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同居的日子,我们迷失了爱情

正文字体:
日期:2006-4-7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我这才知道,他其实已经40岁了,离过一次婚,没有孩子。离婚后他还有过一个名叫历历的同居女友,但不知为何,历历不辞而别,赵键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她。他说他常想起历历,心里很苦闷,只得借酒消愁。 我把赵键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放在我的衣柜里,从此开始了与这衣服主人的同居生活。

讲述人:许融融

性别:女

年龄:29岁

职业:深圳龙岗区某电器材料加工厂厂长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痛苦挣扎;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

闲逛在深圳的街头,耳边总能听到张艾嘉的老歌《爱的代价》,特别是爱联(隶属深圳龙岗区)附近的音像店里,《爱的代价》仿佛总能成为上榜的歌曲,也许,在这样一个打工妹云集的区域里,这样一首把爱的甜蜜与辛酸,憧憬与现实,美好与残酷刻画得淋漓尽致的歌更能引起共鸣,而我每一次听到,都忍不住落下眼泪。

爱上一个霸道的男人

1994年春节,同村几个与我同龄的女孩纷纷从城里打工回来,她们带给我的不仅是每月数百元工资的信息,更多的是一个女孩对外面世界向往的热情。于是,年后,我从四川仁寿农村来到了深圳。头两年,我在南山一对教师夫妇家做保姆,负责家务活和带孩子。后来,我又去罗湖火车站一家餐馆帮工,守铺面。那几年,我从城东跑到城西,从城南跑到城北,整个深圳都留下了我漂泊的身影,我时常在深圳的某个角落里,为生活的无着落和寂寞暗自哭泣,但每一次,我又会抹干眼泪安慰自己:所有的漂泊者都会成为这个都市里的一员。

1996年9月的一个夜晚,我正在为一桌客人倒茶,突然听到临桌一个中年男人用地道的四川口音喊道:“小妹,上茶。”我急忙端了茶壶过去,不小心将茶水溅到中年男人的手上,不知为何,我一紧张,竟然也用四川话跟他道歉。中年男人听到乡音,原本愠怒的表情立即疏散开来,温柔地问我,“小妹,你是四川哪里的?”我如实回答。就这样,我与赵键相识了。

几天后,赵键又来餐馆吃饭,他告诉我他在关外开了一家私营无线电企业,问我愿不愿意去帮忙。我想都没想,便点头答应了。第二天,我跟餐厅老板辞工,按照赵键说的地址找到了他位于龙岗区爱联的企业,赵键安排我做装配工。两个月后,赵键把我调到办公室里,负责接待客户和照顾他的日常生活。

我和赵键熟悉起来。一天下班,赵键突然请我吃饭,说我最近工作表现很好,他要谢谢我。我受宠若惊,立即跑回宿舍换上一套粉红色连衣裙,化了一个淡淡的妆。看着镜中脸色绯红的自己,一种隐隐的不安伴随着莫名的兴奋涌上心头:难道我爱上了赵键?

那天晚上,赵键喝了一点酒,迷迷糊糊地跟我说了许多话。我这才知道,他其实已经40岁了,离过一次婚,没有孩子。离婚后他还有过一个名叫历历的同居女友,但不知为何,历历不辞而别,赵键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她。他说他常想起历历,心里很苦闷,只得借酒消愁。他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见他如此粗犷的一个男人居然为一个离去的女孩如此伤心,我的心竟然十分感动。我想,赵键应该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而这样一个男人不正是我在深圳要找的人吗?

从此以后,我对赵键格外尽心尽力,把他的日常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我把他当作一个需要关心的人一样细心地照顾着。一天,我家里来信,说父亲病了,急需用钱。因还不到发工资的时候,我手边又无钱,急得直抹眼泪,赵键知道后,马上预支了我三个月的工资,还悄悄塞给我500元钱。说是他对我父亲的一点心意。我感动极了,一个漂泊无依的打工妹,在举目无亲的大都市里,在危难之际,有人主动为我分担,我的心又一下子与他贴近了许多。

出租屋里的不速之客

说不清楚是谁主动,一天晚上,我跟赵键的关系在他的办公室发生了质的变化。醒来的时候,我满心甜蜜地躺在他的怀里,我明白,我是真的爱上了这个霸道的男人。赵键揽过我的头温柔地说:“融融,我去工厂附近给你租个房子吧。”我有点委屈,我知道赵键在市区有一套房子,空着,他偶尔才回去住一下。但转念又想,他也许想离工厂近一点吧。我们正准备出门,赵键突然接了一个电话让他去市区提货,临走前,他给了我2000块钱,让我自己去租房子。

这是我来深圳后最快乐的一天,那种即将结束单身生活,有了家的快乐充斥着我的内心,以至于我做什么事情都忍不住流露出欢喜的表情。我在工厂附近租了一个两居室,每月房租500元,不带家具。交完房子的定金,我用剩下的1500元钱买了一张床、一台二手的电视机、沙发、茶几、衣柜、窗帘、梳妆台。我像个小妇人一样满心欢喜地将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耐心地等着赵键回来。这天夜里很晚,赵键才从市区回来,十分疲惫,我把他带到我租的房子里,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把抱住我说:“天啦,融融,你竟然用1500元钱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你真能干。”看见赵键眼睛里闪动着惊喜与感动,我陶醉在幸福之中。第二天,赵键给我一串钥匙,让我到他位于罗湖的一幢小区里帮他将平时换洗的衣服拿到出租屋。打开他家门的那一瞬间,我惊呆了,那房子的客厅足足有20平方米,装修豪华,特别是厨房里的一台电冰箱,竟然比我买的衣柜还要大。

