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深圳爱人(五)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一集看下来,她常常记不住剧中人物的扮相,老问赵越这个人物是谁。赵越笑说她不是“看”电视,而是“读”电视。赵越说,那你只看没有字幕的。赵越说,那我给你做个纸片,把屏幕的下面挡住。

许玮看电视有个习惯,只要有字幕,就总是盯着字幕看,不管配音是普通话,还是粤语、英语。一集看下来,她常常记不住剧中人物的扮相,老问赵越这个人物是谁。赵越笑说她不是“看”电视,而是“读”电视。许玮推推他,说可能是现在这个职业做久了,落下的职业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想改却总是改不过来。赵越说,那你只看没有字幕的。许玮说,我也这样想啊,可绝大多数电视剧都有字幕,尤其是香港的电视台。赵越说,那我给你做个纸片,把屏幕的下面挡住。许玮笑了,说,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

赵越死乞白赖要留下过夜,神情像个讨糖吃的孩子,可怜巴巴地望着许玮。有一瞬间,许玮的心软下来,几乎就要答应了,推赵越的手缓了一缓,终于硬起心来,把他推了出去,“啪”地一声趟上门。她浑身虚脱,全身的力气仿佛用完了,背倚着门,泪流满面,侧耳听着赵越的脚步。许久,门外才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慢慢地远去。许玮冲到阳台上,看见赵越的背影,路灯下显得无比落寞、迟缓,仿佛一个将近暮年的老人。她再也忍不住,拿起手机,摁下一串号码,当一串长长的接通音传来时,她挂断了电话。随后不久,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打开门,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赵越把她横抱在怀里。他搂得很紧,好像害怕她会凌空飞去。许玮像一汪水,恣意横流,崩溃得不成样子。赵越用脚踢开房门,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许玮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他,任他解开自己的衣服。赵越用被子盖住她,自己去洗净了身子。当赵越剥下自己内裤时,许玮一眼就看见他那物件,黑黢黢地十分丑陋。她全身一阵紧缩,胃里翻江倒海。赵越搂住她,说,亲爱的,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差?许玮咬紧牙关,不敢说话。赵越说,我去给你倒水。他站起身来,那物件再次装满了许玮的眼睛,她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呕吐起来。

赵越跪在地上,心疼得抓扯自己的头发。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在她面前赤身裸体,再也不要求她做她不愿意的事:在她的病好之前。他坚信她只是心理上的问题,以后肯定能治好的,就算治不好,他也要和她在一起。许玮哭得一塌糊涂。那一夜,他们各自睡一床被子,头抵在一起。许玮眨着眼睛,轻声说,赵越,你说我们像不像一对鸳鸯?

许玮睡得很不踏实。睡意就像浮在水面上的葫芦,怎么都沉不下去,刚沉下去一点点,就又浮了上来。身子异常困倦,眼皮沉重得很,不想睁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条大蛇从客厅爬过来,拱开她房间的门,她恐惧万分,想跑,浑身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一动不能动;想叫,张开了嘴却叫不出声来。那条大蛇爬上她的床,覆盖在她身上,一点一点地缠她,慢慢地越缠越紧。濒死的恐惧像冬天里一盆兜头淋下的冷水,将她全身笼罩。快昏迷过去时,她想起赵越躺在她的身边,用尽全身力气大叫:赵越、赵越!

她醒了,并没有叫出声来。身边的赵越不见了,她下了床,来到客厅,发现浴室的灯亮着,里面有哗哗的水声。赵越在里面冲凉,用的是冷水,她听得见他冷得吸气的“咝咝”声。她赶紧回到床上,蒙住头,泪水汩汩而下。

第二天醒来,赵越已经走了,留了一张纸条在她的枕头边:亲爱的,我先回去了,今天还有点事,看你睡得香,没有叫醒你,昨晚你老是翻来覆去,没有睡好。我睡得好极了,好久都没睡过这么香的觉了。近来我常常失眠,这张床治好了我的失眠症。不知道下次失眠时,可不可以来这里医治?后面印了一张唇印,玫瑰红色,她买回来的那只唇膏拧开了盖,放在台上。许玮笑了,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欢迎前来就诊,诊金从优!然后把纸条捏在手里,缩进被窝,放在胸前,又沉沉睡了过去。

一曲《挪威的森林》把她吵醒了。她看了看,是公司打来的,今天不是周六吗,谁还在公司?按下接听键,阿MAY火烧房子似的,劈头就是一句:玮姐儿你在哪里?许玮说,在家里,睡觉啊。

阿May说,你还有心情睡觉?

许玮说,不睡觉干嘛,又没有靓仔可以抠。

阿May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今天要加班啊。

许玮翻身爬起来,这才想起昨天通知了今天要加班,自己竟然忘了。她对着电话吼道,阿May你给我顶住啊,说我已经在路上了,我马上打的过来。

电话那头传来阿May捂住嘴的笑声:昨晚是不是风流快活了一宿,今天起不来啊?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许玮想象得出她在电话那头摇头晃脑的样子。她是学中文的,文案组就她们两人。她说,承谁的恩?人家还承我的恩呢。

