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百科交流社区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首页
专栏
新闻
专题
疾病百科医院偏方查疾病
保健药品急救自测中医
两性性爱生理书刊时尚育儿性病防治生育避孕文学园地幽默
两性文化男性女性同性图库青春驿站美体健身化妆美容饮食
搜索论坛
图文百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网络文学 > 正文
专题推荐
栏目热图

经历一段异性合租产生的爱情

正文字体:
日期:2006-05-11 来源:互联网
内容提示:他在泉州BBS论坛发了一个帖子,大意是春节过后,将要去泉州工作,然后想与人合租。男女生怎么合租。喂,这都什么年头了,男女合租有啥啊。当一种习惯了的生活方式终结了以后,心就空了下来,我不允许自己去延续习惯,不允许自己活在他的阴影里。

本来打算七十岁的时候再去爱上一个人的,这样,可以避免临死前,却忘了深爱的人的模样。

可偏偏,事与愿违。

认识吴袁是在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常想,吴袁是在我最消沉的时候出现的,是不是注定要与我纠缠一生?可惜,我们都害怕纠缠。

他在泉州BBS论坛发了一个帖子,大意是春节过后,将要去泉州工作,然后想与人合租。当时正好有打算春节过后到泉州工作的打算,于是回帖留下QQ号码,说QQ联系。

加了QQ。

“晕倒,怎么是男的?”

“咦?我有说我是女的吗?”

“涮免!男女生怎么合租?”

“喂,这都什么年头了,男女合租有啥啊?”

…………

最后,没有下文了。互留了手机号码。我就下线了。

又是一个郁闷的夜,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林涵。只能想,却不能怎样。两年多的畸型网恋,在那年深秋黄昏的福州街头,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于是,所有感情就此终结。心,除了痛,还是痛。

当一种习惯了的生活方式终结了以后,心就空了下来,我不允许自己去延续习惯,不允许自己活在他的阴影里。我必须选择遗忘,无论如何。

手机的屏幕闪烁着诡异的绿光,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陌生的人。积压在心底的种种种种,好想找个人来说说话。与陌生人聊了好久,才知道原来是吴袁,我只是安静地听他说话,或是尖锐地回话,我听着他暖暖的笑声,想象着此刻的他嘴角荡漾的一丝微笑,一定很好看。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森林里有一只小兔和一只小猪,他们是好朋友。冬天到了,他们决定各自建一栋房子来过冬。于是,小兔“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了好几天,终于建好了一栋宽敞明亮的房子。可是小猪呢,整天吃饱完就睡觉,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看着小兔的房子,羡慕不已。不好意思地对小兔说:“我比较笨,你比较聪明,你也帮我造一栋房子吧!”小兔看在好朋友的份上,决定帮小猪的忙。于是,“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了好几天,小猪的房子也建好了。小猪手足舞蹈地在自己的房子里唱啊跳啊的。可是,他不高兴地说:“小兔,为什么我的房子和你和房子不一样啊?”兔子问:“怎么不一样了?”小猪说:“你的房子有厅,可是我的房子没有啊?”小兔说:“猪,你厅什么厅(听什么听)?”听完,我立即明白过来,会心地笑了,原来,快乐可以那么简单。

那次通话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我很感动他陪我聊了这么久的天。我一直很想知道,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为什么要陪我聊天?为什么陪我聊了这么久?为什么要让我开心?他说,首先,他的手机是包月的,那个月还剩几百分钟,可是过一天以后,就是下一个月了,这几百分钟不打完的话,也是浪费嘛。第二,他发现我也很能讲,他很不服气,所以越聊越久了。当然,这些都是后来的话了。

从那以后,在QQ上碰到,偶尔会闲聊几句。他会炫耀着自己的成就,说完了,还故意感叹一番:“唉,少年得志不好啊!”呵呵,好臭p的家伙啊。当然,我也不甘示弱,好歹在学校也是学生会主席嘛。看来,学校里所获得的荣誉,是我唯一炫耀的资本了。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会一同感叹现实的残酷,一起畅想美丽的梦想。

