竟第一次“下海”,不适水性。因此,搂搂抱抱中,客人擦脸的腮须、粗粗的喘息,不规矩的手,弄得她既怦然又紧张。于是,她只好绷直了手臂,死死撑住客人的双肩。但常常敌不过客人强劲的双臂,难免多有失着。

好容易熬过了午夜,客人粗粗的喘息也渐渐平息了下来。买单时,客人也还心平气和,并多给了200元港币。同时,还留下了一句体己的话:“夜里冷,穿上大衣吧!”

2、搓麻台上的大话

王霞的话没错,她的确给刘莉指了一条财路。可惜,刘莉自天狗美人吧的初夜不久,并没去努力开创新局,只不过是把她的第一个客人引入了她的情网。从此,刘莉的衣食住行电话美容费,全都由这位司机大佬乐呵呵的悉数买单。当然,刘莉的营生,也只好由天狗美人吧的坐台跳槽到了家里客厅的麻将台。金盆洗手,搓麻陪“夫”。这就是“二奶”普遍尊守的岗位职责。或者说是不成文的“奶道”。再说,这位司机大佬人粗心细,对刘莉呵护有加。刘莉也就格外地“尊夫守道”。于是,坐台的财路,就转让给了从老家叫来的姐姐。

这天中午,王霞来了电话,说:“我来了个新加坡的朋友,想搓麻将。你带‘老公’一起过来。搓它几圈。”刘莉说:“老公还在跑车哩。”王霞说:“哪就叫你姐和你来吧。反正输了是老公买单,赢了是你姐俩的私房。何乐而不为。”刘莉并不在乎输赢,只是“二奶”当久了人有些懒散。但王霞的面子还是不能驳。于是,刘莉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向“老公”通报了搓麻的去向。老公也乐呵呵地说:“得啦得啦!在屋企好闷的啦!”之后,刘莉便叫上姐姐,赶去王霞的住所。――湖宝新村X栋3楼1号。

王霞位卑未敢忘清高,一向独来独住。能光临她住所的男人,通常是要她“看得上眼的人”。一般的司机大佬是难得登堂入室的。今天的新加坡客人,气度自然也不一般。刘莉姐妹进屋后,王霞只是稍事介绍,麻将台便摆了开来。

“噼哩啪啦”一路搓来,转眼就下午四点多。谁知,一贯手气火火的王霞,却霉运交加。一张张百无大钞,“哗哗”地流入了刘莉姐姐的腰包。被好运烧晕了的刘莉的姐姐也把麻将台拍得“叭叭”响。渐渐地,把王霞惹得烦躁起来。

刘莉看在眼里感到有些不安,便对姐姐说:“我们和她(他)们换换位吧!也让人家赢几把。”姐姐并未领会,说:“输赢和位子有啥子关系哟。这是各人的运气。”王霞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冷冷说道:“这运气是啥呀,不就是几千块钱哟?就算输它几万,又能改变得了我的财气哟!笑话!来来来,洗牌!”说罢,把麻将搓得活蹦乱跳。

刘莉姐姐听了这话,骤然清醒过来。平时的卑微又重返她本就卑微的脸上。就是啊,人和人能比吗?别说她做女人的自豪早被小孩耗损。就王霞这输得起的底气,恐怕她下一世也撑不起来。更何况,她身后还跟了个叫她人前抬不起头来的老公。她还能有转运的一天吗?

刘莉见王霞输红了眼,把姐姐搓仅有的一点自信都给摧毁了。她想,这麻将是不能再搓下去了。姐姐曾有过自残经历。再搓下去,不单单是伤了面子,恐怕后果也不堪设想。还是见好就收吧!于是,她看看手上的表,对王霞说道:“王姐,不好意思。我走先。”王霞一听,一口火气喷了出来:“怎么?连你也怕我输不起吗?搓它十天八天,不就几万块钱吗?”刘莉笑笑:“你说哪里去了。我知道王姐你有的是钱。可老公要回来喝汤。家里的汤还煲在煤气炉上呢。”新加坡客人听了,赶紧出来替刘莉打圆场:“阿霞,出事不好。让她们走吧。”王霞一听,极不耐烦地说道:“好啦好啦,走吧走吧!”于是,刘莉姐俩带着所赢的钱,逃也似地离开了湖宝新村X栋3楼1号。

3、嫁个老公不是人

湖宝新村原来是一片农田。改革开放后,富了的村民在昔日耕作的农田上,建起了湖宝新村。湖宝新村楼高八层,由于缺少规划,新建的楼与楼之间,挨得很近。所以,楼下形成了一条条不见天日的叽哩拐弯的小巷道。这就是所谓的“城中村”,也是深圳这座现代都市的另类风景区。

