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坐台女人的横祸(四)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18、师傅,你不会突发奇想吧 一进螺岭派出所大门,迎面便是值班室。 值班室里,端坐着黑脸警员何巍和娃娃警员小张。他俩才从黄贝岭365栋803房回来,刚换走了顶班的警员。台面上一大杯开了盖子的茶水,热气腾腾的,是娃娃警员小张给何巍彻来的。

刹那间,生离死别的滋味奔上心头。泪水夺眶而出。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至今,阿姨那憔悴的容颜,滴泪出门的情态,只要想起,心都有被揪起一样的伤痛。

两道清泪从军生眼角滑落。我止住泪,坐到他的身边。我想拿毛巾替他擦拭,可是,毛巾他攥得紧紧的,怎么扯,也扯不过来。

“不,不要扯了!手僵了。你听我”军生断断续续地接说。我停了下来,没敢再扯。我哽咽着问:“你,你想说什么?”

“唉!你总说我嘴唇红。其实,我早就知道这病了。瞒了你们。心里痛啊!后悔没听你们的话。可是。我,我真的不,不想死呀!我走了,你要照顾好妈。”

原来,军生早就知道自己得的病。怪不得,后来的日子里,他总是和我保持着距离。听了这话,碎了我的心碎了我的爱。哭声惊动了阿姨,也惊动了医生。他们蜂涌着抡进病房来。医生说我的到来不利于军生的病情。我终于被劝说着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医院,军生的生命之花,终于在我的眼前,永远地消谢了。我的初恋,从此埋到了军医院的背后,也就是那座毫不起眼的小山岗的上面。

18、师傅,你不会突发奇想吧

一进螺岭派出所大门,迎面便是值班室。值班室上方,灯光下,赫然“为人民服务”五个溜金大字。值班室左侧,一条过道直通幽暗的后院。午夜将至,与乐园路热气腾腾的午夜饭市相比,派出所里,格外的冷清中更透着几分肃杀。

值班室里,端坐着黑脸警员何巍和娃娃警员小张。他俩才从黄贝岭365栋803房回来,刚换走了顶班的警员。台面上一大杯开了盖子的茶水,热气腾腾的,是娃娃警员小张给何巍彻来的。他惯有孝敬师傅的口头禅。他说:“大热天喝热茶,出出汗解解乏。”不过,今晚太累,这禅他也就没再念了。

“师傅!”盯着何巍的脸,娃娃警员小张屁股还未落椅,便学着王霞的嗓音说道:“嘿嘿!肥哥!叫得好香艳哦!”“嘿嘿!你小子啥意思啊?”何巍翻看着报案记录,黑着脸反问道。“没,没啥。肥哥是自家师叔伯叫的,不知啥时赠美眉了?我,我有秀秀搞不清楚哦!师傅。”为了强化调侃的意味,娃娃警员小张不但把“少少”用广东白话的“秀秀”来表示。还特意朝何巍比了比小手指。何巍听罢没做声。他依然黑着脸,放下了手里的报案记录,又顺手拿起了交接班记录。半眼都没理小张。小张看看没趣,却仍不死心。隔了一会,他站起身来,倒背着手,在师傅背后渡着方步,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口中念念有词道:“唉!师娘呀师娘。我总算理解你。理解你被人冷落的深重苦难!理解你为何含着热泪闹离婚的辛酸哟!”

“张剑!立----正!”何巍楞了小张一眼,“啪”地合上报案记录,拉下脸大声喝道。“立正?立什么正?师傅。”突如其来的口令,让小张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师傅啥意思问。小张还在迟疑着。“警员张剑,立----正!”何巍又大喝了一声。小张机械地把头一昂脚一拼,他确实被师傅的变脸搞懵了。他瞪眼望着何巍,心里便七上八下地打起鼓来,想:“惨了,惨了!师傅正为离婚的事心烦。我的话刺痛师傅了。这回,不被师傅罚跑一百圈才怪哩!”

“张剑听令!”何巍接着提高了嗓门,大声下令道:“京鹏夜总会报有警讯。立即出发!”“什么呀?师傅!报案电话都没。你不会突发奇想吧!”小张终于松了一口气。满以为是师傅反过来调侃他。

何巍毫不理会小张的质疑,系上配枪,大步流星去了值班所长的办工室。小张一看师傅没有丝毫闹着玩的意思。于是,赶紧打理自己的警装。不一会,看到师傅从所长办工室里出来,小张才明白师傅来真的了。于是,他便小跑着跟随师傅出了门。

何巍的京鹏夜总会报有警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何巍有一个习惯。每逢值班,他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游览当天的报案记录和交接班记录。接下来第二件事,是书写当天的出警日志。他说,值班室里做作业,是他心明眼亮办案神速的秘诀!当然,他之所以这样做,也还有更深更复杂的背景因素。

螺岭派出所是有名的三高警区。何谓三高?螺岭辖区不足二平方公里,常住人口才一万六,暂住人口就达十万多。这是人口居住的高密度。治安环境特别复杂。辖区南面是名声远播的出入香港的文锦口岸和罗湖口岸,这是过境人物流的高密度。辖区西面,仅东门北路一路之隔,又是大名鼎鼎的日均游人五、六十万的东门老街。这是人流量的高密度。螺岭派出所在编警察才十八名。在三高条件下,十八名警察如何保一方平安?用何巍的话来说,就是:“所长有所长的施警秘诀。警员有警员的办案秘诀。”官诀兵诀如何发挥威效呢?他说:“谐调配合织天网,蛇入鼠洞也可掏。”

