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坐台女人的横祸(五)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 收了线,王霞双手合什,感动着晶莹的泪花,颤声说道:“谢天谢地。王霞把110的话一五一十向刘莉姐复述了一遍,又说了许多“放心啦。看到刘莉姐的精神松驰下来,王霞才找出浴巾和睡衣,把刘莉姐扶进洗手间,帮她好好泡洗了一个多小时,才又扶她上床睡了。忙完后,王霞自己草草冲洗了一下,回到了刘莉姐的房间。

110电话那端说:“人口失踪案,按规定要24小时以后才能受理。鉴于你所报的失踪人经神失常,所以,我们会尽快通知各派出所协助查找的。请你留下你的联系电话。有消息我们会尽快通知你和你的家人的。”

收了线,王霞双手合什,感动着晶莹的泪花,颤声说道:“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救苦救难的110菩萨!救苦救难的110菩萨!……”是啊,人在极度无助的情况下,那怕一句寻常的安慰,也会收到刻骨铭心的感激。更何况是拯救人生变故的110的承诺呢?王霞把110的话一五一十向刘莉姐复述了一遍,又说了许多“放心啦!没问题啦!”等宽慰的话。看到刘莉姐的精神松驰下来,王霞才找出浴巾和睡衣,把刘莉姐扶进洗手间,帮她好好泡洗了一个多小时,才又扶她上床睡了。忙完后,王霞自己草草冲洗了一下,回到了刘莉姐的房间。她想和刘莉姐同床,这样便于照顾,又顾忌于刘莉姐的痉挛,她不敢开空调,于是,她把手机开着充上电,便忍着酷热,在刘莉姐的身边躺了下来。

操忙了一天,累了,王霞很快就睡了过去。刘莉姐姐就没这福份了。虽然大悲大恸了一天,也打了吃了镇静的针药,可现在,脑子里头竟然是出奇的清醒。只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月光从窗外楼顶的一线天上水一般渗透下来,明晃晃的,无声无息的洗涮着她记忆河床上的冰块。她似乎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冰凉过。真的,这冰凉像是从灵魂深处扩散出来的。尽管身边躺着汗涔涔的王霞,她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还有啥子活头呢?倒不如死了清净。早死早托生,那怕像猪八戒投错胎,做猪都好,也衣食无忧。都比做个贱人好。万一投对了胎呢?投到富贵人家,穿金戴银出国留学,也就一生的福份了。别人是拿青春赌明天,我是用今天赌来世。我原来就是这么想的。可惜没死成。又多受了几年的洋罪。……说来说去,都怪妈晒。……贱人,女人天生命贱哟。这是妈说的。

也就是五月这样的一个月夜,我躺在那张木架子的床上,似乎闻到了窗格里筛进来的月光的霉味。那床还是土改的胜利果实呢。妈说:“他骗你逼你跟别个男人睡觉,也就是想还清他的赌债,不想给人家砍死。……他都不怕戴绿帽子喽。你寻啥子死呢?好死不如赖活。你上有你老汉和我,下有你的娃儿。你没哥,又是大女。你死了,你的娃儿和我两老靠那个。你老汉活一天少一天,……娃儿也!你想开些!……唉,女人天生命贱哟。现在的女人还有个名字。以前的女人贱得连名字都莫得。……再说,他打架给学校开除了,也是为了你。我们田里头的事,你老汉生病,那一件不是靠他来打理晒。这种事你都帮他了,他还不一辈子感激你?……他坏是坏,坏事变好事,细细想想,看问题要一分为二的晒!毛主席都这么说喽。……你还寻啥子死呢?好死不如赖活晒……

是啊!我还寻啥子死呢?一分为二晒!毛主席都这么说喽。……毛主席?……金色的太阳,升起在东方,光茫万丈……万岁万岁毛主席!……亚克西!……好好笑哟!我们一(二)班跳的新疆舞,他跳掉了裤儿都不晓得。其实,做小娃儿时也还是蛮快乐的……

