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透支青春, 却没有赌来明天

正文字体:
日期:2006-4-7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讲述人:钟灵敏 性别:女 年龄:24岁 职业:原金威啤酒推销员,现无业 我想那天的我看上去一定很蠢。”松每重复一遍这个问题,我就觉得人们打量我们的目光变得尖刻一分,自己的尴尬和不安也就多了一分。我没有想到,温柔而甜蜜的时光竟然也会让我不堪回首,而这间曾经温馨的房子也变成了我的伤心地…… 客人中有一双特别...

讲述人:钟灵敏

性别:女

年龄:24岁

职业:原金威啤酒推销员,现无业

我想那天的我看上去一定很蠢。抱着一只大公仔,跟在松的后面到处找合适的房子,我以为全世界的人都看出了自己不寻常的举动,神情既很慌乱,也一定很羞涩。这是一个纯洁的女孩就要告别自己少女时代的表情。

“你这里有房出租吗?”松每重复一遍这个问题,我就觉得人们打量我们的目光变得尖刻一分,自己的尴尬和不安也就多了一分。后来我看中了八卦岭的一处公寓,不仅因为那个朝南的房间里阳光灿烂,也因为它的房东显得非常和善。看完了这处房子,当松用一种温柔的目光征求我的意见的时候,我朝着他点点头。于是,松就对站在门口的房东说,“行了,就它吧。”

我还是看见房东的嘴角挤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的笑。他意味深长地对松似乎更是对我说,“相中了就好。先交房租吧。”就这样,我的同居生活就从那天晚上开始了。我没有想到,温柔而甜蜜的时光竟然也会让我不堪回首,而这间曾经温馨的房子也变成了我的伤心地……

客人中有一双特别的目光

1999年,我刚刚中专毕业从粤北来到深圳,那一年我才21岁。因为求职连连受挫,我也就放弃了当初要找一份“体面”工作的要求(这也是父母再三要求我的),最后只找到了一个推销啤酒的工作。

啤酒推销这个工作非常辛苦,每天很早就要到公司去,接受培训。10点左右,就要去指定的酒楼。因为工资低,我舍不得花钱坐车,很多时候都是一路小跑着去酒楼的。一到酒楼,气还没有喘匀,我就要帮着他们干活,在客人吃饭的时候就更忙了,既要推销啤酒,又要帮客人端茶倒水。每天深夜回到住处,我都会腰酸背痛,双腿发僵,一躺到床上,就睡死过去。

像无数初来深圳的打工妹一样,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既有着对陌生男性的警惕和恐惧,也有着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明明知道很难,但我还是有着通过爱情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幻想。

辛苦和劳累还不算什么,最让我感到受不了的是,这个职业的女性经常遭遇到的委屈和辛酸。上班的时候,按照规定,我们必须穿短裙,由于实在太短,根本不能坐下来,因为一坐下来,短短的裙摆就上升到“不安全”的位置。穿梭于酒席间,经常会遇到令人难堪的事情。比如有客人要陪酒,拒绝会得罪客人,你的啤酒就推销不出去。如果答应,就会有不自觉的客人继续提出无礼的要求,在他们看来,卖酒的女孩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和崔松的认识就是因为遇到了尴尬的事。那天晚上,我成功地向包间里的一桌客人推销了一打啤酒。我敬了他们每人一杯啤酒(这在公司是不允许的)作为感谢。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一位客人竟一把抓住我的手不放,因为实在没有精神准备,我惊叫了一声,没有想到,竟然引来一片哄笑声。

“你不会真的这么纯洁吧?”那人抓着我的手,并做出了一个搂抱的动作。我急了,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杯啤酒倒在他的身上。没有想到这个客人竟恼羞成怒起来,不仅喊来了领班,还叫来了楼面经理。

崔松当时就坐在桌边,他替我解了围。那天晚上,他们这桌客人在饭店里一直喝到深夜。离开的时候,崔松借上洗手间的时候,来到我的面前,不仅向我道歉,还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从那天开始,松经常来这家酒楼吃饭,每次都叫我的啤酒,虽然我们每次见面只打一个招呼,但我能感觉到坐在很多人中间的他的关注的目光。我没有想到后来会和松产生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几个月之后的一天深夜,他独自来到这里,神情非常落寞,一口气叫了半打啤酒。“你不能再喝了。”看到他借酒消愁,我走过去。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深深地打动了我。那天我破例坐了下来,陪他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接下来的故事也许就有些俗套。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女孩子,虽然还没有对即将到来的爱情作好准备,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一个成熟的男孩的追求,就像她无法拒绝对未来的美好想象一样。

我喜欢静静地看着松远远地朝我一路走过来的样子,他冷漠而英俊的面容这时候总会自然流露一种让我感到镇静的威严。虽然他还不富有,虽然还不能说他事业有成,但对于像一片浮萍一样漂在这个陌生城市的我来说,有了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陪你走在风中

其实一开始他并不是一个“只恋爱不结婚”的男人。他很心细,他总会在一些不经意的细节上流露出自己的爱意,让我深深地感动。那年冬天,我感冒了,深夜下班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站在路灯下等我,手里提着自己熬制的姜汤。

