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我不想多管闲事(二)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1-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警察指着本来跟她坐在一起的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问道。那女子有点紧张,想了一会儿说道:他叫娇哥。警察边说着,边翻看身份证。接着又问那位十八九岁的女子同样的问题,那女孩子仍然在啜泣,说道:你们饶了我吧,我妈妈生病了,我才出来做这个的。

“朋友喽,大家来唱唱歌也没犯法啊!”

“朋友?那他叫什么名字?”警察指着本来跟她坐在一起的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问道。

那女子有点紧张,想了一会儿说道:“他叫娇哥。”

“娇哥?有这样的名字吗?”警察边说着,边翻看身份证。

接着又问那位十八九岁的女子同样的问题,那女孩子仍然在啜泣,说道:“你们饶了我吧,我妈妈生病了,我才出来做这个的。”

刘芒的爱心油然而起,恨不得把自己的工资拿出来给她,甚至养着她也行。不,他不是想养二奶,他连大奶都没有呢。他只是想做好事,献爱心,他愿意供养着这个女子,哪怕连她的手都不摸,连她的唇都不碰。刘芒很感动,为自己的崇高而感动。可是那警察却说道:“上次,不是说为了供弟弟读书才出来做的吗?这次怎么又变了?”

那女子争辩道:“就是因为妈妈病了,弟弟没法读书,我才出来做的吗?”

刘芒觉得很惭愧,他想,爱心泛滥并不是一件好事。出于一个记者敏锐的观察力,这个十八九岁的娇小玲珑的惹人怜爱的女子,为了争辩,忘记了哭。

门口一个叫道:“大勇,过来过来,这面还有情况。”

刘芒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三个貌美女子,但是依然兴奋,因为马上还会看到更多的美女。这次的目的地是一个暗房,据说刚才那个房间只是小儿科,无非是三个女人陪着唱歌,奉献部分肉体让客人摸一摸。而这个暗房,奉献的就不仅仅是部分肉体了。钱钟书曾经把女人的肉体比喻成真理,因为真理总是赤裸裸的,于是刘芒想到,刚才看到的只是部分真理,现在终于可以看到赤裸裸的真理了。

警察揣门而入,惊起鸳鸯一双,一个男子浑身赤裸,双手捂着下体去找裤子,杜大勇对着那男子拍摄,而刘芒却在寻找那完全的真理,可是真理用被子裹着,只露出满头青丝,刘芒看不到,非常愤懑,他期待着警察剥开真理的伪饰,让他看个究竟,可是警察久久不说话,开口的却是那个穿裤子的男子,那人说道:“哥们,别拍了,我是有线电视台的!”

刘芒大吃一惊,那时候,深圳有线电视台和深圳电视台还没有合并,但是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吃的都是新闻饭,该照顾的时候还是要照顾的,杜大勇微微一笑,马上关机,为了让那哥们放心,把机器也放下了,然后带着刘芒走出了房间。刘芒很不愿意,因为他对真理非常渴望。

行动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十几个三陪小姐在警察的看护下,尾随着走进了收容车,她们上车时,刘芒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双双雪白的大腿上方颜色各异的底裤,刘芒非常兴奋,那天晚上,他回到宿舍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手淫,闭着眼睛遐想联翩。

收容车的门关上了,透过方形的栅栏门,刘芒听到车里传来阵阵笑声。

6

每天夜幕降临,深圳的生活才算真正开始,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男男女女有数不尽的消遣。本色酒吧,正是最热闹最狂噪不安的时候,刘芒伴着激昂的鼓点走进本色的时候,心里怀着一种手到擒来的期待,陈茜那俊俏的脸蛋、玲珑的身段在眼前晃来晃去。音乐很吵,酒吧里闹喧喧一片,但是刘芒却十分平静。舞池里,几十个青年男女正在疯狂地扭动着屁股,扭动着腰肢,扭动着头部,几个女孩子使劲地将长发甩来甩去,酒吧里充斥着一种癫狂的气氛。

