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女朋友曾经是小姐

正文字体:
日期:2006-3-5 来源:华商晨报
内容提示:“我知道跟我在一起以后,她是忠于我的,可是她的过去就像影子一样令我挥之不去,我该怎么办。和她对视的那一瞬间,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竟然做出了自己都觉得意外的举动———我慢慢上楼,“不经意”地撞到了她的肩,她抬头看我,我绅士地道歉。她笑了笑就走了,她的笑容清纯得一尘不染。 我们顺利地成了朋...
“我知道跟我在一起以后,她是忠于我的,可是她的过去就像影子一样令我挥之不去,我该怎么办?”电话里,刘笑沉重地说。

在我眼中,她是一个淑女

我们的遇见是一个巧合。那天我去我公司的同事家取一些资料,上楼的时候碰见一个女孩子。她穿着职业装,深色套裙配着白衬衣,齐肩的直发不烫不染,脸上的妆容淡雅而秀丽。和她对视的那一瞬间,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竟然做出了自己都觉得意外的举动———我慢慢上楼,“不经意”地撞到了她的肩,她抬头看我,我绅士地道歉。她笑了笑就走了,她的笑容清纯得一尘不染。

在同事家里,我向他提起了这个女孩,同事说她叫莲(化名),就住在隔壁,他说她是个好女孩。后来我就拜托同事介绍我们认识,因为有了那个“意外”的碰撞,我们一见面就心照不宣了。

我们顺利地成了朋友,我也知道了莲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小的服装店,于是常常跑去她的店里看她。她的性格有些冷漠孤僻,从来不跟我讲她的事。每当我们聊到感情的话题,她总说她不相信爱情,不相信男人。她最常说的话是:“男人太花心,有老婆都能出来玩……”尽管如此,我却依然没有放弃追求她的念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她的话并不只是随便说说的。

向她表白的那天,我准备了11朵鲜艳的玫瑰花,藏在身后慢慢踱进了莲的小店,莲当时在忙着招呼客人,没注意到我,倒是一个顾客老大爷先看见我了。“小伙子,拿花干什么?”老大爷笑呵呵地问。

“我……送给我女朋友。”

老大爷闪过身,莲站在我眼前。我们都红着脸,谁也没说话……

她不愿提起过去,我就不问

我们的爱情没什么激情,却在平淡中享受着爱的甜蜜和幸福。一直以来,她在我心中都是一个淑女。虽然是商人,但她善良温柔,真诚朴实,—点儿也不矫揉造作。

她从来不向我提起她的过去,我问起的时候,她总是搪塞:“问这干什么,有什么用?”我想一想也是,谁没有一些不愿意提起的过去呢?算了,只要我们现在是相爱的就够了。从此对她的过去,我一个字也没问过。

我们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同居了,彼此扮演着丈夫和妻子的角色,生活得平静而满足。

我母亲早就去世了,父亲另外安了家,我家里实际上就只有我一个人。春节我带她去见我父亲,父亲对她印象不错。

那一夜,在我和莲的“家”里,我抚摸着莲后背上的蝶形胎记,认真地问她:“想和我结婚吗?”

她愣住了,眼神复杂地看着我。我从没有看过她那样的表情,似笑非笑,兴奋中却带着恐惧和焦虑。我去吻她,在她耳边喃喃地说:“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相信我!”

我们开始筹备结婚的事,准备今年国庆节结婚。我们每一天都在构想我们美好的未来,我为自己能遇到这样好的女孩感到幸运和自豪。我想的是,要用—辈子的时间好好疼她、爱她。

真相大白,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她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突然毫无预兆地改变了。

我和莲相处了这么久,却从来没去过电影院看电影。去年年底,周星驰的《功夫》在电影院上档了,我知道莲喜欢周星驰,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我特地请了半天假,买了两张《功夫》的电影票,准备约她一起去看电影。

那天的约会浪漫而甜蜜,看完电影出来,我们手牵手走在路上。突然一个人拦在我们前面,看上去又老又胖。他直接走到我们面前,操着广东口音对莲说:“是你啊!你这么长时间去哪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你了……”

莲的脸色突然变了,拉着我转身就要走,这个猥琐的老男人却一再拦我们的路,坚持要约莲到他住的饭店去玩,还说:“你骗了我那么多钱,怎么这样就走了?”莲的表情很难堪,她一面说“先生你认错人了”,一面拉着我就要跑。

我特别生气:“她是我女朋友!你要干什么?”“什么你的我的?做鸡的就是大家的,你干嘛这样?”

我挥起拳头要打他,却被莲拦下,她拼命拽着我走,那个老男人却在我们身后大声嚷道:“你烧成灰我也认识!一只鸡还装什么正经!”

我怒火中烧,转身冲过去给了他狠狠一拳,他被我打得躺在地上,却还在说:“你不相信?你知道她后背上有一只蝴蝶胎记吧?”

我一下子蒙了,再也说不出话。看着莲的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紫。难道那个流氓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天我们是走回家的,一前一后,两个人都沉默。不长的一段路,我们走了两个小时。莲始终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流泪。我也没有任何表情,整个人完全傻了,满脑子都是屈辱和愤怒。

到家后,莲开始收拾行李,我没拦她,就那么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听见她悲愤的抽泣和沉重的叹息声,我听见她锁上皮箱的声音,我听见她提着皮箱一步一步朝外面走的脚步声,但我一直不敢去看她。来源:华商晨报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