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一场身体和身体的重逢

正文字体:
日期:2006-1-18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明明只是一场身体和身体的重逢,寂寞与寂寞的相遇,为什么我的心,竟是疼得不能自已。我的身体是底线,不逾越这一项,都行。不过不要紧,爱情来了爱情去,一场接一场,没有谁真的带着伤过一辈子。
明明只是一场身体和身体的重逢,寂寞与寂寞的相遇,为什么我的心,竟是疼得不能自已?

收到林明安的喜帖时,我很平静,我甚至还微笑了一下。当然我终归还是不够大方,我没能盛装出席那场据说很豪华的婚宴。我的红包由子美带去,里面的几张钞票很能说明对一个交情甚浅的人的衷心祝福。我很满意我自己,我能把一切处理得这么好。林明安是谁啊,不过是一个与我现时无甚交情的男人。

为了奖励我自己,我决定容许自己在今天这个周末的晚上,小小地放纵一下。我在美容院里敷了个面膜,做了即兴的大波卷发,小姐还为我细细地描了眉涂了唇。我花一点钱买了一副隐形眼镜,换下了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镜。柜子里那条水蓝的吊带长裙,从买回来至今还未发挥过作用呢。

我站在镜子前,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美女,那种能很快吸引住男人眼光的美女。

我快乐地哼着歌,打车到了兰桂坊。

这是一个酒吧,是名副其实的声色场所。我应该能碰到一个男人与我共度周末吧,只要他长得稍稍面目周正,就好。

我一个人坐着,晃动着酒杯。我能感觉到那些眼神在我身上游来游去,我有点儿得意。

旁边有人趋近来,爱童?我抬起头。是同一幢办公楼的同事。一个人?他关切地问。我用手撑住额头,真倒霉,怎会碰上熟人的呢?他笑了,他说,来,一块坐,一边示意我站起来,一边说,打扮成这样,还真有点认不出来呢。不过,很漂亮。我只好跟着他,笑着,坐到一群男男女女之间。有人哄笑着,呵,欢迎又一个美女的到来!

都是些自来熟没心肝的人,我暗恨着,知道今晚的艳遇是泡汤了,索性热情地拿了酒杯,一圈又一圈地喝。这种地方,不是买醉就是笙歌。想要笙歌却又不得不顾及面子,只好买醉,醉了还能胡言乱语,堂而皇之地吃吃美女帅哥的豆腐。都这样,都是这套路子。我没机会笙歌,可对于买醉,还是驾轻就熟的。我对挨着我坐的男人说,头好疼,肩膀靠一下可好?他笑了,他说,乐意之极。我也笑。我早就看清他长着如剑的眉薄薄的唇,这么多人里,就他话最少。

我靠在他肩膀上,我灼热的呼吸喷到他颈项,我等着他藉此搂住我的腰。他犹豫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要长,当他的手终于轻轻落在我腰际,我突然有点想落泪的感觉,像一个期待爱情的人,看到了梦寐已久的爱人走来。我想,我有点爱上他了。

我附在他耳边,轻声而坚决地要求,带我走!他看着我,眼神专注。我并不示弱,我平静地迎接着他的注视。

他搂着我,站起身来,说,爱童醉了,我送她回去。

这么拙劣的借口,我暗笑。然而没有人对此表示惊奇。我们在他们司空见惯的漠视里走出兰桂坊。

他走到卫生间,哗啦啦地放热水,然后出来叫我,去洗个澡吧。我笑,我脚步踉跄地过去,一眼便看到那蓝色的浴缸,那么让人遐想的美。我脱了衣服,躺进去,温热的水漫过我的胸,浸湿我的发。我的手轻划过胸膛,想起那个男人,他曾经那么迷恋地亲吻过这具躯体,他曾经在不停索取的时候说过那么多爱的誓言。那么深那么深的爱,在名利面前却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的泪落下来。有凉凉的唇覆上来,他的手,捉住了我的手。那吻,那么温柔那么深情。他说,今夜,只想我。我闭着双眼,任了他的手,在我身上一径游走。浓浓的情欲在逼窄的卫生间里滚动着,他突然抱起我,搁在洗漱台上,我的背,倚着冰凉的镜子。我说,求你,爱我!他那么温柔,渐渐地便凶猛起来,我紧紧搂着他,恨不得,就此,溶解在他怀里。

他不让我穿上衣服。他把我抱到床上。我突然觉得,我们俩,和那些传说的一夜情有点不一样,于是,我说,你这儿可是个偷情的好场所。他看着我,他说,我从来没把女人带回来过。我笑笑地看他,我说,那么我很荣幸啊。他摇摇头,别装得那么无所谓,我知道,你也从来没试过……我打断他,你叫什么?他说,叫我强生吧。我说好,强生,我饿了。我的手脚蛇样地缠绕上去。他的呼吸,立刻便急促起来。他翻身上来,低着头看我,说,你这个小妖精!那吻,便雨点般落下来。

多好。我是小妖精,做了那么久的淑女,我就想做小妖精。别的女人,当着我的面,挽着我的男人的手,我竟然不知道冲上前去,泼妇样地骂上几句或是给那个没良心的男人一巴掌。我是那么有风度的淑女。男人来问我要房子首付的房款,那房子,我们是想用来结婚的,一人付了一半的首付,我二话不说,给了。他送我的手提电脑,我也还给了他。他很感动,他说,我真是个好女人,可我不能带给他更多,我又不是什么董事千金。我对他说,没事,你幸福就好。他结婚我还让子美带红包。子美说我傻妞一个。我不服气,我说现代人,好合好散呗。我甚至不哭。但我决定,不要再做淑女了,做淑女没给我带来任何好处。

他说,你在想什么呢?我笑,我说,极其温柔缠绵,想你呢。你这么棒!

疯到凌晨,彼此才相拥着睡了。我睡得很好。一个梦也没有。

醒来时,天色暗暗的,我看看床头的钟,呵,已是傍晚时分了,他还沉沉地睡着,不知梦着了什么,眉轻蹙着,而嘴角,却分明漾着一丝笑容。这男人,好可爱。

我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穿衣,洗漱。然后,离开。

我辞掉了原来的工作,改做保险。这世上,只要你肯放下自尊,没有办不到的事。我年轻美好的面孔和身材,还有那温柔娇嗔的声音,渐渐地便让我的钱夹越来越胀。让男人们色迷迷地瞅着,嘴头上揩着,有什么关系呢?我的身体是底线,不逾越这一项,都行。

我想念那个男人,那个叫强生的男人。我再次去了兰桂坊,只为了,也许会碰上他。

子美抱怨我,你整天都不见人影,上哪去了,想找你吃餐饭也不行。我不以为然,除非带了男朋友,我才吃你的饭。子美的脸,突然一阵晕红。我惊奇,不是吧,真交了男朋友?她不作声。我急急地追问,干什么的,好不好?她笑,瞧你急的,才刚开始呢。有眉目了才领来见你。我悻悻地,我也交去,有什么了不起的。她捂住嘴笑。她说,眼睛睁大点。她错了,恋爱中的人怎能做到眼睛睁大点呢?更何况,眼睛睁得再大,也是万万看不到他日后是否变心的呀。不过不要紧,爱情来了爱情去,一场接一场,没有谁真的带着伤过一辈子。曾经我以为天塌了下来,可是没有。于是我明白了,真的,没什么,一切都没什么,人只是活一生而已。

我去他住的小区推销保险。犹豫良久,终于上楼去,敲他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