酒吧里灯光昏暗,劲爆的霓虹一闪一灭,刘芒看到的只是一张张人脸的剪影,每张脸上都洋溢出陶醉后的满足。但是,刘芒就是找不到陈茜,他不知道陈茜躲在哪里。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刘芒站在走廊通道里,总是挡着别人的去路,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局外人。身后一只温柔的手慢慢摸了上来,一把揽住了刘芒的腰,陈茜甜兮兮地说道:“跳个舞吧。”

陈茜的眼睛在闪烁的灯光下游移出变幻不定的光芒,两片薄薄的嘴唇露出红艳艳的光泽,仿佛要喷出火来。刘芒随着陈茜的舞步舞动起来,他感觉到两个圆滚滚的乳房不停地在胸口蹭来蹭去,蹭的他火烧火燎欲火中烧,他不由自主得呼吸急促起来。陈茜仰起头笑嘻嘻地说道:“反应这么大?我是不是很美啊?”

刘芒干咳一声,说道:“陈茜同志,我今天到这里来,是跟你谈工作的。”

“呵呵,我们不是正在谈吗?”陈茜葱白一样的手指轻佻地在刘芒脸上一滑,接着说道,“我们喝酒去吧。”

出乎刘芒的意料,陈茜的酒量很大,一瓶一斤装的伏特加,一会儿的工夫就喝完了。刚开始时,刘芒要求加点冰块和柠檬汁,但是陈茜说那样会破坏酒的美味。酒喝完了,陈茜的脸蛋变得酡红,刘芒也微微有点晕,已经十二点多了,该回去了,但是去哪儿呢?刘芒决定等待,他觉得自己像是姜太公,没有钓饵,只等鱼儿自己上钩。但是,他又想,自己何尝不是鱼儿呢?

陈茜说道:“刘芒,咱们走吧。”

刘芒微微一怔,他已经习惯了部下称呼他为主任,被陈茜直呼其名,他略感意外,接着就觉得亲切了不少,这小骚货,还会点心理学。一个简单的称呼,就消除两人之间的所有樊篱。

刘芒试探地问:“我送你回家吧。”

“不,我想去兜风。”

陈茜软弱无骨地吊在刘芒肩膀上,刘芒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小妮子,倒是挺会装。

空中一轮明月,撒下银色的光芒,刘芒开着别克君威,在滨海大道上碾着银色向前奔驰,窗外的风呼呼地灌进车厢里,刘芒浑身舒畅。在滨海公园,刘芒停下了车,陈茜一头扎进刘芒怀里,火辣辣的嘴唇热切地凑了上来,刘芒左右看看,这才放心大胆地迎合着陈茜热烈的吻。当刘芒剥掉陈茜火红的文胸时,他感觉有一团火在喉咙中燃烧,两个俏生生的乳房在月光下闪耀出一片银色的光辉,海风阵阵吹来,海浪声阵阵传来,和着陈茜不知真假的微微娇喘,刘芒汗如雨下……

7

把陈茜送回家已是午夜两点多,刘芒驾着车,带着满足,带着些许的疲惫回到家。他心里交织着各种情感,有对徐雅的歉疚,有报复后的快感,有当了主任的满足,兴许还有几分对人生的怅惘。路很长,足够他编派好晚归的理由,夜很黑,足够他遮掩越轨后的兴奋。

徐雅还没有睡,书房里亮出一盏灯光,刘芒有点忐忑地走到徐雅身后。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像十年前那样美,尽管岁月已经在她脸庞毫不容情地刻划下几抹沧桑,但她风韵犹存。出乎刘芒意料的是,徐雅并没有追问他晚归的理由,这使他有点失落。徐雅只是随便说了一句:“回来啦。”

刘芒“啊”的一声算是答应了,又问道:“忙什么呢?”

徐雅抬起头,说道:“明天的节目。”

徐雅现在是《记录深圳》栏目的制片人,主要讲述城市里小老百姓的悲欢人生。这期节目,是讲述几个大学生到深圳找工作的故事,经过几番周折,有的找到了理想中的工作,有的委曲求全,也有的一无所获回到家乡。徐雅问道:“我打算把这个记者的题目改成《深圳遗梦》,你看怎么样?”

“还是《深圳梦遗》好一些。”

徐雅气得说道:“你怎么还这么混蛋啊?”