我把赵键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放在我的衣柜里,从此开始了与这衣服主人的同居生活。我不在乎他比我大将近20岁,也不在乎别人看我的异样眼神。我挽着他的胳膊,坦然地面对世人的指指点点。我相信我是爱他的,我对他的情感纯洁得不染一点灰尘。因为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在工厂里,赵键对我的要求比以前更严厉了,用他的话说,是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我。我能够理解他的苦衷,每天除了尽心尽力做好工厂的事情,就一心扑在家里服侍他。赵键从小生活富裕,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而且他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很高,每顿饭都必须有煲汤和牛肉。为了两头兼顾,我常常是中午忙完工厂的事情,又抽空跑回出租屋里将电煲插上,调节好火候再赶回工厂。刚开始的一段日子里,赵键如从前一样呵护我,他常常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融融,能够跟你一起生活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就在我与赵键同居不久,那个抛弃他的情人历历突然回来了。当她得知赵键已经与我同居后,竟主动找他忏悔。我不知道赵键是怎么跟历历讲我们之间的关系。一个周末,赵键到市区办事去了,历历来到我的出租屋,扑通一下跪在我的面前,声泪俱下,“许融融,你把赵键还给我吧,你还年轻,可以重新开始,我却已经不可以了。”我被历历的举动吓坏了,连忙将她扶起。原来,历历早在1992年便认识了赵键,他们一起生活了6年,历历原本以为时机成熟的时候,赵键会与她结婚,但每次她提出结婚的要求时,赵键便用各种借口搪塞,在这6年里,历历为他做了4次人流,耗尽了青春也透支了身体。

我不知道那天历历是什么时候离开出租屋的,后来又去了哪里。我只知道在她叙述时,我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那种恐惧不仅来自于对未来命运的不可预测,也来自于我的幡然醒悟,与赵键同居三个月来,我们一直没有采取避孕措施,而我已经有两个月没来例假。

出于一种私心,我没有告诉赵键历历曾经来过出租屋。第二天,我在一个姐妹的陪同下到爱联一家工厂的职工医院做检查,检测结果显示:我怀孕了。

在深圳市二医院我做了人流。这是赵键的安排。冰冷的器械捣碎了我所有的梦,屈辱的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沾满了手术台。流产后的我极其虚弱,赵键却自顾自地过日子,时不时还抱怨我没有及时给他做饭,或者衬衣的领子烫得不够平整。我没有说什么,只能默默地流眼泪。养身体的那段日子里,我无法离开出租屋,只想等身体好一点就离开赵键。一个月后,我告诉赵键,一个老乡在市区又给我找了一份工作,我决定离开。他什么也没说,点点头,让我不要落下什么东西。那声音和语调仿佛是对一个普通的员工。临走前的夜晚,我独自坐在房间里,心不由得又痛起来。我是真的爱赵键,从内心而言,我多么希望他能留下我。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夜晚,第二天早上还是没走。赵键见我又给他做了早餐,眼中流露出一丝欣慰。

幡然悔悟后的自我疗伤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赵键又对我好了很多,还经常给我一些钱让我寄回老家。我问他可不可以告诉我在四川仁寿的父母,钱是他们未来女婿给的,他同意了。我想,我和赵键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障碍,我甜蜜地等待着他向我求婚的时刻,可是赵键却一直不提结婚之事。我们又这样同居了两年,两年间我又怀过一次孩子,赵键又让我做了人流。我没有反对,一方面,我们还没有结婚;另一方面,他对女人的身材要求很高,我怕怀孕后身材变形。1999年9月,我弟弟考上了华西电力学院,父亲送弟弟去成都报名的时候,顺便在成都给我打电话说:“二妹(我的小名),你告诉赵键,有时间回仁寿摆个酒,我跟亲戚们说你结婚了。”在我们老家,女孩出嫁必须在乡里摆酒,条件好的还要放上两天的电影,父亲的要求并不高。当天晚上,我忍不住跟赵键说:“我不能再这样不明不白地跟你住在一起,我们还是结婚吧,抽个时间回趟老家。”赵键的回答干脆而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融融,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他牵扯的是两个家族,我这辈子决不会再结婚的,男人有过一次婚姻就够了。”

我惊呆了,以前我以为赵键迟迟不提结婚的事情,是因为他觉得我们的感情需要磨合,我们需要时间从同居状态过渡到婚姻。但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不再结婚的人,我茫然地看着赵键,说不出话来。

“融融,婚姻不过是一张纸,只要我是爱你的,你是爱我的,有没有这张纸又有什么呢?难道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生活缺少了什么吗?”赵键的话又一次让我陷入了迷茫,我甚至傻傻地问自己,在与他同居的几年里我缺少了什么吗?想着想着,我竟然觉得他的话有道理,那张纸仿佛真的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2000年年底,我又一次怀孕了。这次我没有听赵键的话去做人流。2001年8月,我生下女儿贝贝。在我怀孕的过程中,赵键一直没有提结婚的事情,也没继续劝我放弃孩子,仿佛一切由我做主。我想,也许等到孩子出生了,他会有良心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