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深圳爱人(二)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1-0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海龟主任终究没有搞掂燕小西。这时候,燕小西知道了他现在还没有老婆,这就不好玩了。燕小西后来想起刚和厉志见面时这个披着一头长发的男人说的那句话:这座城市盛产两样东西——Moneyandsex。全球城市创业指数深圳最高,10个人里就有1个自己创业,不做打工仔,冲的就是Money。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透过玻璃,厉志影影绰绰看见马晓晓在擦拭身子。她的身材曲线玲珑尽致,乳房轮廓都能看见。回形针刺大腿已经不管用了,厉志强迫自己调回头来,把手伸到裤裆里刺了一针,痛得直吸冷气。就在这时候,马晓晓突然一声惊叫,厉志调头看去,马晓晓的身影不见了。他吃了一惊,冲进浴室,拉开门,看见只穿了内裤和胸罩的马晓晓摔倒在地上。厉志问,怎么啦,摔伤哪儿啦?马晓晓呻吟着,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示意厉志抱她。她的呻吟不像叫痛,倒像是在叫床。厉志刚抱起她,胸罩就“嘣”地一声开了,两只比刚出笼的奶油馒头还鲜嫩的乳房跳了出来,摇曳生姿。厉志心里哀叹一声“妈的,张献忠灭四川——在劫难逃哇!”海龟主任终究没有搞掂燕小西。一想起他那副假模假样,燕小西便倒了胃口。离开那所学校的那天,海龟一个人把她送了很远,有点垂泫欲滴。这时候,燕小西知道了他现在还没有老婆,这就不好玩了。她有些庆幸自己的运气,居然无意中避免了一桩麻烦。

燕小西后来想起刚和厉志见面时这个披着一头长发的男人说的那句话:这座城市盛产两样东西——Moneyandsex。全球城市创业指数深圳最高,10个人里就有1个自己创业,不做打工仔,冲的就是Money;几乎可以说这座城市里的人全是移民,包括那些已经拥有户口的市民,往上数起来,来到这座城市的时间绝对不超过30年,孤身一人在异地他乡,能够慰藉心灵的,Sex是其中的一个选项,而且是最具诱惑力和成本最低的选项,因此盛产Sex便顺理成章。而Money能够促使Sex产业化,Sex刺激人们挣更多的Money以便享受它,两者相互促进,就产生了婊子和嫖客。

在这座城市不用担心碰上熟人,不像在重庆,进城不是遇上同学、朋友,便是碰到在城里做生意、当棒棒、打工的老乡,搞不好还能撞上七大姑八大姨亲戚什么的,弄得做什么事都很不爽,总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仿佛随时都有一双眼睛跟着。他们也许不会说你什么,但光是看你时的那种眼神,就足够你难受好几天了。要是再不幸给人传回家去,不管是好事坏事,最后都得走样,但绝不会坏的变好,只能好的变坏,坏的变得更坏。

燕小西的初夜便饱受这种困扰。那时她还很传统,男同学追她已有半年,半年来他们仅限于拉拉手、接接吻,没有抚摸,更没有做过爱。能半年如一日地追求一个女孩的男人已经不多了,而且这个男人在女同学中还比较受欢迎,差不多属于大熊猫那个级别。这份执著让燕小西十分感动,半年后,她终于决定把初夜献给他。那天她主动约他进城,从她的眼神里,他读出这天也许有戏,旷了一天课陪她去了。燕小西和他直奔菜园坝火车站,她想那地方来来往往的人多,谁也不会注意谁。没想到从北碚到沙坪坝的一个多小时里,她在车上遇到了三个村里的熟人,一个她该叫表叔,一个叫她姑姑,一个她应喊哥哥。在从两路口下到菜园坝的皇冠大扶梯上,她又和三伯父一下一上,擦肩而过,打过招呼后,她再也没有了心情,情绪低落。他小心翼翼地哄着她,千方百计逗她高兴,一直哄到床上,她还是没情没绪。