小张是深圳警校毕业,年初分来螺岭派出所的。由于编制的紧缺,所里争取了三年才争到一个名额。所以,小张的到来,无疑成了螺岭派出所矜宠的唯一。新警员上岗并无拜师之规。但按惯例,都要指定素质优良经验丰富的老警员带。目的是让新手尽快熟悉警务。何巍36岁,是军队侦察员转业下来的。从警10年,破案若干。由于素质精良,警功卓著。于是,何巍就成了小张入警的当然带路人。此老师不同警校的彼老师。此老师的授业,是实际警务经验的言传身教。彼老师授业,是课堂操场上的知识技能的传授。按此理解,小张言之凿凿地,当众把此老师与彼老师区别开来,当众把他的警务带路人何巍叫做了师傅。并且还堂而皇之行了拜师礼。据说,这尊师重教的拜师礼,还是新警员小张的父母亲自授意的。当初,何巍嫌过于张扬,怕给人以旧帮会拜师的嫌疑,说啥也不同意。小张的父亲在电话那头说:“要的要的!这拜师礼是不能免的!尊师重道,这是中国三千年不变的优良传统。拜师礼不是旧帮会的原创。当前行业操守的变异,就与这个传统的不振有关。所以,这入行的优良传统不能丢。丢了,小青年的行业操守也就随便了。”

末了,小张的父亲还表示,拜师礼他会亲自出面主持的。可是,行拜师礼的那天,小张的父母却没露面。拜师礼是由所长主持的。小张父母只是在国外发来了一个贺电。这就是他师徒关系的由来。

其实,回所的路上,何巍脑里所晃动着的,只有险些被他撞伤的女人——撞车女人即刘莉姐姐的影子。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撞车女人两度送医院急救,其中肯定有非同一般的原因。回所后,在翻看报案记录时,他所想的,也只是撞车女人两度送医院急救的问题。所以,对于小张的调侃,他虽有所察,但毫未深究。何巍先看到了下午三点半一条报案记录。内容是:“湖宝新村村民张树良报案。湖宝新村X栋3楼1号。一名持铁锤男子砸门。称女主户王霞搞疯了其妹妹刘莉,前来寻仇。”再翻看案件审理记录,他心里豁然开朗。“扣夫赔款?哦,晕呼呼撞车。原来如此!”这一条解开了刘莉姐第一次送院急救的迷雾。出于职业习惯,何巍想,那么第二次入院急救的原因何在呢?事主未说,他也不好问。

当他接着往下翻看报案记录,一条京鹏夜总会总台的报案引起了他的注意:“晚十点二十分,有一年轻的疯女人到京鹏夜总会搞事。砸东西伤人后,疯女人不知所踪。”看完,他略一沉思,对了,这撞车女人的二度入院急救,是否是受到她的疯妹妹失踪的刺激造成的呢?黄家岭离京鹏夜总会才二十分钟路。那么,到京鹏夜总会搞事,砸东西伤人后不知所踪的疯女人。会不会就是撞车女人失踪的疯妹妹呢?何巍想,只要找到撞车女人的疯妹妹,就能稳定撞车女人的情绪,也就排除了再生意外的可能。可是,失踪的疯妹妹与搞事的疯女人是不是同一个人呢?这就需要进一步证实。对!趁热打铁,马上到京鹏夜总会走一趟,查他个水落石出。于是,他高声对小张喊出了“立正”的命令。当然,也不无顺带回敬小张调侃他的意味。

值班室里的短短20分钟,小张与何巍的思维走向,正如两股道上跑的车,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初出道的娃娃警员小张,只是想变着娃娃的法子来呵护师傅的情感失意,但他那里参悟得到何巍在此之前的思维活动呢?因此,他才把师傅的出警命令当作了“突发奇想”。

19、深南大道上之午夜狂奔

星空下,流光益彩的深南路,自西向东,由南头关奔驰而来,气势如虹,90里路贯穿市内南山、福田、罗湖三个区。一路梦幻,一路奇葩,到市区最东边的新秀村口,才突然尧尧饶饶地停了下来。因为,再往前,穿过新秀村,就撞到香港末代总督彭定康的屁股上了。怪不得,彭老情绪一直不好。总寻谋着弄点颜色给这边看看。

这一段路,就是东门十字路口以东不足三公里的深南东路,是深圳90年代中叶最繁华的歌舞一段路。

坐落在深南东路中段的京鹏夜总会,楼高15层,她曾领跑了深圳改革实验田的文化娱乐业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文化娱乐业,也是深圳又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辈份最高的夜总会。她的左右,全是90年代初蹦达出来的月光、鲤鱼门、夜倾情、金龙玉凤、振华、远东、豪门、文苑等风姿各异的后起之秀。至今,京鹏夜总会的外观虽然有些落伍,但其社会地位与内部的豪华仍不减王者的风范。省市文化战线的许多重大活动,如艺员考评定级、文化经营培训,重大歌舞赛事,文化政策的实验或发布等等,几乎都是她无需申请的专利。就因为她的根子正行为端啊!百分百国企,窗口特色的特色,妒嫉也没用。所以,在深圳的歌舞娱乐业中,她不动声色地享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此地位的夜总会,竟然给一个疯女人搞事。保安干啥去了?简直是荒唐!——这也是何巍当即出警的一个重要的潜在理由。

午夜的深圳迷人而又燥动。白天秩序井然的东门十字路口,一辆辆泥头车与一辆辆中小巴扭倒着悔悔的抡道的方向盘。横冲直闯的摩托仔,不甘落后,争吼着抡客的油门。全乱了套了,十字路口塞得死死的。幸亏何巍有先见之明,他和小张改骑了摩托车。才顺利赶到了京鹏夜总会。

夜总会的值班经理刘子驹跟何巍算是熟人。他把何巍和小张请进了他的办公室。对于疯女人到夜总会搞事。他说:“她衣着时髦,口里念着金灿金灿。以为她来找人,保安也没反映过来。打碎几个杯子一瓶人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