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怎样证明我的纯洁

正文字体:
日期:2006-4-7 来源:景天阁·健康资讯
内容提示:二十岁之前不是没有爱过,在这爱情泛滥誓言成灾的年代里,每个人都不可能不在婚前指染到爱情的边缘。我真正的初恋是大学里同系的一个女孩子,清甜,温和,淡定。我喜欢生活是忙碌的,没有一点市井气息的忙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父母,我的父母,以及我自己,都觉得她注定要成为我的妻子。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是一个对感情非常淡漠的人。二十岁之前不是没有爱过,在这爱情泛滥誓言成灾的年代里,每个人都不可能不在婚前指染到爱情的边缘。我真正的初恋是大学里同系的一个女孩子,清甜,温和,淡定。我想正是因为她这种吐气如兰,如风扶柳的娴淑吸引了我,我们相爱三年,最后爱情在毕业前夕的冗繁与琐碎里苟延残喘,在最终的疯狂之后渐渐无疾而终。不得不承认的伤口便是她一头柔顺的黑发从此夜幕般笼罩在我的心头,使我越发颓然和淡漠。

毕业以后我在本市的晚报社做了记者。我喜欢生活是忙碌的,没有一点市井气息的忙碌。整个生活都被马不停蹄地采访和焦头烂额地赶稿子全部占有和支配。在这种状态下,很难去爱。锦是我父亲战友的女儿,小我三岁,在离我们报社不远的一家公司任文职,工作轻闲,也相对自由。所以她常常会来我租的房子里为我做做饭洗洗衣服什么的,偶尔也留下来过夜。我们纠缠地如兽一般漠然与蹈距,发不出任何声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父母,我的父母,以及我自己,都觉得她注定要成为我的妻子。这种沉沦于平淡生活中激情殆尽的感觉是被一个叫喻影的女孩子打破的。

在三年以后的今天我都可以清楚地记得我们目光相遇的那个下午,我去师范大学里找一个刚刚分过去任教的朋友。女孩当时正蹲在教学楼前的小黑板上写字,是一则短短的寻物启事,希望拾到她饭卡的人归还,下面留了一个呼机号。我从她身后走过去时她不经意地扭过脸来,淡然的目光,光洁的额头,浅笑的嘴唇,分明是几年前我初恋的那个女孩的影子,令我于瞬息有了一种微微的晃如隔世的眩晕。女孩显然也愣了一下,我那一天穿着白的衬衫灰的西裤,衣着笔挺气宇轩昂。因为职业所需,我从来都会让自己以衣着考究举指优雅的姿态出现在生活中每一个场合,并且因为我有一张酷似焦恩俊的英俊面庞总是会有一些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把目光留在我这里。走过去后我再回头,发现女孩也正慌乱地转脸。我一下便记住了小黑板上的呼机号和她的名字,喻影。

我开始频繁在去那所大学,频繁地走同一段路程,目光在袅袅婷婷的身影中寻找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以及那双令我过目不忘的,尚未被世俗砥历得圆润的眼睛,纯洁的,明亮的,带着一点点书卷气息。后来我知道她正是我那位朋友的学生,读大三,两个月前曾经自杀未遂,名声不怎么好。刻意打听的同时,我感到自己内心里正偷偷积聚着一场爱的风暴,我恐慌这风暴会在某种盲从力量的驱动下辅天盖地席卷而来。

再遇到她的时候,我对她说:“你好,饭卡找到了没有?”很有些格式化的彬彬有礼。她笑,温和的阳光抹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苍白的皮肤透出一点点慵懒,她将下颏微微仰起,是那种很无心很容易被满足的笑容,眼神里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我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动和窥探的欲望,但是在那一瞬间,我只想揽她到怀里。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在唐突而冒昧地自报门户,我拿自己的名片给她,我告诉她我正着手起草一本关于感情故事的书。我说“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希望成为你的听众和朋友,并且希望因为彼此的陌生而真正做到心无芥蒂。”这个时候有人住我们这边张望,还有人在楼上喻影喻影地叫。她抬头应声,低着头从人群中匆匆逃过。