燕小西后来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说男人有七大谎言:我爱你,我还没有结婚,我和她没什么,我只把扣子解开,你不会怀孕,我会和你结婚,我只在外面不把它放进去。“和平演变”是男人们惯用的伎俩,在床上,他把七大谎言说了五个,一步一步,得寸进尺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她怀疑女友们无比向往和幸福地给她灌输做爱如何美妙如何销魂是一个大大的阴谋,她根本没有体会到任何快感,痛得汗水直流,两只手拼命地推身上的他,想把他掀下去。但这个动作更加刺激了他,他愈加疯狂,她差点昏了过去。

后来她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她们的确看不惯她还是一个处女,因为这难免让她们觉得她占据着道德制高点——那时候她们还有些单纯有些传统——更重要的是,男人们看她时,眼神都十分特别,这眼神让她们有些不舒服,不就是个处女吗,谁不是从哪过来的?因此,她们诱惑她尽快放弃那条战线,跳入自己的战壕,成为并肩战斗的战友。

那个男人当了“处长”后不久就消失了。本来他们约好毕业后一起去深圳,但他没等毕业,就去了上海。开始他还常常打电话给她,后来变成她打电话给他,到最后连电话都打不通了,语音里说欠费停机。燕小西从此再也没有找过他,有同学说有他在上海的新地址,燕小西没有问他要,提都懒得提他,把他从记忆的硬盘里彻底格式化了。

毕业后燕小西就到深圳来了,这是早就决定了的,和厉志见面只是一个副产品。经历了许多的人和事,她绝对不会为了所谓的爱情或某个人而放弃自己的既定国策,也不再相信所谓的贞操。贞操是个什么东西,怎么没有人说男人也应和女人一样,也要讲究贞操?最初的人类——母系氏族社会——是没有这一说法的,她一直疑心这玩意儿是后来掌握了话语权的男人们为了将女人私有化而设下的一个圈套,目的是为了独占某一个女人。而婚姻就类似于今天的版权申请,男人通过这种方式向其他男人宣告:版权所有,翻版必究!

见到厉志让她的自尊心受了伤,他对她居然无动于衷,没有比这更令人伤心的了。她甚至想把她从好友列表中删除,却又不忍下手,见到他的信息,她又忍不住回复了。她想,这个人也许是个挺不错的朋友,那就转变对他的外交政策吧。

从学校出来后,燕小西在宝安一家公司找到一份文员的工作。她的目标是关内,但市里的工作不大好找,勉强找到一个,薪资待遇除掉花费,也不如关外的工厂。住在关外的人把进关叫做去“深圳”,就如住在大坪的重庆人把去解放碑叫成“进城”一样,这就是中心区的魅力所在。中国人有根深蒂固的正统观念,在人们眼里,中心区代表那个城市。燕小西当然更钟情“深圳”,“深圳”却不钟情她。在“深圳”和金钱之间,她最终选择了后者。在“深圳”工作又怎么样呢?房租贵得吓死人,一个盒饭最低都要10元,在关外住每天又要坐一两个小时的车上班,说不定还没有直达车,倒来倒去,把人都累死了。因此,还是在关外上班实惠些,工厂包食宿,就是在外面吃饭也比市里便宜得多,面子虽然不好看,里子却好得多。

在工业区上了一个多月的班,燕小西才真正明白深圳的男人为什么活得滋润。有人说深圳的男女比例是1:7,挤去水分,可能也有1:5。不管是在工厂里,还是在厂外的工业区,举目所见,绝大多数是女人,从15岁到45岁,都可以见到。偶尔有一两个男工占多数的工厂,工人下班后溶进人流里,也给稀释得无影无踪,根本可以忽略不计。燕小西所在的工厂是一家电子厂,这个行业集中了大多数女工,除了清洁工、保安、食堂等后勤部门,没有年龄超过25岁的。前几年流行过一个段子,说“一等美女漂洋过海,二等美女深圳珠海”,这话现在看来,亦是不假。一般来说,美女和经济可以直接划等号,经济发达的地方美女就多,反之亦然。所以现在有人在叫嚷搞“美女经济”,以美女促进经济发展,乐得一帮当地男人嗷嗷直叫。

