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爱是一件辛苦的事

正文字体:
日期:2006-4-7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她说自己对男人已经失去了兴趣,因为自己有过生与死的爱恋,多少带有歇斯底里的味道。她自己也是这样,只是当时年轻,而且对爱情有着非常理想的看法,而实际上自己也没有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对待爱情。她有一个女朋友,至今独身,挺大,都快40了,不是没有人嫁,但嫁人好辛苦,而现在她却保留了随时和自己有些好感的男人..

受访人:韩冰

年龄:31岁

职业:公司经理

淡然是她所有的写照。无论是谈吐、着装,还是神情,而这种淡然在深圳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中是不多见的。

她说自己对男人已经失去了兴趣,因为自己有过生与死的爱恋,多少带有歇斯底里的味道。她笑,也是淡淡的,往事如风样的感觉。她认为,在深圳,男人和女人的爱,从来都是飘忽的、和非唯一的。她自己也是这样,只是当时年轻,而且对爱情有着非常理想的看法,而实际上自己也没有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对待爱情。如果换句话说,就是在深圳,情爱多于爱情。她说这种说法也许很老套,因为许多人都这么说、也这么做。她有一个女朋友,至今独身,挺大,都快40了,不是没有人嫁,但嫁人好辛苦,而现在她却保留了随时和自己有些好感的男人产生情爱的权力。依旧是淡淡地,她说,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悲哀。

女人是应该嫁人的,不论在什么地方。她还是选择了嫁。但她的婚姻却是一个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婚姻了。但她并不后悔选择了结婚,因为如果是为了爱情的话,她已经经历过了刻骨铭心的爱,再也不需要从婚姻里获取。然而,淡淡中有些幽怨,她说,或许正是自己对婚姻的这样的一种态度,才导致了现在的婚姻事实。

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特别是爱上一个有家室的男人。那时候自己并不明白,觉得只要爱就行,于是苦苦地爱着一个有妻子女儿的男人5年。但我并不后悔,因为在爱着他的那些日子里我是幸福的,虽然也时常有撕心裂肺的痛,但我尝到了爱所带来的所有感觉,那些足以让人体验一生的感觉。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才23岁,分到一个机关做办事员,大学里的男朋友虽然是学理工的,却对做官情有独钟,认为北京是做官的最好的地方,不愿随我南来,于是,我们就分手了。虽说是分手,但并没有断了联系,似乎大家都想着有一天能够重归于好。实际上,从我大学里的男朋友身上我就看出了男人对女人的爱有时是非常势利的。他是读研的,常在我跟前说他的本科同学有许多都找的是省委省府的要员的女儿做老婆,因而也就一路飞黄腾达。我挺厌恶,觉得他实在是俗不可耐,但想想也没什么,人要成功,特别是世俗所认为的成功,就必须借助许多世俗的外在的条件。而他所需要的正是这种东西,因为他是从社会最底层一步一步地走上来的,全凭着自己的能力,走到今天,他觉得很累,于是想找棵大树靠靠,原本也没有什么,女人在自己所谓奋斗累了的时候,不是也想找个能够依靠的人吗?男人的这种攀龙附凤的心态和女人的那些傍大款的心态是一样的,而且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有的,并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只是最近这十几年的事。只是过去不那么明显,而今天比较普遍而已。

带着想明白以后的轻松,只身南来。我报到的第一天,处长就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挺纳闷,以为是所有新来的人都要进行的例行公事的谈话,就毫无准备地去了他的办公室。世界实际上是很小的,那位处长竟然是我姐姐的校友。一看新分来人名单上我的名字,就想到可能是妹妹。可他和我姐早已经失去了联系。

既然是有这层关系,谈话自然就很轻松。他问了我姐的情况,又告诉了我许多关于机关做事的一些原则和诀窍。他就像一个绝对的长辈,谆谆教诲地,有些不厌其烦。原本多少有些孤独的我,见了他、谈过一次话,就好像不那么孤独了。因为我是只身南来的,在深圳没有一个亲戚和朋友,有了这样一个上级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至少我当时是这样认为的。当我把遇到他的情况告诉我姐的时候,姐姐很为我高兴,但我听得出她的高兴中隐藏着淡淡的忧郁,不过当时我并没有在意。而世界上的事情,许多都是有预兆的,只是有人注意到了,而有的人没有而已。我是后者。

在深圳,男人在35岁到45岁这段时间是最危险的,他们事业有成、富有、成熟、体贴,很容易赢得女人的欢心。所以,碰到这样的男人,千万不要靠近,靠近了,也许接下来受伤的就是你。这我当时并不明白,只觉得他可亲可敬,细心体贴,便毫无保留地对待他,真的如父兄一样地对待他。因为他给了我许多安全感。现在许多人都在大谈办公室里的所谓性骚扰,他却从来没有这样过,说实在的,大概是我骚扰了他。

他是个结了婚的人,有个女儿,快要上小学了,妻子在一所学校里教书。这些都是他在后来告诉我的,而我当时听他说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在意,好像他在述说一件与他和与我都没有关系的事。

起先我以为他是个极端敬业的人,他每天在办公室里工作到很晚。但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如此,是要躲避自己的妻子,因为他说他们之间早已经没有所谓感情了。如此这样地生活只是为了女儿。也许这些都是那些准备勾引女孩子的所谓成熟男人惯用的伎俩,但我当时却以为是他对我的信任才这样对我说的。