晚上正在整理手稿,我的手机在写字台上叮叮咚咚地响起来,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是她们学校那一片儿的。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和我联系,我当时的心情简直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电话接起来,果然是她,声音有些沙哑,有如久经岁月的锦帛轻轻撕裂的缓慢,那样低低地应允了我:“你过来接我吧。”我放下手头的工作打车去她们学校,由朋友出面摆平了校警,几经周折才把她带出来。送我们出门的时候我的朋友显然有些不耐烦,他隔着有些脏的的士玻璃向我挥手,大声叮嘱十二点之前务必把喻影送回来。

我担心喻影看到他的不屑会生气,可是我发现她没有一点受惊扰的意思,她的表情是由于长久的逆来顺受而形成的惯性隐忍,对于我的朋友看她时丝毫未加掩饰的鄙夷神色她也是神定自若,不去承接他的目光,也不暴露反感的敌意。在的士往市中心行驶的路上,她始终无话,这种沉静也使我忽然地丧失了思想和语言。中途她伸出食指在车窗玻璃上划了一下,然后无邪地笑起来,仿佛回忆起了童年里愉悦的往事,就在那一刹那,我发现了她手腕上触目惊心的刀痕。也在那短短的一瞬,她温存而含笑的目光迅速溶解了我的自持,我猛地扳过她的肩吻了她,毫无预兆的冲动。她低低地“唔”了一声便妥协了我激烈得近乎粗暴的气息。我的大脑里什么都没有了,锦是谁,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是这样,我都不知道。我只是想抱紧她,我知道,这个女孩是我灵魂深处的渴望。

我们下车,她的嘴唇还是湿湿的,在昏暗的路灯下很明亮。我才意识到刚才真是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昏了头。她看着我,一字一顿地问:“你怎么这么感性呢?”她的话令我吃了一惊,大学校园里这般淡定的女孩子真的极少,我感觉到这是一个有性经验的女子。

我们去了一家叫“小木屋”的水吧,灯光迷离,音乐伤感。她低头摆弄杯中的吸管,气氛有些尴尬。我觉得这个女孩特别深刻,说话总是直指人心。她说:“你约我出来就图谋不轨是吧?”并且她自卑,她说:“你为什么约的是我而不是别人,就因为你听说我比较轻浮是吧?”

她的问话使我感觉到压抑,感觉到她的淡漠并不是所谓的淡泊明志,心情如水。我握了她的手,我想对于这样一个有伤的女孩,一切解释都是陡劳。我说:“你不要这样亵渎我的真诚。”她仍然笑,我心里很疼,接着说:“安妮宝贝说,伤口是别人留下的耻辱和自己坚持的幻觉;三毛说,面对伤害,我们应该学到对于一切人间世物的哀悯而不是单纯地不再信任人以及继续伤害自己。”喻影的手指微微颤栗着,我也颤栗起来。

可是关于她的故事,她始终缄默。我想我是懂得她的。这种懂得是流淌在彼此间的默契与感动,这样的感情不是单纯的两个人在一起吃什么东西花多少钱,或者是性,而是一种来自内心的感觉,有些来势不可挡,情难自禁。

将近十二点,我送他到学校门口。我没有下车,她看了看我,打开车门前俯过身子吻了我的眼睛。她的脸是冰凉的,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

夜里回到家就在她的呼机上留言:“做个好梦。”将进三十岁的人了,仿佛忽然回到初恋,居然也体贴细腻起来。第二天晚上又去接她,第三天,第四天……我在师大的那位朋友非常不满,终于忍无可忍,一天在我刚刚和喻影一起离开学校就打电话给我,他说,喻影和班上的一个男孩子发生了关系,男孩四处宣扬说她不是处女要和她分手,她以死相威现在可谓名声狼藉。末了他还轻蔑地说:“那样的女人。”鄙溥已溢于言表。我默默地听着,然后果断地挂掉电话。

