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出租屋的爱情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1-1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辉就接了她的话。辉突然想到父母的出租屋好像还有空房,而楼下,刚好是有网吧的。辉约她明日看房,辉是从来不理家中出租屋的事的,但刚刚和女朋友分了手,沉闷之极,网友见了不少,网上激情四射,但见了面,彼此都失望的很,也有过那么两次一夜,穿好衣服,辉只觉得更加空虚,但这并不妨碍辉继续见网友,继续装模作样,继..

辉是在网上遇到芸的。<?xml:namespaceprefix=o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那天芸在聊天室里问谁有房子出租的时候,辉正百无聊赖的在看聊,找房子需要这样大张旗鼓的吗,辉在心里笑,也许是找一夜吧。辉就接了她的话。

没想到她到是真的要租房子,要便宜要单间还要可以从网吧拉网线。辉突然想到父母的出租屋好像还有空房,而楼下,刚好是有网吧的。

辉约她明日看房,辉是从来不理家中出租屋的事的,但刚刚和女朋友分了手,沉闷之极,网友见了不少,网上激情四射,但见了面,彼此都失望的很,也有过那么两次一夜,穿好衣服,辉只觉得更加空虚,但这并不妨碍辉继续见网友,继续装模作样,继续失望,继续空虚。

芸和辉想像的差不多,算不上漂亮倒也端庄,只是略高一些,差不多有1.7米。和辉像个老熟人般的点头微笑透出些许世故。辉笑她28了还没结婚没男朋友,是不是真的啊,芸淡淡一笑,一个女人是没有多少青春可以在同一个男人身上消耗的,可惜这个道理我明白的太迟了。

辉心头一振,却从她那不露痕迹的微笑里读到了一丝无奈与凄凉。

四楼和八楼都有房间的,但芸直奔八楼,辉以为她只是贪便宜,芸却说,不怕爬楼梯就怕光线不好。

打开房间,芸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就决定了,她说这里房子都大同小异,价钱也差不多,所以她一看光线二看能否拉网线,楼层是越高越好,只要不是顶楼,怕热。辉笑了,其实他父母就是住顶楼的,也是因为光线的缘故,辉有时也回家住的。

隔日,芸就搬了进来,辉去看了,东西很简单,衣柜、书架、电脑桌就对着床,凳子都没一张。芸说不用,又不宴请朋友,自己又是很懒的人,能趟着决不坐着。

芸非常喜欢笑,嘴角总挂着一抹微笑。但辉常常发现她的笑可以在一刹那隐去,想起什么似的眼神发直,但也只是那么几秒,马上又回过来,继续刚才的笑容,以致辉总怀疑那是自己的幻觉。

普通的单身女子总是不容易的。芸那淡淡的微笑和一闪即逝的忧郁常常交替浮现在辉的眼前。

一日,芸敲辉家的门,说窗帘坏了,借凳子,辉自告奋勇帮芸修,凳子,也就留给了芸,辉常常以借书的名义敲开芸的门,有了凳子,便可名言正顺的坐在那里聊一会。心情好的时候,芸常常妙语横生,非常的诙谐,但总是隐隐透着些悲哀,尤其是调侃感情的时候,常常有一些非常搞笑却又非常贴切的比喻。

有时,芸不说话,两个人就安静的看球赛。辉觉得挺奇怪,芸身材高大但听她说体育从来不好,而她看球赛,也确确实实是只看热闹而已,谁进球她都高兴,而且永远搞不懂什么是越位,但从不看亚洲赛事,说会睡着。辉发现她只调三个台,三个体育频道。辉觉得有趣,她说,追电视剧太辛苦,而且是浪费了时间看他们不知所谓装模作样就想揍人,而运动场上的男人,实在是要真实多了,每天对着那些外表温文尔雅却虚伪冷漠的男人真的有点心寒,男人运动的时候,粗鲁的让人感动。

那日台风,辉接到芸的电话,问他父母的电话,原来她在外地,知道台风,而她是没有关窗的习惯的,,辉的父母有备用钥匙。辉让她不要担心,自己会马上打给父母的。

辉立刻冲回了家,拿了钥匙就开了芸的房间。有好些日子没见芸了,两次去,芸都只盯了电视,表情淡淡的,也不说话,辉识趣的拿了书就走了,也就不好意思总敲她的门了。

关了窗,辉缓缓打量芸的房间,芸不在,但辉却感到她无处不在的气息,那是中性的,也是温暖的。辉甚至忍不住像芸惯常的那样在她的床上靠了一会,枕边有她随手翻阅的书,当打开芸的电脑,房间里充荡着芸常听的歌时,辉的心里轻松而又满足。

辉甚至想打开芸的QQ看一下,但没有密码只得记下了她的号。当辉满怀激情却又像小偷一样给芸发消息时却沮丧的发现芸的设置是拒绝陌生人消息。

辉偷偷配了一把芸房间的钥匙。芸上班的时间基本是固定的。辉会趁芸不在的时候去她房间坐一下。芸在的时候,反而去的少了。也许是怕不小心泄漏了自己的秘密吧。也曾笑着要芸的QQ,芸说没用的,我不主动加你你进不了,而你,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要加你,即便加了你,你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在的,我都是隐身上线的。

周日的时候,落着微雨,辉没有心思做什么,忍不住又去敲芸的门。

芸微弱的应了,半天才开门。原来是病了。也许是病使人变的脆弱,芸的眼里竟泛着泪花,与平时的硬朗相去甚远。当辉从楼下买来药和粥时,芸只是低了头反复的搅着粥,那样的娇怜。

辉打趣着:不会病的碗都端不住了吧。你可真有福气,遇到我这么好的房东。罢,借我的力量给你一用,你总有力气咬碎咽下去吧。我可不习惯别人吃我的口水。

芸一下笑了,也不说话,任由辉一勺勺喂了粥吃。然后安静的趟下,很快沉沉的睡去。

辉细细的端详她。芸是双人床,她曾说过,闲暇时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所以要大床,踏实。想怎么打滚就怎么打滚。

而此刻,芸高大的身躯蜷成一团,空荡荡的床衬的芸分外单薄,双手紧握了拳头就放在耳边,双眉紧蹙。辉很想用双手帮它们舒展开来。是的,她是不快乐的,虽然她常常笑着,就想她说的:笑,也是不快乐的。

辉轻轻用手抚摸她的头发,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吻了她的唇。她并没被惊醒,只是喉咙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然后翻了个身。

辉知道,芸只是把他当了普通朋友。芸说过,男人在她这里只分两种,一种是可以结婚的,剩下的统统是朋友。

就算芸愿意和他谈一场恋爱,也许最先离开的是辉,当爱情变成越来越重的责任时,辉会逃的比谁都快。辉不敢想像离开时芸那种安静而又深刻的凄凉。辉相信芸在每段感情结束时都是安静的,芸说过,没了爱情,我不能也没了尊严。我没办法不爱自己,不管这有多凄凉。理智而又敏感的女人在感情上总是痛苦的。

芸醒来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阴道是阴道,心是心

    通往女人心的路,是阴道。可惜,现在男人的胃口太大了,除了权利、金钱外还要美食、美色和美景。而女人,阴道却只有一个。于是身边常常有女人和我哭诉,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不被男人善待,却又无法说服自己离开。…[查看全文]

  • 我与他七年的婚外情被四万元买断

    他妻子在老家,我丈夫在外地打工,没有束缚的我们可以逛东湖,游南山……这时,徐少与他妻子之间出现了裂痕:她嫌徐少自从转掉铺子后,没有了经济来源,时常为此和徐少发生争执。…[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