小娃儿……唉!可怜我的娃儿根发哟!才5岁,半死不活的,病得同老汉一样。怎么又得了那个劳病晒!……明明知道我老汉有病的。说来说去,都是靠不到他屋里头的人。娃儿天天跟着老汉,那里避免得了晒!……唉!老汉?老汉怎样了?……老汉都急得都要上吊喽!你再闹嘛。我吃敌敌畏躺在医院里头,妹娃儿对我说的。她还说,你好好活下去,看好屋里头。姐夫说深圳好挣钱,一天可以挣二、三百。我要去深圳,挣了钱寄回来给老汉和根娃儿医病。挣钱多了,再帮你把房子赎回来。……你帮了屋里很多,反正我都晓得。……妹娃儿说完,不等我出院,就走喽!

……仙人板板!这下好喽,钱没挣到,妹娃儿都搞疯了。……妹娃儿?妹娃儿在那里晒?……疯喽!……丢喽!噢!几点喽!妹娃儿找到没呢?110怎么连电话都没有一个!是不是他们搞忘记喽晒!

她想叫醒王霞,可是,怎么也叫不醒,她的声音也太小了。她浑身无力,手都抬不起来了。算了,她心里说。自己都顾不了喽!还有啥子放不下呢?……迷迷糊糊,带着嘴角上一丝苦笑,她慢慢,慢慢进入了梦乡。……又或许是投胎改命的梦呢!

“嘀哩哩!嘀哩哩!……”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把王霞和刘莉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外面一片晴好!接着,文锦南路上穆斯林大厦顶上的大钟的钟声,也跟着电话的铃声,一下接一下的传进了屋来。

“哦!都到九点钟喽!”王霞拿起手机,轻轻嘘了一声。

21、陈医头都说了,妹娃儿没事了

“喂!你好!……嘻嘻,是你呀!”盘腿坐在床上的王霞对着手机笑出了声。这是二天来,王霞难得的一笑。刘莉姐跟着翻起身来,盯着王霞急声问道:“警察打来的?妹娃儿有消息了?”王霞摆摆手,继续通着她的话:“是啊!我才刚醒来。……不睡喽!有事。……好的,你先回去。我迟点回去再聊。”王霞关上手机,对刘莉姐道:“是我老公!他回来了,正过罗湖关呢。”见刘莉姐满脸的失望,她想安慰她几句,却突然听到了隔壁电视里煞尾的播报:“……警员何巍伤势严重,院方正在抢救。”

“……天!我说呢,昨晚硬是打不通他的电话。”王霞惊叫着下了床,先前的兴奋荡然无存,油然的关切显露了出来。她催促刘莉姐道:“快点起床!何警察受重伤喽!我们去看他一下。”刘莉姐听罢,不仅没起床的意思,反而躺下床来,冷冷说道:“……啥子事嘛?我们妹娃儿都还没有消息。”“……啥子事?你!……人家救了你帮了你,才隔了一晚,你就这么快忘了?”面对王霞的责难,刘莉姐没有辩驳,也觉得自己话说得不妥,但毕竟亲妹娃儿还没找到呀。于是,她干脆来个不出声。

面对刘莉姐的冷反应,王霞想想也是:“……啥子事嘛!他警察受伤,我急啥子晒!”事实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已悄悄潜入了王霞的心灵。刚才情急之下,只不过是潜意识的反应罢了。只是她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情愫的生长而已。

对刘莉姐的表现,王霞有些不快。她没答理她,穿上拖鞋转身向洗手间走去。不一会,喷撒淅沥沥的水声,从洗手间传了出来。刘莉姐侧卧床上,目送着一线天上飘过的白云,任无耐的情绪在心里漫延。悠悠呼呼的,她的心似乎是悬浮在云端上。突然,王霞手机的铃声把她惊醒过来。她一把抓起手机贴在耳朵上。由于着急,对方都没搞清楚,她就喊了起来:“喂!是不是找到我妹娃了?”