锦有我家的钥匙,为了便于她给我打扫房子,我给她配过一把。我和喻影认识大约有两个多月的一天中午正和她坐在阳台上说话,门锁发出被拧动的声音,锦走进来迅速得几乎没有过程。喻影来不及抽回搁在我腿上的小手,只是和我一样怔怔地看着锦扭头离开。我没有做任何挽留。锦出门前把钥匙扔到了我客厅的茶几上,发出很响的声音,那一刻我们之间便相隔了千山万水。我想我们为什么就不曾相爱过呢,连分手的时候都不想说一句话,真的很悲哀。

喻影是聪明的女孩,她问,那是你的伴?她的用词总是看似不经意却非常精妙,我笑了。她说,我知道你爱我,因为面对这样的事,你的眼睛里竟然没有微小的闪躲。她的离开会影响到你的现实生活吗?我说会,我们父母的关系特别好。可是爱一个人,只要心甘,只要情愿,谁管里面还有多少委屈与羞愤?就像你爱他。喻影的眼睛里有了潮湿的氤氲。我有些不忍,却仍然硬着心肠把我收藏的一份报纸拿给她看。报上说陈景润婚后不久几乎每天都可以收到向他求爱的信和照片,他总是悄悄把它们烧掉。他的妻子于昆想去帮他却被拒绝了。他说,这些姑娘还要恋爱结婚的,我要保守这个秘密,不能让人知道她们给我写过信。

喻影别过脸去低低地抽泣起来,我轻轻地抱住她,告诉她有一种男人是不值得付出的。怀里的身体一点一点温软,她说,我该怎样证明我给他的是最纯洁的身体,我该怎样做他的心才会回来?

这个女孩,付出地太过绝决,眼睛里已溶不下任何人任何事,哪怕那个丧尽良心的男子以扼杀掉她一生的幸福为代价编出谎言企图摆脱她。盲目如我对她的爱情,烟花一般璀灿。在这个爱情越来越讲究技巧,也越来越自私和霸道,充满了互相利用和榨取的物欲年代,这种奋不顾身和感情却依然如心脏跳动般完全出于自动,肺呼吸般用不着思索。我应该感谢让我在而立之年以前真切地感受过这样的炽烈,可是这是真正的爱情吗,就是这样一个人决定用一生的时间去等待另一个负心的人吗?

我根本没有办法做到无动于衷。我一把推开了她,低吼起来:“什么叫贱你知道吧!?”喻影不认识一般看了我一会儿,转身走出去。我忽然有了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我觉得她将要永远走出我的生活,这是我们最后的决别了,我冲出门去。

楼道里空荡荡的,没有她留下的任何痕迹。我呆立着,她全部的存在都化为了烟尘,仿佛她根本就不曾存在过,只是我心造的一个幻影。半个月以后学校放寒假,喻影回到老家重庆,走之前仅仅来过一个电话,临挂电话前她说,陈,原谅我无法再爱别人。我的大脑里什么都没有。那几天夜里总是做梦,梦到的情节杂乱无章,醒来后脑子乱乱的,有一点想哭。

在这样一个干冷的冬天里,我听说了她再度自杀的消息,尸体是从河里漂起来以后才被发现的,她没有留遗书,只是给那个男孩子写了一封信。电话是师大的那位朋友打来的,我站在原地的身体晃了晃,手机“叭”地一声滑落,因为我的手指和心脏同时剧烈地惊挛。脑海里出现她光洁的额头,湿漉漉的嘴唇,和她坐在的士里用手指滑过玻璃时无邪的笑容。我终于旁若无人地大哭起来。我震惊我其实一直是明白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健康百科
Copyright © 2004-2015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沪ICP备14001801号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