“我是流氓啊。”

刘芒刚说完这句话,两个人同时怔住了。仿佛冥冥之中有一把钥匙,一下子打开了记忆的门,所有往昔的故事扑面而来,让人猝不及防。十年前,刘芒和徐雅一起来到了深圳,来到了深圳电视台,而且分在了同一个部门。两个人的第一次合作,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惊险万状,但是在去采访的路上,两个人还不知道前途有多么凶险。采访车经过东门闹去,车速很慢,刘芒的本性不自觉地萌发出来,大街上的女人们拖着或者雪白或者黝黑或者古铜色的大腿来来往往,刘芒看得聚精会神目不转睛,时不时地对司机林运璞说道:“哥们,瞧,这个正点,腿真长啊。”那时候,刘芒不知道,半年后,林运璞得罪了深圳的黑社会,不得不离开深圳,有生之年不得踏足鹏城半步。接着他又情不自禁地说道:“徐雅,看,人家那胸脯,多俏啊!”

徐雅满面通红,厉声呵斥道:“你怎么这么混蛋啊?”

那时候,刘芒也是说:“我是流氓啊!”

8

刘芒的第一次采访,对深圳警察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深圳警察雷厉风行英勇果断全面布控各个击破的英雄形象在他心中深深地扎了根,他佩服警察,崇拜警察,如果有可能,他真想找到每个警察签名留念,甚至忘记了他第一天来到深圳就被偷钱包。可是后来同事高小文跟他说:“你种过韭菜吗?割韭菜时,绝对不能连根拔,否则以后再也吃不到韭菜了。警察也绝对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如果世上不再有色情,那他们干嘛去啊?下岗啊?”高小文还说,像工商局质监局打假,文化局打击盗版光碟都是同样的情况,要不然,深圳怎么就假货不断呢?

在那次雷厉风行的执法行动之后,杜大勇请大伙去唱歌,同去的有十几个同事,自然也有徐雅。那时候,刘芒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挺可爱的,至于爱情,还一点不沾边。他们的爱情,完全出自那次生死与共的采访。

“红灯笼夜总会”离十多天前扫荡的“醉生梦死”只半里之遥,刘芒走到那里的时候,腿肚子有点发软,生怕被人认出来暴打一顿,还好太平无事。“红灯笼”门口,挂着两串大红灯笼,夜色中,发出炫目的红光,非常抢眼。徐雅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就是红灯区啊。”刘芒看了看她,笑道:“想到这儿工作啊?”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吐出象牙的话,那还叫狗嘴啊?”

“红灯笼”跟“醉生梦死”没什么区别,同样是热情洋溢的音乐,同样是让人热血激荡的舞蹈。刘芒跟随同事进了电梯,上了二楼,电梯门一开,突然十几个年轻的声音一起说道:“欢迎光临。”定睛一看,却是十几个青春靓丽的美女,穿着一色的旗袍,露出一色的大腿,旗袍是粉红色,大腿是乳白色。再看看脸蛋,有的粉嫩似玉如初出莲花,有的浓妆艳抹如盛放玫瑰,有的绰约多姿似挂露梨花,有的浅笑频频仿佛沾雨杏花,十多张脸蛋,二十多条大腿,各种各的风情,各有各的妖娆。

刘芒只是看着,不敢说话,高小文倒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我不想多管闲事(一)

    1当刘芒筋疲力尽地从湖贝新村一个妓女身上滚落到床上时,他感觉自己彻底解脱了,仿佛一道令人闻风丧胆的门槛,只要下定决心迈过去,眼前就是一片海阔天空。身边这个妓女其实并不漂亮,比徐雅差远了,徐雅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这双眼睛曾经把刘芒迷得神魂颠倒,就是冲着…[查看全文]

  • 深圳爱人(一)

    燕小西有些不知所措,认真看了看厉志的神情。厉志全神贯注地开他的车,燕小西在他的脸上没有发现挑逗、嗳昧,抑或暗示的意味。事实上他学会开车还不到半年,这一点,他没有告诉燕小西。公司里一些重庆同事说解放碑“三步一个张曼玉,五步一个林青霞”,弄得厉志向往了许…[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