春节过完,开始去泉州找工作。到泉州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了。因为,我一直想象着他在电话中的笑声,还有QQ上的“呵呵”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是怎样的一种灿烂呵。

春天的阳光好明朗,我和一女友在路边等他。我从来没有想象过他的样子,除了微笑。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为之一愣:阳光暖暖地照在他的脸上,脸上那一丝微笑是如此的隐约而浅淡!穿着米黄色的羊毛衫,无论如何,我都无法与那个可恶的家伙联系到一起。蓦然间,我产生了错觉:他的笑容怎么那么象林涵的笑容?那时候,也是在一个充满温暖阳光的早晨,林涵一手牵着我的手,一手牵着他儿子的手过马路的时候,阳光斜斜地照在他脸上,涵的笑容也是如此隐约而浅淡!

我一直活在涵的阴影里,一直无法自拔!可是涵,他不会为了我而穿白色的羊毛衫,更不会为了我穿安踏运动鞋。他面对我的恼火,只会微笑的摸着我的头,暖暖地说一句:“傻丫头。”于是,所有的怨恨与生气,会在那一刻,在他的微笑中溶化。

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郁闷,烦躁。一颗心很不安。阴错阳差中,我到一个数码工作室做平面设计。总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摊开自己的掌心,看着自己错综复杂的掌纹,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是命呵!小时候,妈妈不也为我算过命,算命先生说,这小女孩掌纹繁多,注定这一生要经历很多挫折。如果能挺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不能挺过,那么,就很难说了。回想起来,也是,升学的几度挣扎,苦难爱情的坎坷磨砺,世人的诽谤与流言的中伤,当然,还有撕心裂肺的日子和肝肠寸断的痛哭……

那时候住在北峰同学家,每天的每天,我都要骑着四十几分钟的自行车到刺桐路上班。(因为没有直达的公车),而每天晚上,我会骑着自行车在城市中乱逛。很烦很乱很孤单。漫无目的。一头扎进理发店,发型师给我“噼里啪啦”地剪了一个新发型。斜斜的留海遮住了一只眼睛。镜子里出现一个我陌生的人。

当我穿着黑色休闲衣服,推着自行车出现在吴袁的面前的时候,他大叫:“天啊,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是的,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把那个束着头发,穿着胖嘟嘟的白外套的野丫头和眼前这个齐肩笔直的短发,一副乖巧形象的我联想到一起的。

“长发为君留,长发为君剪”好朋友看到我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很不屑地说。头发是我自己的,我爱留就留爱剪就剪,为什么总要与别人联系到一块?我很不明白。难道我的头发不是为我自己而存在?

我喜欢生命里只有单纯的等待。一个人的时候,静静地发呆,静静地幻想,孤独地沉浸在一份宁静中,等待些什么?自己也不清楚。每当夜幕来临的时候,就是每份期待的开始,而每当午夜一过,所有的期望,都变成了绝望。关掉所有的灯,尽管我很怕黑。坐在窗台前,静静地看浮云,看月亮,看老天的嘴角挂着一丝隐约而浅淡的微笑,如同吴袁的微笑一样……

总有一些莫名的困惑,曾经多少次徘徊在河边准备就此不再回头,曾经望着远处驶来的汽车萌生了想上天堂的念头……曾经有过种种可悲可叹可鄙可耻可恨可笑的想法与行为,现在想起来,甚是可笑。或许,我真的长大了。对于所有的一切,看淡了许多。对于爱情,绝望了,对于生活,我也绝望了。那时朋友安慰我说:“丫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呵!”

“心中无岸,如何回岸?”我呵呵地笑。

那一刻,我觉得我真的好孤独。

那天和同学一起去逛新华都,走到丰泽广场的时候,突然接到他的电话,

“丫头,到丰泽广场干嘛?”