阿May说,你主动也行啊,更有情趣。

许玮说,闭上你的骚嘴,给我顶住啊,不然我剥了你的皮。

阿May说,哎哟,昨晚给人家剥了皮,今天想报复啊,也不要找我呀。

许玮央告她,行了,行了,姐姐,以后你碰上这种事,我给你撑起来。

阿May果断地说,不行,再带个零头。

许玮说,请你吃哈根达斯。

一言为定。然后又加了一句,你快点啊,阎王爷新来,要烧三把火的,不要让他烧到你的头上了。

公司换了老总,姓阎,是老板从另一家公司挖过来的,军人出身,为人极为严厉。大家当面叫他阎总,背后叫他阎王。阎总上任就带来了一份见面礼:为一个大型展览做整体策划。这个项目有政府背景,利润可观。他想露一手,在老板面前挣个面子,因此要求全体职员加班加点完成了初步方案,把对方公司的人请来,当面磋商,然后大家一起出去玩。一来联络客户感情,二来初来乍到,也得给手下人一个好印象,时间就定在今天。

文字方案早就做好了,客户也基本认可,无须再做。阎总令出如山,说了加班,没事也得来公司坐着。许玮满头大汗赶到,阿May说,阎王已经问了你两次了,第一次我说你在上厕所,第二次说你在喝水,快去整整头发,花容失色,好像刚从床上爬起来一样,记住啊,就说你在上厕所喝水啊。许玮回头笑骂,你才上厕所喝水呢。

客户公司的人要下午才来,阎王下令,午餐时全体人员开个短会。众人在会议桌边围坐下来,望着阎王。阎王打开饭盒,说,大家吃饭吧,我们一边吃一边说。各组汇报了各自的工作,轮到阎王总结了,他简单地布置了下午的接待工作,话锋一转,说到公司的纪律。他说,有的同事作风散漫,半个小时位置上都见不到人,这是不行的,虽说是加班,也得像上班一样,有个样子。从今天起,我们要把自己锻炼成一支铁军,公司分下的工作,还有公司的新规定,每个人都要无条件执行,不允许讨价还价,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公司的竞争力。不能适应的,另请高就!

傍晚,客户公司的人才姗姗而来,约有七八个人,全是三、四十岁头顶微秃的男人,只有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妇人。阿May叹口气,对许玮说,我现在明白阎王爷为什么逼着我们一定要来了,是叫我们做“三陪”啊。许玮啐她一口,说,要陪你去陪,我可不喜欢地中海。阿May扁扁嘴说,信不信由你,我猜阎王肯定会分配任务下来的,要一一对应,不信咱们走着瞧。

阎王和他们拍拍肩膀,握握手,道声老战友辛苦,原来这帮人全是当过兵的。寒暄完毕,阎王又把一一介绍了他们,全是老总,总裁、总经理、财务总监、行政总监、总策划、总会计师等等等等。阿May说,记不清楚,反正不是头肿就是脚肿,全叫老总就得了。公司安排的是自助餐,酒水和菜相当丰盛,老总们互相碰了一轮杯,就把目标转向年轻女孩们。阎王像个巡场员,端着酒杯走了一圈,看见扭扭捏捏遮遮挡挡的女孩,就盯她一眼。

缠住许玮的是个脸上肥得快流出油来的胖子,自称是一个行政总监,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归他管。他问许玮在这里的工资是多少,想不想找个更能发挥自己的职业。许玮把薪水说少了一半。胖子啧啧嘴,说依许小姐的才华,怎么拿这点工资呢,如果在我的公司,起码也比这里高出一倍,要不我跟老阎说说,他怎么这么不重视人材呢?说话间,他的嘴越凑越近,口水夹杂着烟臭、酒臭,一齐喷来。许玮退了一步,嫣然一笑,说,谢谢陈总了。胖子笑得更加无耻,伸出手来,说许小姐你这脸上沾的什么东西,我给你拿下来。许玮忍无可忍,把手中的酒泼向他的胸前。

宴后阎王把许玮留了下来,大发雷霆。许玮说,我是做文案的,不是三陪。阎王咆哮起来:谁叫你做三陪了,谁说你是三陪了?啊!你把陈总看成什么人了,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受党教育多年,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经历过枪林弹雨,还经不起你这一点诱惑?他对你是一片好心嘛,是出于关心、爱护嘛,你以为他想干什么,嗯!今晚要不是他有智慧,把杯中的酒倒在地上,说自己弄湿的,你叫他的面子往哪儿搁,公司的生意还做不做了,啊?周一你给我交份检讨上来,不交检讨书就交辞职书。彩信就是带色彩的短信,黄色算不算色彩,当然算,因此,黄色短信也叫彩信。马晓晓不厌其烦,谆谆善诱,自问自答,耐心地给厉志讲解了另类彩信。厉志说,你给我发一条过来,看看你的彩信到底出不出彩?没多久,手机就响了,一个信封出现在屏幕上。厉志打开,是马晓晓发来的。

全球反战宣言:要做爱不要作战/要天人合一不要天灾人祸/要巫山云雨不要枪林弹雨/要在大床上呻吟不要在战场上呻吟!

厉志微微一笑,放下手机。这条短信他已经看过了。厉志手机上有一条沈大明发来的“现代坏女人宣言”:

把60岁男人的思想搞乱/将50岁男人的财产霸占/要40岁男人妻离子散/把30岁男人腰杆累断/让20岁男人出门要饭

他转发给了马晓晓,末后附了一句:你累断了多少30岁男人的腰?等了一阵,马晓晓没有回复,他慢慢睡着了。

这两天烦心事儿一桩接一桩,对他圣眷日隆的老总出了状况。北京总部忽然派来一个钦差,说是协助老总整顿公司,明眼人却看出老总也是他整顿的对象;但老总也不是好欺负的,在北京也有背景,两人较着劲,战势暂时处于胶着状态。这场肃反运动搞得人人自危,不知道自己该把宝押在哪一边:押钦差吧,万一老总渡过这场劫波,自己就完了;押老总吧,要是钦差大臣赢了,自己同样完了。如果不押又于心不甘,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不趁此机会揭竿而起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