燕小西工卡上写的职务是船务文员,整天被到岸价、离岸价、OEM、转关搞得晕头转向。工厂的产品主要销往欧美日本,她做的单是欧美市场的,把对方发过来的订单、文件翻译成中文,交给主管审定后发出,转给生产部门。她有些庆幸当初没有分到负责日本的部门去。欧洲人还是有一些绅士风度的,懂得人都要犯错误,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美国佬虽然没有欧洲人的风度,却也比日本鬼子大度得多。日本鬼子最难侍候,除了一点错,轻则扣钱,重则整批货都不要了。这时候老板损失大头,打工仔损失小头,罚款、炒鱿鱼,视情节轻重而定。燕小西上班不到一个月,负责日本业务的船务文员就换了两个。

熟悉业务术语、流程后,燕小西的工作就轻松了许多。这里的环境挺宽松,如果不出错,做完自己的业务,可以在网上做自己的事,聊天、看电影都行,主管可以视而不见,但不要给总经理抓住。不过总经理来的次数稀少,一天还没有两三次,有事都是把主管叫到办公室去说。他去得更多的是工场,那里才能发挥他的专长——他是做生产出身的,对外贸不是很在行。有个台湾派来的高级职员负责船务,一周有两天住在大陆,其余时间在香港上班。他在大陆的这两天,燕小西表现得比谁都像模像样,像个典型的模范职员,台湾人表扬了她几次,表扬得自己都不好意思,怪内疚的,仿佛一个深孚众望的高僧在外面养了情妇一样。

燕小西后来坐上主管那张宽大的写字台后才明白,要想手下人提高效率,最好的方式就是有紧有弛,不要整个星期都像橡皮筋一样紧绷着,否则一定会断的。具体操作方式就是有台湾人在的时候紧一点,不要给台湾人看出手下人散漫自由,管教无方;没有台湾人时,可以把眼睛闭上一只,让他们放松一下;如果有谁工作绩效不如意,就要敲打他一下了,取消给他的这个最惠国待遇,重新审议,视其表现再决定是否恢复。

按照公司规定,公司职员每周休息一天半,周六上午上班,但这半天基本上可以看成是休假时间。台湾人大都回去了,或者去了香港度假,主管也走了,整个办公室响着此起彼伏的手机短信铃声,没发短信的就趴在网上,和认识的不认识的男人女人打情骂俏。燕小西一边应付着呆在成都重庆的同学发来的短信,一边和一个不知道是真洋鬼子还是假洋鬼子的男人调情。后来她索性放下手机,改用163发短信,思绪一时没调换过来,给同学的短信打成了英文,给真假洋鬼子的却打成了中文。同学说,你这骚货又勾上了鬼子了,不会是个黑鬼吧,小心艾滋病哟!她马上关掉了MSN,专心致志对付同学。鬼子隔了千山万水,素未谋面,谈不上什么感情,得罪了还可以重新开发一个,大不了花点时间,没什么损失;同学却不可以得罪,否则她一定会让她在同学们面前死得很难看。

厉志的头像闪烁了好久,燕小西看完一条删除一条,没有回复。厉志不屈不挠,像个初次在女人面前求欢的男孩,小心翼翼却又无比坚决地一条一条发过来。燕小西心中一动,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初恋男友,没好气地问了一句:干嘛呢?厉志发过来一张哭兮兮的脸,没有文字。燕小西说,我病了,头昏得很,连爹妈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深圳爱人(一)

    燕小西有些不知所措,认真看了看厉志的神情。厉志全神贯注地开他的车,燕小西在他的脸上没有发现挑逗、嗳昧,抑或暗示的意味。事实上他学会开车还不到半年,这一点,他没有告诉燕小西。公司里一些重庆同事说解放碑“三步一个张曼玉,五步一个林青霞”,弄得厉志向往了许…[查看全文]

  • 深圳爱人(三)

    我有什么资格不要你去,我是你什么人啊,我们上过床吗,好像没有吧,就是上过也不敢啊,要是和你上过床的你都听,我看十个厉志也分身无术吧,对不对啊。这个礼拜又被临时通知,说在深圳的同学要聚一聚。好多年不见了,这些鸟人现在混得怎么样了,当年读书时那几朵班花校…[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