我吓了一跳,抬头望着天空,“你是幽灵吗?”

他哈哈大笑,却不说话。

“你怎么知道我在丰泽广场?”

“因为我看到你了啊!”

后来,我们去了名典咖啡。那一次,我没有喝卡布基诺。

一直以来,都固执地认为,生活,就像卡布基诺。表面是漂亮的冰淇淋,底下,却是苦涩的咖啡。我喝着卡布基诺的时候,就像是在咀嚼生命一样。很亲切。

聊了一个下午。却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那种在不经意间发现的共同点,真的很感动。莫名的。

他是射手座的。我也是。

他害怕结婚。我也是。

我害怕约束。他也是。

我害怕纠缠。他也是。

我害怕承诺。他也是。

我最爱吃香蕉。他也是。

他最爱的车是卡迪拉克,我最爱的车是甲壳虫。

………………

那种难以名状的默契在延续……

有时候会固执地不愿先联系他,或是短信或是电话。他也一样。所以,我们经常好长一段时间没联系,一个月,两个月……我有我的固执,而他也有他的固执。在孤单的夜,被思念笼罩着,然后,心浅浅地痛着,痛着……然后,用文字来记下此刻点点滴滴的痛。

尽管如此,我仍会以一种无望的望,无痛的痛来期待他的出现……

那一个多月里,只要泉B有人组织星期天去爬清源山,我都会去。或是大清早,或是下午黄昏时。那次和手电筒、北宸,敷衍他们爬完山,就到六灌路去吃串串香。坐在那里,很不安。吴袁就在离这儿不远。我叫他过来吗?一直以来,不是都很想找个理由见个面吗?于是,在反反复复地考虑中,我打了他的电话,他倒是爽快。一说马上就过来了。所有的埋怨与憎恨,此刻都被溶化在淡淡的喜悦里。

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和他就先走了,久违的感觉暖暖地涌上心头。

他仍然是让我走靠里边,然后他自己走在外面。他是知道的,我走路总是东张西望,然后,经常被车给“Dei”了。我只是愣愣地盯着他看。却不说话。

有一句没一句的,没有边际地聊着,走着走着,走了好久好久。

“我送你回去吧!顺便看看你的窝。”夜深了,他说。

我呵呵地笑,却没说话。

到了我的窝,怎么感觉他像是回到自己的家了?大口大口地吃着我桌上的香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

后来,我们的故事没有后来,我只是一直怀念,也许,只是不甘心罢了吧。

不得不承认,人的一生中,总有些东西是无法得到的,不管我是否努力地追求过,譬如已成为过去的羊,当然,还有现在的吴袁。

有些东西,是因为残缺才美丽的,这点,我要懂得。

…………

朋友们都说我会后悔的,我不知道,是后悔认识他,还是后悔没将他留住……

来源:互联网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处女膜左右我的爱情

    大学四年,因为有爱情所以变的更加精彩,那时的我整天都和男友粘在一起,当然也奉献了自己的青涩的一切,包括处女膜。也许我属于那种有了爱情生活才会有意义的女人。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我离开了,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城市,接受父母的安排进了机关,2年后的上个月,朋…[查看全文]

  • 想要婚姻?上床越早,希望越小

    还有不少女人说,“男人就是只想要处女,不是处女就不珍惜”。可几乎所有女人,如果可能,都想要和自己上过床的第一个男人成为自己的丈夫。不得不提出我的观点:想男人和你结婚,上床越早,希望越小。不知道有几个人知道妓女的工作方式,她会对着你下面捏呀搓呀,急着要…[查看全文]

发表评论
网站图文更新
最新新闻
热门文章
热门图文
网站推荐
互动论坛
Copyright © 2004-2017 Jtt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天阁 健康资讯[景天阁两性天地] 版权所有
合作联系QQ:550036 Email:jttop@163.com 中国电信提供网络带宽 豫ICP备17027076号-1
本站所供内容仅供参考,不可替代医生意见,请谨慎使用部分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