不过,他确实是个很可爱的男人,就如同所有的他这个年龄的男人一样,有着一种让人着迷的东西。那是一种你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是一种天然的引力,令人眼晕。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你靠近,就极有可能陷入他们的怀抱。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不自觉地滑入这个美丽的陷阱的。

现在,那些所谓有婚外情的男人或者是女人,都是有一定的地位、有钱也有闲的人,如果这几样都有,那是非发生婚外情不可的。这在深圳几乎成了一条公理了,无需什么人来给你证明。你看到过几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人有过婚外情?不过,发生婚外情也是有一定的条件的,当然,这种条件并不复杂,特别是现代这样的社会,一不留神,就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外面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你不经意间就着了别人的道儿,而且还以为那是真正的爱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管他对我如何,但我觉得自己对他是真的爱,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刻骨的感情。实际上,在和我大学的男朋友分手之后,我实在并没有考虑过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也没有什么伤心和痛苦,可能是那时候大学里谈恋爱是一种时髦吧。就像在美国的大学里,如果你入学时还是处女就会被人嘲笑一样,我们在大学里,女生要是不谈一次两次男朋友,大有一些没有人要的自卑感。所以,我那段并不太短的所谓爱情的经历,实际上完全可以称作逢场作戏,至少也是一场儿戏罢了。

人生是很奇特也很公平的,早年的逢场作戏,最后也许一定会遭遇同样的报应。他是个很招女孩子喜欢的人,办公室里有那么两三个年轻女性很喜欢有事没事地找他说笑,他虽然还比较严肃,但却异常幽默,常常会把一个并不很愉快的气氛搞得愉快起来,所以,他的讨人喜欢,就是在所难免的了。而我也会不时地和他谈笑几句,但总是带着小女孩般的羞涩,因为在我心里他实际上一直是一个长辈来着。

有一次周末,大概是初冬的阴郁深深地感染了我吧,下班了,我却并不回宿舍,只在办公室里呆呆地坐着,想着一些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的事情。我想,当时我的样子一定很动人。他从办公室里出来,见我没走,关切地过来问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我无言以对,只是默默地望着他。不知怎么了,看着他那关切的眼神,我不由自主地觉得他离我好近好近,心里也不由涌出一股无限而莫名的委屈来。他见我不说话,便换了一副很是巧合的样子,说他还没吃饭,问我能否赏光接受他的邀请共进晚餐。我笑了,心里一下子明朗了许多,就随他去了。

上了他的车我才感到有些惴惴的,似乎感觉到了一种不祥,但我当时并没有在意,只一味地任自己在既成的轨道上滑下去。他却说,这是他第一次有办公室的女孩子陪着吃饭。当然,他这样说,很可能也是逢场做戏的,但我却自然地感到很受用,他毕竟是我们的头儿。虚荣心有时是很害人的。

席间是愉快的,而且我的自尊,或者不如说是虚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因为整个吃饭的过程里,他的视线从来都没离开过我,一举一动特别体贴周到,绅士得不行,让差不多整个餐厅的人都侧目以视。吃过饭,我们又去一间酒吧喝酒。酒喝了很多,话也说了不少,大概我说了许多疯话,而他则似乎一直都很节制,可能是还要开车的缘故吧。也就是那次长谈,一个他说话并不多的长谈中,我对他有了一些了解。我知道了他对婚姻和事业的看法。他不爱自己的妻子,但必须和她生活在一起,那完全是因为他们的女儿。我也知道了他并不喜欢当官,他想自由自在地生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但我总觉得他不想当官的话,有些言不由衷,因为他毕竟为此付出了许多。

当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天亮了。当然是他送的我,很奇怪的,当临分别的时候,我竟然心跳得不行,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可是什么都没有,他只优雅地非常清醒地和我告别。不知为什么,当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我反而有些失望,这可能是因为朦胧中自己希望会有一些特别的事情发生,是一种男女间通常会发生的事,但是没有。女人就是这样奇怪,如果当时他有什么举动,我一定会拒绝的,虽然自己心里有一些朦胧的期待,但一旦有些什么,第一反应肯定是拒绝。可当什么都没发生时,就会觉得失望,就会觉得自己没有魅力,没有能够吸引他,特别是一个颇为优秀的男人。

我几乎没有睡,整个上午都在给我姐通电话,谈的都是他。姐到底是结过婚的女人,什么都看得很清楚。她警告我千万别靠近他,因为他太优秀,会有许多女人喜欢,特别是他是一个已婚的男人,如果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趁早抽身,免得贻害终生。我笑姐的胆小如鼠,笑她现在除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眼里再也没有别的了。还问她真的很幸福吗?她并不告诉我她是否幸福,只是说如果不听她的,痛苦的肯定会是我自己。我哪里听得进去?我自认只要自己爱他就行了,并不需要他爱我,要是他不拒绝,我就会永远地爱下去。当然那时我说的他并不指确切的个人,只是虚构的一个值得我爱的男人而已。你想,这是一个多么幼稚的想法。但我却任由自己的这种想法不断发展,以致到后来那个我心目中原来虚构的他渐渐明朗起来了。而可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渝ICP备17000949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