“对不起!我这里是110报警台。……请讲普通话好吗!”对方温和的请求道。“110?对头晒!我问你,我妹娃儿找到没有?”刘莉姐又叫了起来。

王霞冲凉刚冲到一半,听到刘莉姐的叫声,心想不好。赶忙系上浴巾跑了出来。刘莉姐冲着她吵吵道:“她说她是110。我问她妹娃儿找到没有。她又不肯说。要我讲普通话。”王霞接过手机,用普通话说道:“对不起!刚才接电话的是我同乡。昨晚是我报的案。有事你跟我讲吧。”对方说:“昨天凌晨,派出所警察救获一个女孩,和你们描述的体貌特征基本相符。已送人民北路留医部救治。你们先到螺岭派出所办个手续,然后,再去留医部核实一下。”

王霞收了线,对刘莉姐说道:“赶快洗脸换衣服!110找到刘莉了!”

王霞和刘莉姐到螺岭派出所办完手续,匆匆赶到了留医部后院。正要上住院部电梯,走道那边推来了一架手术车,手术车上躺了一个人。那人脑袋上缠满了纱布,一群神情肃穆的医护紧随其后。看样子那人伤势很重。王霞拉了刘莉姐一下,转身让在一旁并随手按住了电钮。突然,王霞看见娃娃警员小张挤进电梯的背影。她把目光跟了进去,见到小张一双红红的眼睛,她只觉心脏紧紧收缩了一下,便傻傻立在那儿。直到电梯里的医护叫:“松手呀小姐!”王霞才收回了按在电钮上的手。

“……是警察何巍吗?他究竟怎么了?”泪水涌出了王霞的眼眶,她心里问道。刘莉姐的手插进了她的胳膊,身体也跟着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她瞥见刘莉姐的眼神,那眼神的含义她理解。“噢!这是哪跟哪呢?”她擦擦泪水暗暗自嘲道。

不一会,电梯下来了,她二人才上了五楼。五楼是骨伤科住院部,走道两边全是病房。王霞没到值班台咨询,只是拉着刘莉姐的手,左边看看,右边望望,一间一间往前找。她在寻找的什么。刘莉姐心里十分明白,只悄悄跟在她的身后。找到了走道深处最里头的27号,王霞也没找到她想要找的。但刘莉姐却从27号病房里查房的一大群医生的身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情绪,挣脱了王霞牵着的手,“……妹娃儿!”一声嚎叫,她挤过立在病床前医生,向包扎着脑袋睡死在病床上的刘莉扑了上去。

年轻的医生们被刘莉姐突如其来的哭闹搞得不知所措。只听见带头的医生喝道:“病房不得哭闹。你们楞在这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她拉走!”王霞见状,不等医生们动手,赶忙挤过去,把刘莉姐硬生生拖到一边。经过医生和王霞的安服劝说,刘莉姐终于安静了下来。

交班医生指着病床上的刘莉,对带头的医生介绍道:“陈主任,她是昨晚凌晨入院的。脑门上受的只是皮外伤。只是她右手臂,是否骨折,还得做个透视才能确珍。”“她怎么睡得这么死?”带头的陈主任问。交班医生补充道:“对了!据送她来的警察说,她神智有些不清。凌晨四点醒来过,又打又闹。为了防止伤口加剧,我们给了她注射了镇静济。”“……哦!下午给她做个透视,如果手臂没有骨伤,通知家属让她转康宁医院。这就没事了!”带头的陈主任医生的嘱咐一锤定音。

查房医生之间的对话刘莉姐没听进去多少,但带头的陈主任医生说刘莉“这就没事了”的话,她倒是听实在了。这话仿佛是颗定心丸,使她悬起的心安落了下来。她心里嘀咕道:“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无论如何都好。陈医头都说了,妹娃儿没事了。她只是打了镇静济而已。”

医生们查完房刚要离去,王霞手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请你们务必保持病房的安静!小姐。”姓陈的主任医生回过头楞了王霞一眼,扔下这么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