刘莉姐俩住在黄家岭,离王霞步行大约20分钟路程。这一路店铺林立,热闹非凡。由于受了王霞一顿憋屈,她俩没了平时闲逛的心思,一路匆匆,径直往家里赶。刚到楼下,见到紧闭的防盗门前瑟缩着一个污糟啦蹋的男人。不用猜,刘莉也知道那是她那不可救药的姐夫。

其实,刘莉姐夫从小一表人材,与姐姐也算是青梅竹马。初中时,为替姐姐出头惩治小流氓,因造成伤害,遭到了开除学籍的处分。从此改写了命运。无论是两小无猜也好,还是感恩图报也罢,长大后,姐姐还是嫁给了他,并为他生下一子。婚后发现他好赌成性,姐姐满以为爱情和孩子可以创造奇迹。谁知,爱情和孩子非但没有感化姐夫好赌的恶习,他反而沾染上了毒隐。最后,不但栖身的房子,就连姐姐的廉耻也都被他赌掉、吸掉了。他已弄得面如抹布,瘦骨棱筋的。把孩子扔在老家,让姐姐和刘莉到深圳来坐台赚钱,就是他出的主意。面对这样一个男人,若不是孩子的牵挂,刘莉姐姐也许早已不在人世了。

见到姐夫这个样子,刘莉姐姐气、恨交加。踢了几脚躺在地上的姐夫。哭嚎着打开防盗门,上楼回房端了一盆凉水,照姐夫的头上泼下。姐夫白了白死鱼一样的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哟!”姐夫有气无力地问姐姐。

姐姐没理他,拿着盆子转身进了防盗门。

刘莉说:“姐夫,你就别问那么多。你看看你做啥子哟。姐姐那会开心得起来哟?”

姐夫站起身,跟着进了门:“我的样子她也晓得。她今天怎么那么大的火气哟!”

姐姐在楼梯前边吼道:“火气?火你个头哟。老娘的火气是搓麻将赢的!”

姐夫脸上挤出了笑容,边上楼梯边说道:“打麻将赢火气?你输了还说啥子面子话哟?”

姐姐收起火气:“面子话?爬哟,你问问莉娃儿是不是面子话。我才懒得理你个背时鬼!”俩公婆斗嘴斗到了八楼,姐姐说罢,打开了803号房门进了房间。

“告诉我,你姐姐说的是啥子意思哟?”姐夫抓住刘莉,把刘莉挡在门外过道一边问。

刘莉把到王霞那里打麻将的情况对姐夫说了。他听后冷冷说道:“仙人板板!有钱人就是讨厌。看来王霞有很多钱哟!”

4、老公出了车祸

其实,麻将台上的输输赢赢,也不过是运气的轮回。最终大致是个不输不赢的平局。王霞本就有口无心,这层道理没多久她也就想通了。再说坐台富余的日光也需要有人陪着打发。没过几天,她又把刘莉姐俩叫到了她的麻将台来。大家重归于好,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日子就在坐台搓麻的循环中,不甜不咸地过着。

这天一早,王霞正蒙头大睡。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她吵醒了。“……是警察查户口?”她捂着惊慌了的胸口,走到门后。一听是刘莉的叫门声,她极不情愿地开了门。只见刘莉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抱着她痛哭流涕:“……王姐,……唔唔!老公出事了。……打你电话不通。唔唔……。”

王霞神经衰弱,门铃早被她拆掉,睡觉都要把电话线拔掉。所以,刘莉打电话来,她一点都不知道。这时,听说刘莉老公出了事。她先前被惊醒了的不快,便转向了由衷的关切:“莉莉,别急别急。有啥子事,坐下来慢慢说。”

刘莉说,今天一早,她接到了“老公”的电话:“……莉…莉,我…翻车了,想…见你……”“我马上就来!你在那里?……喂喂!”刘莉着急地追问。但对方没再回话。跟着话机里传来了救护车的尖叫声。刘莉失神地跪到在地。口中喃喃念着:“老公出事了!老公出事了!他说…过来喝早茶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哀,一夜夫妻百日恩。老公似要诀别的“……想…见你…”的声音,折弄着刘莉的精神。刘莉产生了强烈要去看“老公”最后一眼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女友频频出现在陌生男人的房间

    一个主讲,一个补充,那个男人的轮廓便更清晰,更客观。年长的,男性的,大多是一个人来,拎着一个包,包里装着那个人的信件和照片。她很奇怪为什么房子的旁边可以养猪,房间的床上为什么没有电热毯。菲儿看着我,像看一个陌生人。…[查看全文]

  • 坐台女人的横祸(二)

    ”撞车的地点离派出所不到50米,瘦警员一个冲刺,不到三分钟便开了一辆小轿警车来。肥警员见了说:“没车了吗。”瘦警员:“都没收队。”肥警员“啪”地拉开后车门,对正在发呆的王霞大声请求道。…[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