我难得休息的一个周末,他约我到他的宿舍,一个人在厨房里捣鼓了半天,给我做了一桌菜。他知道我喜欢吃拔丝苹果,头天晚上就把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并特意把苹果削成了心形的。他那天做的菜实在不好吃,可我却吃了很多。也许正因为有了这些,他提出同居的要求时我没有惊讶,也没有拒绝。

“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我问他。

“会的。”他说。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那个周末,他接来了自己在深圳的几乎所有亲戚和朋友,我们进了一家饭店。吃饭的时候,他向大家宣布了我们订婚的消息,并在大家的掌声中给我戴上了订婚戒指。

我沉浸在幸福里,用自己甚至连初恋都未曾经历过的一颗心投入地爱着。日子很快就过起来了,我们一起买家具,一起选窗帘,一起洗衣做饭,一起玩游戏,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这两年也是他在事业上进展很大的两年。在深圳著名的企业华为,他从一个普通的软件工程师做到了技术主管,后来由于人事上的原因,他离开了那里,但他和几个同事一起创办的公司也很快有了起色。

整整两年的时光都是幸福的。在那两年中,他就是我目光的全部焦点,除了他我看不到第二个男人,也感受不到第二种快乐。远远地朝我走来,他不经意的一瞥会让我觉得快乐无比。面对我的关心,他无意中的一笑就能让我开心一天。我爱他甚至到了盲目和没有自尊的地步。因为我长相漂亮,做啤酒推销工作他不放心,他一句话就让我辞去了工作,成了一名在家闲着的女人。每天不管他在外面应酬到多晚,我总是足不出户地等着他。仅仅因为姑息他的一个不良的性爱习惯,我一次又一次地怀孕,一次接一次地人工流产。每次躺在做人流的床上,我都要在精神上承受很大的压力,害怕手术出问题,害怕以后不能生育……

我对他几乎言听计从。他把我们共同的积蓄一起拿出去做公司,我没有反对。公司赢利后,他又把家里所有的钱拿出去买了股票,我仍然没有反对。没有想到股票很快就被套牢了,近在咫尺的房子和婚期也变得遥远起来。

在我的想象中,一切都会到来,一切都不用我担心,就像他当初突然给我戴上订婚的戒指一样,有一天,他会很突然地给我婚姻。尽管他对此没有承诺,但却仍然经常给我惊喜,出差回来给我带一件衣服,下班的时候带回麦当劳的一个热乎乎的汉堡包。

2003年2月,我突然病了,身体特别虚弱,一张脸整天都是蜡黄蜡黄的,而且经常腰酸到不能正常站立的地步。由于等他有空带我去医院,从感觉发病到去医院,中间竟然整整隔了2个月。当我独自来到医院拿到医生的诊断书的时候,我惊呆了:严重的宫颈糜烂。医生警告我:再不来手术的话,你就没有生育能力了。他也着急起来,请了一周的假,陪着我手术和在家休养。

因为身体一直非常虚弱,而他又很忙,无法抽出时间来照顾我,于是建议我回老家住一段时间。等我在老家呆了三个月的时间又回到深圳的时候,却发现他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微妙的改变。紧接着,我在家里的一个角落发现了别的女人使用过的东西。

我大声地质问他:“是真的吗?”他的回答有些羞愧,也有些不经意。是因为我不在家的时候,他感到寂寞和空虚。对于我来说,这是一场心灵的灾难。因为我无论在他之前还是之后都是一个非常纯洁的女人,我无法承受自己的男人对自己的不忠和背叛。

但我还是原谅了他。就在这时,我对婚姻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我幻想着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含情脉脉地对他说:“我们结婚吧,我想有一个孩子。”

松信誓旦旦的诺言尚未从我的耳边消失,我很快就知道松在外面又有了别的女人。在他频繁地离家出走的时候,我又遭受了更大的打击——我被医生诊断为输卵管积水。而这一次松没有任何正常的反应。

零存但不能整取的爱

2003年的夏天,松的父母从四川老家来了一趟深圳。我认为这对我是最后的机会,于是拖着生病的身体忙前忙后,尽管我对他们笑得格外努力,但他们对我却完全没有热情。从他们冷淡的眼神中,我感觉到了一种危机和悲凉。

为了证实自己的预感,在松的父母走后,我立即找他谈了一次。我开玩笑地告诉松,因为自己的病很重,“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干脆离开我再找一个女人算了……”但他不仅不理会我的话中的苦心,而且显得很不耐烦。这使我非常绝望。

“你知道,我是不能离开你的,离了你我无法生活……”我流着泪对松说。松的无语和冷漠让我心碎。

“你不能在我把自己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的时候,你抽身离去……”

“知道吗?你是这个城市里我唯一依靠的人,你不能没有责任感……跟着你的时候,我才21岁,一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女孩……我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你不能……不要我……”

为了自己可怜的安全感,我甚至明确告诉这个我曾经全心爱着的男人,他可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只要他给我婚姻,不离开我。也许正是这一次又一次的哭泣和哀求加剧了松要离开我的决心。在他离开家半个多月之后,我拖着虚弱的身体,在我曾经工作过的那家酒楼门前,等到了他,也等到了令人心碎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